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三章 囚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柯琇的脚步声沿着小屋走廊传来,平稳而从容。她出现在阿儿哈的房门口时,高大厚重的身影刚好塞满门框,她单膝下跪欠腰敬礼,身影随之缩小,站直后又再度放大。

    “女主人。”

    “什么事,柯琇?”

    “一直到今天,我被授权照料累世无名者疆域内的某些事务。这些事妳以前都知道,但这一世还没有记忆。假如妳愿意,现在是妳认识、学习并开始负责照料这些事的时候了。”

    女孩已经坐在自己那个没窗户的房间里好一阵子,看起来像在冥思,但她其实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做。听完柯琇的话后,她那一向高傲的表情好一会儿才起了变化。尽管她极力隐藏,但神色确实与往常不同。她狡黠地问:“去大迷宫?”

    “我们不进大迷宫,但得穿越大墓穴。”

    柯琇的声音带了点可说是惧怕的语调,或是假装惧怕,想要吓唬阿儿哈。但女孩缓缓起身,淡然道:“很好。”其实她大喜过望;尾随神王女祭司的厚重身影前行时,她内心不断高呼:“终于!终于!终于要见到我自己的疆域了!”

    那时她十五岁,在一年多前便已举行成年礼,从此是个成人,同时开始拥有峨团陵墓第一女祭司的全部权力,成为卡耳格帝国所有高等女祭司中的至尊,甚至连神王本人也不得对她颐指气使。现今,大家都向她屈膝敬礼,连严厉的萨珥和柯琇也不例外。对她说话时,人人恭敬服从。但,事事一如既往,没有改变,也没新鲜事发生。她的“献身祝圣典礼”一举行完毕,日子又变得和往昔般寻常:有羊毛要纺,有黑布要织,有谷子要磨,有礼仪要进行;每天晚上必唱“九颂”,每道门都要祝祷,每年两次用羊血浇洒墓碑一次,在“空宝座”前跳“黑月之舞”。如此过了整整一年,跟之前每一年没有两样。是否这辈子每年都得这么过下去?

    她内心的厌烦感有时强烈到近似恐怖,紧掐住她喉咙,感觉就快喘不过气。不久前,她终于烦到一股脑说了出来。她心想,再不说出来恐怕会疯了。她倾吐的对象是马南。自尊阻止她向别的女孩吐露,谨慎使她没向年长的女祭司表白。但马南无足轻重,只是个年高而忠诚的管护,对他说什么都没关系。令她惊讶的是,马南给了她一个答案。

    “小人儿,妳晓得,”他说:“很久以前,在我们四岛结合成一个帝国以前,在神王统辖我们四岛以前,各岛屿都有很多小国王、小亲王、小首领等。这些人彼此常起争端,争端一起,就来峨团陵墓这里祈求摆平。这些人中,有我们峨团岛的人,有卡瑞构岛的人,有珥尼尼岛的人,其至有胡珥胡岛的人,大都是首领和亲王率领仆从和军队同来。他们会请教妳该怎么办。妳就会走到『空宝座』前,把累世无名者的意见告诉他们。唔,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之后过了一段时间,『祭司王』开始统治整个卡瑞构岛,不久又将峨团岛纳入统治。最后,神王统治全部四岛,并将四岛合并成一个帝国,到今天已有四、五代了。也因此,情况有了转变。现在神王可以自行镇压作乱的首领,也可以自行处理争端。妳应该不难明白,既然是『神』,他就不需要时常来征询累世无名者的意见了。”

    阿儿哈就此不再想这件事。在这座沙漠之岛,在这一成不变的墓碑底下,“时间”是没有多少意义的,自创世以来,这里一直用相同的方式过日子。她不习惯思考变动不定的事,比如老方法消逝、新方式兴起;从那种角度看事情让她不舒服。“神王的力量远小于我服效的无名者的力量。”她皱着眉说。

    “当然……当然……但是,小宝贝,没有人会向『神』这么说。当然也不会对『神』的女祭司这么说。”

    迎视马南闪烁的土色小眼睛,她想到神王高等女祭司柯琇,当下明白了马南的意思。自她来这儿起,柯琇始终让她害怕。

    “但神王与他的人民都忽略了敬拜陵墓这件事。没人来敬拜。”

    “哦,他有送囚犯来这里当献祭品,这事他倒没马虎。该敬献给累世无名者的礼物,他也没忘记。”

    “礼物!他的神庙年年重新粉刷,庙内祭坛有黄金一担,燃油灯用玫瑰精油!再瞧瞧宝座殿!!屋顶破洞、圆顶龟裂,墙上到处是老鼠、猫头鹰、蝙蝠……但不管怎样,宝座殿会比神王和他的所有庙堂持久,也会比他之后的诸王持久。宝座殿在他们之前就有了,就算他们全消亡了,宝座殿仍将永远安在。它是万事万物的中心。”

    “它是万事万物的中心。”

    “宝座殿内有财宝。萨珥有时会向我提起,说那些财宝可以装满十座神王庙还有剩。它们都是古代留传下来的黄金和战利品,至今恐怕有一百代了——谁晓得到底有多久。这些财宝全锁在地下洞穴和墓室中。她们不肯带我去看,让我一等再等。但我知道那是什么样子。宝座殿的地下、陵墓所在地全区的地下、我们现在所站处的地底下,有很多贮藏室。这地底下有个巨大的网状隧道:一座大迷宫。它隐藏在这山丘的地表下,有如一座庞大的黑暗之城,里面装满了黄金、古代英雄的长剑、旧王冠、骨骸、岁月,和寂静。”

    她滔滔不绝,仿佛进入恍惚和狂喜之境。马南注视着她。那张平板的脸孔不太有表情,但总带着迟钝谨慎的悲伤。这时,他的脸比平常更为悲凄。“没错,而且妳是那些财宝的女主人,”他说:“包括寂静和黑暗。”

    “我是女主人没错,但她们什么也不肯让我看,只准我瞧宝座后面那些地上的房间。她们甚至还没带我去看地下疆域的入口,只偶尔稍微提一下。她们把我和我的疆域分离!她们让我等了又等,为什么?”

    “小人儿,妳年纪还小,而且或许……”马南以沙哑的男高音说:“或许她们害怕。毕竟那不是她们的疆域,它是妳的;进了那里面,她们会有危险。世上没有人不怕累世无名者。”

    阿儿哈没说什么,但眼睛一亮。马南又一次指引她看待事情的新方式。对她而言,萨珥与柯琇一直都是严酷、冷淡、强大,她从没想过她们也会害怕。但马南说得对,她们害怕那些地方,害怕那些力量,而阿儿哈是那力量的化身,也是它们的一员。她们害怕走进那些黑暗的所在,她们担心被食尽。

    现在,她和柯琇一同步下小屋台阶,爬上通往宝座殿的蜿蜒陡径,就在途中,她回想起自己与马南的对话,不禁再度骄态飞扬起来。不管她们带她去哪里,不管让她看什么,她都不害怕。她晓得自己的路。

    在小径上,走在她身后不远的柯琇说了话:“我的女主人知道,她的责任之一是献祭某类囚犯,就是那种身世高贵的罪犯。他们由于亵渎神圣或背叛,犯了违逆神王的罪行。”

    “或是违逆了累世无名者。”阿儿哈说。

    “一点也不错。然而,被食者如果还年幼,让她承担这种责任并不适合。但现在,我的女主人不再是小孩了。囚链室里有一批囚犯,是一个月前我们的神王大人从他的城阿瓦巴斯送来的。”

    “我竟然不晓得有一批囚犯已经送到。为什么我不知道?”

    “根据陵墓古仪规定,囚犯必须趁暗夜秘密送来。现在请女主人改走沿墙小径,那是我的女主人得遵循的秘道。”

    阿儿哈转身离开原来的坡路,改为沿着圆顶宝殿后面那座围出墓碑范界的大石墙前行。这石墙由巨大岩块彻成,最小的体积也超过一名成年男子,而最大的岩石则有四轮马车那么大。虽然未经切削,但紧邻的岩块彼此贴合,连结得很好。不过,有几处地方,围墙高度陡落,只见岩石不成形地堆栈着。那是经历漫长时间才能办到的事,是沙漠炽热的白天与寒冻的夜晚交替干百年后,再加上山峦本身细微的移动所致。

    “要翻越这道墓碑围墙很容易。”阿儿哈沿着墙底下走时说道。

    “我们没有足够的男人可以来修建倾颓的部分。”柯琇回答。

    “但我们有足够的男人来守卫。”

    “只有奴隶。他们不可靠。”

    “让他们害怕就会可靠。如果守卫不周,让陌生人踏上围墙内的神圣土地,就判他们与涉足的陌生人相同的刑罚。”

    “是什么刑罚?”柯琇明知故问。很久以前她已告诉阿儿哈答案了。

    “在宝座前斩首。”

    “派人看守墓碑围墙是我女主人的意思吗?”

    “是。”女孩回答。黑袍长袖内,她的手指因得意而紧握。她明知柯琇无意分派一名奴隶来看守围墙,执行这种徒劳的任务,毕竟,会有什么陌生人到这里来?无论是无心或刻意,任何人都不可能漫步进入陵墓所在地周围一哩内的任何地点而不被瞧见;因此,来者肯定也走不到陵墓附近。但是派一名奴隶来此看守,是这堵围墙应得的荣耀,柯琇无从反对,她必须服从阿儿哈。

    “到了。”柯琇淡漠的声音说道。

    阿儿哈止步。过去,她常在墓碑围墙附近走动,所以她清楚这一带,一如她清楚所在地的每呎土地、每块岩石、每株荆棘和蓟草。现在,她左手边这道大石墙昂然矗立,是她身高的三倍;右手边,山峦层层缓降成为一个不毛的低浅山谷,随即又向西边群山的山麓爬升。她环顾附近地面,没看到她不曾见过的事物。

    “在那几块红色岩石底下,女主人。”

    斜坡几码远的地面露出一处红色熔岩,熔岩形成一个台阶,或者说形成这山丘的一个小崖壁。阿儿哈往下走向熔岩,站在岩石之前一块平地上,面朝岩石。她这才明白,这些四呎高的红熔岩看起来像个粗糙的出入口。

    “该做什么呢?”

    她很久以前就晓得,像这种神圣地方,除非知道怎么开门,否则再怎么尝试都是徒劳。

    “我的女主人保管所有开启黑暗处所的钥匙。”

    行过成年礼后,她的腰带上开始配挂一只铁环,铁环串连一把小匕首和十三把钥匙,有的钥匙长而重,有的轻小如鱼钩。她拎起铁环,把钥匙铺展开来。“那一把。”柯琇指了指钥匙,然后伸出肥厚的食指,放在两块有凹痕的红熔岩之间一道表面裂缝上。

    那把长柄钥匙是铁制的,有两个装饰片。将它伸入裂缝中,感觉僵涩难动,阿儿哈用两手合力向左扭转,总算顺畅转开。

    “再来呢?”

    “一齐用力——”

    她们朝钥匙孔左边齐力推动粗糙的岩面,红岩石的一部分不规则石块朝内移动,这岩石虽沉重,移动时却颇为顺畅,没有发出太大的噪音。紧接着一个窄缝出现了,窄缝内漆黑一片。

    阿儿哈弯腰入内。

    柯琇是大块头女子,加上穿了厚重黑袍,得用力挤才能穿过那道窄小入口。她一进到里边,马上背抵石门,很吃力地将它关上。

    里面全然黑暗,没半丝光线。那团黑暗制造出一股压迫感,效果一如洞穴内的湿气逼眼。

    她们弓着身子,近乎折半,因为这时所站的地方高不及四呎,而且窄小到阿儿哈两手一摸索,立刻碰到左右两边的潮湿岩石。

    “妳带了烛火来没有?”

    她小声说着,像一般人在黑暗中自动压低声音说话那样。

    “没有。”在她身后的柯琇回答。柯琇也压低声量,但话里带了种奇异的语调,听起来好像是在微笑。柯琇从不微笑。阿儿哈心跳加速,血脉在她喉咙怦然跳动,内心凶暴地对自己说:“这是我的地方,我属于这里,我不害怕!”

    但外表的她静默无语。她开步向前。路只有一条,朝下通往山丘内部。

    柯琇尾随在后,大口喘着气,外袍擦拂着岩石和地面。

    突然,屋顶变高了,阿儿哈能够站直身子,往两旁大张双手也没摸到墙壁。原本闷滞带土味的空气,现在则感觉阴凉潮湿,空气微微流动着,带来些许空旷感。阿儿哈小心地在全然黑暗中向前走了几步。一颗小石子在她草鞋底下滑触另一颗小石子,这细微的声响引起了回音。从回音繁多、微细且遥远的情形判断,这洞穴想必深广宽高,尽管如此,却不是空的:黑暗中一些看不见的物体或分隔物的表面,使一个回音碎为千百个细小回声。

    “这里一定就是墓碑正下方。”女孩小声说。她轻微的说话声在空荡的黑暗中散开,立刻绽裂成宛如蛛网般精细的声音线,久久不散。

    “没错,这里是大墓穴。继续走,我不能停留在这里,沿着左墙前进,要经过三个开口。”

    柯琇小声咕哝,细微的回音也随之咕哝。她在害怕,确实害怕。她不喜欢站在这么多无名者中间,站在她们的坟墓、她们的洞穴,甚或这无边的黑暗中。这不是她的地方,她不属于这里。

    “我应该带支火炬来。”阿儿哈说着,继续藉由手指碰触洞壁导引前进。她惊叹岩石的奇形怪状,有凹陷,有突起,还有精致的曲线和边缘,一会儿像蕾丝般粗糙,一会儿又像黄铜般滑顺。这肯定经过雕刻工夫,也许,这整个洞穴是古代雕刻师傅的作品。

    “这里禁止燃灯点火。”柯琇轻声低语,但口气严厉。阿儿哈刚才虽然那样说,心里其实早知道这里必定禁光。这是黑暗的本家,夜晚的最中心。

    她的手指在层层黑暗中拂过这岩洞的三道开口。第四次时,她特别摸摸开口的高度和宽度,才走了进去,柯琇紧随在后。

    这条地道再次缓缓上升,她们略过左手边一个开口,接着改走右手边一条支道:这儿是黑漆漆的地下,有的只是地底的深层寂静,她们一切靠触觉摸索。走在这种信道中,必须不停伸手触摸两侧,否则难免会错过某个必须计算在内的开口,或忽略掉途中岔路。在这里,触觉是唯一的指引;双眼看不见路径,路径握在两手中。

    “这里是大迷宫吗?”

    “不是。这是比较小的隧道网络,就在宝座正下方。”

    “大迷宫的入口在哪里?”

    阿儿哈喜欢这种黑暗中的游戏,她希望有更大的迷团来考考自己。

    “在我们刚才走过的墓穴第二个开口。现在摸看看右手边有没有一扇门,一扇木门,说不定我们错过了!!”

    阿儿哈听见柯琇两只手擦过粗糙的岩石,在墙上急急探触。她自己则继续用指尖轻轻贴着岩石,一下子就感觉到下方有滑顺的木质面。她一推,木门吱嘎一声轻松开了。她站在光线中,一时看不见东西。

    她们走进一间低矮的大房间,墙壁由劈砍的石块铺成,房内照明是挂在一条链子上的火炬。由于没有排烟口,整个房间的空气充斥火炬烟雾而混浊。阿儿哈的眼睛受到刺激,溢满泪水。

    “囚犯在哪?”

    “那边。”

    她好不容易才看出来,房间远处那三堆东西是三个人。

    “这木门没锁,有守卫吗?”

    “不需要守卫。”

    她犹疑地走进去一点点,瞇起眼睛透过浓密的烟雾探视。每名囚犯的两个足踝都有铁链铐着,一只手腕铐在岩石钉着的大环内。要是想躺下,铐住的那只手臂得悬举着。囚犯发须纠结,加上昏暗阴影,他们的容貌完全看不清楚。这三名囚犯赤身露体,一个半躺,两个或坐或蹲,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比浓烟更刺鼻。

    其中有个人似乎在注视阿儿哈。阿儿哈感觉好像看到那双眼睛的亮光,但不很确定。另外面个囚犯没有移动,连头也没抬。

    她转身。“他们已经不是人了。”她说。

    “他们从来都不是人。他们是恶魔、兽灵,居然敢图谋不轨,想取神王神圣的性命!”柯琇的双眼晶亮,与红澄澄的火炬相辉映。

    阿儿哈再看一眼囚犯。她带着敬畏与好奇问道:“凡人怎么可能攻击神?怎么办到的?你,你怎么敢攻击一个活神?”

    那男人隔着丛丛黑发盯着她瞧,但丝毫没应声。

    “从阿瓦巴斯送来以前,他们的舌头就被割掉了。”柯琇说:“女主人,别跟他们说话,他们是脏东西。他们是妳的,但不要对他们说话,不要注视他们,也别去想他们。他们是送来让妳奉献给累世无名者的祭品。”

    “要怎么献祭他们?”

    阿儿哈不再看那三名囚犯,改而面向柯琇,好从柯琇巨大的身躯和冷淡的声音中吸取力量。她觉得头昏、烟味和污臭让她很不舒服,但似乎还能镇静思考和说话。献祭的事,她以前不是做过无数回了吗?

    “护陵女祭司最清楚什么方式的死亡最能取悦她的主母。方法很多,选择权在她。”

    “让卫队长高巴砍了他们的头,鲜血洒在宝座前。”

    “如同献祭山羊一样?”柯琇好像在嘲弄阿儿哈缺乏想象力。阿儿哈哑口无言。柯琇继续说:“还有,高巴是男人,男人不准进入陵墓内黑暗所在,相信女王人还记得这一点吧?男人要是进来,就出不去了……”

    “是谁带这三名囚犯进来这里的?谁喂他们?”

    “在我的神庙效劳的两名管员,杜比和乌托,他们都是宦人,只要是替累世无名者办事,就可以进来这里,就像我一样。神王的士兵把囚犯绑在围墙外,由我和两名管员带他们从『囚犯门』进来,也就是隐藏在红熔岩中的那扇门。向来都是这么办理的。食物和饮水则从宝座后面一个房间的活板门垂降下来。”

    阿儿哈抬头看。在悬挂火炬的那条链子旁,石彻天花板上嵌着一块方形木板。那个开口非常小,男人不可能从那里爬出去,但如果从上面降下绳子,三名囚犯中间的那一人只要伸手就可抓到。她再次猛然甩开头。

    “不要再让管员送食物和饮水来了,也不要再燃火炬。”

    柯琇鞠躬领示。“他们死了以后,尸身如何处理?”

    “让杜比和乌托把他们埋在我们刚才走过的那个大洞,也就是陵墓墓穴。”女孩说话的速度逐渐加快,音调也升高。“一切务必在黑暗中进行。我主母会食尽他们的尸身。”

    “谨遵嘱咐。”

    “这样安排可好,柯琇?”

    “这样安排很好,女主人。”

    “那我们走吧。”拔尖语毕,阿儿哈转身快步走向木门,急忙步出这间囚链室,进入黑暗隧道。这片死寂的黑暗完全看不透,毫无一丝光,宛如没有星光的夜晚那般宁静宜人。她一投入这片洁净的黑暗,马上疾步前进,有如泳者纵身入水向前游。柯琇加快速度跟随,喘着气拖着步伐,愈来愈落后。阿儿哈一点也没有迟疑,按照来时路,该略过的略过,该转弯的转弯,她绕行空荡而有回音的墓穴,匍匐爬过最后的长隧道,直达闭锁的岩石门。她弯身探触腰间铁环上的长钥匙,钥匙找到了,却遍寻不着钥匙孔。她面前这堵看不见的墙没有半点细孔露出光线。她的手指遍摸石墙,想找出钥匙孔、门闩或门把,但什么也没找着。到底钥匙该插哪儿?她要怎么出去?

    “女主人!”

    柯琇气喘嘘嘘的叫唤声被回音放大,在她背后远处轰隆响起。

    “女主人,那扇门没法从里面开启,那儿没有出路,没有回头路。”

    阿儿哈背贴岩石,沉默无语。

    “阿儿哈!”

    “我在这儿。”

    “过来!”

    她双手双膝伏地,如小狗般顺着通道爬到柯琇的裙摆边。

    “向右转,快!我不能在这里多逗留,这不是我的地方。随我来。”

    阿儿哈站起来,抓着柯琇的长袍。两人向前行,依循大洞穴右手边那片有奇特雕刻的石墙走了很长一段,接着在黑暗中进入一个依然漆黑的隧道。她们沿着隧道拾级而上,女孩仍然紧抓柯琇的袍子,而且两眼闭阖。

    有光了,她从眼缝中隐隐约约瞧见红光。她以为又回到那间有火炬照明、满是烟味的囚链室,也就没立刻张开眼睛。但这里的空气闻起来甜甜干干,带点霉味,这气味颇为熟悉,而脚下踩着的台阶陡得像梯子。她放开柯琇的袍子,睁开眼,她头上有一扇打开的活板门。她跟在柯琇之后爬过那道门,进入她熟知的一间房:一间摆了两只柜子和一些铁盒的小石室,它是宝座后面许多房间当中的一间。天光投射在门外走廊上,微弱灰暗。

    “那扇『囚犯门』只向地道开启,不能向外开。这里是唯一的出口。要是还有别的出入口,就非我所知了,萨珥同样不知道。倘若真有别的通道,妳必须自己回想,但我认为没有。”柯琇仍然低声说话,语气不怀好意。黑色帽兜里的胖脸颇为苍白,又因出汗而显得湿答答。

    “我不记得到这出口要转几个弯。”

    “我告诉妳,只有一个转弯。妳一定要记住,下回我不陪妳进去了。那不是我的地方,妳得独自进去。”

    女孩点头。她注视这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觉得她的面貌看起来好奇怪:虽由于一股好不容易才控制住的恐惧而显得苍白,仍流露出胜利的骄色,仿佛是对阿儿哈的软弱感到幸灾乐祸。

    “下次我要自己去。”阿儿哈说完,努力想转身离开柯琇,但只觉双腿一软,房间上下颠倒。她昏倒在女祭司脚边,瘫成了一团小黑堆。

    “妳会记住的,”柯琇说,她仍人口喘气,却静立不动:“妳会记住的。”

    www.SiDaMingZhu.OrgT?xt_小_说天\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