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想起来了,你真是西宝,我还曾经与你下过棋呢!」遇故人,她挺高兴的。西宝棋下得好,勤妃老要她献宝,于是额娘要她陪着下,这才对西宝有这么深的印象。

    「是啊,格格的棋艺也不错,那回我是惟一‘出征’给娘娘丢面子的一次。」那回她西宝可是吞了首败。

    「西宝,我不再是王府格格了,你……别再这么叫我。」

    西宝同情的瞧了她一眼。「我知道简王府出的事,这些年真难为你了,听说你跟了永璘贝勒,他待你还好吧?」

    「他对我很好。」这回她笑得很甜蜜。

    「那就好。」过得好,西宝也为她高兴。

    「对了,勤妃娘娘寿辰将近,你该很忙碌吧?这趟是为娘娘出来办事的吗?」她瞧西宝穿着宫女的服饰出宫,猜测定是寿辰近了,为勤妃出来采买些东西吧?

    「寿辰?你记错了吧,娘娘的寿辰在五月,现在都九月,早过了。」

    「早过了?」恭卉脸色一变。「可是昨儿个我才派人去问过,贝勒爷是因为娘娘寿辰的关系留在宫里筹办才没能回府的,怎么你却说娘娘的寿辰在五月?」

    「咦?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可以确认娘娘寿辰过了,而且宫里最近也没有任何一个娘娘过寿啊!」

    她一愕,整个人凉飕飕,耳中轰轰作响。

    愣愣地走进永璘一尘不染的房里,这房间因为太干净的关系,若主人不在就显得极没有人气,所以他若不在府里,恭卉很少会主动进来。

    可这会她开了门,坐上他的床,不到一刻又移坐桌前。

    怔怔地看着他桌上整齐划一的笔墨、文书摆设,最后视线落在桌案上头的一包东西。这包东西摆得随便,像是还来不及处置先搁着,又像是正要交给某人,暂时放着的。

    她好奇的打开那包东西,又是一阵错愕。

    这些是……额娘的首饰?!是当日她见到孔兰戴在身上的东西!

    「这些东西怎么会在他房里?」

    莫非……他由孔兰那取走后没缴回国库,而是带回来了,想要物归原主,还给她?

    她顿时湿了眼角,抱着那包已成额娘遗物的珠宝,哽咽着。

    「喂,你这臭男人,都五天了,怎么还不回来?究竟发生什么事,好歹也让我知晓啊……」斗大的泪终于哗啦啦的滚下。

    自从巧遇西宝得知勤妃并不办寿后,她急坏了,人也迅速瘦了一圈,像只无头苍蝇般找人,探消息,但用尽法子就是没消没息,她还私下清了西宝到各宫去帮她打听,却依然毫无所获,那男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真的音讯全无,消失无踪。

    这几天她想了又想,怎么也想不透为什么会传出他为勤妃娘办宴而留宫的风声,这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这消息是谁传的?又为什么要骗人?骗人的目的是什么?

    一堆谜团让她无助得不知如何是好,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可在外头她又不能表现得太惊慌,生怕吓着大家,以为主子真出大事了,只能强迫自个镇定,带着大家等消息。可消息在哪儿?那可恶的男人为何不传一丝消息给她?

    「小总管,小总管,不好了,有人来接您,您要不要去厅上瞧一瞧是怎么回事呀?」秀娥慌慌张张的进来禀报。

    「有人来接我?谁呢?又要接我去哪儿?」

    「不晓得,所以才要您赶紧亲自去问个清楚。」她一脸着急。

    贝勒爷一进宫就失了音讯,这会又有莫名其妙的人要来接走小总管,这事情越来越不寻常了!

    「你们是谁?」厅上,恭卉板着脸问向陌生人。

    「回恭卉格格,咱们是来接您的人,请您收拾好简单的行李跟咱们走,至于缺带的东西,咱们那儿都给您备好了,这点您不用担心。」说话的男人是中年人,身材粗壮,轮廓也极深。

    她听着他的话,眉越蹙越深。这人知道她过去的身分,而且以格格之礼待她,让她益发觉得有异。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要去的地方,您到了那儿便知,这会软轿已帮您备好在门外,请您趁着天色还亮,趁早上路。」

    这大有霸王硬上弓的态势,像是要强押她了?!

    她当下沉下脸来。「我是永璘贝勒府的总管,不是说走就可以走的!」

    「这个也请格格放心,这事是贝勒爷同意的,是他要您即刻跟咱们上路的。」

    「贝勒爷同意的?他并没有对我提过此事,我不能随便跟你走!」她打从心里觉得这些人大有问题,永璘怎可能莫名其妙,不说一声就要她跟人走,而且对方既不肯说是谁要接她,也不肯透露去处,摆明了来者不善!

    「想必是贝勒爷在宫里传消息不易,但咱们确实是接到贝勒爷的通知才来接人的,请您不要犹疑,尽快跟咱们走吧。」男人催促。

    「不,你们来历不明,咱们小总管不会跟你们走的,除非是贝勒爷回来亲口说咱们才信!」秀娥也站出来阻止。

    「对,可不许你们随便由咱们贝勒府中将人给带走,谁敢胡来,咱们京九跟谁拼命!」厅上陆续又冒出很多奴仆,所有人皆围着恭卉说。

    恭卉不禁感动得酸疼了鼻头。这些人没真弃她不管,到了紧要关头还是全护着她的。

    「格格此刻若不跟咱们走,后果你们得自行承担!」那人冷了脸。

    「会有什么后果得承担?你们少危言耸听了,要知道这里可是永璘贝勒府,放眼京城,谁敢对贝勒府里的人无礼,更何况还是咱们府里的小总管!」

    那人冷笑。「方才我就说过,要格格走的人就是你们家主子,她若是不跟咱们走,第一个倒霉的人就会是贝勒爷!」来人态度阴狠的威胁。

    「放肆!」恭卉忍不住大怒,不解这些人何以敢如此嚣张。连永璘贝勒也不怕了?

    那人似乎颇慑于她的威仪,也像是挺在意她的情绪,态度立时收敛。「格格,小的劝您还是跟咱们走,这对您,对贝勒爷都是好的,况且贝勒爷即已决定,就算他回来也只是赶人罢了,您要将自个弄得那么难看吗?」硬的不成,他苦口婆心改采软姿态。

    「你说这真是贝勒爷的决定?」看着他恳切的样子,似乎不像有假,恭卉不禁有些怀疑起来。

    「我所言不假!」

    「他要我跟你去做什么?」

    「伺候一个人?」

    「谁?」她眉头紧蹙。

    「去了就知晓了。」

    就这样,八人大轿摇摇晃晃的往前行,方向是往出城的官道。

    恭卉一颗心被摇晃的轿子摇得忐忑不已,粉拳紧紧交握,握出一片冷汗。

    她之所以上轿,完全是想搞清楚这一切是否与永璘消息全无有关,对于来人的说词,她并未完全相信。

    轿子持续往前行,轿夫越走越快,即使有些紧张,恭卉仍按兵不动,静心等待着谜底揭晓的一刻……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一夜皇妻 上》作者:浅草茉莉

    02、《一夜皇妻 下》作者:浅草茉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