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红楼别梦正文 红楼别梦----妙玉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又是一年的中秋了,冷冷的亮亮的月光从天穹中直撒到院子里的几株梅树上,深褐色的枝条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象极了以前和师傅一起住在玄墓蟠香寺时候。也是这样的梅树,也是这样的月光,还有皑皑的白雪,师傅望着我,对我说要我等待我的“结果”。在等待中我留下了花瓣上的残雪,在等待中我来到了这个繁华似锦的园子,有时候我会很迷茫,这是我的结果吗?在纷飞的繁花中留驻最后的韶华?在无边的佛法中超度自己的未亡的灵魂?在这个世界里,除了自己我什么也没有,没有父母、没有师傅、没有爱也没有恨、没有欢跃也没有泪水,寂寞就象月光,如水一般地蔓延开来。。。

    没来由地,我想起了那个曾经来过我这儿的老乞婆,他们叫他什么姥姥,在这样的夜里,她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在指着月亮给她的孙儿讲着永远都不会听厌的故事?还是在细心地和家人分吃着一块月饼,在这样的夜晚,月亮下的人儿都不该是孤独的。我开始有些讨厌这样明媚的月光了,信步出了园门,一丝清越的笛音隐隐地传了过来,透过淼淼的湖水,呜咽着滑了过去。在这个园子里,一切都被精致地演绎着,总是让人产生一种挥之不去的幻觉,仿佛在云中漫步,略真些的性情都被这云这雾重重地包裹着,推向一个共同的宿命。

    “  炼珊子啊 一个明快的声音说道。

    “冷月葬花魂”良久之后,有人如叹息般地对到。

    真正的好诗,配合着这园、这月、这人,无需邀月,已成三人。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月光能否载地动这样的悲凉和寂寥,“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我在槛外吗?在这样的夜晚我开始疑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