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7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年会进行到最后,程安安也不安于坐在角落里了。

    舞池里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人不甘于寂寞进去跳舞了,开舞的是作为首席高层的秦二爷。

    秦二爷也不含蓄,直接拉了程安安就进去开舞。

    气的秦墨脸色瞬间黑了一大片,舞曲一结束就上去抢了人把程安安按在怀里又跳了一曲这才怕她吃不消带着走了出来。

    秦二爷倒是乐不可支,难得见秦墨那么喜形于色,不过看好戏也是要有个度的,不然怒火烧过来他秦二爷就只有一个骨头架子了。

    程安安如今虽然丑闻缠身,但地位就在那,还是有不少人想过去攀关系的。

    程安安没那心思应付,要么早早的就避开了,要么就坐着等秦墨或者秦二爷过来帮忙把人给弄走了。

    一个晚上下来,倒是也累得慌。

    不过程安安既然出席了这年会,那自然意味着她马上又要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当中了,这点觉悟这些人还都是有的。

    秦墨自然知道,不过她喜欢怎么就怎么来吧,反正有他护着,谁敢拿她怎么样?

    年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是抽奖,倒是让人兴趣十足。

    程安安倒是想凑这个热闹倒是秦霜按着人皱眉道,“大嫂你上去万一抽中了那不是激怒人民群众么!”

    程安安一想也是,就等在了台下。

    大奖是秦墨亲自颁的,是马尔代夫的七日旅游。

    秦墨一直跟她站在一侧,轮到他颁奖他直接拉着程安安上了台。

    程安安倒是随遇而安,只是惊了一下便知道他的意思,当下笑得顾盼生辉,亲自拿了奖给获奖的幸运儿。

    那幸运儿是在秦墨总公司工作的,一年到头也就见过程安安这么一次,当下捂着脸求签名,倒是让程安安一边笑着一边给她签了个名。

    秦墨也不管,等程安安把名给签了这才搂着她拉回了怀里拿着话筒总结发言。

    洋洋洒洒说了一堆官方的话之后,秦墨这才顿了顿,看向一旁的程安安。“上一年,我也有了我的收获。”

    他的声音突然温柔了起来,眼底都是笑意,“我身边的这个人,大家都知道吧?”

    台下正等着八卦的人都兴奋了起来,忙喊道:“知道。”

    秦墨转回头看着程安安,唇边缓缓漾开一个笑来,“可是你们不知道,我喜欢了她很多年。”

    程安安一怔,抬眼看他。正好带上他带笑的眸子,还未做什么反应就看见他俯身下来亲了亲她的额头,随即单膝下跪。

    那结结实实跪在地板上的声音“咚”的一声,几乎落进了她的心底,让她一颤,猛然心湖荡漾。

    秦墨单膝下跪,微仰着头,唇边的笑意却越发的深,“原本我是打算回去之后再跟她求婚的,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他已经放下了话筒,但会场一片寂静无声,他的声音不轻不重正好让全部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这些我本该在很早之前就做的事,今天在你们的见证下,我来完成它。”

    他伸手拿出一枚戒指,看着她,轻声问道:“程小姐,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秦太太。”

    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太美好,程安安看着单膝跪在她身前的秦墨只觉得浑身都暖暖的,鼻尖酸涩的她几乎都有些忍不住想落泪。

    而她确实也没忍住,她努力的想弯着唇笑,却只感觉眼泪成串的落下。

    她从来不是一个感性的人,甚至有时候理性的过了头,但今天却因为他短短几句话,哭得不能自己。

    秦墨却含着笑,眼底都是暖暖的坚定,“嫁给我吧,秦太太。”

    虽然他们早就名副其实,但是他还欠着她一个郑重的承诺,他不想让她留有任何的遗憾,不是做给别人看,而是做给她看。

    她本该有的这些,全部他来给。

    秦霜等的都急了,不由直接出声道:“嫂子,你连老爷子的玉扳指和秦夫人的玉镯子都收了多收一个又不会怎么样。”

    秦二爷这话着实喜感,程安安差点破功,点点头,把手伸了过去。

    那枚从领证那天就被秦墨带在身边的戒指,终于——有了它的主人。

    程安安原本还打算今晚她来给他正名的,哪料被他捷足先登了,只是结果却是一样。

    她扬了扬手上的戒指,终于笑了起来。“秦先生,以后多指教。”

    秦墨没说话,只是捧着她的脸在她唇上结结实实吻了一记。“我还欠你一个婚礼。”

    “可是那并不重要。”她弯着眸子,和他十指相扣。

    乔治看着一旁孩子气十足的程安安,不由扶额,“小祖宗,不就是求个婚么。你们早就是夫妻了,干嘛还给我装出一副春心萌动的表情来。”是刺激他这个孤家寡人么!

    程安安抬了抬带着戒指的手指,毫不介意,“本夫人现在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乔治抓了抓头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的好心情……

    程安安昨日在秦墨公司的年会上出现并被求婚,虽然没有流露出什么照片,但是各大报纸媒体昨晚就接到了爆料,今天可都等着呢。

    乔治也是一早就放出了消息,程安安今天下午会参加一个服装发布会。

    所以好久未出现的围追堵截又开始了。

    程安安刚出会场就被记者围得结结实实的。

    记者A:“听说秦先生昨晚当中求婚了,请问这个消息属实么?”

    记者B:“程小姐你这段时间都去哪里了呢?是不是打算奉子成婚?”

    记者C:“程小姐,听说你被绑架……”

    记者A:“程小姐,前段时间还拍出秦先生跟另一名女子亲密逛母婴专卖店的照片,请问这怎么解释呢。”

    程安安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抬起带着戒指的手指,“如你们所见,至于相关的问题,过几天我会开个记者发布会,希望你们到时候前来。”

    她语气一如以往的云淡风轻,但那一句含着巨大信息量的话却是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怔,等回过神,乔治早已经护着人上车了。

    过几天,程安安的确是有一个记者发布会……

    乔治看着面前恢复以往姿态的程安安,不由扯着唇角笑了起来。

    今晚答应了老爷子回大院,所以程安安这边的工作一结束就让乔治把她送过去。

    老爷子正在小院子里浇水,见安安来了,这才放下了东西,抬眼就看向她的手指。

    程安安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抬起手在老爷子面前晃了晃,“老爷子叫我回来,是不是就想看看这个?”

    老爷子笑眯眯的看了看她的钻戒,随即有些不认同的皱了皱眉,“钻戒不够大,回头跟小墨抗议去。”

    程安安失笑,看着这戒指却是满意的很,“我挺喜欢的啊。”

    老爷子眼底都是笑意,“小墨赚钱可不就是为了娶老婆养孩子,回头换个大点的,怎么说也是给媳妇的。”

    程安安摸了摸鼻子,淡淡的笑了起来,老爷子这一句话还真的是概括的正好。

    赚钱就是为了娶老婆养孩子……

    秦墨也来得早,自己开了车过来,想来是刚从公司过来就来了,一身正装。

    秦夫人这段时间出国了,家里只有老爷子一个。楼下还有一个管家和张妈,他绕了一圈都没看见人,这才拿了一个苹果问道:“老爷子和安安呢?”

    张妈指了指楼上,“老爷子让程小姐帮他研墨呢。”

    秦墨扫了眼楼梯口,这才慢吞吞了上楼去了。

    程安安在侯在一边给老爷子研磨,她的头发未扎起,柔顺的垂下来,遮住了她精致的侧脸。只看得见她站得挺直的背脊。

    秦墨靠在门口看了一会,这才缓缓走了过去。

    老爷子是早就看见他了的,见他进来第一件事就是抱媳妇,不由怒道:“小兔崽子。”

    秦墨却是只懒懒的看了老爷子一眼,似乎这才看见他一般,“老爷子。”

    老爷子刚收了笔,宣纸上正写着一个浓墨重彩的“阳”字。

    秦墨这一眼扫去,倒是微微一怔,挑眉看向老爷子。

    老爷子卖了一会关子还是不说,只是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程安安,“安安你可知道是何意?”

    程安安看着这个“阳”字,微微一琢磨,“向暖?”

    答案还真的是干净整洁,一猜即中。

    老爷子笑眯眯的看了眼宣纸,这才道:“暖字取其意,是个好字。”

    程安安也觉得不错,暖字,多温暖。她下意识摸了摸小腹,转头看向秦墨,“我们以后的孩子就叫小暖吧?”

    她的神情认真,一如那晚她坐在车里跟他说要孩子时候的样子。

    他点点头,“你喜欢就好。”

    你喜欢就好。

    老爷子先下了楼,程安安走在楼梯的时候才想起来,停住了脚步问他,“秦墨,你喜欢男孩女孩?”

    秦墨如今都不敢确定这孩子有没有问题,但看程安安满心期许的样子,还是有些动容,揽着她的肩往下带,“都喜欢,所以要儿女双全。”

    程安安一笑,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当下握紧他的。“迟早会的。”

    WwW/SiDaMingZhu.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