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尾声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十四个孩子,最大的已十二,最小的才刚学会走路,院里闹烘烘地,气氛欢乐。福姬太后看着儿孙满堂的景象,笑得整晚嘴都没阖过。

    “皇祖母,您看。”这时,邢天与四岁的儿子邢瀚跑了过来,手里不知捧着什么。

    当大家看见他小小手心里捧着的东西,不禁吓了一跳,那是只奄奄一息的鸟,一旁的宫人见状,连忙要去拿他手里的鸟。

    福姬太后以眼神制止,慈祥地问,“瀚儿,这是在哪里找到的?”

    “在那边的墙底下找到的。”说完,邢瀚问,“皇祖母,可以让太医爷爷帮牠治病吗?”

    福姬太后蹙起眉,有些为难,“瀚儿,恐怕太医爷爷也救不了牠了。”

    邢瀚一听,十分难过,五官立刻皱在一块,邢天与才想叫他把鸟拿去埋了,他便呜呜地哭了起来。

    “瀚儿,”他浓眉一蹙,“你是男孩子,怎能说哭就哭?”

    “爹,小鸟好可怜……”邢瀚抽抽噎噎地说。

    “凡有血有肉之物,必有生死,快把鸟拿去墙边埋了。”他其实是担心那鸟不知是犯了什么病而死,要是让孩子也跟着病了,那可不妙。

    只是他话说得急了,听来就像是在教训。

    邢瀚转头看着母亲,泪眼汪汪,“娘,我们能救牠吗?”

    邢天修反倒不舍,哄着他说,“哎呀,我们瀚儿真是个善良的孩子。来,皇伯父立刻遣人把送到太医院去。”

    “皇兄。”邢天与眉心一拧,对他摇了摇头,“不必为这种事劳师动众。”

    “别伤孩子的心嘛。”好脾气的邢天修不以为意。

    “瀚儿。”裴美乐柔一笑看泪眼汪汪的儿子,“来,把鸟儿给娘。”

    邢瀚把鸟给了她,她以手绢小心翼翼地将鸟包了起来。此时,那鸟儿的身体已连些微的起伏都没有了。

    裴美乐轻声一叹,“瀚儿,鸟儿已经走了。”

    闻言,邢瀚难过地哭了起来。

    “瀚儿不哭,娘跟你说。”她插将邢瀚揽在怀中,温柔地道,“生命是会轮回的,死亡不是尽头,只是另一次生命的开始。”

    这个,她体会最深。

    她曾经死了,却在穿越到另一个时空,有了全新的生命及体验。从前当她还是裴美乐时,她不曾认真想过结婚生子,可如今成为岑语默,却拥拥有这些家人,还有疼爱她的丈夫、三个可爱乖巧的小孩,以及肚中已五个月的宝宝。

    “记得娘跟你说过吗?天上的星星也会死去。”她说。

    邢瀚点头,“嗯,娘说每当有一颗星星死去时,就会有一颗星星诞生。”

    “没错。”她笑视着他,“所以,当这只鸟儿死去时,在某处也正有一只鸟儿破蛋而出,这就是生命。”

    邢瀚虽似懂非懂,可母亲温柔的话语却安慰了他,他擦去眼泪不再哭,一脸勇敢坚毅,“娘,鸟儿一定去了一个很好的地方,对吧?”

    “是的,牠去了一个很好的地方。”

    邢瀚吸吸鼻子,绽开笑颜,“娘,把鸟儿给孩儿,我要把牠埋了。”

    裴美乐一笑,用手绢妥善将鸟尸包好,交到他手上。

    邢瀚小心翼翼地捧着鸟尸,转身走开。

    其他的孩子们见状都好奇地围着他。不一会,一群孩子全往墙边走去,合力将鸟儿埋了。

    看着这一幕,福姬太后笑了。“语默,你对孩子可真有一套。”

    “是啊,这一点天与真要跟你多学学。”邢天修趁机损了弟弟一下。

    邢天与不以为意,他慢条斯理的啜了一口茶,“我跟语默是各有所长,各司其职。”

    邢天修突睇着他,“我看你最在行的就是把孩子弄哭吧?”

    话毕,大家都笑了起来。

    须臾,福姬太后疑惑地看着裴美乐,“语默,你刚才跟瀚儿说的是真的?天上的星辰会死?”

    “是的,母后。”她说。

    “真想不到语默还懂星象。”慕华皇后十分佩服。

    “不敢,语默只是知道,世间之物皆有其终及尽的一日,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消失在这个世上,然后以另一个形体开始吸一段生命旅途。”说着,她转头深深注视着邢天与,“在我是岑语默之前,不知在什么地方,什么时代,以什么人的身分活着;而当我消失在这个世上之后,又不知会变成什么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这就是生命,就是轮回。”

    几人听她这么说,不禁认真地思索起这件事。

    “语默这番话好有禅机呀。”邢天修认真的忖着,“不知在邢天修之前我是什么人?在邢天修之后我又将是谁?”

    “皇上从前是谁,未来是谁都不需要在意,重要的是您现在是拥有这么多家人的邢天修,而大家都爱您。”她说。

    邢天修点头稳是,“说得一点都没错,这活着的当下便是最重要的事,话说回来,变成谁,或将变成谁,都有其道理及意义吧?”

    裴美乐颔首微笑,转头看着邢天与,并握住了他的手,“我知道,我之所以是‘岑语默’,就是为了能待在王爷身边。”

    邢天与心头一悸,定定地凝视着她,眼底有一丝激动。

    “不管我以前是谁,未来是谁,现在的我都是为了他而存在。”

    “语默这话真是太催人热泪了。”善感的慕华皇后忍不住湿了眼眶。

    “可不是吗?”邢天修一看,不只慕华皇后眼眶湿润,就连福姬太后也都快落泪了,为免几个女人哭成一团,他打趣说,“看来天与这一辈子都甩脱不掉语默了呢!”

    邢天与唇角一勾,眸光锁住了她,“我还怕她甩脱了我呢。”说着,他紧紧回握着她的手,“这手我一辈子都会牢牢地抓着、牵着,绝不放手。”

    望进他眼底深处,她脸上满是喜悦及幸福的笑意。

    是的,谁变成谁,又将变成谁都有其道理及意义。她虽不是因他而生,却是为他而重生。

    而这,便是她存在的意义。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穿越做贵妻之一《穿越为妃》;

    02、穿越做贵妻之二《下堂为妾》;

    03、穿越做贵妻之三《爬墙为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