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接着他听到她拉窗帘的声音,还有她喃喃说着「这星空多么美丽,他应该醒来看着才是」。

    樱庭朗这才察觉自己住在这儿也一段时间了,却不曾有什么闲情逸致抬头去欣赏美丽的星空。

    最多久,他听到阎修穗念书的声音,她的声音很轻柔,尾音习惯飘起,很有个人特色,只是她念的内容……呃,他必须承认,他从小到大还真的没对爱情小说有过任何兴趣,不过听她念倒也挺有趣的。

    她不疾不徐地念着,而且还挺有耐心的,竟然将半本小说念完了,他也在不知不觉中把这个爱情故事给听完了,他甚至还因为是美好结局而感到欣喜。

    阎修穗放下小说,念完了,手边没有书了,现在要做什么呢?

    她情不自禁的打量起樱庭朗俊美的睡颜,老实说,这个男人真的美到不像话,英俊到了极点,又留长发,美感就显现出来了。

    这样的男人,应该没有任何女人敢站在他身旁,就怕被他轻易给比下去。

    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可挑剔,就连手都好看,他的手指头修长又有力。

    阎修穗情不自禁拉起他的手把玩,喃喃自语道:「如果我真的对你有用的话,如果你听得到我对你说的话,你就快点醒来吧,你身边的人都很担心你,你远在日本的家人应该也很担心你,有人担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哪像我,出了事的话大概只有我阿嬷会担心,我爸跟我妈八成早就忘了曾经合作生下我这个孩子……」

    樱庭朗当然听得到她说的话,当他听到她落寞的谈及自己的身世时,他的心忍不住一拧,隐隐乏着疼。

    他讶异的扬起眉,那心疼的感觉是如此明显,彷佛他不是陷入昏迷中,而是醒着的。

    然而就在下一秒,他意志被剥夺,陷入真正的昏迷。

    当樱庭朗再度苏醒过来,他这才发现他是真的醒过来了,而不是身在昏迷时的世界。

    他躺在床上先是一动也不动,深怕只是自己的幻觉。

    一直到他听到窗外的乌叫声,他转头看向窗外,天边一抹鱼肚白,是清晨时刻,他再将头转向另一边,阎修穗睡着了,她的小手还搁在他的掌心中,看到他自己大掌包裹着她小手掌的画面,他的心登时变得柔软。

    冈田山他们找她来陪他时,可能压根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死马当活马医,但他真的醒过来了,他现在强烈怀疑,她或许就是了无大师口中那个他必须寻到的那个人。

    若真是如此,他该怎么做才能把她留在身边呢?

    当阎修穗醒来时,发现自己趴在樱庭朗的床边,她猛地抬头,这才发现他人已经不在床上,而且棉被被叠得整整齐齐的。

    樱庭朗呢?他不是昏迷不醒吗?

    她惊慌的起身,才一回身,卧房的门从外头被打开来,冈田山跟负责翻译的流川裕之走了进来。

    「谢谢阎小姐,少爷已经醒来了。」冈田山满脸笑容,哪还看得见昨天那哀伤的模样。

    「醒了?他什么时候醒的?」阎修穗错愕的问道。

    冈田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很有礼貌的请她回到他们特地为她准备的客房梳洗,然后再到豪华的餐厅享受丰盛的早餐。

    这整个过程冈田山都吩咐必须让阎修穗享受到贵客的待遇。

    阎修穗吃完早餐后,冈田山又出现了,这一回他亲自送她到大门口,大门外,陈阿惠跟老公阿雄已经在等待了。

    负责翻译的沛川裕之说:「我们已经撤销对严家的提告,此事我们不再追究,谢谢阎小姐。」说完,送客。

    阎修穗就这么被送出豪华别墅,连樱庭朗的面都没见着。

    【第六章】

    照阎倍穗看来,这件事真是圆满解决了,她陪了樱庭朗一晚,他也真的醒过来了,算是功德一件,严家也不用倾家荡产赔偿一千万,陈阿惠跟她老公总算可以松一口气。

    陈阿惠频频问她留正别墅一晚对方到底要求她做什么,她知道陈阿惠是担心她被欺负,但她实在无法老实说,只能再三向陈阿惠保证她吃好睡好全身好好的离开别墅。

    虽然冈田山没有特别叮咛她樱庭朗有「怪病」的事不能说出去,但是光看只有他们这几个贴身服侍的人才知道,再加上这事儿这么玄,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而且她也不想外婆替她担心,她直觉认为还是不要告诉其它人比较妥当。

    至于她在别墅待了一晚的事,她要知情的严家人别说出去,严家大哥感谢她替严家解决了大难题,拍胸脯发誓要她放心。

    周末结束,阎修穗回到台北,依她的个性,这事肯定很快就忘了,无须放在心上,可不知怎地,她总会有意无意想起樱庭朗。

    他们只见过四次面,但第一次他恐怕对她没有多少印象,搞不好只记得有个女人碰到了他,然后被他的助理打飞了;第二次他没跟她说过一句话;第三次他真实的面貌让她惊艳不已;第四次见面他昏迷不醒,至于醒来后,他则是不见踪影……

    阎修穗必须承认,她对于他不见踪影这件事是很在意的,虽然是她有求于他在先,但再怎么样她都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连声谢谢都吝啬跟她说呢?

    「学姊,你有没有发觉最近我很不一样?」李如意突然问道。

    今天中午阎修穗刚好跟李如意排到同时午休,两人在员工休息室一起吃便当。

    她们当银行柜台的都是轮流休息吃饭,分配到的时间不多,通常就是吃个便当,喝杯咖啡喘口气,就该再回到前头了,所以阎修穗中午吃饭时不太喜欢聊天,偏偏遇到一个多话的,唉。

    本来她想回李如意说没有,可是看她双眸熠熠,表情摆明写着「我有事要说,你快问我」,她觉得如果扫了李如意的兴,恐怕会被她卢得更凶,她只好回道:「看起来似乎是有些不一样。」

    「是吗?我果然变漂亮了,对吧?」

    阎修穗的额头默默滑下三条黑线,她只是客套而己,况且她只是说她有些不一样而己,并没有说她变漂亮好吗!

    「那是因为我谈恋爱了。」

    原来这才是重点……阎修穗偷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李如慧随即火力全开,拿出手机点开男友的照片,还不少呢!

    「学姊,你看着,我男朋友高大帅气又多金,完全符合我择偶的条件,而且你知道吗?我们竟然是一见钟情耶,我们第一眼看到彼此时,就深深觉得对方是自己这辈子的所爱……」

    这也太神奇了,阎修穗深深觉得李如意是在说天方夜谭。

    李如意一直强迫阎修穗看她跟男友的恩爱合照,或是她男友的帅气独照,坦白说,这个男人是长得不错,可若是跟樱庭朗相比,那就变普通了。

    她在心里暗忖,若是李如意看到樱庭朗,她一定马上觉得自己的男友被狠狠甩到好几条街之外。

    「学姊,你答不答应啊?」

    「答应什么?」阎修穗想到樱庭朗,不免有些恍神,没听到李如意的问话。

    「我男友有个堂哥在科技公司当主管,年薪优渥,就是个性宅了点,很难认识女友,你有没有兴趣跟他见个面呢?」

    果然所有沉浸在恋爱中的女人都很喜欢帮单身的友人作媒,这其实也是一种炫耀自己恋爱中的方式。

    李如慧此时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快谢谢我吧,要不是我有男友,你也得不到这样的好机会」,但是不好意思,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抱歉,学妹,目前我没那心思。」阎修穗顾及以后还要相处,话说得婉转,哪知李如意作媒不成面子有些挂不住,她跟她男友保证过学姊肯定会答应的,

    「学姊,你不想想你都几岁了,再这么蹉跎下去就再也找不到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了。」

    阎修穗淡淡的瞅了李如意一眼,她说话可真不客气。

    她不过二十六岁,也只大李如意两岁,现在是怎样,她没恋爱对象不行吗?她不想谈恋爱也不行吗?

    「既然对方条件这么好,我相信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合意的对象。」

    李如意被这句话一堵,她男友的堂哥条件是真的不错,可惜已经四十六岁了,没想到她一急,就把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