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重启家园  赘婿  魔道祖师  全职高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82章 附录二《尉缭子》 (7)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又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古之圣人,谨人事而已。

    吴起与秦人战,舍不平陇亩,朴樕盖之,以蔽霜露。如此何也?不自高人故也。乞人之死不索尊,竭人之力不责礼。故古者甲胄之士不拜,示人无己烦也。夫万乘的大国若不能像拥有千乘的中等国家那样得到其他国家的援助,那也必须像拥有上百乘的小国那样重视对市场的治理。

    但凡杀戮,都是为了申明军威。杀死一人能让整个军队都为之震动的,就杀了他;奖赏一个人能使上万人为之高兴的,就奖赏他。杀戮的关键在于以大人物做典范,奖赏的关键在于以小人物做榜样。应该杀的人纵使地位高、权势大,也必须将他杀了,这是因为刑罚能制裁上层的人物;奖赏分到放牛养马的人,这是因为奖赏也能给予地位卑下的人。对有罪的大人物予以法律制裁、对有功劳的小人物予以奖赏,这是将领的威严。因此,君王应该对将领予以充分尊重。

    将领击打战鼓指挥作战,在危难关头与敌军拼命,在两军接触互相厮杀的时候,如果将领指挥正确,就能立功受赏;如果将领指挥不正确,就会身死国亡。所以,国家的兴衰存亡,就决定于将领指挥作战的鼓槌之上,怎么能不注重将领的作

    烦人而欲乞其死、竭其力,自古至今,未尝闻矣。

    将受命之日忘其家,张军宿野忘其亲,援枹而鼓忘其身。

    吴起临战,左右进剑。起曰:“将专主旗鼓尔,夫提鼓挥枹,临难决疑,挥兵指刃,此将事也;一剑之任,非将事也。”三军成行,一舍而后成三舍,三舍之余,如决川源。望敌在前,因其所长而用之,敌白者垩之,赤者赭之。

    吴起与秦战,未合,有一夫不胜其勇,前获双首而还。吴起立斩之。军吏进谏曰:“此材士也,不可斩。”起曰:“材士则是矣,非吾令也。”斩之。

    译文凡是带兵打仗,就应不攻打没有过错的城池,不杀害无辜的人。杀害别人的父兄,夺取别人的财物,奴役别人的子女,这都是强盗的行为。因此,军队是用来讨伐暴乱行为、防止不义行为发生的。军队到达的地方,必须让农民不离开自己的耕地,商人不离开自己的店铺,官吏不离开自己的办公地,这是因为君王知道正确的用武道理,因此可以不通过流血战斗而使天下归顺于己。

    拥有万乘的大国必须实行农战结合的政策,拥有千乘的中等国家必须努力自救自守,拥有百乘的小国必须争取自给自足。能实行农战结合政策就不需要仰仗其他国家的权势,能自救自守就不需要乞求其他国家的援助,能自给自足就不需要依靠其他国家的资财。当一国的经济状况对外不够用于作战,对内又不够支撑防务时,就应该通过治理好市场的办法解决。市场收入能供给国家的作战和防务需要。拥有用呢?依靠将领击打战鼓指挥军队,与敌军接触互相厮杀,君王在军事方面成就伟业,我以为这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古人说:“没有冲出囚笼而发起进攻,没有用铁蒺藜进行防守,就不是善于攻守的军队。 ”如今我们看不见新的事物,听不见新的信息,是因为国家没有充分利用市场。市场是百货交易的地方。应该通过贱买贵卖的方法限制百姓对物价的控制,每天每人平均不能吃超过一斗的粮食,每匹马不能吃超过三斗的豆料,而人却饿得面带饥色,马饿得身体瘦弱,为什么呢?市场上虽然有粮食和饲料贩卖,但国家却没有管理好。统率天下的军队,却没有管理好市场,就不能说他是善于作战的。

    带兵打仗直到让士兵的衣甲战盔都长了虱子,这必定是因为士兵们都在为国效力。如同凶猛的鸟儿追逐着麻雀,麻雀有时候撞入了人的怀里,有时候钻进了人的房屋,这不是因为它的本性就是这样,而是因为后面有使它害怕的东西在逼迫。

    姜太公七十岁时还在朝歌宰牛,在盟津卖食物。七年多过去后依然没能得到君主的任用,大家都说他是一个狂人。等到他遇到周文王并得到文王的重用后,却能统率三万兵马,在牧野一举歼灭商朝,为周王朝一统天下奠定基础。如果君王没有掌握正确的用武道理,有军事才华的人怎么可能得到施展才华的机会呢?

    所以说:好马要得到鞭策,方能到达远方;贤能之士必须得到重用,才能贯彻高明的主张。 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时候,他的军队在盟津渡河,他右手拿着白旄,左手拿着黄钺,手下拥有三百个敢死之士,三万个善战之士。而商纣王拥有十多万人马的军队,又有飞廉、恶来这样身先士卒的将领,军队的阵列长达百里。然而武王没有让士兵和百姓感到疲惫,也没有通过流血作战,便将商朝灭亡了,将纣王杀掉了,这不是因为有什么吉祥奇异的地方,而是因为在人事上有好与不好之分。如今缺少指挥能力的世袭将领只懂得研究日辰、占卜星象、观察龟甲裂纹,由此判断分析事情的凶吉,研究星辰风云的变化,并想依靠这些取得胜利、建立功名,我认为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作为将领,上不应受天时的约束,下不应受地理的约束,在中间则不受国君的约束。武器,是用来杀人的东西;战争,是违背道义的行为;将领,是出生入死的官员。因此,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出动军队。一旦出动军队,就要上不顾虑用呢?依靠将领击打战鼓指挥军队,与敌军接触互相厮杀,君王在军事方面成就伟业,我以为这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古人说:“没有冲出囚笼而发起进攻,没有用铁蒺藜进行防守,就不是善于攻守的军队。 ”如今我们看不见新的事物,听不见新的信息,是因为国家没有充分利用市场。市场是百货交易的地方。应该通过贱买贵卖的方法限制百姓对物价的控制,每天每人平均不能吃超过一斗的粮食,每匹马不能吃超过三斗的豆料,而人却饿得面带饥色,马饿得身体瘦弱,为什么呢?市场上虽然有粮食和饲料贩卖,但国家却没有管理好。统率天下的军队,却没有管理好市场,就不能说他是善于作战的。

    带兵打仗直到让士兵的衣甲战盔都长了虱子,这必定是因为士兵们都在为国效力。如同凶猛的鸟儿追逐着麻雀,麻雀有时候撞入了人的怀里,有时候钻进了人的房屋,这不是因为它的本性就是这样,而是因为后面有使它害怕的东西在逼迫。

    姜太公七十岁时还在朝歌宰牛,在盟津卖食物。七年多过去后依然没能得到君主的任用,大家都说他是一个狂人。等到他遇到周文王并得到文王的重用后,却能统率三万兵马,在牧野一举歼灭商朝,为周王朝一统天下奠定基础。如果君王没有掌握正确的用武道理,有军事才华的人怎么可能得到施展才华的机会呢?

    所以说:好马要得到鞭策,方能到达远方;贤能之士必须得到重用,才能贯彻高明的主张。 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时候,他的军队在盟津渡河,他右手拿着白旄,左手拿着黄钺,手下拥有三百个敢死之士,三万个善战之士。而商纣王拥有十多万人马的军队,又有飞廉、恶来这样身先士卒的将领,军队的阵列长达百里。然而武王没有让士兵和百姓感到疲惫,也没有通过流血作战,便将商朝灭亡了,将纣王杀掉了,这不是因为有什么吉祥奇异的地方,而是因为在人事上有好与不好之分。如今缺少指挥能力的世袭将领只懂得研究日辰、占卜星象、观察龟甲裂纹,由此判断分析事情的凶吉,研究星辰风云的变化,并想依靠这些取得胜利、建立功名,我认为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作为将领,上不应受天时的约束,下不应受地理的约束,在中间则不受国君的约束。武器,是用来杀人的东西;战争,是违背道义的行为;将领,是出生入死的官员。因此,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出动军队。一旦出动军队,就要上不顾虑天时,下不顾虑地理,后不顾虑国君,前不顾虑敌人。使整个军队就像同一个人,

    行动起来就如狼和虎一般凶猛,像风和雨一般迅疾,像雷和霆一般猛烈,声势浩大而且变幻莫测,使天下都感到畏惧。

    取得胜利的军队就像流水。水是最柔弱的东西,但它所接触的山陵也一定能被它冲塌,这没有其他原因,是因为水的性质专一而且能持续冲刷的缘故。如今如果用莫邪那样锋利的武器,用犀牛皮做的坚实的衣甲,武装三军将士,通过灵活的奇正战术,便能拥有谁都无法抵抗的力量。所以说,只要选拔和重用贤能的人,便不需要选择吉日也会使事情顺利进行;只要有严明的法律制度,就不需要占卜也能得到吉祥;只要尊重和优抚有功劳的人,不需要祈祷也能得福。又可以这么说:天时的优越不如地理条件的有利,地理条件的有利不如人心的和睦。古代的圣明的人,只不过是重视人的作用而已。

    吴起和秦国人打仗的时候,在不铲平田埂的地上住宿,用树枝盖在上面遮蔽霜露。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比别人高出一等。要想别人为你效命就不能妄自尊贵摆架子,要想别人为你工作就不能求全责备太讲究礼节。因此,古代穿盔甲的将士不行跪拜礼节,从而向人们表示军务繁忙无暇注意烦琐的礼节。用烦琐的礼节要求人家而又想要他为你效死、出力,这是从古到今都没有听说过的。

    将领从奉命带兵打仗起就应该忘记自己的家,在外边行军时就该忘记自己的亲人,在击打战鼓指挥作战时就应该忘记自己的安危。

    吴起亲临战场指挥作战的时候,他身边的侍从给他递来宝剑。吴起拒绝说:“将领的责任是用军旗和战鼓下达号令,击打战鼓,在危难的时候解决问题,指挥军队战斗,这才是将领应该做的事情,拿一柄剑与敌人格斗,不是将领应该做的事情。”三军编队出征,一天要走三十里路,三天军队走九十里路后,就要像决堤的水一般势不可当地前进。看到前方有敌人,就要根据敌军的特点采用相对应的策略,如果敌人用白色标记,那我军也用白色标记对付,如果敌人用红色标记,那我军也用红色标记对付,这样就会使敌人受到迷惑。

    吴起与秦军打仗,还没有交战,便有一人为了显示自己的勇气,冲上前去斩下两个敌人的头颅回来。吴起立刻下令杀了他。军吏请求道:“他是个有本领的人,不能将他杀掉。”吴起回答道:“他的确是个有本领的人,但他却没有听从我的军令行动。”后来,他还是把这个人杀了。

    将理第九凡将,理官也,万物之主也,不私于一人。夫能无私于一人,故万物至而制之,万物至而命之。

    君子不救囚于五步之外,虽钩矢射之弗及。罢囚之情,不待陈箠楚,而囚之情可毕。其待人之背,灼人之胁,束人之指,以得囚情,则国士胜[诬],不肖自[诬]。

    故今世千金不死,百金不胥靡。试听臣之言,行臣之术,虽有尧舜之智,不得关一言;虽有万金,不得用一铢。今夫系者,小圄不下十数,中圄不下百数,大圄不下千数。故一人[联十人之事],十人联百人之事,百人联千人之事,千人联万人之事。今夫系者,大者父[母]兄弟有在狱,其次婚姻也,其次知识故人也。是农无不离其田业,贾无不离其肆宅,士大夫无不离其官府。如此关联良民,皆囚之情也。故兵策曰:“十万之师出,费日千金。”今申戍十万之众,而联于囹圄,上不能省,臣以为危也。

    译文但凡将领都担当着法官的重大责任,他们是万物的主宰,不能偏袒于任何人。

    倘若能不偏袒于任何人,那么对万物都能依法制裁,对万物都能正确处分。

    善于审判案件的人不会轻易将人抓进监狱,就算相距仅仅五步之远,对于自己的仇人也不能随便逮捕。对于囚犯的案件,不需要把刑具拿出来,便能够知道案件的全部情况。如果鞭打囚犯的背部,烫烧囚犯的肋骨,用板夹夹住犯人的指头,这样来审问囚犯,只有勇士能经得起如此残酷的折磨,受不了折磨的人便会屈打成招。

    当今的社会中,利用千金的贿赂,便能使犯了死罪的囚犯免除死刑,利用百金的贿赂,便能使应判处徒刑的囚犯免除刑罚。如果采用我的办法,纵使有尧舜那般的智慧,也无法得到诉说案情的机会;纵使有万金的财物,也无法得到贿赂的机会。如今被囚禁的犯人,小型的监狱里不少于十几人,中型的监狱里不少于一百多人,大型的监狱里不少于一千多人。往往一人牵连十个人的事,十个人牵连上百人的事,上百人牵连上千人的事,上千人牵连上万人的事。如今被囚禁的犯人,牵连最多的人的父母兄弟都在监狱中,其次有自己的亲戚在监狱中,再其次有相识的朋友在监狱中。这便使农民都要离开耕地,商人都要离开店铺,官吏都要离开办公地。这些无辜的百姓将理第九凡将,理官也,万物之主也,不私于一人。夫能无私于一人,故万物至而制之,万物至而命之。

    君子不救囚于五步之外,虽钩矢射之弗及。罢囚之情,不待陈箠楚,而囚之情可毕。其待人之背,灼人之胁,束人之指,以得囚情,则国士胜[诬],不肖自[诬]。

    wWw。SiDaMingZhu.OrgT,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