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以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由于吴万里的作用,教育局派员到儒林中学对东方白进行了考察,然后在局党组会上进行集体讨论,正式将东方白定为儒林中学校长人选。按组织程序,教育局主要领导还把东方白叫到局里,跟他谈了话,代表组织肯定了他过去一段时间的工作成绩,希望他今后再接再厉,在局党组的正确领导下再创佳绩,再上层楼。这些当然都是官话、套话,说了和不说是一回事,重要的是谈话结束后,领导握着他的手说的那两句话。领导说,任命文件已经起草好,只等签发打印和下发了,到时组织上再安排人到儒林中学去,向全校教职工宣布生效。

    东方白从教育局回来后,就跟秦时月见了面,特意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他。秦时月仿佛比东方白还高兴,因为他终于促成了这件事,也算还了东方白的人情。

    谁知秦时月还没高兴够,麻烦就来了。

    那天秦时月上完课,准备到办公室去的时候,见操场上有人这里一伙那里一群地在议论着什么,他觉得好奇,就向人群走去,想探个究竟。可他一走过去,人们就用怪怪的眼神看看他,不声不响地散去。秦时月便走向另一堆人,那一堆人见了他,也悄悄走了。秦时月好生纳闷,在操场边呆立一会儿,也想不出发生了什么事,只得灰溜溜去了办公室。

    进办公室刚放下教案,校办主任就从后面跟进来了,要他到纪检室去一下。

    校办主任将秦时月让进纪检室后,就转身走了出去,顺便还把门给关上了。沙发上坐着一胖一瘦两个中年人,胖的那个说:“你就是秦时月吧?”

    秦时月心里有些不高兴。谁见了他都叫秦老师,这样直呼其名的还不多见。也没等秦时月开口,那胖子又说道:“我们是反贪局的,你要主动配合我们,知道什么就要说什么,否则后果自负。”

    秦时月就有些发蒙,心下想,哪个权力部门的贪官不是多如蚊虫,一抓一大把!你们反贪局不去抓他们,却跑到学校来,盯住一个穷教书的,算什么能耐?却也不好发作,只说:“我足不出户,天天待在学校里面,能知道什么?”

    瘦子这时发话了,说:“刚才陈科长有一句话没跟你说,我们早已掌握了你的情况,找你谈话是给你一次机会,你自己说出来和我们替你说,其性质完全是两码事,你可要掂量掂量。”秦时月一头雾水,双手一摊,说:“你们要我说什么?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瘦子说:“那我问你,前不久,你去没去过政府?”

    秦时月不由得想起吴万里,该不是他出了什么问题吧?但秦时月还是反问道:“你们问这个干什么?”瘦子说:“那就是说你去过啰?”秦时月想了想,自己又没去做过坏事,怕什么,就说:“去过。政府的全称不是叫做人民政府吗?我是人民,到政府去看看,犯什么错误了?”瘦子笑道:“没错,是人民政府,那你到政府去找了谁?”秦时月说:“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一旁那个姓陈的胖子忍不住了,说:“实话对你说吧,我们是来办案的,你不要多问,把你知道的告诉我们就是了。”秦时月就来了犟劲,说:“我要是不说呢?”胖子说:“你不说也行,那就跟我们到反贪局去一趟。”秦时月说:“去就去,但你们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胖子说:“当然有说法,没说法,我们随便会找你吗?”

    秦时月就意识到可能是吴万里出了麻烦,他想起自己送给吴万里的那枚白金钻戒,莫非问题还真出在那上面?秦时月知道言多必失,没有说出吴万里这个名字,只是说:“我又不认识政府里的领导,到政府去想问问高级职称的待遇问题,却没找到任何领导,被政府办的工作人员给赶了出来。”

    就这么你来我往磨了几个回合,见秦时月不肯主动交代,瘦子只好打开桌上的包,拿出一样东西来,问秦时月见没见过这个东西。

    那是一枚精巧的白金钻戒,其款式和成色都是秦时月非常熟悉的。秦时月的心就沉了一下。瘦子说:“这枚白金钻戒,你总见过吧?”秦时月却摇摇头,矢口否认道:“我从没见过这个东西。”

    瘦子站了起来,说:“那就对不起了,秦时月你只好跟我们走这一趟了。”

    到了反贪局后,他们又让秦时月看了另一件东西,这便是他和东方白送给吴万里的那幅“一身正气,两度春风”的字。

    见再隐瞒也无济于事,秦时月只好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如实交代了。这样,他便只在反贪局待了一个晚上,反贪局考虑到他每天都有课,而且他再也说不出新的情况,就让他取保候审,回到了儒林中学。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反贪局的人找他之前,已经将东方白、杨老板和徐科长都收了进去,吴万里也受到牵连,正在停职反省。

    事情坏就坏在了那枚白金钻戒上。

    原来有一天深夜,一位小偷光顾了吴万里家,盗走了少量现金和那枚白金钻戒。也是这位小偷背运,他刚来到楼下,就被正在巡逻的保安队员撞个正着,一把扭到了值班室。保安当即就在小偷手上发现了那枚白金钻戒,他们不敢擅作处理,把它交到了领导那里。

    那位领导就是龚秘书长,当他得知这枚白金钻戒的来历后,情绪非常高涨,马上把他的铁哥们儿反贪局局长找过去,暗中对这枚白金钻戒的背景展开了全面的调查。反贪局的人也厉害,他们很快就摸清楚了这枚白金钻戒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枚白金钻戒是从市里一家最大的珠宝店售出的,买走这枚白金钻戒的是承建儒林中学图书馆的杨老板,杨老板将它送给了徐科长,徐科长给了秦时月,秦时月又送到了吴万里家里。而这个过程的幕后操纵者便是东方白,他的目的就是要通过秦时月把这枚白金钻戒送给吴万里,让吴万里给自己使劲,最后做上儒林中学校长。

    只是东方白怎么也没想到,他不但没做上校长,反而让反贪局顺着这枚白金钻戒,将他和杨老板、徐科长他们背后的交易都牵了出来,即东方白将杨老板少要学校出的10多万元基建款作了特殊处理,三个人都得到了好处。

    东方白更没想到,那个小偷竟然是在薛征西的指使下潜入吴家的。

    但秦时月觉得事情并不是坏在那枚白金钻戒和那个小偷身上,而是坏在那幅字上。他在吴万里办公室打开那幅字时,就预感到这幅字会给吴万里带来麻烦。

    秦时月的预感果然得到了印证。

    秦时月后来得知,反贪局的人去找他之前的头一个星期,市政府里就在盛传一个故事。故事说省委组织部部长酷爱书法,他到市里来视察工作时,听人说吴万里的书法也不错,就跟吴万里多接触了一下。吴万里也是高兴,说自己得到一幅妙品,就挂在办公室里,请组织部长去欣赏欣赏。吴万里的意思很明显,如果组织部长喜欢这幅字,他就送给组织部长,为今后的进步做点必要的铺垫。

    据说组织部长看到那幅字后,虽然客气地赞赏了几句,却坚拒了吴万里的馈赠。市政府的人就在背后说,组织部长曾在某位省委领导办公室见过一幅内容相同的字,那位领导刚出事,已被“双规”。组织部长见吴万里办公室这幅字跟某省委领导办公室那幅不仅内容一致,字迹也如出一人,害怕给自己带来霉运,自然就不会接受吴万里的美意了。而且,组织部长后来还说,凡是喜欢高调用花言巧语标榜自己的人,往往问题最多,大家可要引起高度注意。

    这些似是而非的故事已在市政府甚至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吴万里却还浑然不知。所以当小偷光顾了他家里后,有关部门已开始暗中调查白金钻戒,并在背后注意他了,他还蒙在鼓里。

    秦时月就在心里一次又一次设想,如果当初他制止住吴万里,不让他接受东方白那幅字,事情是不是就不会这样糟糕呢?

    当然,秦时月这也仅仅是设想而已,毕竟一切已成定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