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9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要成为一线大腕。”她回答地毫不犹豫。

    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这样说,他上下巡视了她的身体片刻。

    程安安绝对是最好的投资,只要给她机会,在演艺圈扬名绝对不是难事,至于她说的一线大腕也绝对指日可待。

    更何况,她这样的条件。他想要炒红,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开出了她的要求,那他自然也有他的条件。

    “明天我会安排乔治把你签下,之前那个公司直接违约,剩下的我都会处理。至于你,在我没有腻之前,你都只能留在我的身边。”

    她并没有来之前的不耻,甚至在此刻谈妥了条件之后有隐隐约约的兴奋。

    只是她并没有想到他的“没有腻”居然能持续久,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她点头,姿态却是高雅的。

    她来之前就知道他不会强迫她,早在他那日给了她名片把机会留给她自己选择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在这方面有很大的宽容心。

    “如果没有别的要求,你明天就可以搬过来了。”话音一落,程安安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这……这是要开始同居了么?

    秦墨是个信守承诺的人。

    隔日,她就接到他公司一个经纪人的电话要求签约,也几乎是同一天便安排了她去《天王巨星》的剧组试戏。

    但《天王巨星》却是程安安第一部承担女主角并且是以自己的实力取胜的戏,也是因为这一部戏,她扬名演艺圈,成为了势头猛然崛起的黑马。

    她初尝成名的滋味,几乎要淹没在如潮水般涌来的恭维声里。

    他在那一晚细心温柔,让初尝人事的她只觉得像是被善待的珍宝,一举一动,十足的呵护。

    事后,他抚着她的背脊,微微眯着眼看她累得直喘息的样子,低声说:“这才是开始,不要把自己迷失进了这虚无的名利里。”

    她陡然清醒,看见他眸子里都是温暖的安慰。“你以后还会有比现在更辉煌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记得最初的那个程安安。”

    她直到现在都记得他的这些话,从来没有忘记过。

    他手把手教她怎么对待那些想拉她下马的人,手把手教她怎么投资收益,手把手教她怎么理财,一点一滴的成长,全部都是他的亲力亲为。

    这六年,安安不信他一点都未喜欢过她。

    “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他的声音打断她的神思,一回神才发现已经坐进了他的车里。

    程安安按着额角摇摇头,“想起六年前和你初遇的时候。”

    关于六年前的事情他们都默契的不会谈起,今天她这样直接的说出来想必的确是有话要说了。

    秦墨转头看了她一眼,车窗外正好有一束路灯的光斜斜地照在他的肩膀上,衬得他棱角分明,分外的冷峻。

    他本就是不多话的男人,不喜说话,说的话也言简意赅,对人对事也极为冷淡。更甚至可以说,引起不了他的星期他根本不愿分神搭理。

    外界不了解他的人给他的评价无一不是难以接近的冷血动物。

    但秦墨家世甚高,行事作风也是果断狠绝,让人闻风丧胆。

    所以那么多年下来,近而远之的人有,更多的却是趋之如鹜,飞蛾扑火。

    只有程安安知道他的心思极为慎密,待人虽然疏离但自己亲近的人却是另一番的样子。

    安安在他身边的这么多年,甚至幼稚地想过,若是哪一天他倦了,她离开他的身边,是不是再也寻不到这样的男人,像他一样的男人。

    她甚至还想过,若是寻不着了,那便孤老一生算了。

    但此时此刻,她却突然有些害怕起来。

    仅仅是那么几天,她却越发的控制不住自己,想念他,想得恨不得时时刻刻待在他的身边。明知道这种感情有多么错误,这种奢求最要不得,但她偏偏还是这样痴心妄想着。

    见她不说话,他缓缓停车,双眸盯着前方,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若是你没有什么对我说的,我有。”

    她微微发愣,只觉得刚才根本不应该跟他下来。

    如今这境地,她开始有些害怕起来。

    秦墨却是缓缓地点了根烟,开了车窗,看着窗外出神,分明没有要搭话的意思。

    等了片刻,程安安轻轻咳了几声,掩着鼻子微微皱眉。

    这才想起她是最闻不惯烟味的,此刻却没有掐灭,转头看了她一眼,微咪了眼把烟圈吐在了她的面前,看她咳得厉害这才缓缓笑了起来,“胆子还真不小,离了我就开始寻下家了。”

    程安安听着他的话,便想起那双让她作恶的手来。但她偏偏不解释,不想如了他的意,只困惑的问道:“很多人的合约都是这样睡出来的吧?”

    听她这般说,他微微留意,转眼看去。

    却见她一副烦恼模样,支着下巴,小声琢磨着,“但是这样我会很有压力啊。”

    秦墨却是眉头一皱,说出口的话也冷冰冰起来,“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给你几个。”

    程安安见他貌似被气着了,心情也好了起来,解开安全带起身跨了过去横坐在他的腿上,双手自发自觉地揽着他的脖子,把脸蹭过去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我都把最大的金主睡了,别人怕是看不上了。”

    秦墨冷哼,“倒不尽然。”

    程安安见他别扭的样子,不由起了逗他的心思,凑过去浓情蜜意地吻了吻他的唇,见他一直不为所动,头微微一偏去咬他的耳垂。

    感受到他微微一颤,低低的笑出声来。“什么时候结婚?”

    “程安安,你皮痒了是吧?”他不为所动,只是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已经移到了她的腰上,侧头看着她笑得春光明媚的样子,狠狠地掐了一下她腰间的肉。

    程安安吃动,微微动了动身子。皱着眉扑上去就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真残暴。”

    秦墨却笑了起来,眉间冷冷的,“睡一晚多少钱?太贵了睡不起。”

    程安安怒,却是不动声色地翘了翘手指,翘出一个五字来,“五百万怎么样?行价,没占你便宜。”

    他不答,只是勾起唇笑得高深莫测,直直让程安安觉得不妙。正想从他身上撤下来,他却不让了,一手扣着她的腰,一手发动引擎,拐了方向盘就往旁边那条小巷子里驶去。

    程安安额角突突地跳了两下,见今晚是逃不掉了。

    眉间一挑,却在这时低头下去含住他的喉结,还用牙齿咬了咬。

    秦墨没料到她会这样,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险些没把握好。他额角的青筋一跳,冷笑出声,“你自找的。”

    话音一落,他猛地一脚踩下刹车。

    安安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身上一凉。

    夜色沉沉,抱着她的男人却是扬唇一笑。

    那笑容,勾魂摄魄。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