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部分 第07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场非同一般的缉捕战

    廖凯跟在杨冰身后转着圈子,心有不甘地道:“我们就这么走了,如同丧家之犬?”

    杨冰白了廖凯一眼:“那也比在这儿等着丧命强!这也是权宜之计。你在香港可以联系李中秋和北京的一些关系人,把危机解除了,咱们不是还可以回来吗?”

    廖凯想想杨冰讲的不无道理,与其在这儿困兽犹斗,随时面临被抓的危险,不如去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使出浑身解数跟王步文他们较量一番。可仍有一件事让他感到踌躇犹豫就是严展飞和房修夫,走了应该跟他们商量一下,至少该跟他们打个招呼。

    杨冰似乎看出了廖凯的心事,说道:“我刚才已经去见了严展飞,他也是极力主张我们先躲一躲。他说你走了,他们也就安全多了。毕竟调查组没有他和房修夫违法犯罪的证据。阿凯,你不会不明白严展飞的意思吧?”

    “我当然明白!”廖凯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这个严展飞,也把我廖凯看得太低了,我绝不会干那种出卖朋友的事!”

    “阿凯,你就别想那些没用的了。还是快准备一下,咱们走!”杨冰催促廖凯。

    就在廖凯和杨冰收拾东西时,黄河惊慌失措地冲了进来,颤抖着声音大声说:“凯哥,不好了,王步文带人包围了观音阁!”

    廖凯大吃一惊,几步跨到窗前,向楼下望去。只见王步文、范斌正带着缉私警察和一队队武警封锁楼门和各个出口。廖凯没料到王步文说来就来,动作会如此之快。他对杨冰、黄河挥挥手沉声道:“快,进暗道!”边说边打开旁边的室内专用电梯。

    杨冰和黄河手忙脚乱地跟着廖凯钻进电梯间。电梯门关闭,又恢复了墙的样子。

    楼下,王步文正指挥搜捕行动。

    范斌带领缉私警察和武警很快便搜遍了观音阁。他跑到王步文面前报告说:“廖凯不在楼里,可从七楼未燃尽的烟头和尚有余温的咖啡分析,他并没有跑远!”

    搜查冯晓洁住处白楼和其他建筑物的侦查员也都是一无所获。

    王步文皱起了眉头,焦灼不安地大口大口抽着烟,闷声自语:“难道廖凯上天入地了不成?”

    范斌随口道:“观音阁会不会有暗室?”

    范斌的话提醒了王步文。他猛地摔掉烟,吩咐范斌:“快,给刘京生和蒋小庆打电话,让他们问问罗五七、刘红梅!”

    刘京生和蒋小庆在负责监护罗五七与刘红梅。刘京生很快便回了电话,说的确有暗道,出口就在白楼下面临海的峭壁里。

    王步文吩咐刘京生,以最快的速度把罗五七带来,指认暗室的具体地点。同时命令范斌火速带人封锁白楼下面的出口。

    廖凯和杨冰、黄河下到观音阁的密室之后,便顺着暗道跌跌撞撞赶到一直通向白楼下面的出口,在出口处的暗洞里停着一艘快艇。那是廖凯为应付万一特意从英国花费巨资购买的、目前世界上最顶尖最快的快艇。可当他和杨冰、黄河终于摸到洞口,准备跳上快艇时,却吃惊地发现,范斌带着十几名武警已封锁了出口处的海面。无奈之下,廖凯他们只得缩回了身子。

    “怎么办啊阿凯?我们被包饺子了!我们完了!”杨冰哭丧着脸哀声连连。

    廖凯狠狠瞪了杨冰一眼,咬着牙道:“别他妈遇到一点事就吓尿裤子了!这个暗道只有我和黄河、五七知道,严展飞他们我都没有透露。王步文就是神仙也不可能发现!我们退回暗室去,等等机会!”

    黄河也很沉静地说:“是的,这完全是巧合,他们不会发现暗洞。很可能是在观音阁没查到我们,以为我们会潜水逃走,找不到我们,他们很快就会撤走。”

    廖凯回身向密室退去,黄河和杨冰紧跟在他身后。他们有理由相信,王步文不会把观音岛掘地三尺,也不会赖着不走。

    抓捕行动无可避免地惊动了正在观音阁对面宿舍里休息的杨雪。其实,她在下班时,已经从王步文和范斌他们匆匆的行色上察觉到了不妙,所以回到观音阁后,便向姐姐发出了警报。

    杨雪快步随着武警走到王步文面前,故作惊讶茫然地问道:“王处,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王步文此时觉得已没有必要再回避杨雪,于是如实相告:“我们接到命令,拘捕廖凯,因为情况紧急就没有通知你,希望你能理解。”

    杨雪笑笑道:“廖凯是我姐夫,我理应回避,你不必解释。”

    王步文不无劝诫的意思道:“杨雪,在亲情和法律之间,你可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在这最后的时刻,作出正确的抉择!”

    杨雪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道:“谢谢王处长的提醒,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正说着,刘京生、蒋小庆带着罗五七和刘红梅赶了过来。罗五七胸口依然打着绷带,刘红梅搀着他。杨雪见到罗五七和刘红梅,吃了一惊,悄悄躲到旁边的树影里。

    罗五七走到王步文面前,挥挥手说:“走吧,步文,我带你们去密室,廖凯肯定藏在那儿!”说着便向楼门走去。

    杨雪听了罗五七的话,顿时紧张起来,不由得摸了摸怀里的小手枪,紧跟在王步文他们的身后走进楼门。

    这时,调查组的郭主任、刘副局长和曾培松关长也闻讯赶到了观音阁,坐镇指挥这场非同一般的缉捕战。

    别死到临头装孬种

    罗五七带着王步文等很快便上了七楼,进入廖凯的“宫殿”。他轻轻一摁隐在墙角的开关,雪白的墙壁缓缓打开,露出隐在墙内的电梯间。王步文等看得目瞪口呆。他们随着罗五七走进电梯,电梯无声无息地向下滑落。

    电梯门开了,呈现在王步文等人面前的是一个宽敞明亮、装饰豪华、美仑美奂的大房间。迎面的墙上悬挂着一个超薄数字投影电视,墙边摆着高级音响设备,几个巨大的透明冰柜里摆放着各类食品。在这儿生活两三个月绝对不成问题。

    正躺在红木沙发上小憩地黄河突然看到王步文等人从天而降,大吃一惊,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一时间张嘴结舌,说不出话来。

    罗五七从王步文背后走了出来,冷冷地注视着黄河。

    黄河的眼睛睁得更大了,鼻梁上的镜框不自禁地滑落下来。他扶了扶镜框,脱口而出道:“五七,你……”

    “我还没有死!”罗五七朝旁边的角门抬抬下巴。“让他出来吧,别死到临头装孬种!”

    角门被轻轻拉开了。廖凯和杨冰慢慢从里面走了出来。

    王步文、刘京生和另几名武警全都把枪口对准了廖凯和杨冰、黄河。杨雪也把手伸进了怀里,打开枪套,悄悄把枪抽了出来。

    廖凯斜了罗五七一眼,声音沙哑地道:“五七,你很了不起!果真应验了那句话,天华最终毁在了你的手里!”

    罗五七反唇相讥:“凯哥,你想杀我,完全不必假别人之手,我这条命本来你随时都可以拿去!做人要厚道些,别用太多的坏心思,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食苦果!”

    王步文对刘京生摆摆头:“去,把他们全都铐上!”

    刘京生和旁边的几个武警抽出手铐,向廖凯和杨冰、黄河走去。

    “慢着!”杨雪突然一声断喝,纵身扑到蒋小庆身上,伸出胳膊扼住了她的脖颈,枪口对着她的太阳穴。

    蒋小庆惊惶地颤着声道:“杨雪,你要干什么?”边说边欲向后转脸。

    “别动!”杨雪厉声命令蒋小庆。然后拖着她走到廖凯他们身前。

    王步文马上便明白了一切。他命令刘京生和武警退回来,接着对杨雪道:“杨雪,你要冷静些,你应当清楚你在干什么!”

    “我很清楚,为了姐姐,我什么都可以付出!”杨雪说着紧了紧手中的枪厉声命令王步文等人。“把枪放下!快放下!”

    王步文和刘京生等不得不把枪丢在了地上。

    “踢过来!把枪踢过来!”杨雪再次命令。

    王步文等只好把枪踢了过去。

    杨雪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吩咐身边的姐姐:“快,把我的手机装进她兜里!”

    杨冰连忙取出杨雪的手机,装进蒋小庆兜里。

    杨雪大声道:“我的手机里装有炸弹,是可以把这儿化为乌有!只要一拨号,马上就能把这地下室全都炸塌!王步文,你马上命令范斌他们回来,让我姐姐他们走!不然,咱们就一起完蛋!”

    王步文紧锁着眉头,不禁踌躇起来。他知道,劝说杨雪已毫无作用,放走廖凯又实在心有不甘,况且,他也没有这个权力。

    杨雪似乎已猜测出王步文又在想什么,马上道:“王步文,你立刻请示上边的人,我只能给你十分钟时间!”

    “不,五分钟!”廖凯对杨雪道。

    王步文不得不掏出手机,向曾培松汇报。

    曾培松和郭主任、刘副局长闻讯火速来到了现场。

    杨雪看看手表道:“已经过去四分五十秒了,现在只有十秒!十、九、八、七……”

    郭主任和刘副局长对视一眼。然后吩咐王步文:“按她的话做,把人撤回来!”

    王步文十分痛苦地拨通了范斌的手机,命令他任务已结束,即刻返回。

    杨雪对廖凯和姐姐、黄河道:“你们走吧!”

    杨冰哭着问杨雪:“你怎么办?你不能留在这儿!我不能抛下你啊!”

    杨雪杏眼圆睁,厉声喝斥姐姐:“快走!”

    廖凯连忙伸出手拉着杨冰,向南门走去,那儿便是通向暗道的入口。

    杨雪见黄河没动,大声道:“你为什么不走,快逃命去吧!”

    黄河很坚定的样子道:“你不走,我也不会走,我要陪着你!”说着拣起地上的枪,瞄向王步文。

    杨雪突然调转枪口,向黄河射去。

    黄河中弹,手中的枪“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他睁大惊愕的双眼,瞪着杨雪,断断续续道:“你……你为什么要这……这样……”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这是为了成全你!”杨雪一字一顿道。

    我不是一个好缉私警察

    所有在场的人都为杨雪的举动惊呆了,一时回不过神来。尤其是王步文,每一条皱纹里都刻满了震惊和巨大的悲哀。

    杨雪凝视着王步文道:“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了你!请你原谅,我不能不救我的姐姐!但我会对得起你!”她说罢放开了蒋小庆。

    蒋小庆有些怀疑地回脸看看杨雪,似乎不敢相信她会放过自己。

    “你去吧,回到你爱人的怀抱里去!”杨雪将蒋小庆推开,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王步文大吃一惊,声嘶力竭地喊道:“别!杨雪,别做蠢事!”

    “我已经做了很多蠢事!”杨雪凄然一笑。“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手机里的炸弹就是刘红梅存录的那些资料,有房修夫、严展飞等人和廖凯共同犯罪的证据,别放过他们!我不是一个好缉私警察,辜负了你们的期望,可我是希望做一个好缉私警察的,等来生吧!”

    王步文欲上前去夺杨雪的枪。

    杨雪推动了扳机……

    2004年即将过去。12月27日,港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天华走私杀人案,电视台进行了实况直播,全国各大媒体记者到庭采访。旁听席上座无虚席,连过道里都挤满了人群。

    房修夫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严展飞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罗五七因有重大立功表现,被从轻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另有三十七名涉案人员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

    房修夫在宣判后,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严展飞没有上诉……

    新的一年姗姗而来。2005年元月1日,曾培松办理了退休手续。同日,王步文被海关总署任命为港城海关副关长兼缉私局局长。范斌被任命为缉私局侦查处处长。

    元月5日,刚刚上任的王步文接到冯晓洁从南美某国打来的电话。她愿意提供廖凯、杨冰在南美的藏匿处地址和他们转移到海外的资金账户。但她提出了交换条件,也是惟一的条件,就是让她回国见严展飞一面。王步文立即向上级汇报,征得批准后,他答复冯晓洁,同意了她的请求。

    元月7日,冯晓洁回到港城,到看守所看望会见了严展飞。然后投案自首,如实供出廖凯和杨冰的踪迹及外逃资金账户。

    严展飞在会见冯晓洁之后,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元月8日,国际刑警组织中国中心局通过总部向南美某国发出红色通缉令。

    元月10日,廖凯和杨冰在南美某海滨寓所被警方拘捕。

    目前,中国警方正在办理引渡廖凯、杨冰回国事宜……

    一轮红日从东方的海平线上冉冉升起,万顷碧波被浸染成了无边无际的红绸,涌动着、铺展着、飘舞着,似乎要把整个港城拥进温柔的怀抱。哗哗作响的波涛声,似乎正由浅吟低唱的摇篮曲渐渐为昂扬的希望之歌。

    浅水湾海滩,蒋庆林同志的追悼大会正在进行。花如海,人如潮,哀乐低迴。一排排的海关关员,一列列的缉私警察,一队队的边防武警,一群群自发赶来的市民,肃穆地佇立在海边。海关总署杨主任受署领导委托,专程从北京赶来参加追悼会。曾培松致悼词。王步文和蒋小林托举着蒋庆林的遗像。蒋小庆、刘红梅、李红将一捧捧花瓣撒向大海。

    停泊在浅水湾的千百艘船舶同时拉响了浑厚而又嘹亮的汽笛声……

    2004年11月20日—2005年4月1日

    完稿于南京—合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