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十九章 重头戏唱下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十九章 重头戏唱下来

    1901年是进入二十世纪的第一年,是按旧历法庚子年后的辛丑年,也是中国人难忘的一年。这年七月二十五日,正赤日炎炎的酷暑天气,李鸿章与奕匡力双双头戴花翎,身着朝服,与八国公使正式签订和约,史称《辛丑和约》。从此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苦难社会,人民更加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一晃,九月秋风送爽了,慈禧挟着光绪已从西安进住洛阳。在洛阳歇够了玩够了,就要进住保定了。保定是直隶总督衙门所在地,虽然办事机构早已移到天津,只是作为总督的李鸿章必须在保定接驾。他病身子如何顶得住?还有进贡的礼品又如何博得那女人的欢心?以后还要在她脚底下重振洋务运动呢。经过一夜思索,他晨起做出这样的吩咐,要随员赶做加厚的护膝,备保定接驾跪拜时用;又要幕僚火速选购十样西洋礼品,都要成双成对。他振振有词:“这西洋礼品也许能促皇太后豁然开朗,非在技艺上紧追猛赶不可,非在制度上变法维新不可。”他还寓意深深:“进皇太后的礼品与进皇上的礼品完全一样,以示合则两利,同心安内。”

    大家退去,李鸿章十分得意,和往常一样进早点。他端起那杯牛奶,开口要喝却是鲜血已经涌了出来。忙说:“快请法国医生来,我还要去保定呢。”

    法国医生赶来了,束手无策,他是胃血管破裂!俄国医生也赶来了,也无法止血……

    李鸿章死了!噩耗传到洛阳行宫,慈禧一怔:“他怎么死了?这场大劫大难之后,人心浮动,谁还去那挨骂背黑锅的?”荣禄忙说:“李鸿章功在朝廷,洋夷又买他的账。只怕他在保定接驾之后,必然谏言他的那本变法维新的经。皇太后圣明,您听了能依他的做吗?做了有违祖宗的旧规旧法,岂不是江山未改却已变了颜色!不听岂不伤了他功臣的面子,他的面子又伤不得!再好不过,一死了之。”慈禧心松一大块,她早就悬心保定接驾这出戏了。话却另说着:“这话不能对我讲,只讲他是大清王朝的忠臣,比得上诸葛亮。”荣禄连声应着:“皇太后仁慈,为他赏赐荣哀吧。”慈禧脱口而出:“追封爵位,谥号文忠,儿孙全都给官做。水大别漫过鸭子,你去请示皇上。”

    李鸿章死了,噩耗被荣禄带进后院。光绪一怔,脸上接着浮起一片惋惜的色彩:“他怎么不在保定接驾之后,谏言献策之后再死呢?”荣禄紧追一句:“皇上要听他谏什么言献什么策?”慌得光绪把话缩了回去:“和议虽然已成,却是民怨沸腾,李鸿章面对劫后会有奏议吧?他却都带进棺材里去了。”荣禄忙说:“皇上圣明,李鸿章的奏电有三天期限,实在是迫不得已啊!”光绪就把邪火洒在死人身上:“从甲午战争起,有多少事不是坏在他手里!他若不死,朕也要责问他,他死得其所。”

    (全文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