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事实上佐藤结子还真不敢让樱庭正纲这个大金主戴绿帽,在怀孕生下双胞胎后就乖乖跟着他,只是怀孕前两人的关系还不确定,他又花心,所以当时她跟前男友还是有偷偷摸摸的往来。

    而她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两个孩子不是樱庭正纲的,就如同樱庭正纲也从没对双胞胎子女的血统产生疑虑,甚至还觉得二儿子长得跟他挺像的。

    至此,佐藤结子跟她的一双儿女下场会有多懂可想而知,没了樱庭正纲的金援,日子过得凄惨无比,但这都是后话了。

    解决了樱庭集团的危机,樱庭朗在日本又多停留了一个礼拜左右,主要还是在处理集团内部的事。

    其实他在说明会上的声明只是要让广大投资者能够安心的说法,目前樱庭集团台面上是父亲为掌舵者,但台面下运筹帷幄的都是他,只要父亲在他四十岁以前都还稳稳地坐在社长这个位置上,樱庭集团根本不需要担心会异主。

    除了处理集团的重要事宜,另一个也让母亲樱庭梨子享享所谓的天伦之乐,她终于可以抱抱自己从七岁开始就碰都不能碰的儿子。

    见面樱庭梨子抱着儿子足足哭了一个小时才稍停,樱庭朗也很无奈,在发现怎么安慰都没用,只好拍着母亲的背,温柔的陪伴着。

    他是真的很心疼,母亲从他出生就一直担任他最强力的支柱,尽管他有诡异的怪病跟被判定活不过四十岁,母亲却从未放弃他。

    樱庭梨子终于哭够了,止住了眼泪,接着她想起儿子跟她提过那一位他深爱且让他得以恢复正常的台湾女子,她迫不及待想见见她,由衷的谢谢她。

    「母亲,不急,她是个有趣的女人,我相信她一定能够跟您处得很好,只是希望您跟祖父不要对她的身分跟家世感到不喜。」

    樱庭梨子再三向儿子保证,「在人的一生当中能找到自己所爱,而对方也同样回馈自己的爱,那是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了。」

    关于爱情跟婚姻,她的感触很深,极度不愿意儿子跟她一样,走上所谓的商业联婚,没有爱情,婚姻里只有悲哀,更何况那个台湾女子还是樱庭家族的恩人,都还没见到面,她就已经对对方有好感了。

    至于樱庭泽龙的想法更简单,只要是孙子喜欢的他就不会反对,更不用说那个女人对孙子而言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存在。

    樱庭朗获得祖父跟母亲的认同,心里很高兴,可他却忽略了他那像猪一样的队友。

    就在樱庭朗决定飞回台湾的前一天,忽然又爆出他的新闻,但这一回不是坏消息,而是好消息。

    媒体报导他即将与日本排行第二大的日产银行财团的总裁长女定下婚事,据说两人对彼此非常欣赏,是在国外读书时就认识的朋友……

    这则报导在第一时间被送到樱庭朗面前,他嘴角抽搐,额头出现好几条黑线,当下他还搞不太清楚为何会出现这则乌龙绯闻,以为是媒体错误的报导,但他在接到祖父的来电后,脸色大变。

    他赶回家后,看到父亲口沬横飞的跟祖父解释,说明他自作主张答应这件联姻的原因为何。

    「朗跟铃木总裁的女儿是绝配啊,他们在国外念的是同一间学校,而且早就认识了。」

    原来樱庭正纲在佐藤结子这件事情上栽了个大跟头,在父亲跟儿子面前丢了面子,觉得抬不起头来,正巧铃木总裁跟他提起自家的女儿,还说自己的女儿跟他儿子早就认识,交情还不错。

    他就想着和大银行财团联婚是件好事,而且对儿子的未来也很有帮助,他正好藉此让自己能够得到父亲跟儿子的夸奖。

    当时他只有口头答应,而且还再三向铃木总裁叮咛,儿子还没有同意之前,这一切都不算数,却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曝光了。

    樱庭正纲没想到自己是被铃木总裁坑了,反而倒过来极力说服父亲答应这件婚事。

    「这件婚事对朗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跟铃木小姐相当匹配啊,家世相当,对彼此的集团也有所帮助。」

    「那又如何?!」樱庭朗走了进来,疾声打断父亲的话,俊俏的脸上满是愤怒。

    樱庭梨子也在场,她被自己的极品丈夫气到说不出话来。

    家世匹配又如何?他们之间不就是如此吗?活生生的例子就在面前,他们夫妻根本形同陌路,婚姻生活一点都不美满,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跟她一样。

    「我不需要娶一个对我有所帮助的妻子,凭我的能力不需要!」樱庭朗想都没想,直接丢下这句话。

    樱庭正纲错愕的看向儿子,「难道你也不同意吗?」

    樱庭泽龙手里的拐杖用力敲着地板。「你这是被铃木坑了你知道吗?」

    他气得很想将唯一的儿子打趴在地,这个没用的东西,永远搞不清楚状况!

    既然彼此都只是口头聊到而己,为何媒体记者会知道,甚至还报导出来?自己的儿子有几户几两重他还会不知道吗?只有被人坑的分,还真没坑人的能力!

    樱庭朗摇摇头,父亲老是扯自家人的后腿,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件事该怎么解决?」樱庭泽龙看向优秀的孙子,铃木那家伙他知道,心机之重无人能敌。

    樱庭朗揉揉发疼的太阳穴,「我来想办法吧。」

    现在他比较担心在台湾的修穗是否会得到消息,万一她知道了,误会了什么,她会不会就再也不理他了?而且昨晚两人视讯的他已经告诉她明天会回台湾,现在发生这样的鸟事,他必须在日本多停留几天处理好才能离开,唉……

    最近台湾的天气很讨厌,炙热的七、八月过了,不奢望九月能够秋高气爽,毕竟现在全球气候气暖化影响,平均温度都高了许多,可是十月份接二连三的秋雨又是怎么一回事?天气坏到让人心情很忧郁,其实阎修穗自己很清楚,是她心情郁闷,才会迁怒到天气。

    一个秋雨才刚离开,就引进西南气流,滂沱大雨下个不停,每天上班都要全副武装,并多带一套衣服到办公室,以防万一。

    算算时间,好似一眨眼就好几个月过去,她跟樱庭朗第一次见面时酷热的夏天才刚开始,热恋的时候,他们对彼此的爱意比艳阳更炙热,然后他返回日本,相思折腾人,这一晃眼也将近一个多月。

    雨下个没完,等一下下班就直接回家吧,晚餐就吃徐冉冉珍藏的泡面好了,樱庭朗不在台湾,她好像也失去了吃美食的动力。

    虽然每天晚上他们都会视讯,可是最近他好像挺忙的,有时候讲不到几句话就结束通话。

    阎修穗不想承认她烦躁的情绪已经到了临界点。

    下班时间到,她利落的结完帐,结束手边的事,起身到休息室准备换下制服回家。

    当她换好便服,李如意已经在外头等她,她双手环胸,笑得有些暧昧兼诡异。

    「学姊,你男朋友没有要来接你吗?」

    李如意和一干同事是后来才知道,阎修穗的男朋友竟然是日本大集团的继承人,会知道的原因是银行总部每一季都会发行一次的对内季刊。

    内容是这一季银行的大事件,其中一项就是日本樱庭集团高阶主管来访,就有关于樱庭朗的报导。

    李如意不否认自己嫉妒到眼红,凭什么像阎修穗这般不起眼的女人会攀上那种富家公子,而且人又帅,看起来对阎修穗更是万般体贴。

    阎修穗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越过她想离开。

    那一天和钟家康吃晚餐,在她的追问下,他老实告诉她李如意说了些什么,她没想到李如意居然是这样的人,竟然怂恿钟家康从中介入,破坏她跟樱庭朗的感情,由此之后她就对李如意的心机感到厌恶,自然她们之间再没有什么话好讲了。

    「你男朋友回日本了对吗?难道他不再来台湾了吗?还是你们分手了呢?」李如意难掩口气里的得意洋洋。

    阎修穗停下步伐,眉头轻蹙的看向她,「你到底想说什么?有话直说。」这样说话的方式很讨人厌。

    「哟,我可是为了你好,免得你被人骗了还傻傻等着。」李如意掏出手机,滑到她要给阎修穗看的画面。

    阎修穗看到上头是一男一女的近照,男的是樱庭朗,女的她不认识,但气质温婉,容貌秀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