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们跟隔壁的私人银行,还有五楼的会计事务所。」

    「所以那个帅哥有可能是在等我们银行的人喽?」有人突然抛出一枚炸弹,炸开了,会是谁呢?

    「不过应该是会计事务所的小姐才对。」

    「为什么?」

    「因为我看过他们事务所里的小姐,个个年轻又会打扮,情人节的时候,花店的小弟可是一个接着一个送花上门。」

    当大家都还在窗户前望着帅哥,你一言我一语的热切讨论时,阎修穗已经完成手边的工作,进到休息室换下制服,准备打卡下班回家了。

    「我先离开了,拜拜。」阎修穗笑着跟大家道再见。

    其它人这才惊觉她们手边的帐都还没结完,不能下班,可是更教大家掉下巴的是,当阎修穗从侧门走出银行时,一直正路口等待的帅哥突然行动作了。

    他喊了阎修穗的名字,本来酷酷的脸庞露出笑容,那是一种打从心里的欢愉所展现出的笑靥,顿时,他周围所有的人事物都失去了色彩。

    银行里全部的女员工都捧着一颗乱跳的心,还有已经掉了的下巴,以及碎了一地的眼镜玻璃。

    尤其是李如意,当场像是吞了颗塞满黄连的鸭蛋,苦不堪言,那个帅瞎众人眼睛的男人竟然是学姊的追求者?!不,不可能的!

    然而最错愕的其实是阎修穗,她万万没有想到同事口中「捧着花在路口等心上人的帅哥」竟然是樱庭朗,而她则是被等待的女主角。

    这下子可好,她相信银行的同事全看到了,她的低调办公室人生从此被毁灭,这全都是拜樱庭朗所赐。

    「你这个笨蛋!」阎修穗气急败坏之下露出了本性,她用力跺脚,直接开骂。

    樱庭朗倒是不介意被骂,因为她那口气与其说是火大,还不如说是娇嗔。

    听起来……还挺舒服的呢!

    周末阎修穗回苗栗老家,吃过午餐后,她利用阿嬷睡午觉的时间出门一趟去找陈阿惠,而后回到家,才正要把机车停在门口,就听到阿嬷的笑声从屋里传了出来,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是很熟悉的声音!

    阎修穗一惊,机车没停好差点压到自己的脚,她稳住车身停好,安全帽一脱,赶紧拉开大门一看——果然!

    樱庭朗就坐在自家客厅,他穿着单宁短袖衬衫搭配白色宽口及膝休闲裤及名牌帆船鞋,笑容可掬的模样就像个邻家大男孩。

    他跟阿嬷很开心的聊着天,哄得阿嬷笑得灿烂,她好像还听到他夸阿嬷的花衬衫很潮,改天委托她买一件给他穿。

    天啊! 她无法想像他穿阿嬷牌花衬衫的模样。

    就在她拉开门的瞬间,樱庭朗跟关红豆同时看过去。

    「你回来了喔,阿朗等你很久了溜,我打手机给你你也没接,阿朗说没关系,他陪我聊天也是一样,呵呵。」关红豆很开心,因为外孙女很争气,交了个这么好看又优秀又孝顺的男朋友,「我说你喔,交了阿朗这么好的男朋友还藏起来都不让我知道。」

    阎修穗的嘴角隐隐抽了两下,她那可以杀人的晦光直直朝樱庭朗射云,要他解释一下男朋友是怎么一回事?

    樱庭朗笑得很无辜,耸了耸肩,意思是,他可没说,是阿嬷自己「确认」他的身分的。

    阎修穗用眼神继续埋怨他,叫什么阿朗,阿朗加花衬衫,他现在就是要彻底融入二湾的在地生活就是了,况且他凭什么跑来她老家,前几天在银行附近上演的那一出「高调浪漫戏码」她可还没原谅他。

    樱庭朗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却笑得更加灿烂,原来她对他并不是没有感觉,他是这么想的。

    「唉喔,你们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在我这个老灰啊面前眉目传情,害我恨不好意思,我要去阿春家玩四色牌溜,不打扰你们约会。」说着,关红豆就往外走,可是到了门前又突然想起什么,回头说道:「阿朗,啊晚上就留在我们家吃饭。」

    她看了一眼他的长发,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阿朗,我素觉得你留长头发很帅,但素男子汉还是不要留长发比较好,要不然你这样带我家阿穗出门,人家会觉得你比阿穗还要美。」

    「阿嬷,你快去玩牌啦!」阎修穗好没气的道。

    「好、好,我走溜,拜拜。」

    「你阿嬷真有趣,也很热情。」樱庭朗的祖母很早就去世了,他根本没看过,但他很喜欢和很有乡土气息热情洋溢的关红豆相处。

    阎修穗送他一记白眼,「你来我家做什么?」

    「想要约你一起吃饭。」

    她才不要跟他一起吃饭,免得他又搞什么告白浪漫招式,害她心头像小鹿乱撞。

    「我晚上要陪阿嬷吃饭。」意思是,拒绝。

    「好,我也一起。」

    「什么你也一起?」

    「阿嬷刚刚说了,要我晚上留下来吃饭。」

    就在阎修穗想着要怎么样才能打消樱庭朗跟她和阿嬷一起吃饭的念头时,她看见他那俊俏的脸蛋上一块又一块的红斑渐渐浮现,她吓了一跳,连忙抓起他的手臂一看,手臂果然也有。

    她这才想到阿嬷也是女的,而他刚刚虽然没有跟阿嬷接触,可是他们两个人距离也挺近的,更何况阿嬷还从他面前面接走过。

    樱庭朗苦笑道:「还好,这症状算轻的。」

    「你这个……笨蛋!唉……」阎修穗有点心疼,觉得他这又是何必呢?

    「这是你第一次骂我笨蛋了,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骂我,也没有人敢这样骂我。」

    骂一个年纪轻轻就拿下知名学校学位的天才,骂一个几句话间就替集团赚进上亿元的掌控者笨蛋,应该也只有阎修穗敢了。

    「我能不骂你笨蛋吗?你看着你。」阎修穗抓着他的手臂不放,却惊奇的发现在她碰触他之后,那些红斑逐渐褪去。

    「果然有你在我就会没事。」

    「就算这样,你还是不能在我家吃饭。」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她觉得还是要禁止他跟任何女人接触。

    「那你到我家陪我吃饭?」

    「不行。」

    「可是我一个人吃饭好孤单……」

    「你有一堆下属。」

    「他们不是你。」樱庭朗连想都没想,情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闻言,阎修穗倏地红了脸。

    「我从日本带来的大厨超会做甜点的。」他抛出诱惑。

    她瞪着他,在心里膜诽着,这个男人真的很讨厌,很会直接切入重点,讨厌死了!

    朋友关系的暧昧期悄悄来临,由一个毫无预期的吻拉开了序幕。

    樱庭朗不是个闲人,他虽然人在台湾,但还是有许多公事得处理,或是跨国会议要主持,不过他总会尽可能排出时间来接阎修穗下班,和她一起吃晚餐,之后再送她回租屋处,他再返回苗栗。

    阎修穗担心他不熟悉台湾路况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她要求他以后不要自己开车,让司机接送比较安全,他同意了。

    至于吃饭的问题,樱庭朗也没办法每次都包下整间餐厅,再加上只要阎修穗在身边,其它女人靠近就会让他身体不适的危机逐渐好转,于是他们改为在包厢用餐,就算偶尔有女服务生送餐也没关系。

    樱庭朗很听话,不管阎修穗要求什么,他都会答应。

    这样的男人……套句关红豆说的,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她要阎修穗别拿乔,快点答应嫁给人家,当然这都是阎修穗跟阿嬷私底下的对话。

    「阿嬷,我跟他都还不是男女朋友!」一开口就说到嫁,这也太快了吧。

    「啥?还不素?啊你每天跟人家吃饭约会,上次我还看到你们在车子里面那个那个……」关红豆用两只手比出亲亲的动作。

    阎修穗听了差点没昏倒,原来都被外婆看到了,这都要怪樱庭朗!

    「反正我不要结婚啦,我要跟阿嬷在一起。」

    「傻孩子。」关红豆揉揉发红的眼睛,「阿嬷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你结婚生子,我还想要抱曾外孙耶,你不结婚我怎么抱?」

    关红豆心疼着这个唯一的外孙女,从小就没有正常的家庭,也难怪这孩子对婚姻一点都不向往。

    「可是我舍不得离开阿嬷……」

    「是谁说结婚就得离开阿嬷?阿朗跟我提过要我跟你们一起住,反正我身体还可以啦,你们若不嫌弃我,你们住哪儿我就住哪儿,啊话说回来,阿朗素哪里人?他不素台湾人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