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章[08.1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对于父亲不断的拈花惹草,以及爷爷跟哥哥处理父亲外头女人的态度,湛佑坦全都看在眼里,他们如果知道他母亲出现会有什么想法,他完全没有把握。

    他可以不在乎父亲,也可以不在意那个未曾谋面的母亲,但是他无法不在乎爷爷跟哥哥的想法。

    因为在意他们,他反而无法对他们说出这件事。

    元瑛琦忽然明白他的心结,显然母亲的身分让他立场尴尬,才会造成他之前那副逆来顺受的软弱个性。

    湛永丰显然也明白这点,所以他才会因为湛佑坦个性上的转变而感谢她。

    不过眼下该了解的是,「她找你做什么?」儿子都已经十五岁了才突然出现,一定有理由。

    「她说想见我。」

    元瑛琦看得出来他复杂的心情。「然后呢?」

    「我就跑掉了。」

    那不是跟她一样?两人都是落跑一族。

    看出湛佑坦后悔不应该仓促离去,她安慰说:「如果她真是你妈,也真的像她说的是想见你,她就应该会再出现。」

    「我没说要见她。」

    「反正现在想这些也不会有答案,你今天就先专心练琴。」这种事,只有当事人想通才有用,她这个旁人也帮不上忙。

    「我知道。」

    「别光只是知道,要做到才行。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妈不喜欢人家练琴的时候不专心,你最好机灵点。」

    湛佑坦郑重的点头,「我知道。」

    「打起精神,我整晚没睡都没说什么了,你装这什么脸?」

    湛佑坦总算回复了点精神,担心的问:「瑛琦姊为什么没睡?」

    「我……关你什么事!反正你今天什么都别想,专心练琴就对了,听到没有?」

    湛佑坦微笑点头答应。虽然瑛琦姊看起来很凶,但他知道她是真心关心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若真有事,她会站在自己这边,让他烦乱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元瑛琦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来到湛氏企业楼下。

    要不是为了佑坦的事,她这会实在不想见他,至少短时间内都不想。

    偏偏老天爷像存心跟她过不去似的,让她不得不来。

    元瑛琦鼓起勇气走进大楼向柜台总机表明来意,对方先是意外,记起她之前曾跟湛驭坡一块来公司,因而打了电话上去请示。

    原本在办公的湛驭坡听到秘书通报,不无意外,他以为经过昨晚的事情,她会躲得不见人影,没想到她会亲自找上门来。

    元瑛琦被客气地请上顶楼,秘书一见到她,就表示湛驭坡已经在办公室里等她。

    当下,她紧张到不想见他。

    但是面对秘书的频频催促,她终于鼓起勇气走进总裁室。

    一进门,就看到湛驭坡从办公桌后方走出来,她下意识就想掉头离开,偏偏她不行。

    「秘书说你找我?」

    「对。」她站在门边,不想太靠近他。

    湛驭坡看她这样,脸上难得扬起笑意,「过来坐吧。」

    「好。」

    人家有礼的邀请,她不得不移动步伐往沙发走去,同时不忘留心他的位置。

    待他坐下后,才看到元瑛琦挑了另一张沙发,明白她有意与自己保持距离,索性把话挑明了讲,「我没想到你会过来。」

    她也不想好吗?但嘴上仍得虚应,「是吗?」

    「我还以为短时间内很难再看见你。」湛驭坡直视着她,让她只能紧张的乾笑。

    正当她如坐针毡,不知该怎么接话时,湛驭坡突然开口。

    「还在想昨晚的事?」

    「什么」她一惊,「没有!没有……」

    如果她这会的表现不是这么慌张,她的否认也许会有说服力一些。不过依他对她的了解,有问题梗在胸口,她应该会想办法问出个答案才是。

    「没有?」

    湛驭坡的表情像是在逗弄她,但她太慌张了,根本不敢直视他。

    「看来昨晚的吻没带给你太深刻的印象。」

    他的语气像是遗憾,但听得元瑛琦的脸像要烧起来一般。

    要不是看出她已经紧张得不知所措,湛驭坡也许会再继续逗她。

    为了避免真把她吓跑,他改变话题,「今天为什么来找我?」没事她不可能来找他。

    元瑛琦这才松了口气,「因为刚巧路过。」虽然上楼来,但她还没想好怎么开口询问比较妥当。

    「路过?」湛驭坡当然不信。是什么理由让她不得不来,却又必须隐瞒?他被引起了兴趣。

    「呃……对。」她觉得自己的舌头快要打结了。

    「这么说,你是专程上来看我的?」

    「什么?」她急得辩解,怕他误会,「不是!不是这样。」

    「不是吗?」

    见到湛驭坡起身走过来,她情急说:「是佑坦!对了,佑坦的妈呢?」

    湛驭坡听出她问的是弟弟的母亲,而不是他们兄弟俩的母亲。

    「佑坦跟你说了什么?」习惯的防备心再度竖起。

    「没有啊,你怎么这么问?」她实在不擅长说谎,所以连撒个小谎也说得这么蹩脚。

    「你问的是佑坦的妈。」他故意放慢速度,让她听清楚。

    她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赶紧改口,「呃……我是说你妈,对,你妈。」

    「死了。」他似乎又回复初见面的冷硬。

    才庆幸圆谎过来的元瑛琦一怔,「什么?为什么?」她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

    「生我的时候难产。」

    本意是要转移话题的元瑛琦顿时哑口,「……对不起。」

    「没什么好抱歉。」这反而是种幸运,否则母亲得面对父亲拈花惹草的行径。

    「我不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但还是忍不住为他难过。

    不想见她皱着脸,湛驭坡揉揉她的头,「不需要这样,现在可以说为什么会问起佑坦的妈了吗?」

    「呃……只是突然好奇。」

    的确是很突然,湛驭坡看得出来她没有说实话,也猜到她会这么问一定是有理由。

    「不能说吗?」见他沉默,她忍不住再问。

    湛驭坡并没打算瞒她,「拿了钱走了。」

    「什么」

    「收了爷爷一笔钱就把佑坦留下,然后走了。」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