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5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察氏》正式杀青的那天落了X市的第一场雪。

    这部戏耗时3个多月,终于落下帷幕。

    程安安因为手头的工作忙着,又想着A市远道而来的徐紫鸢,就有些按耐不住,只答应了庆功宴一定要到,一杀青就飞回了A市。

    A市比X城还要冷许多,连绵的大雪。

    她捂紧了围巾,只露出了一双眼,这才快步的往机场外面走。

    前来接机的人很多,她刚走出出口,门口就侯了六个保镖,见她出来,忙护了上去。

    程安安的步子一顿,乔治连忙解释,“是秦总交代的,他在开会抽不出身来。”

    程安安点点头,弯了眸子笑,带上乔治递来的墨镜,风风光光的从普通通道招摇了出去。

    秦墨派来的车子就在外面等着,她微微诧异,扫了乔治一眼,“不是说直接去拍广告的么?”

    她那个推后的广告已经等不下去了,她这才马不停蹄的跟着过来赶通告。

    乔治摸了摸后脑勺,显然也是刚摸清了状况,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哦,那车去维修了,你赶紧上去吧。”

    程安安不疑有他,见身后的记者跟了过来,拉开车门就要进去。

    但她一抬眼,就愣住了。

    秦墨正坐在后座上,双腿交叠,膝上正放了份文件。应该是刚刚开完会,比较累,他的眉微微皱起,掩不住的倦容。

    车门这一打开,一股冷气猛的袭了进去,跟车内的温暖相冲,却莫名的让程安安心一暖,被他一把拉进了车子。

    车外的噪杂都被挡了去,她在车内,看着他的眉眼会心一笑。

    “是不是很忙,那还来接我?”她抬手搂住他抱了抱,又是分开一个多月没见,她想得慌。

    秦墨虚握了拳轻咳了几声,微微拉开她,“我感冒了,别传给你了。”

    感冒?

    程安安皱了皱眉,抬手握住他的手,见他神色只是有些疲惫,这才安下心来。“感冒了你怎么不告诉我,谁让你来接机了,我等会还有工作。”

    她闹着小别扭,其实更多的是心疼,一会揉了揉他的手,一会又去探探他的脸就是不想松开他。

    秦墨被她挠的有些痒,一把抓住她的手在手心亲了亲。

    他的唇微微干燥,亲在她的手心却有些烫。

    “想见你,就过来了,不然又要等好久。”话落,又咳了几声,微微侧过身去。

    窗外白茫茫的一片,还在不停的下着雪,车内却是温暖如春。

    开车的是管家,估摸着是过来照顾秦墨的。

    安安见他面色微微苍白了下去,捏着他的手指一个一个掰着,“张妈呢?她有没有熬姜汁给你喝?”

    他还没回答,她又问道:“那吃药了没有?多喝水?”

    她喋喋不休,他的唇边却隐隐有了笑意。

    管家也透过后视镜看过来,“程小姐,你不用担心,并不严重。”

    秦墨闷闷的笑了起来,揽着她靠在自己的肩上,“休息一会。”

    安安哪里还能睡得着,看见一边翻着文件,偶尔还咳嗽几声,不由皱了皱眉。

    似是察觉到她的小心思,他把文件一收,“晚上你亲手熬姜汁给我喝?”

    程安安歪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此刻也些迷离,看起来高深莫测的,只是眼底尚有一丝对她才有的柔情,不由弯了唇笑,“那我回去跟张妈学。”

    半个小时就到了拍摄场地,程安安见前面这一幢高楼,松开手,“我先去了。”

    秦墨点点头,越过她的身子帮她推开门。

    程安安本来准备要走,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顿,转身捧起他的脸在他唇上亲了亲,这才笑着离开。

    秦墨倒没料到她还有这么一手突然袭击,看着她的背影,淡淡的笑了起来。

    管家也是看见这一幕的,“少爷,回公司吧?”

    “好。”

    这支广告是一款婚戒,程安安的手指纤细修长,更别说她那张能上国际影坛的脸,再加上她的知名度,更是让不少厂家趋之若鹜。

    乔治曾经就说,程安安以后就随便接接广告,一年下来都能替国家的GDP做出巨大的贡献。

    今天下午去却不是拍广告的,只是定妆,试效果。

    乔治在她下车后不久就坐着保姆车过来了,见她正在化妆间化妆,端了热茶过来。“暖暖身子。”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室内却开了空调,温度适宜。

    她顺手脱了外套,挂在一边,抿了口茶这才觉得空了一天的胃暖了些。“乔治,帮我去买点吃的。”

    乔治也是忙昏了,这才一拍额头,“行。”

    化妆师帮她花好了淡妆,她左右看了看,这才拿着那款婚戒的宣传手册往拍摄的大厅走去。

    和她搭档的是一个不温不火的男演员,这支广告听乔治说,还是这男星搭了不少线才拿下来的,就为了拍她一支广告增加知名度。

    程安安被蹭名气也见多了,自然也坦然了,见到那男演员,只是点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坐在一边去了。

    不过就这一眼,倒是让程安安留了意。

    程安安一般不怎么看电视剧,但是这张脸却让她瞬间有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她想了想,却始终没想起来,这么盯着人家倒是让人生疑,不由弯了弯唇,低回头去。

    这边敲定好了时间,程安安拿了外套就往外走,乔治打了伞在门口等着,见她和导演一起走过来,上前寒暄了几句就带着她离开了。

    门外已经积了好多的雪,她穿着长靴,一脚一脚踩着,等快上了车,这才回头看着身后的脚印。

    乔治由着她性子,见她玩够了,这才提醒道:“行了,走吧,秦总还等着你呢,这么冷的天你也不怕冻着。”

    说完,却见该有反应的人还站在原地。

    见程安安回头眼眸深深的看着,乔治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见她合作的那个男演员正往外走出来。

    他一时疑惑,“看上人家了?”

    程安安摇摇头,只觉得看着这个男演员就觉得心里有股隐隐的不安,但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她抬手揉了揉额角,只觉得头有些隐隐作痛。

    几步上了车,她看着窗外还是有些发愣。

    乔治见她心不在焉的,也不去打扰,只吩咐了司机往“帝爵世家”开。

    程安安临下车前还是皱着眉,拉着乔治交代道:“帮我去查查那个男演员,这事别跟别人说。”

    乔治见她脸上的表情严肃,也知道这做不得玩笑,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好,明天给你。”

    秦墨还没回来,只有张妈在。

    看见好久不见的程安安,倒是很高兴,忙端了一小盘子的下午茶给她。

    程安安刚吃饱,喝了点张妈鲜榨的果汁,就洗了手进厨房。“张妈,能教我怎么熬姜汤吗?”

    她刚打电话问了老管家,说是风寒,那姜汤正好驱寒。

    张妈见她来厨房已经惊讶了,此刻说要跟她学熬姜汤当下就明白了。

    “这个可简单了,把姜洗干净了切细,放点红糖熬水……”

    程安安一边听着,一边拿了刀来切。

    奈何她从来不下厨,切个姜都让人心境胆颤的。

    直到张妈抑扬顿挫的提醒了好几遍,吓得脸色都苍白了,程安安这才略有些沮丧,姜都切成块了……

    秦墨一进来就听见厨房里张妈一直在叫:“哎呀,小心……”

    他一挑眉,换了鞋走过去一看,程安安正拿着刀切东西。

    他看着她切一下滑一下,不由也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快步上去直接按住她的手,从她手心里把刀拿了出来递给张妈。“张妈你帮忙切好吧,等会熬让安安来。”

    程安安还想说什么,被秦墨一把掐着腰给带了出去。

    秦墨是知道她来A市正要拍一款婚戒的广告,当下握住她的手在眼前看了看,不由轻笑起来,“这双手是不想要了?还是想违约?”

    程安安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有广告在身,当下摊开手指看了看,有些挫败。“我多试几次就会了。”

    秦墨难得见她露出这种表情,喉结滚了滚,想吻又碍着自己现在正感冒,传给她了不得心疼死,只是抱了抱她就松开了。“以后要做,让张妈先给你切好,你天生不是拿菜刀的料。”

    程安安被他这么一奚落也不恼,见他脸色好了些,给他倒了杯热茶塞进他的手里,“多喝点水。”

    他顺手接过,松开她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晚上有没有安排?”

    程安安想了想,刚想点头,又想起她来了到现在还没有去见徐紫鸢,“晚上去见见徐紫鸢。”

    秦墨点点头,“正好,我跟你一起去。”

    顾易安是秦墨的私人律师这件事程安安是早就知道的,当初她勾搭上秦墨做后台时,就在一次全部都是高干子弟的聚会里看见过顾易安和徐紫鸢。

    这才知道,秦墨的身份还真是足够强硬。

    曾经,徐紫鸢知道了这段事,也是乐不可支,“别人想攀上的高枝倒让你一个不识货的给捡了去。”

    程安安笑了笑,不做回答。

    如今想起来,当时还是太过青涩,什么都写在脸上,硬装的云淡风轻,怕是越让人看出端倪来。

    HTTP://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