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阿嬷——」拉开门的刹那,阎修穗已经泪流满面。

    「啊你干么哭成这样?我又还没死……」关红豆正坐在客厅一边吃午餐一边看乡土剧,外孙女突然哭喊着冲进来,吓了她好大一跳。

    阎修穗的流泪猛地止住,无言以对。

    「我没事啦,啊也不知道为什么菜市场的路会莫名其妙多出一个洞,我一踩空就扭到了,刚扭到的时候真的痛到一个不行,还好有阿香她们送我去看医生。」关红豆指了指裹了一大包绷带的左脚脚踝。

    听到阿嬷还能够很戏剧性的形容她受伤的经过,阎修穗松了口气,她坐到阿嬷的身边,「没事就好,我请几天假在家里照顾你。」

    「不用啦,那个阿昆借我一个什么四脚拐杖,很方便的溜,我中午也是自己煮啊!」

    阎修穗替阿嬷又添了碗稀饭,撒娇道:「就让我留下来几天吧,反正我的年假还没休完,我正好也想休息休息。」老人家最忌讳人家说她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她只好换个方式说,「好不好啦,阿嬷?」

    「好啦好啦,别一面摇晃我,我的头好晕了。」

    阎修穗听了,赶紧松开阿嬷的手,深怕她有个闪失,「阿嬷,你吃她后就去睡个午觉,碗我来洗,晚餐也我来煮,你这几天就当个贵妇吧。」

    关红豆受伤的当下,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提醒那些邻居不要告诉外孙女,免得她担心,但也不知道是谁通知的,她还是知道了,不过看到她听到自己受伤就赶紧从台北赶回来,还坚持要请假照顾她,她真的很感动。

    这个她一手拉拔长大的外孙女真的很孝顺,难怪邻居常说她养出这么一个好的外孙女,值得了。

    关红豆抹抹眼角的湿润,却咧嘴笑得开怀,「好、好,贵妇就贵妇,啊我已经很久没当贵妇了,以前是都跪着抹地板,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跪妇』……」

    将阿嬷送上床睡午觉后,阎修穗先打了通电话到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接着收拾客厅茶几上的碗盘,到厨房洗好碗后,她这才想到自己一路慌乱的赶回苗栗,都忘记吃午饭了。

    嗯,阿嬷煮的是一人份,她自己就全吃光了,可是这个时间点还有什么好吃的呢,前面巷口专门卖晚餐宵夜的小面店不知道开了没?

    阎修穗拿起钱包想出门碰碰运气,手正要碰到门把时,门忽然被从外头推开了。

    她先愣了一下才往后退,接着看到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闯了进来,再来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清秀帅哥……她皱起眉头,她怎么觉得这对双胞胎好眼熟?

    接下来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的两鬓发白,是唯一一个挂着亲切笑容的人。

    最后,主角登场了!

    阎修穗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极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饿过头眼花了,那个诡异的黑衣口罩男竟然踏入她家,而且眼神依旧如她之前看到的一样,睥睨一切。

    八个陌生男人闯了进来,让她老家小小的客厅一下子变得壅塞起来。

    而后那名中年男子不晓得打哪儿变出来一条黑色的大手帕,将那条大手帕铺到她家那把年纪至少二十年的藤椅上,这才敢让黑衣口罩男坐下。

    阎修穗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在抽搐,黑衣口罩男在是嫌她家脏吗?既然嫌脏,那他进来做什么?

    「请问是阎修穗小姐吗?」

    率先开口的是中年男子,但他说的是日语,而翻译的是清秀双胞胎的其中一位,中文说得很字正腔圆。

    阎修穗并没有因为对方用谦卑有礼的态度提问而平息心头渐露的怒火。

    在职场上,她为了平静的生活都会要求自己尽可能的低调,不过现在可不是在公司,这里是她家,她有权发脾气。

    「你们是谁?进来我家做什么?!」她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怒气冲冲的质问。

    「阎小姐,我们有见过面。」流川裕之就是担任翻译的人,也是那一天将她一把扯开,往人群里丢的那个人。

    「没有,没见过。」阎修穗睁眼说瞎话,「这里是我家,我不认识你们,请你们快点出去,不然我要报警了!」

    突然闯进她家就算了,还一副趾高气扬的骄傲模样……她看向那个口罩男,心忖,看我不把你们轰出去才怪!

    「阎小姐,别生气,我们前来拜访是有原因的,突然闯进你家是我们不对,我们立刻修正。」

    中年男子看出阎修穗生气了,赶紧安抚,接着他一个眼神,那四名一面站在门边当门神的彪形大汉即刻走了出去。

    这下子狭隘的客厅终于空出点空间来了。

    「我的意思是全部。」阎修穗看向黑衣口罩男,双手环胸,挑衅的挑高一边的眉,摆明了她的目标就是他。

    樱庭朗刚好对上她的视线,觉得这女人还满有趣的,不禁仔细打量她……等等,这女人真的就是在银行不小心扑向自己的那一个吗?

    虽然他的印象很模糊,可是怎么好像不是同一个人?气质好像不大相同。

    他再看得仔细一点,发现应该是穿着打扮不同而造成的效果,她现在没有穿着银行制服,而是合身牛仔裤搭配蓝色条纹衬衫,那一头卷发相当引人注意,性敏的丹凤眼,白暂的肌肤,嘴角的痣,微微勾起的红唇……这女人其实满性感的,又有趣……嗯,是因为他不曾接触过任何女人才会这么觉得吗?

    虽然他不让任何女人靠近,但还是有很多女人故意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想要吸引他的注意,他见识过各式各样的女人,很多女人是因为他的身分家世地位想要黏上他。

    可眼前这个却是个例外,她是迫不及待的想轰他们走,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不知他是谁,若是知道他的家世跟身价的话,或许就不是这副不耐烦的嘴脸了。

    樱庭朗想了想后,用日文低声吩咐冈田山,「告诉她我是谁,若是她配合的话,我们会付费。」

    冈田山有些犹豫,但因为是少爷的吩咐,他只能照做,他说完之后,流川裕之马上翻译——

    「我们前来是有求于阎修穗小姐,我家少爷是日本樱庭集团下一任继承人,我们需要你帮个忙,只要你让少爷触摸就行了,对了,我们愿意支付费用,在你所提的价格于合理的范围内。」

    这么翻译应该没有问题,流川裕之说完以后,自己满意的点头。

    紧接着屋子里的四个男人都在等待她的回应。

    阎修穗看着四人一副期待的表情,气到手都在颤抖了。

    他们希望她怎么回应?说「好,我愿意」,然后让那个怪异到不知道是不是有问题的口罩男「触摸」她?

    还有,「触摸」是什么意思?范围在哪儿?摸手也是触摸,摸胸部也是触摸,摸阴私部位也是触摸!摸了以后再开价,意思是要她为钱出卖自己的肉体?

    现在是怎样,堂堂日本樱庭集团的继承人来到他们这种乡下的小门小户买春吗?

    阎修穗狠狠深吸一口气,她已经气到两眼昏花了,「滚!快给我滚!再不滚的话,我就、我就……」她眼神一扫,一把抓起墙角的扫把,高举着威胁道:「你们是要自己滚出去,还是我用扫把将你们轰出去!」

    冈田山跟流川兄弟看到阎修穗突然发飙的母老虎模样,都忍不住瞪大了眼。

    他们只是希望她让少爷碰一下,证实少爷对她真的不会起什么不良反应,他们愿意付出代价,她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呢?她是不是误解了他们的意思?

    冈田山要流川裕之赶紧解释,然而流川裕之都还没开口,阎修穗又有动作了,她掏出手机,凶狠的道:「还不快走?!我要报警喽!」

    流川裕之一听到她说要报警,赶紧翻译给冈田山听。

    冈田山也慌了,怎么就遇到个火爆脾气的,台湾的女孩子个性都这么刚烈吗?有话可以好好说啊。

    要是报警的话,主子的身分肯定会引起注意,万一有心人继续往下探究,主子不能说的秘密可能会曝光。

    不行,他不能冒这个险!

    于是冈田山赶紧向樱庭朗提议他们先离开好了,之后再找机会和阎修穗好好谈谈。

    樱庭朗点点头站起身,看她一手扫把一手拿手机的泼辣模样,他打从心底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与众不同,她那一头卷发看起来像是快烧起来似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