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康叔,你先出去一下,一个小时后再请你送岚真回去。」李君晔对着她身后的康叔交代。

    「是,大少爷。」他退了出去,同时把大门关上。

    「岚真,我要你把话说清楚,前天你为什么会对外做了那些发言?」

    「我好渴,想先喝一杯柳澄汁。」她被茶几上那杯柳澄汁给吸引住了。

    「你先把话说清楚。」他可没有耐性跟她耗。

    「我有什么地方说不清楚的?我和晔哥哥是很要好的朋友,未来的事没有人知道,这有什么不对吗?」岚真懊恼道。

    「你别闹了,快告诉海薰,你的男朋友究竟是谁。」

    「我,」牙一咬,她有那么点意气用事的说;「我正在寻找真命天子。」

    「你认真一点好不好?你希望我把你吊起来毒打一顿吗?」

    嘴一噘,她很无辜的反驳,「我哪里不认真?我现在真的没有男朋友,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我的男朋友,包括你在内啊。」

    「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凌海薰一刻也待不下去的眺起来往外冲,李君晔立刻反应过来的追过去抓她,可是撞到岚真,以致没来得及在最后一刻抓住她。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你为什么不说实话`。」如果没有握紧拳头,他真担心自己会扭断她的脖子。

    「我真的跟那个不讲理的家伙分手了!」岚真几乎是扯开嗓门大吼。她也很生气,这几天她的心情真的糟透了!

    微微怔了一下,李君晔的口气稍稍缓和下来,「你是在说气话,你不可能跟那个小子分手。」

    「你不是认为我应该跟他分手吗?」

    「我是随便说说,我家的男人对感情都很固执,那个小子不可能放了你。」

    「他真的说要分手。」

    「所以,你才故意借着八卦周刊的报导,对外做了那些发言?」

    「不是,我拿你来威胁他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我是应公司的要求做了那些发言,我拍摄的偶像剧正在上档,站在公司的立场,当然希望有新闻可以炒作,正好八卦周刊拍到那些画面,公司认为可以加以利用,我只好配合公司的政策了。」

    「我可以理解你必须配合公司的政策,可是你却把我害死了。」

    停了三秒钟,岚真似乎意识到自己闯了祸,「怎么了?」

    「我的心上人被你气跑了。」

    瞪大眼睛,过了一会儿,她总算明白了。「刚刚那位小姐是你的心上人?」

    「她是我要一辈子守护的女人。」

    哇!「真不可思议,没想到晔哥哥会说出这么浪漫的话。」

    「我要你去找她解释清楚。」

    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她觉得他太大惊小怪了,「晔哥哥,如果她很爱你,你说什么她都会相信,这根本用不着我出面解释。」

    「我确定她爱我,可是她不相信我的解释。」

    「这个嘛……我想,也许她不是不相信,而是有什么心结吧。」

    「心结?」

    「我也不知道,这只是我的猜想而已,我很抱歉,我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而且……」她调皮的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你可是霸王欸,你应该是直接霸王硬上弓在她身上烙下印记,然后再慢慢向她解释啊。」

    「谢谢你的提议。」

    「你不是说要帮我跟豪哥哥沟通,你跟他谈过了没?」

    「我最近忙死了,哪有时间找他深谈?我看,我干脆也给你一个建议好了,你不如直接脱光衣服跳到他床上,他就不会担心了。」

    红了脸,岚真娇嗔的瞪着他,「这种事我做不来啦。」

    「如果这种事你可以轻易做得到,那就没有意义了。」

    「我……我知道了,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出面解释,我可以帮你。」

    「算了,我会自己处理。」这丫头说对了一件事,他可是霸王欸。

    翻来覆去,不管数了几只羊,她还是睡不着。

    叹了口气,凌海薰干脆坐起身。老实说,从李君晔的举止来看,她确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那她干么还跟他闹别扭呢?

    其实,她知道问题的症结点出在哪里——她对男人有一种无法交付感情的不信任,这是因为父亲的关系。

    母亲生完妹妹时,因为血崩差点就一命呜呼,从此母亲的身体不再适合孕育生命,这对身为独子的父亲是个很严重的打击,他一直渴望有个儿子传宗接代,可是父亲深爱母亲,虽然沮丧难过倒也接受现实的残酷。

    父亲接受没有儿子的命运,但是奶奶却无法释怀,还百般刁难母亲企图逼她离开父亲,可是母亲咬牙忍了下来,奶奶只好转而逼迫父亲,向来懦弱的父亲终究屈服了,他遗弃了她们母女三个而接受奶奶的安排再娶。

    父亲教导她认识一个道理,爱情面对现实的时候也要妥协。

    她并不恨父亲,但是她对人不再有任何信心,尤其是男人,现实的层层考验教有情也会变无情。

    离开房间,凌海薰来到家中惟一的小阳台,季节已经进入炎炎夏日,虽然风儿徐徐吹来,却消除不了那份暑气。

    「你老是这么晚了还不睡觉,不担心有黑眼圈吗?」江月琴悄悄的来到女儿身边。

    收拾一下纷乱的思绪,她转头对母亲轻轻一笑,「不会,我又不是每天都三更半夜才睡觉。对了,这个周末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参加梅薰的毕业典礼?」

    「梅薰说不用了,她的打工还没有结束,抽不出时间陪我们,而且她现在忙着准备面试。」

    「她想待在台中工作吗?」

    「哪里有工作机会就去哪里,她会先待在台中。」

    抬头望着点缀着星光的夜空,凌海薰经过了大约一分钟的沉默之后,终于主动触及内心里的挣扎和苦恼,「妈,我一直有个问题放在心里,不知道这个问题会不会造成你的困扰?」

    「如果觉得很困扰,我可以不回答你。」

    「如果你再次遇到一个令你心动的男人,你会接受他的感情吗?」

    「我当然会接受。」

    「这是为什么?难道你不担心……」到了嘴边的话及时收了回来,因为太惊讶了,她差一点把母亲的旧伤口掀出来。

    不以为意的一笑,江月琴很开朗的说:「你知道吗?遗憾比失去更令人无法释怀。」

    「宁可失去,也不要有任何遗憾是吗?」

    「没错,遗憾会让人一辈子牵挂,可是失去却会让人学会珍惜。」

    「所以说,有得必有所失,有失必有所得,是吗?」

    「没错,得和失日主体两面,得失会教导你人生的智慧,可是遗憾却是永远都无法弥补。」

    略一思忖,她还是问了,「妈,我真的可以接受那个男人吗?

    「你的心不是已经接受他了吗?」

    凌海薰自嘲的一笑,终于明白了,「是啊,我真是个笨蛋!」

    「傻人有傻福啊。」

    「妈是在取笑我吗?」

    「我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老实说,他是不是我的幸福,我还不确定,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没有握住这个男人伸出来的手,我会一辈子遗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