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樱庭朗的毛病说穿了就是严重的强迫症加洁癖。

    他不喜欢他居住的领域闯进任何他不熟悉、不喜欢的人事物,他的私有物也严禁其他人触碰,如果要整理他的东西都必须戴着手套。

    他喜静,讨厌吵杂,所以在他身边做事的人都知道,镇定跟沉稳是必须的。

    轻浅的脚步声传来,尽管来人已经很小心注意了,但在静谧的午後,还是不可避免的造成了「噪音」,来人在几公尺远的地方停住了步伐,没有出声,静待少爷的回应。

    许久,樱庭朗才开口问道:「什麽事?」话落,他挥杆,姿势标准且优雅。

    他的嗓音充满磁性且温煦,跟他龟毛的个性完全不同。

    「老太爷要少爷回电给他。」老管家的回应不卑不亢、不疾不徐。

    「嗯。」樱庭朗继续顺着自己的节奏挥杆,并不急着打电话给祖父,若是急事的话,祖父就不会这样交代了。

    听到少爷的回应後,老管家默默的退下。

    一个小时後,樱庭朗练完了球,回到屋内,洗手,用雪白的毛巾将手上的水珠仔细拭乾,接着他来到书房,特助流川裕之马上拨通电话并递上,随即退了出去。

    「祖父。」

    「阿朗,度假还愉快吗?」樱庭泽龙关心的问道。

    他是真心疼爱这个由正经媳妇生出来的嫡长孙,因为他不仅血统纯正,能力更是优秀到连他都佩服不已,所以就算他在家族里或在日本政商界是多麽的有威严,他私底下对孙子是相当宠溺的。

    「祖父,我又何曾真正的度假过?」樱庭朗微微勾唇,反问道。

    樱庭朗对所有人都板着生人勿近的冷硬脸孔,可是对两个人是例外的,那就是祖父和母亲。

    祖父应该是整个樱庭家族里除了母亲之外最期盼他出生的人吧,而且在他出生後是极尽所能的呵护着他,护他长大,护他得到家族当中最荣耀尊贵的地位,这些是他那个不负责任的亲生父亲做不到的。

    而母亲对他是万般的疼爱,却也像严师般教导着他,尽管他七岁以後就不能跟任何女人接触,也包括母亲,但母亲对他的爱从来没有减少过。

    听到孙子这麽说,樱庭泽龙忍不住笑了。

    也对,有一个那麽不省心的父亲,樱庭朗表面上是公子哥儿没错,但私底下忙碌的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像的,就算在度假,他也得处理公司的事。

    「辛苦你了。」有这麽优秀的孙子,他算是卸下大部分的集团职责,安心养老了。

    「不辛苦。」这些事对他来说游刃有余。「祖父有什麽事情要吩咐我吗?」

    「是这样的,我要麻烦你替我去台湾一趟,对方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他的孙子接班困难,我们谈了合作案。」

    人老了就会特别顾及旧情,老朋友打电话来低声恳求,他念着年轻时也曾受过对方的帮忙,便答应了下来,这个合作案对樱庭集团没有多大的利益,但也没有损失就是了。

    「资料我已经让秘书传真过去了。」

    「好,接下来就由我来主导。」

    「谢谢你了,阿朗。」樱庭泽龙又道:「签好合约之後,你就在台湾待一段时间。」

    「好。」樱庭朗知道祖父的用意,这其实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那我挂了,去台湾前记得回东京跟我吃顿饭。」樱庭泽龙叮咛道。

    樱庭朗结束通话後,坐在办公桌前,在这兼做办公室的偌大书房里,有一整面墙崁入白色大书柜,放的全是他的藏书,而另外一面墙则开着两扇落地窗。

    窗,是开着的,白色的窗帘被拉开却没系上,随着徐徐的午後微风轻轻摆动着。

    他的双手交握搭在胸前,若有所思。

    从樱庭朗二十岁开始,每一年樱庭泽龙都会要他前往「南方」的不同国度,说要他去寻觅一个契机,让他得以活过四十岁的契机。

    他的生命旅程,说起来是老天爷开的一场玩笑。

    樱庭朗出生当天,樱庭泽龙请来了日本命理大师替他排了命盘,帮他取了名字,大师却因为无法参透他命中的某个定数而匆忙离去。

    之後不管樱庭泽龙再怎麽要求,命理大师都不愿再露脸,甚至放弃他在日本的声望,前往中国大陆修行,但听说不到三年就病逝在异地。

    而他则是一路成长到七岁,平安无事。

    就在知情的樱庭泽龙跟樱庭梨子都快要忘记这件事时,某一天樱庭朗睡醒之後突然狂吐不已,身上还长满了红疹,紧急送医之後,不管医师如何用药,都无法遏止他的状况。

    当时他住在樱庭集团旗下的大学医疗中心,他得了怪病和住院的消息都被严密封锁,就在樱庭梨子忧心焦急,濒临崩溃之际,有个怪人找上门来,对方自称了无,拥有稚嫩的童颜却是一头白发。

    他一开口就说有办法治好他的病,却被认为他是骗子的管家给轰走,要不是刚好樱庭泽龙正好返家……

    消息是全面封锁的,所以了无一开口就说中情况,樱庭泽龙就算不信也得信,樱庭泽龙带着那位「江湖术士」前往医院的VIP病房看他的孙子。

    了无一进到病房内就先将里头的女人统统赶了出去,包括三名女护士、一名女医师,甚至连樱庭朗的母亲也被请了出去。

    了无低吟了片刻,严格来讲算是自言自语了一番,当时樱庭朗是清醒的,记得清清楚楚,了无是这麽说的—

    )切记,以後凡是女人皆不能碰触,若想活命的话,记住我的话。

    说也奇怪,当所有女人都离开病房後,他无须服药,身上的红疹便渐渐消退,也不再感到恶心,不再呕吐。

    後来樱庭泽龙让医院组了一个全部都是男性的医疗团队帮他做最精确的全身健康检查,确定他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後才让他出院。

    这段期间他祖父和母亲一心挂念着他的身体状况,无暇想其他的事,等到他祖父想起了无,想要重金感谢他时,却找不到人,就算委托徵信社调查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无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樱庭泽龙总认为像林大师所说的,了无是他生命中的贵人。

    然後他身边服侍的人全都换成男的,而他一路成长,逐渐有了洁癖,只要外出一定是穿着长袖,戴着手套跟口罩。

    这些年来唯一能靠近他的女性就只有樱庭梨子,但她却不能碰触他,这样莫名的病常常让她伤心落泪。

    不过为了让儿子活下去不受怪病困扰,樱庭梨子只能忍痛遵守了无的吩咐,她本以为就样就能确保儿子健康无虞,却没想到樱庭朗在二十岁生日当天竟然一觉不醒,这一睡就是三天,医疗团队进驻家中,却完全检查不出他有什麽异状,最後只能做出他只是在沉睡的结论。

    到了第三天,了无再度出现,尽管已经十三年过去,岁月却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依然是一张娃娃脸配上苍白的发丝。

    这一次他没有受到刁难,马上被恭敬的请进门,一进到樱庭朗的房内,他一样要求所有人都出去,然後关上门窗,拉下窗帘,让房内一片漆黑。

    这三天樱庭朗是真的睡着了,他有时似在梦境中,有时则是完全没有意识。

    直到回荡的咒语声将他从睡梦中唤醒,他惊醒过来後就看见无盘腿坐在他床前的地板上,手指拨弄着佛珠,念着咒语。

    他因为睡太久了,四肢麻钝,他在床上躺了许久才挣扎着坐了起来。

    这时了无也停止念咒,起身来到床边,用淡然的口气道:「我能救你两次,却无法阻止第三次的发生,你必须救你自己,要不然你的生命将会在四十岁那年终止。这是轮回,也是宿命,你自己造成的轮回,你自己塑造的宿命。」

    樱庭朗安静的听着,情绪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彷佛他早就知道,抑或是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他总是如此。

    「你必须找到你要赎罪的那个人,她是你的救赎,如此一来你的遗憾跟罪过才会终止。」

    「她是谁?」樱庭朗哑着嗓音问道。

    了无摇摇头。「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我的道行尚浅,只能帮到这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