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正经过她身旁时,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拂去落到她脸颊上的发丝,看到她难以置信倒抽一口气,他这才面带微笑的离开,不过他戴着口罩,其它人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待他们一行人离开后,阎修穗还僵硬在门边,气愤的紧咬着牙。

    那个诡异黑衣口罩男在伸手拂去她的发丝时,手指头摸到了她的脸颊!虽然他戴着手套,可是那种感觉……真是讨厌到了极点!

    至于已经上车的樱庭朗一行人,冈田山跟流川兄弟则是震惊到了极点,真想不到拒女人于千里之外的少爷竟然会主动「挑逗」阎修穗。

    樱庭朗用手去拂人家头发的动作讲好听一点是挑逗,难听一点就是骚扰,当然他们不可能说自家少爷骚扰了阎修穗。

    冈田山神情复杂的看了少爷一眼,觉得少爷真是高竿,既然阎修穗不同意,那么他就来个出其不意。

    他看少爷拿下手套,正打量着自己的手,这是第一次没有出现任何异状,他难掩兴奋。

    樱庭朗却若有所思,想着下次触摸她的脸颊的,他应该要拿下手套,这样的触感才是最真实的……

    隔两天,阎修穗骑车要去买东西,脑袋却忍不住想着还好诡异黑衣口罩男一行人闯入的时候没有吵醒正在睡午觉的阿嬷,老人家可禁不起吓。

    事后想想,她觉得自己的神经也满粗的,她应该在第一时间报警才对,拿着扫把能干么,那一群黑衣人搞不好有枪……不不不,观在想起来虽然他们说出那样奇怪的话,但是他们确实没有硬来,也真有礼貌,应该不至干动手。

    阎修穗有些糊涂了,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她一个闪神,转弯时不小心越过线,骑到对面车道,迎面而来刚好一辆黑色休旅车,她吓得惊叫一声,「啊!」

    还好对方反应极快,急忙一转方向盘,让车头擦撞到一旁的墙面。

    相较之下,阎修穗就比较惨了,虽然没有碰撞,但她吓到了,一时没控制好车头,连车带人滑倒在地。

    真的是「杯具」了,她整个人躺在马路上,小腿处传来如火烧的痛感。

    休旅车的司机连同副驾驶座上的乘客急忙下了车,阎修穗抬眸一看,倏地皱起眉头,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从副驾驶座下来的人不就是前天闯进她家那时双胞胎的其中一个。

    最近她跟他们还真有缘,短短一个礼拜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

    阎修穗嘴角逸出呻吟,是懊恼的成分居多。

    流川慎之一看差点跟他们的车发生擦撞的人竟然是阎修穗,赶紧回到车内向少爷禀报。

    樱庭朗一听,英挺的眉微微扬起。

    他本来打算待在车上,让司机跟流川慎之去处理,可现在知道是她,他可来了兴致,索性下了车。

    冈田山和流川裕之也同样坐在后座,看到少爷要下车,冈田山赶紧将口罩跟手套递上前,流川裕之则先一步下了车。

    樱庭朗朝着冈田山摆摆手,意思是不用了。

    下车后,樱庭朗看到前天还很泼辣的阎修穗有点自怨由艾的躺在马路上,似乎不想动。

    他几乎可以确定,眼前这个个性好强的女人,绝对不是在哀怨自己受了伤,而是在哀怨为什么会冤家路窄又逼上他。

    阎修穗看到第三个从车上下来的人后,着实愣住了,诡异的黑衣口罩男……没戴口罩了?而且他今天也不是一身黑,而是穿着深绿色的V领薄针织衫跟深灰色休闲长裤。

    好吧,她承认她愣住的原因是她没想到他居然长得这么帅,那一双清亮狭长的黑眸让她印象深刻,再配上高挺的鼻粱,薄却好看的唇形,若硬要说有什么缺点,那就是皮肤太过于白皙,但可能跟他长期戴着口罩有关。

    而最教她惊艳的是他那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前两次见面时,他都将长发束于脑后,但他今天让长发随兴地披散着,男人团长发难免会给人一种娘娘腔的感觉,可是他却不会。

    也许是因为跟他高贵清冷的气质有关,一头长发更加衬托他的古典贵公子气息,他走的完完全全是美男路线。

    当他走到她面前,弯下腰,绅士的伸出手……阎修穗很惭愧的对自己承认,她真的看美男看傻了眼,而且她忍不住要赞叹一下,他连手都好看啊!

    「你还好吗?起得来吗?」

    哇!他怎么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啊?她有些迷惑的眨了眨眼,完全没有察觉什么不对劲。

    「我拉你起来吧。」

    他的声音彷佛带着魔力,让阎修穗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他。

    樱庭朗微微一笑,握住阎修穗的柔荑,微微一用力,便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今天她穿着水蓝色的海军领衬衫搭配白色短裤,很夏天的打扮,可就是因为如此,她的小腿受伤了。

    「还好吗?我们送你到医院……」

    「不、不,不用了。」阎修穗马上拒绝。

    小腿是很痛没错,但只是皮肉伤,回家自己消毒擦药包扎就可以了,不用特地到医院,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跟对方有太多的接触。

    只是合造成这起意外的罪魁祸首是她,想要撇清关系一时之间也不可能,她看着休旅车的车头,撞凹了一块,还有好几道刮痕,若人家要她赔偿的话,她可能得刮下好大一块肉,心疼啊!

    樱庭朗随着她的视线看向车子,聪明的他顿时了解她心里所想,说道:「车子损伤会由保险支付。」意思是她无须担心赔偿的问题。

    阎修穗惊讶的看向他,却因为两人的距离大近,她再度被他的「美貌」给暂时闪瞎眼睛、迷惑了心智。

    她当下觉得,他不仅是个美男,还是个善良的人,至于他们前天闯进她家,至于第一次见面时他的助理一下子把她踹到天边去的事,她好像都忘了。

    而这个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还握着她的手,她脸一红,赶紧把手收回来。

    樱庭朗看了看自己空掉的手心,笑了。

    尽管笑容很浅,但那一抹笑已经足够令一旁看尽所有情况的管家跟特助全部掉了下巴。

    当冈田山跟流川兄弟看到少爷用没有戴手套的手去拉阎修穗时,一颗心都悬到了半空中,看到向来冷冰冰的少爷居然还对阎修穗笑了,而且还是真诚的笑容,跟平常偶尔会出现的冷笑或嘲讽的笑不一样,都以为自己看错了,冈田山甚至还揉了两次眼睛。

    樱庭朗让流川慎之帮忙把摩托车牵起来,阎修穗检查了一下,还好她刚才的车速不快,车子虽然摔了,但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她发动车子后,有些别扭的向樱庭朗说了声谢谢后,便骑车离开。

    等她一走,冈田山急忙走上前,他狂喜的盯着少爷看,「没事,真的没事,一点状况都没有。」

    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接触,没有隔着手套,也没有隔着衣服。

    他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深信阎修穗肯定会让主子的命运产生变化,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了无大师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阎修穗回到家,趁阿嬷正午睡时赶紧敷药,为了避免阿嬷看到伤口担心,她还换上了长裤。

    她困惑的想着,为何那个黑衣口罩男……呃,好像不能这样称呼他了,应该说他身为日本大集团的继承人为何老是出现在这种乡下地方?

    突地,一个念头闪过脑海,阎修穗想起陈阿惠跟她提过水库附近的豪华大别墅,还开玩笑的说住在里头的是神秘的中东王子……吓!该不会就是他吧?

    那他带着一干人闯进她家到底想要做什么?她感觉得出来他应该不是坏人,还有,堂堂一个大集团的继承人又何老跑到这偏僻的地方住呢?

    而且他会说中文,说得还挺好的……

    咦!既然他会说中文,那前天跑到她家为什么不说,全程要由双胞胎之一代为翻译?

    阎修穗眯起眼,对樱庭朗好不容易加的分数一下子又回归于零。

    【第五章】

    经过一个星期的休养,关红豆的脚伤好得差不多了,阎修穗这才包袱款款回台北上班去了。

    规律的上班生活让她忘记休假时在苗栗老家的奇遇,也没再想起那位日本大集团的美男继承人。

    礼拜大一早,阎修穗收拾简单的行李,搭火车回老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