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师制服议(清)杭世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自《檀弓》心丧之制定[2],于是门人之于夫子[3],若丧父而无服。然犹群居则绖[4]。汉夏侯胜死[5],窦大后为制服[6],以答师傅之恩。而东汉风俗,遂为制杖[7],同之于父。甚且有表师丧而去官,延笃[8]、孔昱[9]、李膺[10]、宣度[11]、刘焉[12]、王朗[13],其较著者也。而应劭尝讥之[14]。至晋定新礼,从挚虞之议[15],谓:“浅教之师,暂学之徒,不可皆为之服,或有废兴[16],悔吝生焉[17]。”于是无服之制,相沿至今,未之有易。

    杭子曰:甚乎,虞之教人以薄也!师者,匠成我以进德修业者也[18],于其死而等诸途之人,在人情为寡恩,在礼制为厥典[19]。钱教之师,暂学之徒,以之几圣学[20],较儒术,固不可同日语;然向者既有北面之义[21],民生于三而事如一[22],教不同而伦则同,为制服以厚俗也。若谓其浅教暂学,而预申废兴悔吝之说,浇季末俗[23],将遂有逆师畔教[24],藉口实于挚虞之议;而传道授业解惑之儒[25],竟至甘受菲薄而莫能以师道自立者[26]。故吾之议,谓师死不可以不制服。

    其制奈何?吊服加麻,三月除之,此魏玉肃[27]、郑称之礼也[28]。吊服加麻,既葬除之,此宋庾蔚之之礼也[29]。《礼》,大夫三月而葬,士逾月而葬。《春秋疏》云:逾月亦三月也。此五服之缌也[30]。其服奈何?朱子之丧[31],门人用缌麻,深衣而布缘[32]。何北山之丧[33],王鲁斋定议[34],玄冠端武加帛[35],深衣布带,加葛绖履[36]。金仁山易之为玄冠加帛[37],绖带方履。今可仿其意而变通之,玄冠绖带可也,三月不宴不听乐,三年心丧。

    注释:

    [1]制服:丧服。[2]檀弓:《礼》的篇名。心丧:在心里悼念。《檀弓》中规定老师死后,弟子“心丧三年”。[3]夫子:老师的尊称。《檀弓》载,孔子死,门人不知是否该穿丧服,弟子子贡说:“过去颜渊死,夫子就像悼念儿子,但不穿丧服。如今夫子死,我们要像悼念父亲,只是不穿丧服。”[4]绖(dié):丧期时结在头上或腰间的麻带。《檀弓》:“孔子之丧,二三子皆绖以出。群居则绖,出则否。”[5]夏侯胜:字长公,是今文尚书学“大夏侯学”的创始者,曾为汉昭帝皇后讲授《尚书》。他死后,昭帝后素服,以报师傅之恩。[6]窦太后:应为上官太后,即昭帝后。[7]制杖:丧杖,丧棒。服丧制礼中,有的规定居丧时手持丧棒,有的规定不持丧棒。为庶母、诸父丧,则制杖。[8]延笃:字叔坚,东汉人。因师丧而弃官,同时有五个侯府聘征他,皆不就。[9]孔昱:字元世,东汉灵帝时补洛阳令,以师丧弃官。[10]李膺:字元礼,东汉时人,以同郡荀淑为师。荀淑死,李膺时为尚书,上表请服师丧。[11]宣度:东汉时人,为老师张文明制杖。[12]刘焉:字君郎,东汉时人,以师丧辞官。[13]王郎:字景兴,三国时魏人,其师杨赐死,弃官服丧,不应征辟。[14]应劭:字仲远,东汉时人。著《风俗通义》三十卷,中有《愆礼篇》,大意指责当时人为师制杖,其师皆属权势声望之人,结果有的人亲属死了不服丧,却为师服丧,由此世风不正。[15]挚虞:字仲洽,西晋文学家。晋朝重新制定礼志,采纳了他不为师服丧的建议。[16]废兴:此指尊师与不尊师,犹言反复、变化。[17]悔吝:悔恨,悔不该。[18]匠成:造就,培养。[19]阙典:缺少制度、法制。阙,通“缺”。[20]几:近,引申为比较。[21]北面:学生敬师之礼。《汉书于定国传》:“定国乃迎师学《春秋》,身执经,北面,备弟子礼。”[22]这句出自《国语•晋语》:“民生于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非父不生,非食不长,非教不知。”[23]浇季:风俗浇薄的朝代末。浇,薄。[24]畔:通“判”。[25]这句指当老师的。韩愈《师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26]菲薄:轻视。[27]王肃:三国时魏经学家。王朗的儿子。[28]郑称:三国时魏国人。他与王肃关于师制服的观点大致相同,见唐杜佑《通典》。[29]庾蔚之:南朝宋人。著《礼论钞》。《通典》记载了他有关师制服的论述。[30]五服:丧服以亲疏为差等,共分为五种,即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缌(sī):缌麻,五服中最轻的一种。其服用细麻布制成,服期三月。[31]朱子:即南宋理学家朱熹。[32]深衣:古代诸侯、大夫、士家居所穿的一种衣服,上衣和下裳相连。布缘:用布镶边。[33]何北山:何基,字子恭,南宋理学家,人称北山先生。[34]王鲁斋:字会之,何基的学生。[35]玄:黑色。端:一种服装,又称玄端,黑布衣。武(hū):通“幠”,冠上的结带。帛:丝织物。[36]葛:葛布,俗称夏布。[37]金仁山:金履祥,字吉父,南宋理学家,人称仁山先生,是王鲁斋的弟子。

    杭世骏(1695—1772),字大宗,号堇浦,浙江仁和(今杭州)人。乾隆时举博学鸿词科,授编修,因主张“朝廷用人,宜泯满、汉之见”而罢官。晚年主讲粤东、扬州书院。学识渊博,长于史学及小学。有《道古堂文集》等。

    师制服,即为老师服丧的服饰,这在封建时代是很讲究的,属于礼教的一部分。文章对此作了历史性的回溯与考证,论点是“师死不可以不制服”,并提出了制服的具体形式。对今天的读者来说,这可作为一篇增长历史知识的古代风俗考来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