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红楼梦忆-邓云乡正文 七十 诗魂梅下定情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梅林中千树老梅,有白梅、红梅、绿粤,蔚然大观;有的含苞,有的已开了四、五分。一、二日内,正是看花的好时候。游人去后,芳径幽绝,碎石子路洁无纤尘。我和扶林导演、耀宗摄像,徘徊在静寂的梅林中.看看树的高低,看看小径的曲折度,看看树的姿态。要找一株最适宜表现剧情的梅树,为林黛玉、贾宝玉这一对痴男怨女安排一个树下定情的地方。

    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场特定的戏呢?还要简单说一下《红楼梦》中林黛玉、贾宝玉二人爱情发展的过程。因为男女之间要好是一回事,相爱是一回事,定情又是一回事。这里有一个发展升华的过程。“郎骑竹马来,举手弄青梅”,这是爱的萌芽;到了“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才是感情升华到极点,山盟海誓,“在天愿为比翼乌,在地愿为连理技”的定情场合。这是“至情”,是属“性灵”范畴的,决不是单纯的“欲”。

    《红楼梦》一开始,宝玉、黛玉还只是儿童。到了“神游太虚幻境”,也只不过是由儿童时期进入到少年时期。其后与黛玉长期的感情相触中,一对冤家,虽然说过“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话,但真正男女双方明显表现“情”的地方,似乎还未写出。

    在电视连续剧前面的大部份情节中,宝玉的形像还是带有稚气的。“情切切良宵花解语,软绵绵整日玉生香”回中写宝玉、黛玉躺在床上说“林子洞”、“耗子精”故事,表现的正是少男少女、天真无邪、两小无猜、说说笑笑、闹着玩的场面。虽然躺在一起,却无任何使人看了不舒服的感觉,只觉得活泼,只觉得美。在这种地方,演员表演火候是不错的。

    但是他们二人要成长,男女之爱要成熟,而且结局要生离死别,也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就要为他们二人安排一场在极幽僻、而又极富诗意的环境中“定情”的戏。经过编导者的反复思索与匠心安排,这出戏便这样定下来:地点在淀山湖畔上海大观园梅林,时点是夜间……

    这场戏有一个镜头,在今年1月10日播映的“《红楼梦》电视剧简介”中已经放过。那就是在一棵苍劲的老梅下,繁花掩映,春夜清冷,花径清幽,宝玉、黛玉依偎着坐在山石边,执手合情,脉脉无语,演出了这场生死不渝的“定情”场面……但世事那得尽如人意。不久,宝玉出走、黛玉病死;又不久发生更多的变化,大观园、荣宁府、爱情、繁华……统统幻灭了,剩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净了。

    大观园虽然是“假古董”,而梅花千树,春色清韵,仍然象《红楼梦》时代一样,是真的。花下定情,情的交融,诗的境界,摄入镜头,映在荧屏,“梦境”、“幻觉”似乎都变成真实的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