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回大小姐,是没有。」还是那个称呼。

    「够了!」她怒声喊着。「你想去闯天下,现在我是你的人了,罗家的天下,不也全都是你的?」

    终于终于,沈飞鹰改口,不再以大小姐三字称呼,但说出来的话语,却最是伤人,更是伤心。

    「那是你罗家的天下。」他冷看着她,清清楚楚的,吐出如寒冰一般的字句,慎重说道:「不、是、我、的。」

    狠心绝情的话,有如一巴掌,狠狠甩到罗梦脸上。

    那是你罗家的天下。

    不、是、我、的。

    他非要分得那么清楚不可。

    所以,他就是不娶。

    抵死不娶她!

    罗梦看着,眼前这个深爱多年的男人,只觉得自己根本傻透了。

    她这么爱他、这么喜欢他,费尽了一切心思,就只是想要能走入他怀中,想要光明正大站在他的身边,而不是他的身前。

    她是有错,是逼得太过头,可是要不是他这么计较,也不会逼得她出此计,非得一环扣着一环,让爹爹诈死,令他严谨的冷静,出现一点点的缝隙。变得较为脆弱、较为忙碌,趁此才能成功。

    这么精密的筹谋、机关算尽,还不全都为了他。

    可是,他却那么狠、这么狠……好狠、狠呐……

    龙无双总说,她私下行事,无所不用其极,事实上苍天弄人,她爱上的这只鹰,原本就是猛禽,她再怎么行事决绝,哪里比得过他的狠?

    再难忍耐那椎心刺骨的痛,罗梦的热泪夺眶而出,泪洒堂前,更气得摘下了头上的金银花冠,朝沈飞鹰的脸上扔过去。

    「好!你不想娶就算了,我罗梦也不稀罕嫁!」

    她气恼干瞪着,一直最最深爱,如今也最最恼恨的男人,满脸是泪的撂下这句话,说完就转过身,当众哭着一路飞奔回房。

    沈飞鹰没有接挡,迎面而来的花冠,任凭精致的黄金凤鸟,刮伤严峻的冷脸,再落地后滚了几圈,然后才停下不动。

    自从两人开始争吵,就静默无言的大厅,这会儿更是万般死寂,静得像连掉根针到地上都能听见。

    听清楚内情的众人,全都睁着眼看着,孤身站在喜宴前的男人,没有人敢开口,更无人胆敢多说一句话,就连那向来疼宠女儿,以女儿奴自居的罗岳都自知理亏,一声也不敢吭。

    然后,沈飞鹰抬起了头,原本暴怒的脸色,已经迅疾恢复以往的平静,面无表情的环顾一室众人,仿佛方才那场闹剧,从来没有发生过,还客客气气的说道——

    「今日开春,谢谢诸位前来赏光,水酒不多,还请慢用。」

    开春?

    什么开春?

    沈总管啊沈总管,您过的到底是哪国的日子啊?这会儿明明就快入夏了啊!

    众人在心中呐喊,却没勇气点破,都乖乖的听着。

    就看见沈飞鹰转身走向一旁,抬手示意,还无法回神的上官清云,徐声说道:「上宫,上菜。」

    上官清云猛的回神,连忙匆匆回身,教那些全看傻的丫鬟仆人们,快快送上酒菜。满堂的宾客,全都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是酒菜都上桌啦,大伙儿也就举筷就食了。

    那一餐饭,己经不能称做喜宴,所有人吃得都是匆匆忙忙,吃进嘴里的也不知是什么味道,就是一直的吞吞吞、灌灌灌,连咀嚼都来不及,白白浪费佳肴美酒。

    因为,沈飞鹰就在一旁,垂手静静站着,满脸冷峻,比腊月寒风更冻人。

    没过多久,除了几个贪吃的、胆子大的,其他人全都各自找借口;走的走、溜的溜,不一会儿就作鸟兽散了。

    大风堂前头,人潮己经散尽。

    月儿,缓缓爬上了枝头,一只喜鹊叫也不叫,孤独站在枝头上。

    总管的书房内,当朝宰相倒是还没有离开。

    「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姑娘家,你何苦那样待她?」公孙明德问道。

    沈飞鹰闻言,气得一拍桌案,手劲之重,差点没将那桌给拍成了两半,脸色无比铁青。

    「你明明知道,是她在搞鬼,却还帮着她逼我,到底是何居心?」

    公孙明德神色不变,眉头皱也没皱,更是半点都不恼,说得是面不改色,推得是一干二净。

    「那火药的确跟无忧王所用的同样材料,尸骨也是你跟她一起认的。你这么熟悉罗姑娘跟罗爷,都没想到她能玩这一手,我又如何能猜得到?」

    这些话都是事实,让沈飞鹰噤了声,脸色却还是难看到极点。

    他是栽了。

    栽在她手上。

    可是,这事只让他更火大。

    公孙明德看着好友,不禁再劝道:「飞鹰,罗姑娘的芳心早属意于你,她貌美如花,又如此聪慧,总在人前在给你做足面子,她既然都将身段放得如此低了,你又何必拒她于干里之外?」

    「你有你的布局、我有我的打算!」他火冒三丈的说。

    「她也说了,从不当你是仆,不是吗?」公孙明德看着那多年挚友,再度又说。「罗姑娘心思聪慧,一定会是你的贤内助……」

    此话一出,沈飞鹰瞬间醒觉过来,知道这男人在打什么主意。

    他脸色一沉,瞪着那狼心狗肺、为国为民,虽是挚友,却也是个不能轻忽的官!

    「不行!公孙明德,你想都别想。就算你去要皇上下旨也一样,我不会娶她的!你给我打消那个主意,你敢这么做,就休怪我无情!」 「可是,罗姑娘……」

    「我就是不要她!」他双目一瞪,暴出一声大喝。

    窗门之外,藏在墙角的身影听闻这句话,浑身又是一颤。

    过去两个时辰,罗梦哭过、恨过、骂过,可是也反省过了,她知道自己有错,原以为过来求他原谅,事情或许还会有转圜的余地——说到底,她是爱他的。

    所以,她拉下脸,压下自尊,逼着自己来找沈飞鹰。

    谁知道,公孙明德迟迟没走,让她在外头苦等,却等到了这段话,听到他的真心话。

    我就是不要她!

    她心头一寒。

    原来,他是真的不要她。

    沈飞鹰是宁愿抗旨,被当众砍头,也不愿意娶她,对她的呵护、昨夜的缠绵,都是为了恩情,不是为了爱情。

    泪水,潸然而下。

    她心极冷,好寒。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想得太多,是她自作多情。

    心,如死灰一般。

    是她用错了情,爱错了人。

    罗梦在月下,茫茫然掉转过身去,终于死了心,一步步远离那狠心绝情的男人,再也不曾回首看上一眼。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大风堂之一《双喜临门》;

    02、大风堂之二《掌上明珠》;

    03、大风堂之三《莲花妹妹》;

    04、大风堂之四《虎姑娘》;

    05、大风堂之五《美人恋飞鹰 上》;

    06、大风堂之六《美人恋飞鹰 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