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樱庭纪之自诩是女性杀手,不管在夜店或酒店都布一堆女人趋之若雾,称赞他俊挺的外表跟高贵的气质,那些女人向来都任凭他挑选,久而久之就养成他自以为是的性格,殊不知他外型是俊帅没错,可那些女人最爱的还是他多金的背景。

    他认为凭他的本事,只要稍微勾引一下,阎修穗就会对他死心塌地,将无趣又冷淡的樱庭朗给抛到脑后。

    光是想到自己拥着阎修穗向樱庭朗炫耀的画面,樱庭纪之就忍不住仰首大笑。

    于是他很积极展开行动,在隔天晚上就成功的堵到了上完瑜珈课,回到租屋处的阎修穗。

    阎修穗错愕的看着眼前那个叽哩咕噜讲着她听不懂的日文的男子,她警戒的退后几步,拉开彼此的距离,然后将小手悄悄伸进随身包包里,握住平常就会随身携带的防狼喷雾。

    樱庭纪之看着她警戒的模样,他马上止住步伐,朝她露出非常友善且自以为很帅的笑容。

    她忍住翻涌而上的恶心感,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长得算是不错,打扮看得出来是很精致的名牌货,可是他笑起来莫名有种猥亵感,让人觉得不舒服。

    他用他临时恶补的中文说道:「我是……樱庭朗……的弟,弟,我是樱庭纪之。」

    阎修穗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可是这让她更错愕了,她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

    樱庭纪之以为她打量的眼神是欣赏,他更急着要表现出最完美的姿态,他微仰着头,傲慢的想着,就让你瞧瞧什么叫做天下第一帅!

    她的脑海中有许多问号,樱庭朗从未跟她提过他还有个弟弟,他也从未跟她说过关于日本家人的事情,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这个男人,眉宇间看似跟樱庭朗有些相似,但又不太像,最主要是气质差太多了,樱庭朗给人的感觉是贵公子,但这个叫做樱庭纪之的却猥琐得可以。

    好吧,不管怎样,总不能人家说什么她就相信,而且就算是樱庭朗的弟弟那又怎样,想要认识她,那就请樱庭朗正式的介绍,这样半路拦截算什么?

    「我不认识什么樱庭朗,更不认识你,让开!」

    樱庭纪之当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看她的表情满是不耐,而且很显然打算走人,他一急就伸手拉住她,「我真的是啊,你看着我,我那么帅……」

    阎修穗也听不懂他说什么,她很是恼怒,哪来的登徒子,竟然还敢抓她的手?!

    「啊。」樱庭纪之突然松开手,整个人僵住一秒,随后表情痛苦的用双手搭住胯下的尴尬部位,一边跳一边哀号,「痛、痛……痛……」

    因为实在太痛了,他根本没办法再拦住阎修穗,只能看着她快步离去。

    我的妈啊,那个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出手却这么狠,呜……她伤害的可是他最珍贵的宝贝啊!

    阎修穗虽然看似很镇定,一招就把樱庭纪之给解决了,但其实她很紧张,被一个比她高大许多的陌生男子拦住,她真的很害怕。

    她加快脚步回到租屋处,徐冉冉又不在,她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人在苗栗的樱庭朗。

    樱庭朗一听她声音不对,马上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她的住所。

    听到门铃声响,阎修穗透过门上的喵眼看到是樱庭朗,她马上开门,随即就被他紧紧拥入怀中,直到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他才放开她。

    「你怎么那么快?」

    「没事。」樱庭朗揉揉她的头,他没说的是,他一路交代司机狂飙,至于超速罚单就别管了,他会全部买单,他揽着她坐到沙发上,温柔地道:「来,你告诉我事情经过。」

    阎修穗便把不久前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他了,而且她到现在还有些怕怕的。

    照她的形容,她遇到的那个男人的确是樱庭纪之没错,樱庭朗的手紧握成拳,虽然他面对她的还是面带微笑,但他心里可是怒气高涨。

    看来他是太不将这个异母弟弟放在眼里了,没想到他竟会干出这种事,他调查出阎修穗的存在并且在她回家的路上拦截她,他到底想做什么?!

    「没事了。」樱庭朗拍了拍阎修穗的背,安抚道。

    他一面陪着她,面到徐冉冉回家他才离开,

    在回程的路上,他忍了一整晚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他也不管已经是深夜,一通电话打回日本将樱庭集团的社长给吵醒,他没有痛骂,多少还是替父亲留了点尊严,但威胁的话他绝对没有少讲,其中还包括威胁讽刺他的情妇、他那一对愚蠢至极的儿女。

    结束电话后,樱庭朗即刻吩咐坐在副驾驶座、跟他一起来的冈田山,「把人给我找出来!既然他觉得他帅到可以到处搭讪调戏女人,那就将他那张脸给我打成猪头再把他丢回日本。」

    「是。」

    「还有跟他一样蠢的妹妹,如果她还没回日本,也一起捆了送回去。」

    「是。」冈田山早就看那一对兄妹不顺眼,如今少爷吩咐要处理,他当然会把握机会好好的给他处理一下,让他们知道同样是姓樱庭,但身分地位可是差很多的好吗!

    樱庭正纲怒了!

    大儿子半夜打电话过来,把他从红粉知己的床上给挖起来,听到大儿子冷漠到极点的口气,他是真的怒了。

    但他气的不是樱庭朗,而是佐藤结子还有她生的那一对儿女,他让他们飞去台湾是为了求樱庭朗给他们机会,而不是去得罪樱庭朗的。

    这下好了,连他也被大儿子给记恨上了,

    樱庭正纲身为父亲,但他却怕极了大儿子,实在是因为他这个资质驽钝的父亲竟然可以生下一个聪颖如天才的孩子,他当然是感到万般骄傲的,更何况他现在可以稳坐集团社长的位置也是大儿子成全他的,他可不想因为那母子二人的愚蠢,害得他也没好日子过。

    于是隔天一大早樱庭正纲便直奔佐藤结子的住处,结结实实将她责骂了一顿,她气不过回了他一句,被他用了一巴掌,脸颊都肿了。

    佐藤结子又气又恨,本想把樱庭朗的隐疾给说出来,但幸好最后一丝理智拉住了她,她还需要这个秘密来当最后的筹码,所以她忍了下来。

    但就在樱庭纪之回来,她见到儿子原本英俊的脸庞肿得跟猪头没两样,还拄着拐杖一拐一拐的跳着时,她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发誓要将樱庭朗见不得人的隐疾公诸于世,闹得众所周知,闹得樱庭主家那个老头子不得不面对!

    【第十章】

    在商界,一间公司或一个集团能否得以生存下去,绝对不只获利这个原因,是否后继有人,或是经营者的形象等等,往往也是重大因素。

    尤其像日本这么重视血统跟品德的国家,大集团将来的接班人有什么隐忧的话,是会直接影响到公司的股价。

    佐藤结子是循序渐进且有计划的散布樱庭朗身有隐疾的消息,她透过关系找上专门爆料的媒体人,以「某大集团继承人」为题,挑动观众跟其它媒体的好奇,到底是哪一个大集团的继承人不能碰触女人,甚至活不过四十岁呢?

    为了证明不是空穴来风,甚至还找上该集团家里的佣人,用马赛克跟变音的方式佐证了这件事,甚至连该继承人从几岁开始出现这怪异的隐疾都说得清清楚楚。

    从事传播这个行业的都是人精,很快便从这些特征将全日本大集团的继承人筛选一轮。

    答案呼之欲出,像平地一声雷似的爆炸开来。

    樱庭主家的掌舵者樱庭泽龙得知消息竟然是家里的佣人传出去时极为暴怒,但他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家中知道樱庭朗被大师批命结果的,除了樱庭朗身边的亲信,就只是他本人跟媳妇樱庭梨子,佣人怎么可能……

    啊,他想到了,还有何候他四十几年的老管家也是知情的。

    在媒体热搜这位继承人是谁时,樱庭泽龙不能出面用势力去压制传言,因为他一有所动静,就显得此地无银二百两。

    可是当樱庭朗的身分曝光时,他想压制也压制不了,只能先清内鬼,将老管家跟他在樱庭主家工作的一票亲戚全清理掉,原来消息是老管家的侄子泄露出去的,老管家将一生都奉献给樱庭主家,没有结婚,于是很疼爱哥哥所生的长子,几乎是当成自己的儿子在养,太宠爱的结果就是把这侄子给宠坏,在外头欠了上千万的赌债,然后在有人愿意花大钱买樱庭主家秘皂时,他就把主意打到老管家身上,灌醉老管家后从他嘴中套出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