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脑子一片空白,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反应,可是在他纯熟的挑拨逗弄下,她渐渐进入一种被催眠的状态,自然而然的回应他的需索。

    如果不是车内的空间太狭窄了,不时提醒他身在何处,他绝对没办法守住最后一丝理智,她是那么纯真、那么甜美、那么诱人……他强迫自己抽身,无奈的回到现实。

    「我送你回家了。」他重新系好安全带,再一次握住方向盘。

    接下来一路上,她安静得连大气也没有喘一下,她的心跳怦怦怦的好像在打鼓似的,刚刚的事情究竟是如何发生?她一点概念也没有,她只觉得脑子很乱、心也很乱。

    敲了敲脑袋瓜,秦诺心觉得自己快疯掉了,可恶的家伙,为什么他要吻她?因为那个吻,害她的大脑一刻也没有办法停下来……

    「对不起,我不小心在捷运上面睡着了,所以多花了一些时间折回来。」洪玉琳气喘如牛的在对面的空位坐下。

    收回思绪,她懒洋洋的道:「你怎么突然想喝下午茶?」

    「我听说这家饭店的下午茶很不错,如果没有事先预约很可能吃不到。」洪玉琳环顾了四周一眼,「果然客满,还好我昨天先打电话过来预约。」

    「你今天临时打电话约我,万一我没空呢?」

    「如果你不陪我来,我就找我妈啊。」

    「喔。」

    顿了一下,洪玉琳歪着头打量她,「你怎么有气无力一点精神也没有?」

    「天气很热。」

    翻了一个白眼,洪玉琳好笑的道:「这种烂借口没有人会相信。」

    「你不觉得外面的天气会热死人吗?」

    是啊,天气热的确会让人觉得全身上下软绵绵的提不起劲,「算了,我午餐还没吃,我们先填饱肚子再说。」洪玉琳随即起身前去拿取餐点,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回,她每一道菜色都不放过。

    「你干么拿那么多?」看到整张小桌都被好友摆满了,秦诺心实在哭笑不得。

    「省得麻烦啊。」洪玉琳开始拿起叉子大快朵颐,她真的肚子饿了,一张嘴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空档,直到她有几分饱了,终于放慢速度了,「李云生有没有打电话给你?」

    「没有,他干么打电话给我?」

    「前几天他打电话给我,问了好多你的事情,尤其是你未婚夫的事情,而且他听说你不想嫁给向鸣昊,你知道他有多开心吗?」

    「你干么这么多话?」

    「秦诺心,你先搞清楚重点,这表示什么意思呢?他决定对你展开行动了。」

    用手指推了一下好友的额头,她不以为然的道:「你想太多了,他只是很关心我而已,我们可是好同学。」拜托,她已经被向鸣昊搞得头昏脑胀,哪有心情管其他人的事?

    厚!洪玉琳真想拿根棍子敲醒她的脑袋瓜,「为什么他不来关心我呢?因为他对我一点意思也没有。」

    「他可能觉得问我那些事情太敏感了,才会跑去问你。」

    「如果他真的打电话约你出来吃饭,你会接受吗?」

    「好吧,就算他真的有那个意思好了,我也不可能接受,我可是有婚约。」

    「你不是想退婚吗?」

    「可是,我现在还没有退婚啊。」

    「如果你把他的邀约当成是同学一起吃顿饭,那根本不必考虑婚约。」

    「你还不懂吗?这是态度的问题。」她拿起皮包站起身,「我肚子不太舒服,我去一下洗手间。」

    走出下午茶的餐厅入口,秦诺心才想到忘记问洗手间在哪里,算了,反正饭店就这么大,她总会找到洗手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向鸣昊亲密的勾着一个相当火辣的美女走进电梯,她仿佛被电到似的怔在那里,看着电梯在二十六楼停住,她突然回过神来的冲进另外一部空着的电梯直上二十六楼,她知道此刻的行径太疯狂了,可是她的行为完全不受控制。

    当她来到二十六楼,他们很可能已经进入房间,可是,她还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没想到她真的在他们进房间的前一刻找到他们,也许是因为他们两个忙着打情骂俏,所以动作比较慢。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她到底想要证明什么?他会马上出来吗?还是说,她期待还有其他的人会陆陆续续的进入那间房间,他们是一群人在里面开派对……

    够了,单是看到他们那种暧昧的样子,他们来这种地方干什么龌龊事根本不必费神猜想,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狗就是改不了吃屎的习惯,她怎么可以期望他这个花花公子会对未婚妻忠诚?

    真的够了,为什么她要像个弃妇一样悲惨的站在这里呢?

    转身走回电梯,她像缕幽魂似的飘回到下午茶的餐厅。

    因为秦诺心一脸空洞的表情,洪玉琳马上意识到出了事情,「你怎么了?」

    摇了摇头,她失魂的拿起皮包,「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你有没有搞错?你根本没有吃到多少东西。」

    「我没有胃口,你先刷卡,我再给你钱。」

    「你没有胃口,你也可以陪我吃啊。」

    「对不起,我真的好累,好想回去休息。」

    「等等,」洪玉琳连忙拉住起身准备离开的好友,「你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没事,我只是不太舒服,我想回家休息了,抱歉。」她行了一个童子军礼。

    「我送你回家。」洪玉琳真的很不放心。

    「你又没有机车,怎么送我回家?」打起精神回以一笑,她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拜拜了。」

    看她似乎又恢复正常了,洪玉琳也只能放她离开。

    喝着酒,向鸣昊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灌醉,为什么在紧要的关头退缩了呢?他不是想证明,秦诺心对他而言跟其他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吗?

    是啊,他会冲动的接受女人的邀约就是想证明自己的心还是自由自在不受任何人拘束,可笑的是,他反而证明自己已经跳进自己挖掘的陷阱当中。

    当他好不容易努力到最紧要的那一刻,他竟然想到秦诺心,一种强烈的罪恶感排山倒海袭击他的思绪,他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她了,接着下一刻,他完全没有展现男性雄风的欲念,他这个花花公子还是第一次干出如此泄气孬种的事情。

    「你喝够了没?」莫阎俊再也受不了的抢过他手中的酒杯,「我不是不欢迎你来我这里找我喝酒,可是,你可不能在我这里喝醉酒,我这里不收留人家过夜。」

    「如果我喝醉酒,你把我丢在门外就好了。」他还真希望喝醉酒,可是他的脑子很清醒,刚刚在饭店发生的事情还钜细靡遗的留在大脑里面。

    「这么没有良心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干得出来?」这根本是违心之论,莫阎俊哪有干不出来的事情?他只是担心被人家瞧见,这可能会造成他的困扰。

    「我不会在意。」

    「可是,我会在意,而且你别忘了自己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果闹出笑话上了社会版,这样不太好吧。」

    皱着眉头想了想,向鸣昊点头道:「确实不太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