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重启家园  赘婿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76章 附录二《尉缭子》 (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天官第一

    梁惠王问尉缭子曰:“吾闻黄帝有《刑德》,可以百战百胜,其有之乎?”尉缭子对曰:“不然,黄帝所谓‘刑德’者,以刑伐之,以德守之,非世之所谓《刑德》也。世之所谓《刑德》者,天官、时日、阴阳、向背者也。黄帝者,人事而已矣。何以言之?今有城于此,从其东西攻之不能取,从其南北攻之不能取,此四者岂不得顺时乘利者哉?然不能取者何?城高池深、兵战具备、谋而守之也。

    若乃城下、池浅、守弱,可取也。由是观之,天官、时日,不若人事也。’故按《刑德》天官之陈曰:‘背水陈者为绝地,向阪陈者为废军。’昔武王之伐纣也,背清水,向山之阪,以万二千人击纣之亿有八万人,断纣头悬之白旗,纣岂不得天官之陈哉?然不得胜者何?人事不得也。昔楚将军子心与齐人战,未合,初夜彗星出,柄在齐。‘柄所在胜,不可击’。公子心曰:‘彗星何知!以彗斗者,固倒而胜焉。’明日与齐战,大破之。黄帝曰:‘先神先鬼,先稽己智者,谓之天官。’以是观之,人事而已矣。”译文梁惠王问尉缭子道:“我听闻黄帝有本兵书叫《刑德》,凭着它就能百战百胜,真有这事吗?”尉缭子回答道:“不是这样子的,黄帝所说的‘刑德’,其实是种讲利用武力攻伐敌人,利用政治治理好国家的思想,与如今所盛传的兵书《刑德》并非同一回事。如今所盛传的兵书《刑德》,里面说的都是天官、时日、阴阳、向背这些迷信的事物。而黄帝所依附的,也就是人的作用而已。

    为什么这么说呢?比方说,现在有一座城池,从它的东面和西面都无法攻打下来,从它的南面和北面也都无法攻打下来,难道这四个方向都不存在有利于战斗的所谓顺应的时辰吗?为什么无法攻下这座城池呢?这是因为城池的城墙很高,护城河很深,武器很齐备,守城的将士善于谋略等缘故。如果城池的城墙过低,护城河过浅,守城的力量过于薄弱,那么城池就能被攻下来。由此看来,与其研究天官、时日那些东西,还不如注重人的作用。再比方说,按照兵书《刑德》‘天官之阵’的说法:背对着水布阵是将士兵置于死亡之地,面对着山坡布阵则相当于白白地牺牲了军队。然而先前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时候,却恰好是背靠着清水,面对着山坡而布下军阵的,结果仅以一万二千天官第一梁惠王问尉缭子曰:“吾闻黄帝有《刑德》,可以百战百胜,其有之乎?”尉缭子对曰:“不然,黄帝所谓‘刑德’者,以刑伐之,以德守之,非世之所谓《刑德》也。世之所谓《刑德》者,天官、时日、阴阳、向背者也。黄帝者,人事而已矣。何以言之?今有城于此,从其东西攻之不能取,从其南北攻之不能取,此四者岂不得顺时乘利者哉?然不能取者何?城高池深、兵战具备、谋而守之也。

    若乃城下、池浅、守弱,可取也。由是观之,天官、时日,不若人事也。’故按《刑德》天官之陈曰:‘背水陈者为绝地,向阪陈者为废军。’昔武王之伐纣也,背清水,向山之阪,以万二千人击纣之亿有八万人,断纣头悬之白旗,纣岂不得天官之陈哉?然不得胜者何?人事不得也。昔楚将军子心与齐人战,未合,初夜彗星出,柄在齐。‘柄所在胜,不可击’。公子心曰:‘彗星何知!以彗斗者,固倒而胜焉。’明日与齐战,大破之。黄帝曰:‘先神先鬼,先稽己智者,谓之天官。’以是观之,人事而已矣。”译文梁惠王问尉缭子道:“我听闻黄帝有本兵书叫《刑德》,凭着它就能百战百胜,真有这事吗?”尉缭子回答道:“不是这样子的,黄帝所说的‘刑德’,其实是种讲利用武力攻伐敌人,利用政治治理好国家的思想,与如今所盛传的兵书《刑德》并非同一回事。

    如今所盛传的兵书《刑德》,里面说的都是天官、时日、阴阳、向背这些迷信的事物。而黄帝所依附的,也就是人的作用而已。为什么这么说呢?比方说,现在有一座城池,从它的东面和西面都无法攻打下来,从它的南面和北面也都无法攻打下来,难道这四个方向都不存在有利于战斗的所谓顺应的时辰吗?为什么无法攻下这座城池呢?这是因为城池的城墙很高,护城河很深,武器很齐备,守城的将士善于谋略等缘故。如果城池的城墙过低,护城河过浅,守城的力量过于薄弱,那么城池就能被攻下来。由此看来,与其研究天官、时日那些东西,还不如注重人的作用。再比方说,按照兵书《刑德》‘天官之阵’的说法:背对着水布阵是将士兵置于死亡之地,面对着山坡布阵则相当于白白地牺牲了军队。

    然而先前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时候,却恰好是背靠着清水,面对着山坡而布下军阵的,结果仅以一万二千的兵马打败了商纣王十八万的兵马,而商纣王的头颅也被砍了下来,高高地挂在白色的旗杆上面。难道商纣王不明白‘天官之阵’这个道理吗?为什么他没有办法取得胜利呢?这是因为他没有好好发挥人的作用啊。又比方说,先前的楚国大将子心曾经与齐国人打仗,战斗的前一个晚上,天空中出现了彗星,而且彗星的尾部指向了齐军驻扎的地方。按照天官的说法,‘彗星的尾部指向的那一方将能获得战斗的胜利,而另一方则不应该发起进攻 ’。然而子心却不相信这一说法,他嘲笑道:‘彗星怎么会有知觉呢!拿扫帚和人相斗,必须把尾部倒转过来才能取得胜利。’第二天,子心依然决意与齐军开战,结果就把齐军打败了。黄帝说:‘相信神仙、鬼魂,不如先考核下自身的才能,这就是所谓的天官。’由此看来,所谓的‘天官’其实不过是指人的作用。” 兵谈第二量土地肥而立邑、建城。以城称地,以地称人,以人称粟。三相称也,故退可以守固,[进可以]战胜。战胜于外,福生于内,胜、福相应,犹合符节,无异故也。治兵者,若秘于地,若邃于天,生于无。故开之,大而不。

    故王者,民归之如流水,望之如日月,归之如父母。故曰:明乎禁、舍、开、塞,其取天下若化。国贫者能富之,民流者亲之,地不任者任之,四时不应者能应之。土广而任,则国不得无富;民众而制,则国不得无治。夫治且富之国,车不发轫,甲不出

    咷;关之,细而不欬櫜,而威服天下矣。故兵胜于朝廷,胜于丧纪,胜于土功,胜于市井。櫜甲而胜,主胜也;陈而胜,将胜也;战[而]胜,臣胜也。战再胜,当一败。十万之师出,费日千金。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胜,善之善者也。

    兵起非可以忿也,见胜则兴,不见胜而止出。故患在百里之内者,不起一日之师;患在千里之内,不起一月之师;患在四海内者,不起一岁之师。战胜其国,则攻其[都;不胜其]国,不攻其都。战胜天下,[则攻其国];不胜天下,不攻其国。故名将而无家,绝险逾垠而无主,左提鼓右摅枹而[无]生焉。故临生不为死,临死不为生。得带甲十万、[战]车千乘,兵绝险逾垠。

    将者,上不制于天,下不制于地,中不制于人。宽不可激而怒,清不可事以财。将之自治兆兆……

    耳之生聪,目之生明。然使心狂者谁也?[曰]难得之货也;使耳聋者谁也?

    曰[□□□□也;使目盲]者谁也?曰[曼]泽好色也。夫心狂、耳聋、目盲,以三悖率人者,难矣。

    凡兵之所及者,羊肠亦胜,锯齿亦胜,缘山亦胜,人谷亦胜,方亦胜,圆亦胜,椭亦胜。兵重者如山如林,轻者如燔如炮,如漏如溃,如垣堵之压人,如云霓覆人。闭关辞交,而廷中之故[入]……

    [上失天时,下失]地利,中失民情。夫民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故举兵而加……所加兵者,令聚者不得[散,散者不得]聚;俛者不得仰,仰者不得俛;左者不[得右,右者不]得左。智士不给虑,勇士不[□□]。

    兵如总木,弩如羊角,民人无不腾陵张胆,绝乎疑虑,堂堂者胜成去。

    译文根据土地的贫瘠程度来设立封邑、建筑城郭。所建的城郭的规模需与管辖之地的广狭程度相适应,而管辖之地的广狭程度又要与人口的多少相适应,而人口的多少又要与粮食的供给状况相适应。如果这三者都得以平衡,那么在打仗退却的时候便可以做好防守措施,在进攻的时候也可以获胜。在城外边作战胜利的关键,在于军队的内部拥有绝佳和睦的氛围。二者互相适应、互相协调,如同合上符节一般没有任何一丝间隙。统率军队的人必须如同藏在地底下那样深邃,必须如同浮于高空中那样神秘,带兵打仗不用固定不变的方式。展开的时候,即使地方很大,也不会显得太空旷;聚集的时候,即使地方很小,也不会显得太充塞。因此,善于治理国家的人,他的国民也会如同流水一般归顺于他,如同盼望日月一般盼望着他,如同归顺于父母一般归顺于他。

    所以说:了解治理国家的各种方式,抑制住奸险邪恶的心灵,赦免微小的过错,开辟养生的道路,防止奢靡的风气,如此一来,天下就能得到开化和进步。贫穷的国家便能富裕起来,流离失所的百姓也能得到国家的扶助,没有耕作的土地便能得到开垦,不按节气进行农业耕作的也能得到纠正。土地广阔,而且能得到充分利用,国家就能变得富裕;人口众多,而且被管理得井然有序,这样一来,国家就不会不安定。安定、富裕的国家,便无须动用军队,无须使用武器便可以威震天下。因此,军事上的胜利与否其实是由朝廷的政治改革决定的,是由国家百姓的安定生活决定的,是由土地的开垦利用决定的,是由贸易的繁荣昌盛决定的。无须出动军队便能取得胜利,这是通过政治上的成略取得的胜利;出动军队,在战场中取得胜利,这是通过军事上的战术而取得的胜利;通过战争而曰[□□□□也;使目盲]者谁也?曰[曼]泽好色也。夫心狂、耳聋、目盲,以三悖率人者,难矣。

    凡兵之所及者,羊肠亦胜,锯齿亦胜,缘山亦胜,人谷亦胜,方亦胜,圆亦胜,椭亦胜。兵重者如山如林,轻者如燔如炮,如漏如溃,如垣堵之压人,如云霓覆人。闭关辞交,而廷中之故[入]……

    [上失天时,下失]地利,中失民情。夫民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故举兵而加……所加兵者,令聚者不得[散,散者不得]聚;俛者不得仰,仰者不得俛;左者不[得右,右者不]得左。智士不给虑,勇士不[□□]。

    兵如总木,弩如羊角,民人无不腾陵张胆,绝乎疑虑,堂堂者胜成去。

    译文根据土地的贫瘠程度来设立封邑、建筑城郭。所建的城郭的规模需与管辖之地的广狭程度相适应,而管辖之地的广狭程度又要与人口的多少相适应,而人口的多少又要与粮食的供给状况相适应。如果这三者都得以平衡,那么在打仗退却的时候便可以做好防守措施,在进攻的时候也可以获胜。在城外边作战胜利的关键,在于军队的内部拥有绝佳和睦的氛围。二者互相适应、互相协调,如同合上符节一般没有任何一丝间隙。统率军队的人必须如同藏在地底下那样深邃,必须如同浮于高空中那样神秘,带兵打仗不用固定不变的方式。展开的时候,即使地方很大,也不会显得太空旷;聚集的时候,即使地方很小,也不会显得太充塞。因此,善于治理国家的人,他的国民也会如同流水一般归顺于他,如同盼望日月一般盼望着他,如同归顺于父母一般归顺于他。

    所以说:了解治理国家的各种方式,抑制住奸险邪恶的心灵,赦免微小的过错,开辟养生的道路,防止奢靡的风气,如此一来,天下就能得到开化和进步。贫穷的国家便能富裕起来,流离失所的百姓也能得到国家的扶助,没有耕作的土地便能得到开垦,不按节气进行农业耕作的也能得到纠正。土地广阔,而且能得到充分利用,国家就能变得富裕;人口众多,而且被管理得井然有序,这样一来,国家就不会不安定。安定、富裕的国家,便无须动用军队,无须使用武器便可以威震天下。因此,军事上的胜利与否其实是由朝廷的政治改革决定的,是由国家百姓的安定生活决定的,是由土地的开垦利用决定的,是由贸易的繁荣昌盛决定的。无须出动军队便能取得胜利,这是通过政治上的成略取得的胜利;出动军队,在战场中取得胜利,这是通过军事上的战术而取得的胜利;通过战争而取得的胜利,就是微不足道的胜利了。赢得两场战役的胜利相当于打了一场败仗。

    十万兵马的军队出战,每天可消耗千金。因此,百战百胜并非高超中最高超的;无须作战便能取得胜利,这才是高超中最高超的。

    ww 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