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32章 送你一座世上最美的花园(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节课,一百块钱,对我们那个小家来说却不是个小数目。我不在乎,只要妞妞能弹好。

    妞妞慢慢不再反抗,开始变乖,每次上课,都很认真地听老师讲课,回到家,也能按时去进行练习。一年下来,她也能流畅地弹奏一些小小的练习曲。可妞妞脸上的快乐笑容却越来越少,她变得沉默寡言,去上课,也总是躲在教室的一个小角落,很少跟身边那些小朋友玩到一起。

    “妞妞,怎么不去跟小朋友玩?”那天,见妞妞一个人趴在教室外的楼梯上发呆,我走过去牵她的小手。

    “不,妈妈,我不想去。他们说我……说我是……”妞妞低了头,两颗大大的眼泪从眼眶儿里滚下来。

    “说你什么?”

    “说我是‘短手指’,说我根本就不是弹琴的料。妈妈,我是不是真的很笨?我跟大牛他们一起学的,他们都弹考级曲了,我还在弹练习曲。”妞妞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让我看,“妈妈,你看,我的手指真的很短。”

    握着妞妞短胖的小手儿,我的心忽然刀割般地疼起来。我们早就发现那个事实,妞妞的手短粗,小手指还特别短。教钢琴的老师也曾私下里暗示过我们,妞妞的手指短,弹钢琴可能不太占优势。我原想通过慢慢地练习,她就能克服这个难题。却不曾想过,她的“短手指”

    已在她稚嫩的心上留下了一丝抹不去的阴影,已经夺走她曾经快乐自信的笑容。

    那天,回家跟妞妞爸谈起妞妞的弹琴问题时,我们两个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妞妞爸的意见是,再不能把那个错误进行下去。妞妞不适合弹钢琴,我们不能再强迫她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我的意见却是坚持到底,两万多块钱的琴已经买了,再说,我不能让孩子养成凡事半途而废的习惯。遇到一些困难,克服了,那些困难就可能变成财富。

    “说到底,你就是自私。你是强行往妞妞身上嫁接自己的梦想。

    你这个人,不配做母亲。”其实,那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提出反对意见了,只是那一次,他的言辞比往日激烈了许多。他劝服不了我,第一次冲我发火。

    “你说我不配做母亲?为了妞妞,我几年都没添过一件新衣服,一年四季抹几块钱一瓶的大宝,刮风下雨我不曾耽误过她去上一节课。

    你看一下周围的孩子,哪一个不是在学着一大堆的兴趣班,我不能让她输在起跑线上……”听妞妞爸如此冲地对我说那些,我的泪就下来了。妞妞学不好琴,我比他更心疼更着急。

    当时只顾着吵,妞妞什么时候抱着她的小维尼熊从家里走出去的,我们竟然一点也没有发觉。等吵够了,才发现那大半天没听到妞妞的动静,打开妞妞的小卧室,没有,又把屋子里角角落落找了个遍,依然不见她的影子。才慌了。两个人急急火火冲出门去。

    “如果妞妞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出门前,妞妞爸气急败坏地对我说。

    他跟我没完,我又如何能够跟自己算完。

    一条街又一条街地找过去,一个个电话打出去,能想到的地方我们都去找了,妞妞却固执地躲在一个我们看不见的角落里,不让我们找到。妞妞离家的那两个多少时,我们是以分秒微秒来计,每一秒,流过去,见不到她,我们心里的恐惧就会增加一分。人文主义思想家蒙田曾说:“对朋友的悲伤可以用眼泪来表达,对子女的悲伤则是任何方式都难以表达的。”同样的,对子女的担忧与牵挂也是任何方式都不能表达的。那一刻,什么钢琴家,什么月光曲,全都不在乎了。

    我只要我的小妞妞平安地回到我的身边。

    那天,我们在火车站的地下通道里,找到了妞妞。那时,她正瑟缩着坐在地下通道的边儿上,抱着小熊无声地哭泣。找到妞妞,扑上去紧紧地抱她在怀里,眼泪无声地打湿了她柔软的发。

    “妈妈,小熊的手指也好短,可它不用弹琴,不用惹爸爸妈妈生气……要是我的手指能长一些多好……那样,爸爸就不发火,妈妈就不流眼泪了……”我不知道六岁的妞妞是如何抱着她的小熊穿过车来人往的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一直走到火车站的,她的那一番话,却刀子一样割疼了我的心。

    钢琴,最终还是卖掉了。家里的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跳皮筋,在纸上乱涂乱画,到野外放风筝捉蝴蝶,坐在公园的秋千上一边荡一边“咯咯”笑着背她似懂非懂的唐诗宋词。妞妞的春天又飞回来了。

    春阳正暖的时节,带着妞妞到乡下的奶奶家玩。家后那片满园繁花的果园里,妞妞的视线被一株奇怪的树吸引了过去。一棵大大的苹果树,却有一半开着白里透粉的苹果花,另几枝开出了雪白的梨花。

    妞妞从来没见过一棵树上可以开出两种花来,跑去问爷爷,苹果树上为何开出了梨花。爷爷拈须微笑:“爷爷在搞试验,在苹果树上嫁接了梨,希望它结出的果子像苹果那么甜,像黄梨那么脆。”

    “那它结出那样的果子了吗?”

    “没有呢,只开过花,没结过果。看来,爷爷的试验是失败喽。”

    “爷爷,那就让苹果树开自己的花吧。”妞妞抬头望了半天,给爷爷扔下一句,就蹦跳着去追那只远去的花蝴蝶了。

    暖暖的春日阳光下,望着隐没在花海深处的妞妞,我的心,忽而没来由地柔软,带着丝丝无法言说的幸福与微疼。妞妞不能弹好钢琴,却有一颗纯净透明的心,她乐于观察,勤于思考,像一位小小的哲学家,总在最不经意的时刻,把那样一份感动感悟捧给我。

    苹果树,桃树,梨树,杏树,各有各的花香,各有各的果甜,让它们各自开各自的花,各自结各自的果,也许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幸福的事。

    12.送你一座世上最美的花园

    二十九岁的年纪,花开最盛的时刻,事业刚好,家庭幸福,不幸却猝然降临了,没有丝毫的征兆。

    六一儿童节,儿子早早起了床,穿衣,刷牙,一遍又一遍地催促她,快点快点,那天有儿子的节目。她从床上爬起来,去拿床头的衣服,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像被施了魔法,弯不动了。再去伸手,又发现自己的全身就那么僵在那里,软软的,麻麻的,又毫无力气的。她叫着儿子的小名:“毛毛,来帮我拿衣服。”毛毛跑进来,嘻嘻地笑:

    “你真笨,自己的衣服也拿不了。”勉强把衣服套上身,她走进洗手间,她以为自己是太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可事实远非如此,她徒劳地看着平时轻轻一挤就好的牙膏,却无论如何也挤不出。她再次叫毛毛来为她挤了牙膏,然后不无抱歉地说,“毛毛,我不能送你去上学了,你自己坐车去好吗?”毛毛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那我自己去吧,我是好孩子!”

    看着儿子小小的个子消失在两重门外,她的泪大颗地滑落下来。

    老公出差,她和儿子在家,却不能在那个最快乐的日子陪在儿子的身边。

    她是在办公室里倒下去的,醒来时,人已置身于一片晃目的白色里,头上方一大堆的吊水瓶子,手上缠绕的针头,让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再也不能够,想开口时,眼泪早已止不住地流出来。老公出差,去了很远的城市,在那所茫茫的城市里,她连个可以求救的人都没有。

    医生的面色一直很凝重,他们通知她要让她的家属尽快到医院来。

    不用他们多解释些什么,从他们的神色里,她知道,她的病一定不轻。

    我老公出差,家里只有一个五岁的儿子。扭了头去看架上的吊瓶,她不想人看见她眼里的泪。

    午饭时分,病房门口一阵轻微的骚动,儿子小小的身影一闪就站在了她的病床前。他刚刚从舞台上下来,还没来得及卸妆。一路急急地从幼儿园跑了来,上气不接下气,脸上的妆花了,胭脂化成一道又一道红红的痕,浓浓的睫毛膏在一双大眼睛周围洇成两个黑黑的大眼圈儿,活像一只可爱的大熊猫。她又心疼又觉得好笑,却对着他一张被抹得花花的小脸毫无办法。

    “妈妈,你怎么了?”他的眼泪掉下来,用两只小手紧紧地握住了她那只无力的手。“没事,妈妈只是有一点点不舒服,很快就会好的。”“嗯,那就好,妈妈,你没去看我表演的节目,很成功。”说这话时,他像个小大人,一本正经。“嗯,妈妈相信你一定是最棒的!”

    “11床家属来了没有?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医生站在门外冲着他们大声地喊。还有没呢……她刚想出口,毛毛已站起来迎了出去:

    “阿姨,我就是她的家长!”每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她都是作为他的家长去参加的,所以,他对“家长”一词运用得比“家属”熟练得多。

    “你?”那位女医生低头看了看他小小的个子,眼里充满了狐疑,“别瞎胡闹了,现在可不是玩的时候。叫你爸爸来。”

    “真的,阿姨,我真的是她的家长,有什么事你们就直接告诉我吧。”毛毛很努力地同医务人员解释。可人家拼命不相信他,他终于急得大哭起来:“我爸爸出差了,现在回不来。我就代表我爸爸,请你们一定要治好我的妈妈。”

    那一年,毛毛五岁。

    她患了格林巴利综合症,接下来是一段黯淡无光的日子。一个天天活蹦乱跳的人,忽然间变成了一个事事要人照料的婴儿。她无力而绝望地转动着一双大眼睛,却什么也做不了了,吃饭,穿衣,洗脸,刷牙……

    日子陷入一片混乱忙碌里,老公要上班,要照顾她,孩子还那么小。一层又一层的绝望如冰冷的湖水慢慢吞噬着她的生命。她试图以绝食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她能做的也只有那么多。她不吃不喝,呆呆地躺在床上。

    毛毛仿佛一夜间长大的。他不再像以前那样顽皮地缠着妈妈让她给他讲故事,相反,他在想尽办法逗妈妈开心:“妈妈,你别怕,你有我呢!”趴在妈妈床前,他眼巴巴地望到妈妈的眼睛里去,一对大大的眸子里,盛满清澈,也盛满忧伤。那不是一个五岁孩子该承担的忧伤啊!她扭过头,不想看到他,那种眼神会让她更加无助伤感。

    “妈妈,你吃苹果吧。”毛毛举着削得乱七八糟的苹果站在她床前,脸上一脸的期待。

    “不吃!”她生硬地回答。

    “妈妈,你喝点热水吧。”毛毛小心翼翼地端着一杯热热的水一步一步挨近她。

    “谁让你动热水瓶子的?我不是告诉你不让你随便乱动那些危险的东西吗?你才多大个人,自己都照顾不好呢还来照顾我。”那场疾病夺走了她的健康的同时赐予她的是不同寻常的坏脾气。明明是担心,出口就变成了伤害。

    毛毛把水放在床头,低着头悄悄地走开了。她听得见,他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的压抑。

    “妈妈,你看我现在是男人了,可以照顾你了吗?”

    扭过头,她看到毛毛穿着老公的西装,脖子上滑稽地缠绕着一根大红的领带,挺直地站在她面前。她想笑,却又被儿子倔强的认真的神情镇住了。他想照顾她,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瞬间长成一个男人。

    她哭了。心底冰封的那条河,在那个小小的“男人”面前,一点点融化瓦解。她可以拒绝吃喝,她却无法拒绝爱。

    一个又一个漫长痛苦的黑夜接着一个又一个漫长无聊的白天,她躺在病床上,情绪时好时坏。她已答应了毛毛好好地、坚强地活着。

    可她仍旧无法快乐起来。未来的路,凄迷漫长,她看不到希望的光。

    那天,毛毛又端着一杯热水来给她喝,她的心底正烦乱不堪。“啪”,一声清脆的响,毛毛手上的杯子已掉到地上。她烦,用力推开儿子送上来的水。毛毛愣了,杯子里的水泼了他一身又一地。可他很快又笑着哭了:“妈妈,妈妈,你看,你都有力气了,你有力气推我了!”

    她所有的怒气与抱怨在儿子含泪带笑的小脸上就此停住。儿子比她坚强比她更懂得生命的意义。

    握手,起身,迈出生命中第二次重生的第一步。每一点每一滴都伴着汗水与痛苦。她咬牙坚持下来了。她要走,为了她的毛毛。

    漫长的黑夜结束,十个月后,她终于从病床上走下来。

    毛毛已是一名小学高年级的孩子了,她的日子也再一次步入正轨。

    可她仍然要面对旧病重发的危险,她不能动怒,不能悲伤,不能有一切太激动的表现。医生说,保持心境的快乐与平和是最好的药方。于是,她的快乐就成了毛毛最关心的事情。

    清晨去上学,他去和她告别,看到她正呆呆地盯着镜子发呆。镜子里那个面色苍白、头发蓬乱的女子是自己吗?她叹了口气,起身离开。毛毛向她扮个鬼脸,就走向门口。那天放学的时候,毛毛很神秘地对她说:“妈妈,我问过我们班上所有的同学,他们的妈妈都比你大,你是最年轻的妈妈呢。”她的心,轻轻地一震。为了儿子那份苦心。

    每天去上班前,毛毛都嘱咐她要多吃水果,可她忙起来就忘记了。

    那天中午急匆匆地赶到办公室,把包往桌上一扔,骨碌碌,一个大苹果和一个橙子从包里滚出来。同事眼尖,先她一步替她捡起来,瞪着水果,同事哈哈大笑。她接过来一看,红红的橙子皮上用黑黑的油性笔写着:“母后,请吃水果。”另一个苹果上面画了一个可爱的大头儿子图贴,咧着大大的嘴笑得一脸灿烂。捧着儿子给她的爱心水果,她和同事一顿好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稍停,同事不无羡慕地说:

    “你真是一个幸福的女子。”

    仿佛成了一种生命中的习惯,她越来越多地要麻烦到毛毛了。毛毛帮她申请了QQ号,让她到网上开开眼界,毛毛到网上的虚拟商城里给她买东西,把她的形象装扮成十八岁的模样……有一天,她对着毛毛说:“毛毛,我这么给你添麻烦,你不烦吗?等我老了的时候,我会更多地麻烦你的。”

    毛毛没等她再说下去,就搂住了她的脖子:“妈妈,请你现在就麻烦我好吗?你一定一定要来麻烦我噢。你不知道,被你麻烦是一件多么开心幸福的事。”

    彼时,那个小小的毛毛已长成一米七的阳光小子了。

    她爱上写字,是从她生病的时候起。很多无法说出的痛苦与挣扎,变成了文字,流进了千万个读者的心里。她写自己心路挣扎,也写毛毛那些温情得让人掉泪的故事。她写,没有毛毛的支撑,她可能永远都不能再站起来。

    写字其实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等待,希望,失落,不过都是肉胎凡身的女子,说着不慕名利不图虚荣,还是为那一篇篇被打入冷宫的文字而暗自心伤。毛毛看着她高兴,也看着她落泪。她高兴的时候,他在旁边夸她是才女,她掉泪的时候,他就走上来拍拍她的肩:

    “嘿,才女,咱不哭。咱不那么辛苦地写,好不好?你等着,我长大了,一定会送你一座带花园的房子,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园。”她又笑,和毛毛为未来的花园房子设计种种的装修方案。

    她是我很久以前就在杂志上看到的一个女子,那时就为她一篇又一篇动情的文章而感动。可那时我不认识她。现在有了网络,网络让我们瞬间走得很近。我在电脑上敲下一行字:“我想写写你和毛毛的故事。”

    第二天打开电脑,就看到了她长长的一篇留言,她说毛毛看到了我的留言很激动,他有好多话想和他的梅姐姐说,可他还得让我等,等他为妈妈挣到了那所带花园的房子,他会请梅姐姐坐在他们的花园里,静静地听听毛毛和妈妈的故事,带泪或者含笑……

    我的眼泪终于一点一点落下来,掉在了面前的键盘上。可爱的孩子,他已经给妈妈,给所有善良的爱着的人,送上了最美丽的花园。

    在那个花园里,你能采摘到世上开得最纯真热烈、最美丽迷人、最芳香持久的花朵。

    wW w.SiDaMingZhu.Org_T_xt,小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