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天底下没有任何事可以瞒过我,从一开始她们两人交换身分时我就已经知情了,符子燕是在我的允许下嫁入东厂。」文承熙抿唇一笑。「既是如此,又是哪来的一场骗局?」

    「这样说来,督主不会再想要回喻芳?」齐石坚焦急的追问,就怕又要面临被迫与心爱女子分离的痛苦。

    「过两日我会让皇上下旨,将此事导正,让天下人知道我娶的人是符子燕,齐二公子娶的人是董喻芳。」

    齐石坚与董喻芳难以置信地互望一眼,心情只能用「欣喜若狂」来形容,符子燕更是替他们这对有情人感到欣慰。

    太好了!往后就没人可以拆散喻芳和齐石坚,她心中的悬念也终于可以放下,不必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小六子,送齐二公子和他的夫人。」文承熙下达逐客令。

    赶在离开之前,董喻芳上前握了符子燕的手,含泪微笑的叮咛着好友保重,然后才在小六子三催四请下依依不舍地离去。

    「督主,你想娶的人难道不是董喻芳?」虞诗药怎么也不相信,这场瞒天过海的骗局竟是在文承熙的默许下进行,难道他是为了袒护符子燕才这样说?

    文承熙冷冷地道:「你现在是在质问我吗?我什么时候给过你对我兴师问罪的权力?」

    对上那双略带杀气的眼神,虞诗芮心口一室,害怕地缩了缩身子。

    「往后,别想在我眼皮子底下生事,这里是东厂,不是郡王府。」文承熙用着洞悉一切的口吻,带着肃杀之气警告她。

    虞诗芮脸色骑然,原来他早知道这场局是她在背后策画?!

    「回你的素馨阁,没有我的允许,以后你不能离开半步。」文承熙无情的命令,又吩咐随侍在侧的小六子,「吩咐下去,日后郡王府的人亦不得踏入东殿,违命者,杀无」

    虞诗芮身子一震,狠狠后退两大步。她泪水盈眶,深受打击的咬紧下唇,眼神既恨且妒。

    「夫人,我们回去吧。」素馨阁的宫女连忙过来搀扶,将表情愤恨的虞诗芮带走。

    大厅里只剩下文承熙和符子燕两人,符子燕一脸羞惭的低着头,十根手指绞在一块。

    「没有话对我说吗?」文承熙仰高下巴,玩味的睨着她。

    「对不起,我骗了你。」不管他究竟知不知情,她毕竟是欺骗在先,所以是该道歉。

    「我早知道你不是董喻芳,我并没有被你所骗。」

    「这么说来,你从头到尾都知道我是符子燕?」

    一想到从成亲踏入东厂的那日起,为了槟好知书达礼的董家千金她不知费了多少功夫,结果竟然全是白忙一场,那她何必还槟得这么辛苦?真是气人!

    文承熙笑了笑道:「我不只知道你是符子燕,还知道你就是私自逃出宫里的小符子。」

    符子燕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么会知道?!」

    「过来。」文承熙勾勾长指,示意她靠近。

    她红着一张脸走向坐在太师椅上的他,才刚站定就让他拉入怀里。

    「你可是我精挑细选的贴身小太监,我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你走,早在你离宫的那一日,我就让锦衣卫监看你的一举一动了。」

    原来他这么早就盯上她了啊?被一个权倾天下的魔头「看中」,该说她是幸还是不幸呢?「那……也是你刻意放出假消息,让喻芳和齐一一公子来东厂拆穿一切的?」

    「我要拆穿你太容易,何必这样大费周章?」他噙笑的反问她。

    「所以这件事……」即使心中怀疑,她却不想妄下定论。

    「总之你是我的人,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你。虞诗芮敢在我的眼底下作乱,我便会让她付出代价。」

    他眼中的杀气虽然可怕,但这番话却足以证明在他心里只认定她是他的妻子。

    她先前的担忧全是多余的,他的心中有她,否则方才就不会处处袒护她,甚至还对一再挑拨的虞诗芮做出警告……

    眼眶泛着湿气,顾不得矜持,符子燕伸开双臂一把抱住他。

    「夫君,谢谢你。」她鼻头发酸的说。

    「谢我什么?」第一回被她主动抱住,文承熙有些诧异,胸中涌起一股欣喜。

    「谢谢你允许我代替喻芳嫁给你,还有你不计较我的欺骗,饶过喻芳和齐二公子。」她作梦都不敢想这件事能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这段日子对他的愧疚也终于可以放下,真是太好了!

    笑睐她喜孜孜的神情,文承熙挑起她的下巴,黑眸半掩地道:「我是饶过这些闲杂人等没有错,但是我可没说要饶了你。」

    她大惊失色地看着他,「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先前你扮成太监混进东厂的这条罪,我可是还没跟你算。」

    「啊!」她后知后觉的惊呼,面颊倏地烫红起来。「所以在那个时候,你就已经知道我……我是女的?」

    他大笑,大手摸上她柔软的腰部,一手撩开她衣领,抚过她水嫩的肌肤。

    「这样细嫩的肌肤,这么柔软的腰肢,怎么可能会是男子?偏偏东厂太监极少与女子接触,才会轻易被你的乔装朦骗。」

    她被他放肆的举动惹得害臊不已,他的手怎么可以这样胡来?不过如今他们已是名正言顺的夫妇,他想对她做出怎生羞人的事,她好像也无权阻止哪……

    看着她娇羞的垂下眼,长长睫毛轻轻眨动,文承熙心痒难耐。

    连日来两人夜夜同床共枕,若不是时机未到加上又想多逗弄她一阵,顺便探探她对他有几分真心,他早将她吞吃入腹了。

    他锐利的眸光因为欲望而变得深沉,搂在她腰上的大手也不再老实,逐渐往上。

    「啊!」符子燕忽然脸红地大叫,从他腿上跳下来,羞赧得语无伦次。「你、你怎么可以……」羞死人了,这教她怎么说得出口,他居然摸上了她的胸?!

    「小符子,过来。」文承熙目光如炽的望着她,毫不遮掩眼底的情欲。

    「我不要。」丢死人了!她才不会傻到再乖乖靠过去让他轻薄。

    看着她一副宁死不从的模样,文承熙不怒反笑。也是时候该让她真正成为他的女人了,他迟早要让这个不识闺中乐趣的姑娘明白,他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见文承熙俊颜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符子燕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他……不会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吧?呃,不过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再怎么说他都已经没了……呃,寻常男子该有的「宝R」,就算想对她做坏事,只怕也是「徒劳无功」吧?

    入夜,等到怀中的符子燕睡去后,文承熙才起身下榻来到书房。

    几名锦衣卫已经等候在书房里,就等着他的指示。

    「郡王府当年襄助宣王叛变的罪证,都已经搜查到手了?」文承熙坐在檀木长桌后,执起平摊在案上的奏折,仔细详读内容。

    「启禀督主,所有的人证物证都已确实掌握。」一名锦衣卫抱拳回道。

    「做得很好,立即将这些奏折与证据呈给皇上。」

    那名锦衣卫迟疑的问:「那,督主希望皇上怎么处置郡王府?」

    文承熙一笑,「谋反篡位之罪,当诛九族。」

    看见他眼中浓厚的杀气,锦衣卫们暗暗心惊,不敢再多言,「属下一定会将督主的意思呈给皇上。」

    「去吧。」文承熙放下奏折摆手。

    锦衣卫来无影去无踪,不一会儿便全退出了书房。

    「小六子。」喝了口热茶润润喉,文承熙才开口唤人。

    「小的在。」

    小六子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书房门口。

    「虞诗芮回到素馨阁后,有什么动静?」

    「回督主的话,虞夫人一回房便将房中的贵重东西都摔在地上,还违抗督主的命令写了封家书让宫女带出宫,连夜送回郡王府。」

    文承熙冷声一哼,「不愧是郡王府受宠的小姐,连我的话都不放在眼里。」

    小六子又道:「督主让我密切观察虞夫人进宫之后的一举一动,小的还发现,虞夫人曾派贴身宫女替她上太子殿下的寝宫传信。」

    「郡王府与太子果真有往来。」文承熙嗤笑道,一点也不意外。

    当初他之所以会挑中董虞两人做妻子,其实是想藉此确定太子究竟是与谁私交好,也顺便引蛇出洞,让这些有野心的人因为得意忘形而露出马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