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14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圣人立身处世,就是依据此理而有先见之明,议论万事万物。其先见之

    明来源于道德、仁义、礼乐和计谋。首先是《诗经》和《书经》的教诲,再

    综合分析利弊得失,最后讨论是就任还是离职。要想与人合作,就要在内部

    努力,要想离开现职,就要把力量用在外面。处理内外大事,必须先明确理

    论和方法,会预测未来,并善于在各种疑难处,当机立断。在运用策略时没

    有失误,从而建立功业和积累德政。管理百姓,要使他们从事生产事业,这

    叫做内部安定,团结一致。

    如果国君昏庸不理国家政务,基层纷乱不明,为臣理事,各执己见,事

    事抵触,还自鸣得意;不接受外面的新思想,还自以为是。在这种情况下,

    如果朝廷诏命自己,虽然也要迎接,但有所防备。如果要拒绝诏命时,也要

    设法给人一种错觉。就像圆环旋转往复一样。就不如急流勇退,乃是最好的。

    [解析]

    古代君臣关系是很难处的。君王声威赫赫,臣子也常在“一人之下,万

    人之上”,不可一世,然而二者的关系是很微妙的。君王应怎样的明鉴清醒,

    臣子应如何保其本位,进退有度,则是一门大学问。

    当代的人际关系也当借鉴于此。在上下级关系中,在集团矛盾,商业经

    营中,进退有度地创造理想的环境,使对方接受我方的意图,也是非常必要

    的。

    本篇名为“内揵”,指人的内心应自守,不被外物纷扰,不被琐事搅乱,

    才能有所为。

    本篇所论及的人与人(包括君臣)的关系是在内揵的前提下,有清醒的

    交往目的与原则。以情为重,而又仁义宽容。以“情”字为网络事物的中心,

    为应变事物以变通之法。即是鬼谷子的主导思想,也是人之常情,得“情”

    自合,而失“情”则自去,才是建功立业的根本。

    本篇所论及的人与人(包括君臣)的关系是在内揵的前提下,有清醒的

    交往目的与原则。以情为重,而又仁义宽容。以“情”字为网络事物的中心,

    为应变事物以变通之法。即是鬼谷子的主导思想,也是人之常情,得“情”

    自合,而失“情”则自去,才是建功立业的根本。

    战国时,赵国的国君赵惠文王死了(公元前

    266年),赵太后临时管理

    国政。第二年,秦国派兵大举进攻赵国,形势很危急,赵国派人向齐国请求

    救兵,但齐国说:“必须让赵太后的幼子长安君到我国来当人质,我们才能

    出兵。”赵太后心疼自己的小儿子,不答应这个条件。大臣们纷纷劝谏,但

    赵太后就是不听,她还下令说:“如果有谁再来劝谏,我就要朝他脸上吐唾

    沫。”这样一来,谁都不敢去劝谏了。

    左师触龙见国情紧急,便想了一个计策,前去会见赵太后,赵太后见了

    触龙,显得很生气。触龙则故意走得很慢,而且东拉西扯地和赵太后说了些

    闲话,这才使赵太后稍微和气了一些。接着,触龙又说起自己的儿子,意思

    是想为儿子谋求个差事。赵太后高兴地答应了,触龙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接

    触正题,谈起了长辈该如何爱护儿子的道理,赵太后因为已经消了气,所以

    对这些道理也听得入耳了。触龙说,为儿子着想,不能光看眼前,还应当考

    虑他的将来,让他建功,他才能立业。赵太后终于被触龙说服了,同意派长

    安君到齐国去做人质。长安君到了齐国,齐国果然出兵,解除了赵国的危机。

    “内揵术”是《鬼谷子》中关于进献计谋的方法。主张拉近与游说对象

    的关系,使其总是想着自己。要用道德、党友或财货等手段与游说对象联系

    在一起。只要意见被采纳了,就可以独往独来。“内”就是使人采纳自己的

    计策,“揵”是设法坚持自己的计策,要设法使自己的道德与被游说者暗合,

    使自己的志向与被游说者一致,要设法得到重用,即使由于某种原因被解职,

    也要设法再度被启用;要使自己的行为合于分寸、得体,使自己的谋略与决

    策者一致。这就需要掌握被游说者的想法,不能草率行动。待完全掌握情况

    以后,就可以控制对方。

    楚汉争霸时期,刘邦曾封张敖为赵王。西汉建立后,丞相赵午、贯高撺

    掇赵王,谋杀汉高祖。篡汉登基。

    汉高祖惊闻此讯后,马上下令搜捕赵王及其逆臣,并颁下诏书:“追随

    赵王反叛者,罪及三族。”赵王一看势头不对,携大臣田叔、孟舒至长安请

    罪。

    刘邦一见赵王,气得鼻孔生烟,把赵王骂了个狗血喷头,最后废赵王为

    宣平侯。

    接着审讯田叔、盂舒。不打不相识,一席谈话,二人的韬略雄才使刘邦

    目瞪口呆,他万万设想到,小小的赵国还隐匿有这样的奇才!于是,擢田叔

    为汉中守、盂舒为云中守。

    汉文帝即位后,曾问田叔,“你可知道当今天下德高望重的长者是谁

    吗?”

    “愚臣以为云中守盂舒才是德高望重的长者。”

    文帝摇摇头:“匈奴进攻云中,孟舒不能坚守,损兵折将数百人,这也

    算得上德高望重的长者?”

    田叔跪下叩头辩解道:“贯高谋反时,高祖曾诏谕全国,凡追随赵王者

    罪及五族,孟舒自知罪过难免,便追随赵王到长安请罪,本想就打定要死的

    主意,他也不知道日后要去云中守,更不会料到战事失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