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水库旁的大别墅?」阎修穗的讯息还没来得及更新。

    「你不知道?那栋别墅盖好有两年了,但是一直都没有人住。」

    「没什麽印象。」阎修穗耸耸肩。

    「我家阿雄也跑去应徵临时工,说是负责打理庭院,两天一次,一次四个小时,时薪很高,而且是现领。」

    「看来是某个富豪决定来三湾度假。」阎修穗说道。

    「我觉得不只是富豪。」陈阿惠说起她跟老公讨论的结果,「阿雄已经上工两次了,他说那栋别墅光是庭院就大得不像话,整理草坪的工人有十几个,其他的还有小型的高尔夫球场、游泳池、网球场……」最後她做出了结论,「我猜应该是中东某位神秘的王子要来台湾度假。」

    「中东的神秘王子?我看你是罗曼史看太多。」阎修穗好笑的睨她一眼。

    好友顾槟榔摊,闲来无事就是喜欢看那些梦幻到不行的罗曼史,她自己也会看,但没有好友这麽沉迷,纯粹打发时间用。

    「才没有。」陈阿惠又想到一件她和老公都觉得奇怪的事,「不过不知道为什麽找的员工都是男人,就连打扫的清洁人员都指定要男性。」

    「那还真的挺奇怪的。」不过阎修穗对那栋豪华大别墅是不是神秘王子要入住的事还是不太感兴趣。

    陈阿惠搁下手中的槟榔,脱下手套,突然用很炙热的眼神瞅向好友。

    阎修穗被她看得有点发毛。「你干麽这样看着我?」

    「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这几天就三不五时去别墅附近晃晃吧,搞不好会意外撞倒神秘的中东王子,飞上枝头当王妃。」

    阎修穗噗哧一笑,接着很没形象的捧腹大笑。「亏你想得出来,王妃?我看是飞上枝头当乌鸦,嘎嘎嘎!」

    陈阿惠被取笑,恼怒的捏了好友的手臂一把,阎修穗痛得龇牙咧嘴。「好啦好啦,不笑了,别捏我。」心里忍不住想着,好友的「捏功」依旧了得啊!「中东王子哪那麽容易就撞到,他们身旁总是跟一大群保镖好吗?要撞也是先撞到保镖,而且中东王子都不止娶一个老婆,跟一群女人共用,感觉很不卫生耶。」

    陈阿惠听了也觉得有道理,看来与神秘中东王子邂逅的浪漫剧情只能放在小说里看看。

    「况且你说那间别墅应徵的都是男性,呃……那个神秘王子恐怕不喜欢女人吧。」

    陈阿惠猛然一惊。「那阿雄在里面工作岂不是危险了?」可是随後她安慰自己,老公那五短的身材,还有圆润的肥肚子,除非中东王子吃得很「油腻」,要不然应该是安全的很吧……

    【第三章】

    就在阎修穗跟陈阿惠在讨论神秘的中东王子时,一架豪华私人飞机从成田机场起飞,目的地是台湾。

    樱庭朗带着双胞胎特别助理流川裕之跟流川慎之,还有随身管家兼秘书冈田山,以及一名私人主厨跟四名保镖同行。

    虽然说是为了祖父特别交代的合作案而去,但他打算顺便处理一下樱庭集团在邻近国家的公事。

    樱庭集团在台湾并没有分部,亚洲地区三个较大的分部分别在香港、上海跟泰国。

    在豪华私人飞机上,樱庭朗并没有闲着,跟两名特助讨论重大公事。

    吃过空服员送来的晚餐後,樱庭朗在飞机降落前稍作休息,从东京到台湾的飞行时间大概三个多小时,台湾时间也只比日本晚一个小时而已,不会有什麽时差问题。

    飞机抵达桃园机场时大约是晚上七点半,冈田山婉拒了台湾合作公司的接送跟安排,他早就找好租车公司,两辆黑色福斯顶级商旅车,配置两名身穿制服的司机,已经在机场外等候。

    樱庭朗等一行人上车後,车子直接开上高速公路,不是往北进入繁华的台北市,而是往南一路开到苗栗三湾。

    进入私人别墅後,樱庭朗跟两名特助一头钻进小型办公室里。

    樱庭朗刚刚得到欧洲方面传来的重大消息,吩咐欧洲各个分部的高阶主管进行视讯会议,会议进行到深夜一点才结束,冈田山送来了宵夜,樱庭朗草草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樱庭朗洗完澡後,没有睡意,来到三楼的阳台。

    上一次来台湾大约是三年前,他嫌居住的地方太过吵杂,干扰他的思绪,回国後吩咐流川重新购置台湾的住所。

    这栋别墅他是第一次入住,他抵达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再加上公事忙碌,没时间注意这栋准备入住三个月的房子。

    现在因为是深夜,眼前的景色一片漆黑,仅有别墅附设的草坪每间隔一段距离就嵌入的地灯,不过他喜欢这里的宁静,深夜时分仅有虫鸣。

    记得在车上时冈田山跟他报告过这里是台湾一个叫作苗栗的县市,若要划分的话,应该也算是北台湾,别墅座落在水库附近,景色宜人。

    水库附近……难怪空气中带了湿气,还混着一点青草芳香,抬头看,弯月在云层间忽隐忽现。

    樱庭朗蓦地觉得心情舒畅,睡意也缓缓涌了上来,看来今晚不需要睡前酒也可以一夜好眠。

    自从二十岁那年沉睡了三天之後,他这十年来睡眠状况并不好,通常都需要喝点酒才有办法入睡。

    而来台湾的第一晚,他竟然有了难得的睡意,在冥冥之中或许有什麽是注定好的也说不定。

    在银行上班,尤其是公营银行,老一辈的人会认为是铁饭碗,生活和收入都很稳定。

    阎修穗看来,的确是如此没错,她当初选择考公营银行也是因为这样的考量,但是换个角度想,日子也显得有些乏味。

    於是她将下班後的时间做了妥善的安排,为了健康着想,每个礼拜二她会去上两个小时的瑜伽课,拉拉筋骨,放松心灵,通常上完课的那个晚上她都特别好睡。

    礼拜四晚上则是上编织课,她原本只是单纯用来打发时间,没想到上着上着倒也上出兴趣来了,还认识了不少朋友。

    礼拜天晚上跟阿嬷吃完晚餐後,阎修穗坐晚班车回到台北租屋处;礼拜一早上准时上班去,也准时下班;礼拜二早上一样准时上班,下班後回家吃完晚餐略作休息後,换衣服前往瑜伽教室,九点下课回到家,洗澡上床睡觉,一夜好眠……

    她觉得这个星期已经平静且稳定的过了两天,接下来的每一天应当也跟往常一样,平平顺顺中带点无聊。

    礼拜三早上她一如以往带着早餐进到银行,打卡上班。

    换好衣服後,休息室的门被从外头打开来,是陈主任,她扫了众人一眼,锐利的目光最後定格在阎修穗身上。「修穗,你多高?」

    「一六八。」

    「可以,那你快跟我来。」陈主任招了招手要阎修穗赶紧随她出去。

    主管都这麽说了,阎修穗连忙放下手中来不及吃的早餐,跟了出去。

    陈主任步伐急促,口气也有些急,「总部那边今天有贵宾莅临,原本预定的接待人员因病请假,少了递补的人手,所以请求我们分部这边支援。」

    阎修穗工作的地方是距离总部最近的分部,开车过去不用十分钟。

    陈主任亲自开车载阎修穗过去,一路上仍不忘叮咛道:「是很重要的国外贵宾,你就照着人家吩咐的做就行了。」

    接待人员是特地挑选过的,女生身高至少都要一六五以上,容貌清秀,年纪不能太大,总部那边的员工都比较资深,要找身材不错且年轻未婚的还真不容易。

    陈主任将阎修穗载到总部大门前,交代她进去後找一位严经理,就又开车离开了。

    阎修穗不是第一次来总部,刚考上时都是在这里受训的,她熟门熟路的很快就找到了严经理。

    严经理打量了下阎修穗,认为她的身高长相都符合,这才交代等一下的状况。

    原来待会儿要来的贵宾是国内某大企业的总裁,据说那位总裁跟他们银行的董事长关系良好,那位总裁这次是要带日本财团的贵宾前来银行参访。

    表面上说是参访,面子要做足,但事实上银行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大笔谈成交易的借贷。

    阎修穗被分到跟另外两名总部的银行行员一组,她们来到茶水间等待,等一下要负责端送茶水给来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