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是樱庭正纲的情妇,已经五十好几的她风韵扰存,手段了得,她原是一家酒店的妈妈桑,结识了樱庭正纲并成为他的情妇之后,她就将店收起来,过着贵妇般的生活,后来她还替樱庭正纲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本以为在子嗣困难的樱庭家,她一口气替樱庭正纲生下两个孩子就可以杨眉吐气,就算不是正妻,但总可以进到樱庭家,在原配樱庭梨子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却没想到老太爷樱庭泽龙竟然不承认她的两个孩子,还说以她的身分没有资格替樱庭家生小孩,她气炸了,从此恨上了那个老头。

    虽然她闹到后来两个孩子终于能冠上樱庭这个姓氏,可是身分地位远远不及樱庭梨子所生下的樱庭朗,就连要进入樱庭主家都需要特别允许。

    佐藤结子本来盘算着,只要她紧紧笼络住樱庭正纲对她的宠爱,一旦樱庭泽龙那个老头子死了以后,樱庭主家跟樱庭集团她至少也得手一半,偏偏樱庭正纲这么没用,在樱庭朗长大从国外读完书回来后,整个樱庭集团全被他掌控了。

    现在樱庭正纲虽然挂名是社长,可是真正主导管理的人是樱庭朗,樱庭正纲除了头衔好听还有手头上有些钱以外,一点屁用都没有。

    随着两个孩子越来越大,佐藤结子越是紧张,女儿樱庭美惠还好,只要找个家世相当的有钱人家嫁了就行了,但儿子樱庭纪之可不行,他也是堂堂樱庭家的血脉,为什么连樱庭集团的一点边都沾不上,都已经二十八岁了还无所事事。

    于是这些年她拼命花钱收买樱庭主家里的佣人,她想着只要她握有一些樱庭家的把柄,届时就有比较多的筹码可以替儿子盘算,没想到竟然让她得知这么大的秘密,老天爷果然是站在她这边的。

    「哈哈哈哈……」值得!太值得了!真不枉费她花了那么一大笔钱,终于收买了樱庭主家的佣人,那名佣人可是老管家的侄子,好赌,欠了一千多万的债务,是她帮他摆平的,也因此得到了樱庭家不许泄露出去的天大秘密。

    原来那个被老太爷当作宝贝的樱庭朗,竟然碰不得女人,而且据说被命理大师判定只能活到四十岁,而这个秘密竟然连樱庭正纲也不晓得。

    佐藤结子心忖,樱庭正纲虽然跟原配没有感情,但对樱庭朗这个儿子可是很满意的,因为樱庭朗实在太优秀了,他这个当爸爸的相当自豪。

    哼!她就不觉得樱庭朗哪里优秀了,不过是占有尊贵的血统罢了。

    佐藤结子有心机的盘算着,如果把这个消息告诉樱庭正纲……不不,这是她最后的筹码,不能这么快曝光……

    就在她很挣扎的时候,樱庭正纲来了,已经六十岁的他身材维持得还不错,两鬓有些斑白,却也增添他的魅力,只是长期迷恋于女色,眉宇间有着衰老之态。

    樱庭正纲除了佐藤结子这个情妇,他还有好几个红颜知己,干妹妹也不少,佐藤结子真是有手段的,所以才能留在他身边这么久。

    「你在想什么?笑得这么得意。」

    樱庭正纲进到屋内,佐藤结子立即殷勤的替他脱去西装外套挂起来。

    看他似乎有些疲累,连忙帮他按摩肩颈,她在他身上闻到浓郁的香水味,心里很是不屑,不知道他又是从哪个狐狸精的床上到她这边来。

    「我是想到纪之,他虽然没跟我一起住,但还是挺孝顺的,前些日子知道我头痛没胃口,还特地跑了大老远去买我爱吃的中华料理来给我吃。」

    「嗯。」樱庭正纲其实对二儿子并不怎么在意,主要是因为大儿子实在太优秀了,连比都不用比。

    他冷淡的反应让佐藤结子不满的暗自咬牙,但她还没有达到目的,只能继续说服他,「我是在想,纪之也不小了,一直这样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他在国外念的是管理,要不要安排他到集团做个小主管?」

    这件事她提过好几次了,但每次都被他给挡掉。

    「我说过,集团用人有一定的管道,若要额外提拔就得问过阿朗,这我不能做决定。」

    佐藤结子为之气结,心里暗骂他真是没用的东西,堂堂一个社长,却连安排自己的儿子到集团工作的权力都没有。

    「可是纪之好歹也是樱庭家的人,让他到集团工作也不为过不是吗?难道要他去外头的公司上班吗?」

    樱庭正纲想了想,觉得佐藤结子这么说也没错,他向来不重视二儿子,实在是因为二儿子很不争气,二子在日本的学校混不下去,最后是佐藤结子花大钱把二儿子送到国外读书,就连学历也是用钱买的。

    但是再怎么样,二儿子毕竟还是樱庭家的人,让他去其它公司上班确实不太像话。

    佐藤结子看樱庭正纲似乎很认真的在考虑,她马上加把劲游说,「你就跟阿朗说说看,搞不好他会同意。」

    「我说没有用,不然让纪之去找他,毕竟是他弟弟,都亲自去请求了,他应该会答应。」

    让自己的儿子去求樱庭朗?佐藤结子面有难色,同样都是樱庭泽龙那老头的孙子,为什么自己的儿子就得低樱庭朗一等?

    没关系,她要忍,等儿子进入樱庭集团,然后樱庭朗四十岁死了之后,她的儿子就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了。

    「那你跟阿朗说一声,让纪之去找他。」

    「阿朗现在人在台湾。」

    「喔。」佐藤结子的眼珠子转啊转的,在心里算计一番后,她说道:「那不然让纪之到台湾去找阿朗好了,亲自飞到台湾去求他,这样也算是纪之有诚意。」

    「也好,那你让纪之准备准备,过两天就飞去台湾。」

    她欣喜的点头,她是这么想的,到时让女儿跟着一起去,她要让女儿去试探看看樱庭朗是不是真的一靠近女人就会发病,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就干脆让他发病死在台湾算了。

    呵呵,她这个计谋真是好啊!

    三天后,樱庭纪之跟樱庭美惠飞往台湾。

    两人遗传了樱庭正纲跟佐藤结子的外貌优点,男的俊女的美,可惜父母的缺点他们也遗传了不少,像樱庭纪之好色的程度不输给父亲,而樱庭美惠心机之重可能在母亲之上,而且她重视美貌,认为每个男人都该臣服于她的石榴裙下,包括她同父异母的哥哥樱庭朗。

    出发前母亲告诉她樱庭朗一旦碰触到女人就会全身长红斑,甚至陷入昏迷,母亲交代她要她趁机观察,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是让樱庭朗没办法回日本。

    她懂母亲的意思,但她有更好的盘算,她爱慕樱庭朗已久,尽管他是同父异母的哥哥,但那又如何,她就是想沉浸于禁忌之中。

    樱庭朗不能碰任何女人?她才不信!那肯定是因为他还没找到像她这样的美女,她会使出浑身解数去勾引他,让他为她倾倒爱慕,只要掌控住他,要得到樱庭集团还不简单?

    樱庭纪之则被母亲交代要请求樱庭朗让他进入集团工作,他听了之后很火大,他认为自己根本不输给樱庭朗,为什么连进到自家集团工作都得去求他?

    佐藤结子当然是竭尽所能的安抚儿子,还暗示他一旦樱庭朗怎么了,他就是名正言顺的唯一继承人,她要他忍,暂时的忍。

    樱庭纪之跟樱庭美惠一下飞机就赶来苗栗二湾,台湾炙热的天气差点没将养尊处优的两人给烤晕。

    他们坐计程车在别墅的大门前下了车,按了门铃却老半天没有回应。

    「你有没有搞错地址啊?」

    「没错,就是这里。」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都没有人来应门,樱庭美惠跟樱庭纪之忍不住吵了起来,谁也不让谁。

    终于,对讲机那头有人用日文说道:「请报上身分。」

    冈田山早就交代过警卫有人按门铃不要理会,因为少爷允许进入的人,一定会提早吩咐,所以警卫是对方一直按门铃按个不停,才会出声询问。

    樱庭纪之赶紧对着对讲机表明身分,说他们是特地飞来台湾找大哥的。

    「稍等。」

    而这一等又是半个小时过去,等到樱庭纪之的火气都要爆发了,恨不得即刻返回日本,而樱庭美惠则发现自己脸上的妆都花了,她赶紧补妆。

    冈田山得到警卫的通知,说门口有一对男女按了门铃,说的是日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