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十六章 终有一天,我们也会拥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拍就要拍大众的,不然没人看,就是浪费钱。”有了挡板的掩护,我无所顾忌高谈阔论:“再说了,老公,就算这种种成就辉煌喜人,好像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

    “我说童佳倩,”刘易阳双手往挡板上一撑,把我圈在中间:“在我这许多上下级的面前,你就乖乖做一回贤内助行不行啊?少说话。”

    我当真闭严了嘴,随后绷着双唇说:“老公,在你上下级面前,你检点点儿吧,你不认为,我们这姿势太引人遐想了吗?”

    而就在这时,孙小娆的身影闯入了我的视线。她端着个高脚酒杯,穿着一袭低领儿紧身包臀的亮面儿皮裙,洋红色的,好不扎眼,脚下蛇皮纹高跟鞋的鞋跟又细又长,跟她手中的酒杯脚遥相呼应。她似乎是先看见了谁,打算过来寒暄,然后才看见了我跟刘易阳。就在我们目光交会的那一刹那,她小脚一崴,一只鞋跟险些就此作废。她保准正在思量,那个一身名牌儿的狠角色,怎么还没把我这个刘易阳的正室收拾掉?

    刘易阳随着我的目光望去,随后回过脸来劝我:“佳倩,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也收回目光:“老公,你也太低估我的肚量了。”

    “谁让你天性嫉恶如仇呢?”

    “那倒是,不过我相信恶有恶报,俗话不是说了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让老天收拾她吧,我就不出手了。”

    其实我对于孙小娆的“仇恨”,倒还远不如陈娇娇来得强悍,陈娇娇到了今天,还是三天两头把“杀千刀”这个定语加在孙小娆的大名前。而在我和刘易阳心里,仇恨似乎倒是其次,更多的,其实是排山倒海的庆幸,实在是没有什么,比刘易阳的“幸免于难”更令人欣慰了。至于刘易阳的裸体,她孙小娆乐意看就看吧,只不过看完了怎么没生出针眼儿来呢?

    “绿野传媒”的大头头在台上讲上话了,内窖与他的穿戴一样俗气,脖子上套着大金链子,双手总共四个大戒指,有黄金有翡翠。我不禁蹙眉:“我说老公,你们这么有层次的公司,就是让这么一人领导着?”“这你就不懂了。他只不过是个出钱的,雇了我们这帮专业人士带着他上上层次。”这是刘易阳今天对我的第二次不屑:“可惜朽木不可雕啊。”这句话他可是说得小声儿。

    等到领导们从大到小讲完了话,自助餐会也正式拉开了序幕。刘易阳向我申请:“我去方便方便,你吃着。”我撇撇嘴:“你这两句话能不能别连着说?影响我食欲。快去吧。”刘易阳消失在人群中了,我端着个餐盘,望着食物馋涎欲滴却又不能大快朵颐,这一是因为我的胃部正处于束身衣的捆绑之中,二则是因为锦锦尚未却即将告别母乳,我为了站好最后一班岗,自然还得忌口。

    孙小娆会主动来找我说话,是我怎么想也想不到的。

    我低着头,先看见的是她的蛇皮鞋。我没抬脸,装作没事儿人似的又走了两步,结果,那蛇皮鞋紧紧尾随。“姐姐。”孙小娆仍如此称呼我,好像与我感情多么多么深厚。

    我不得不面对她,抬了头,看着她的眼睛:“哦?孙小娆,有事儿吗?”

    “姐姐,你是不是怀疑我和易阳哥有一腿?”她可真该去和陈娇娇交朋友,俩人的措辞都是如此市井。

    “哦,是怀疑过,所以我反对他借钱给你。你妈妈身体怎么样了?”还是我童佳倩做人同全,都这会儿了,还关心孙妈妈的健康。

    可惜孙小娆根本不理我这个茬,自顾自说她的:“我跟易阳哥什么事儿也没有,但你知道吗,易阳哥在外面真的有女人。

    她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见过她,短头发,个子不高,胸脯倒真挺,而且好像挺有钱的。”

    孙小娆将陈娇娇概括得还真是到位,尤其是那句“好像挺有钱”。我憋住笑:“哦?真的吗?我会好好查查,谢谢你的检举。”

    “你不信我的话?”孙小娆见我面不改色,略有不甘。

    l“呵呵,信,也不信。唉,孙小饶,你说刘易阳到底哪儿好啊,有出色到可以脚踏两条船的程度吗?”我虚心请教。

    “怎么没有?”孙小娆诚心教导我:“首先,易阳哥长得帅,五官斯文,眉毛上还有道疤。”

    “等等,”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打断孙小娆:“你说他长得帅,我就勉强认同了,可眉毛上有疤也成优点了-”

    “是啊,”孙小娆点头:“这样才更有男人味儿啊,这就跟好多男明星成心把皮肤哂黑是一个道理。”

    “那你知道他那疤是怎么来的吗?”

    “我问过,易阳哥就说不小心,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打架打出来的吧。”

    “呵,你该不会觉得他帅到是什么什么帮派的吧?而事实是这样的,四年前我们俩有一次在外面溜达,天黑了,我没注意我前面一个斜着的电线杆上突出来一截铁丝,而等刘易阳注意到了时,那铁丝己近在我眼前了。他因为拽我拽得太用力,自己就失去了重心,划了上去,缝了八针。你继续说,他除了帅,还有哪儿好?”

    孙小娆听得有些失神,眨了眨眼才又开口:“哦,易阳哥还老实。”

    “老实?”我又没忍住,又打断了孙小娆:“老实有什么好?光上当了。”我的话颇有所指,可惜孙小娆领悟不到。在她眼里,我大概是最一无所知的那一个。

    “喂,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把易阳哥夸得多么多么好,好让你自己偷着乐啊?”孙小娆咋呼上了。

    “不说算了。”我耸耸肩,打算走开去拿食物。

    “喂,”结果孙小娆还意犹未尽,又把我叫住了:“你跟易阳哥以前是同学?”

    这会儿,刘易阳已方便完了,重新投入到人群中,四下寻找着我。我拉上孙小娆躲在一块挡板之后,才回答了她的问题:“是啊,中学同班同学。”既然我打算陪孙小娆闹话家常,那还是暂时跟刘易阳捉捉迷藏比较好。

    “我上艺棱时,也跟一个同班同学好。”孙小娆耷拉着上眼皮,惆怅道。

    “然后呢?”

    “毕业后就分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除了爱情,什么也没有。”孙小娆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说我要闯出一片天,可结果,到了今天还是什么也没有,连爱情也没有了。”

    我陪着她叹了一口气,说了句老气横秋的话:“你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

    “姐姐,你知道吗,易阳哥在公司里总提到你,说你们多么多么幸福,说你多么多么体贴,我听了很嫉妒,也很不服气。

    我往你们家打电话,去你们家拜年,都是为了挑拨你们俩。我很差劲是不是?”

    “的确。”我直言不讳:“不过我以德报怨,进你一句忠告,与其搅和别人所拥有的,倒不如争取自己也拥有。”

    趁着孙小娆伤春悲秋,我一溜烟跑了,因为以我童佳倩如此好管人闹事,替人支招的个性,保不准再这么闹话下去,她孙小娆真的会扑到我怀里哽咽一场,继而从此把我视为知心姐姐,可再怎么说,她也是凯觎过我老公的杀千刀的,所以必要的距离,还是要保持的。此外,我还真是替她捏把汗:以她这没心没肺,胸不大脑也小的条件,要想在这娱乐圈中出人头地,恐怕只能靠老天的眷顾了。

    刘易阳终于找到了我:“跑哪儿去了你?”

    “自助餐啊。”我晃了晃手上的叉子。

    “可你的盘子上还是空的啊。”

    “等你啊,我们夫妻有福要同享。”说完,我就率先扑向了餐台。

    就在我和刘易阳这对恩爱夫妻人见人羡之时,锦锦正在家里承受着奶奶和姥姥的双重呵护。我跟刘易阳回家时,她们正躺在我和刘易阳的大床上午睡,锦锦自然是在正中间,面朝上,奶奶在左,面朝右,握着锦锦左手,姥姥在右,面朝左着锦锦右手,画面呈现完美的对称。

    我不禁哀号:“妈妈们,您们就差给锦锦五花大绑了。”

    这种场景已不是首次。自从我们上海归来,我婆婆自然而然还是每天早晨就来报到,承担白天照顾锦锦的重任,而我妈由于在上海跟锦锦建立了深厚的祖孙情,所以也是隔三差五就来凑凑热闹,慰藉自己的相思。

    “咱闺女可真是个香饽饽。”刘易阳沾沾自喜。

    我把我妈拽去客厅,随后拜托我婆婆:“您快给小宝儿翻翻身吧,让她侧着睡会儿,面朝您。”

    我妈嘟嘟嚷嚷:“你这海子,干吗啊这是?”

    “妈,您怎么又来了,房子还没开始装呢?”连我都快等不及了。

    “没法开始。那设计师憋足了劲儿要坑我钱,我就不能让他得逞。”我妈倒了杯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您又把设计图打回去了?这都改了多少次了?”

    “那没办法啊,这回他又紧着给我那儿布线,弄出不知多少个灯,多少个电源开关来。我说我们家又不是舞厅,弄那么多灯干吗啊,他还挺有理,说一次性装足了,免得今后想加的时候再拆墙皮。可佳倩你知道吗,那电线可是按米算钱,他那儿布着布着,愣是给我布出六百多米来。坑我钱,他想得美哟。”

    “行了妈,您差不多就得了。装修本来就是个让人吐血的差事,您要是再这么斤斤计较,那肯定是要伤身的。”

    “哪是是吐血啊,简直就是让他们吸血。”我妈瘫坐在沙发上:“哎,这还没装呢,就把我累得直不起腰了。早知这样,还不如不搬了,让你爸给你们要一套。”

    “您看您,尽说那没用的。我跟刘易阳现在挺好,住得省心。”

    “哎,不说了。”我妈打起精神,又往房间走去:“现在就只有锦锦能让我开心喽。锦锦,睡醒了没有啊?姥姥来喽。”

    陈娇娇和崔彬的婚礼筹备得八九不离十了,日子定了,婚庆公司也选好了,酒席的菜单也出炉了,可陈娇娇还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童佳倩,你说我那旗袍的腰身是不是应该再改瘦点儿啊?我这一个多月应该还能再减下去三四厘米吧?”陈娇娇之前的暴饮暴食,在她的身材上反应得淋漓尽致。

    “童佳倩,你说我那车队,怎么着才气派啊?我是坐敞篷,还是坐加长啊?”

    “童佳倩,你让刘易阳教教崔彬,你说他怎么就没一丁点儿白马王子的气质呢?”

    我被陈娇娇烦得一个头两个大,未了给她支了一招:“要不你去问问金玉吧,她那个婚礼办得多成功啊。你问我有什么用?我跟刘易阳的全部经验可就是那两张结婚证。”

    “金玉?你还不知道呢吧?她离婚了。”

    “啊?”我大吃一惊:“怎么会?为什么啊?”

    “据说是第三者插足吧,是男的插还是女的插我就不知道了。”

    “瞧见了吗陈娇娇,这是一个多么强有力的反面教材啊。婚礼气派有什么用?该散还是得散。”

    “对对对,而你和刘易阳是正面教材,你俩最恩爱,你俩最长久,行了吧?”陈矫矫敷衍我,一门心思全在面前的珠宝上:“童佳倩,你说这儿这么多套,我怎么就择不出一套能配我那粉色小礼服的呢?”

    “相信我,如果你只有一套的话,那你就省心了。”我说的绝对是至理名言,适用于任何不知足的女人。

    我本来以为,陈娇娇的婚礼已经够近在眼前的了,可结果,竟还有人手脚比她还麻利。其实严格来说,那人跟我没什么太大关系,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从血缘以及道德伦理的角度来说,她却是我的姐姐,而更严格来说,她就是我老公刘易阳同父异母的姐姐。

    这事儿之所以在刘家嚷嚷开来,是因为我公公这个当爸爸的,要给女儿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可惜这么些年来,这个家的收入和支出一直是自我婆婆统筹的,所以他不得不开了口,找我婆婆申领。而我婆婆,终于无法在沉默中继续沉默了。

    婆婆是带着两颊泪痕以及三张存折来投奔我和刘易阳的,而那会儿我们俩都已经宽衣解带正要就寝了。婆婆二话不说,把存折往刘易阳手里一塞:“阳阳,这些都是你的。”刘易阳顿时化作一尊石像,而我在眨了几下眼后,伸手就在刘易阳的腰上拧了一把:“好啊你,背着我存私房钱。”刘易阳化回为人,眼神无辜:“我哪有?”

    婆婆往我们床上一坐,掩面而泣。刘易阳捏着存折,蹲在我婆婆面前:“妈,出什么事儿了?”婆婆不回答儿子的问题,反倒抬眼望着我这个儿媳妇:“你爸要把钱给她。”这么冷不丁一句,我也被震住了,脑子绕不过弯儿来:“给谁?”刘易阳更离谱,指着我问我婆婆:“爸要把钱给佳倩?”

    婆婆泪眼婆娑,还是望着我。我终于开了窍,领悟了这个“她”的含义。我小心试探:“她?”婆婆点点头,又点下来两串眼泪。“为什么?”我不解。“她下个月结婚,你爸说,要给她买辆车。”婆婆说这话的神色,就好像在宣布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了似的:“佳倩,你说说,阳阳还骑个旧摩托呢,凭什么她倒能要辆车?”我动了动嘴唇,没说话。这问题问我,我哪の道?

    刘易阳看看他妈,又看看他媳妇,自己跟个局外人似的:“你们,你们这是说什么呢?”

    我婆婆倒真沉得住气,就跟成心吊刘易阳胃口似的,不过我可没法眼睁睁见老公干瞪眼,于是询问我婆婆:“告诉易阳吧?”婆婆心说反正闹都闹到这儿来了,瞒也瞒不过去了,也只好告诉了,于是点了点头。可她点完了,还是光抹眼泪不说话,我一见这情形,也只好主动代劳了。

    “易阳,你会不会觉得,独生子女太孤单了呢?”我采取了迂回的方式。

    “啊?”刘易阳更懵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锦锦觉得孤单了?佳倩,是不是奶奶跟爸又逼你生二胎?”

    我翻了个自眼:“跟你直说了吧,刘易阳,是你,是你有个姐姐。”

    刘易阳总算反应快了一次,他扭脸就问我婆婆:“妈,我有个姐姐?”我婆婆这次只好亲自作答了,因为再往下的,我童佳倩也一无所知了。“嗯,你爸跟别的女人生的,整大你十岁。”刘易阳从蹲姿一下变成了坐姿,手里的存折也掉在了地上:“这,这怎么可能?”

    “妈,爸在跟您结婚之前,是娶过别人吗?”既然老公已经丧失了继续提问的能力,但我这个当媳妇儿的只好出马了。我自认为,说我公公二婚,总比怀疑他未婚生女要礼貌些,而且,照他当初鄙视我未婚怀孕的那个劲头儿,理论上来说自己是不会干出这种事儿的。

    结果,我婆婆摇了摇头:“没有。他是跟一个女的好过,不过那女的她们家嫌你爸是农村的,不同意他们。后来,那女的嫁了个门当户对的,不过肚子里已经怀了你爸的孩子了。”婆婆说得痛心疾首。这人生最痛心的事儿,莫过于它们发生得太早,让你根本来不及插手。大概,在我公公跟那富家小姐玩儿命冲撞门第之见时,他和我婆婆俩人还尚属陌路。

    “这我也是这两年才知道的。”婆婆已然把高峰哭过去了,这会儿,情绪正缓缓平复:“那女的去世了,去世前,她才把这真相跟孩子说了,然后那孩子就来找你爸了。”

    “她想干什么?”刘易阳这问题问得紧促,他大概是认为自己的家庭正承受着外界的侵袭。

    婆婆吸了吸鼻子:“她好像倒不想干什么,就是看看自己的亲生爸爸。不过你爸倒上了心了,冷不防蹦出来个三十好几的女儿,他那个触动劲儿就甭提了,更何况,这几十年了,他根本就还一直惦记那女的。”婆婆又哽咽了。这女人,无论活到多大年岁,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的男人惦记别的女人。

    “过年,爸就是跟她过的?”刘易阳做了回聪明人。

    “嗯。阳阳,”婆婆又激动上了:“我之前对他是一忍再忍,可你说,过年他不跟咱们团圆,这像话吗?我去找他理论他还说,陪我过了一辈子了,也该陪女儿一年了。他这么说,就好像当初是我害他们父女离散的,可那会儿,我还不认识他呢,我,我害得着吗?”

    “妈。”刘易阳把我婆婆拥在了怀里。

    “你爸他实在是太过分了。虽说是亲生女儿,可她也三十好几了,有工作,有房子,这眼瞅着要结婚了,过得没半点儿不如意,可你爸还非要给她买辆车,说是当嫁妆。阳阳,你说,咱家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吗?那是能随随便便买辆车的吗?可你知道你爸怎么说吗?他说,这钱都是他赚的,他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婆婆的情绪又往高峰上冲了。的确,公公的话是过分了。俩人搭伴儿搭了几十年了,就算这钱是他赚的,可倘若没有婆婆省吃位用,那还不跟流水似的哗哗就没了。不过,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猜也猜得到,在公公这话的前后,我婆婆肯定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只不过她自己的不是,她自然不会跟我们告。

    “我爸他,我爸他。”这难以置信的事实,令我公公在刘易阳心中的形象轰然坍塌。

    “我,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到头来他就把我当个下人。”我婆婆越说越凄凉了,心中的积郁发泄得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妈,今儿晚上您跟佳倩住,我回去找爸去。”刘易阳当机立断,这就更上衣了

    对于刘易阳的行为,我见我婆婆不表反对,也就只好默许了,只有临了嘱咐了一连串:“别冲动,冲动是魔鬼,有话好好说,有事儿马上给我打电话,骑车骑慢点儿。”

    刘易阳这一走,就走了一整夜,直到天蒙蒙亮了,他才回来,而那会儿,我跟婆婆才刚睡下。我在婆婆的呼噜声中给刘易阳开了门:“妈太累了,睡瓷实了。”刘易阳倚向我,弯着腰,把下巴硌在我的肩膀上:“你也累了吧?”

    我挽着他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陪妈聊了一宿。你那儿怎么样?爸怎么说?”刘易阳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佳倩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易阳,我实话实说,这种事并不算罕见,更算不上太糟糕。郎”

    “呵呵,你总是这么理智。”

    “呵呵,你不用说得这么好听。这事儿要是发生在我爸妈身上,理智的就该是你了。”

    “除了发牢骚,报怨自己的一生有多么多么不值,为了刘家她牺牲了多少多少,而爸又是多么多么无情,倒也没什么别的太新鲜的。我估计,这些话在她心里憋了好久了,只不过就差一个导火索。”我挺了挺脊背:“哦,对了,妈倒是表了态了,说给你姐,啊,妈是管她叫‘那女的’,可是,我不能那么叫吧?叫姐行吗?”

    “随你吧。”刘易阳倒也并没过分反感。

    “妈表态,说顶多给你姐包个五千块的红包,要买车没门。爸呢?态度强硬?”

    “不,完全不是。佳倩,他老了。”

    “啊?啊。”刘易阳的话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本来,在回去的路上我都想好了,我要跟妈站在一边,不管这事儿到最后怎么着,至少爸应该为他自己说的那些过分的话而跟妈道歉。”然后,刘易阳将手指插入到头发中,抱着头:“可是佳倩,等我见到爸,那些我想好的话,我一句也说不出来了。我好像从来没注意到他已经有那么多自头发了,脸上还有那么多老人斑。他坐在那儿,垂着双手,一动不动。”

    “然后呢?”我把手放在了刘易阳的膝盖上。

    “然后还没等我问,他就开口。他说是他作了孽,是他不计后果的行为,让一个女人为他牵挂了一辈子,守着秘密心酸了一辈子。还说,我那个,我那个姐姐并没有怪他,也不需要他补偿什么,只是希望偶尔能和他团聚团聚,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自责,更要去补偿。”刘易阳握住我的手:“他说,他只不过是心疼她每天上下班要挤四个小时的公共汽车,所以才打算给她买辆车的,他说,他只不过是要尽尽一个父亲的义务。”

    “我不知道,可我挑不出他的错来。如果说有错的话,那也是几十年前的错了,是不是佳倩?”

    “可妈不这么觉得。”

    “是啊,我听爸说,妈说了好多难听的话。”

    我仰倒在沙发上:“可以想象,哎,易阳,所以这下,我们该为难了。”

    “阳阳,佳倩,”不知何时,我婆婆已站在了房门口,听上了我和刘易阳的对话:“你们别糊涂了,妈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们?妈还能活多少年,还能享多少福,花多少钱?妈这么争,是为了把钱给你们留下啊。”说着说着,我婆婆手都抖了。

    刘易阳一步跨上前:“妈,我们知道,知道,可是,我们不希望为了钱,让您和爸翻脸啊。”

    “是啊妈,那就困小失大了。”我也跨上前,帮腔道。

    “佳倩,你怎么也这么糊涂?你不认为我们刘家亏待了你吗?你嫁给阳阳,我们只给了你一间那么小的房间,可是佳倩你得知道,不是我们舍不得,是我们真的没那么大的能力,可是,可是这些钱,妈有能力留给你和阳阳。”这时我才注意到婆婆又把那三张存折攥在手上了。

    “妈,我和易阳没房子,只能怪我们自己没能力,怪不到您和爸的头上。再说了,要是我童佳倩真那么在乎钱,也就根本当不上您的儿媳妇了。”其实,我何尝不想有朝一日收着份礼物,拆开一瞧竟然是把车钥匙,我何尝不想让我的老公结束风吹日哂,危危险险的摩托生涯,可是,倘若因此搅个鸡犬不宁,我可担当不了。所以说,与其说我童佳倩淡薄金钱,倒不如夸赞我爱好和平。

    “妈,我和佳倩这么年轻,有多少钱赚不来啊?还有,您也还年轻,别动不动就说丧气话,以后您还得且享福呢啊。”刘易阳抱了抱我婆婆。他这个翅膀硬朗的大小伙子,似乎有多少年没和妈妈这么亲近过了。生儿子就是在这儿吃亏,他们一旦成了人,就羞于抒发自己的亲惰了,所以我公公才会说,还是丫头贴心。

    我婆婆还不依:“你们是不是都喝了你爸的迷魂扬了?怎么就这么说不通呢。”

    “妈,那我就给您说通了吧。”我眼见时间流逝,迟到在即,索性给我婆婆下来一剂猛药:“虽说我没看过您手上那存折,可我猜,顶多二十万吧?我跟您交交心,这点儿钱,我和易阳真是看不上。您呢,要是乐意自己留着,就留着,不过您千万别跟爸说是要给我们,我们可犯不着为这点儿小钱背上不孝的罪名。”

    “你,你,你这孩子。”我婆婆没话说了。要么说,还是猛药见效快呢。

    “哎哟,锦锦该吃苹果了吧?”我板下脸来:“妈,您为了这点儿小钱,就置锦锦于不顾了吗?”

    望着我婆婆匆匆奔向厨房的背影,刘易阳对我竖了竖大拇指:“媳妇儿,牛,你真牛。”

    “那是,”我洋洋自得:“我童佳情这张嘴,那可是国宝级的。”

    “可是媳妇儿,”刘易阳双手握住我的肩膀:“你真不在乎吗?”

    “在乎什么?钱吗?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过我跟你说啊,我穷我无所谓,但咱不能穷着锦锦,别回来等锦锦上幼儿园了,你还骑着你那突突突驮着她。郎”

    “遵命,”刘易阳给我敬了个礼:“到时大不了来辆自行车,保证全新。”

    “那还不如来辆三轮儿,连我一块儿驮上”

    这时,我婆婆端着个苹果从厨房出来了:“哼,有四个轮儿的看不上,非要三轮儿。”

    刘易阳的姐姐结婚时,只有我公公去了,当然,他出席的身份并不是新娘的父亲,而是新娘曾经工作上的上级。我和刘易阳为了跟我婆婆保持统一立场,当然是不敢前往。其实出于好奇,我倒是挺有兴趣结识这位心胸开阔的晚婚女人,不过,鉴于刘易阳与她的尴尬关系和矛盾感情,我也只好作罢。

    至于公公给女儿置办嫁妆的心愿,未了还是实现了。而更难能可贵的是,那辆车,是由刘易阳出马买下的,原因是我公公对此实在是个外行。一辆大红色的东风标致,十四万出头。我猜的真是挺准的,公婆的积蓄,并不足二十万。

    自从婆婆攥着存折来投奔我和刘易阳的那天开始,她就一直赖在我和刘易阳的家里,没再回过自己家。所以锦锦又开始了跟奶奶朝夕相对的日子,二人感情骤增,这令得锦锦的姥姥,也就是我的亲妈甚为不悦。“这一眨眼,锦锦就又喜欢奶奶胜过喜欢姥姥了,不行,我也要搬过来住。”这是我亲妈的原话播。

    “什么世道啊这是?个个有产阶级削尖了脑袋往咱这无产阶级租来的房子里钻。”我跟刘易阳感叹。

    “咳,因为房子不是家,有爱才有家啊。”刘易阳改用我的名言,命中靶心。

    陈娇娇的婚礼如期举行,六辆奥迪组成的车队,说话带唐山口音的司仪,家常菜的酒席,还有一套套租来的礼服,真是应了八个字:麻崔虽小,五脏俱全。

    陈娇娇笑得腮帮子都僵了:“童佳情,我终于结婚了该有的都有了,房子,婚礼,蜜月,还有钻戒,我好幸福啊。”说到这个钻戒,我曾结结实实嘲笑过陈娇娇一把。那天,我翻箱倒柜寻出来个放大镜,往她那戒指上一照.“哪儿呢,哪儿呢钻石?”

    “娇娇,你没抓住重点。重点是你嫁给了崔彬你好幸福啊。”

    “好啦好啦,怎么都好。唉?童佳情,如果让你度蜜月你要去哪里?”

    “去海边喽。”我漫不经心。

    然而,然而,就是我这漫不经心的四个字,让我在接下来的一个周末的早晨,接到了一通电话:“喂,是童佳情小姐吗?我们这儿是旅行社,有一位陈娇娇小姐给您和您先生订了一套马尔代夫双人豪华六日游,费用她已经帮您付了,现在我们需要您和您先生的身份证,好为您订机票和酒店,您看,您什么时间可以过来办一下?”

    我一脚踹醒了身边的刘易阳然后把电话塞给他:“你让她再说一遍,你好好听听,我不相信我的耳朵。”

    然后,然后,我打了电话给陈娇娇:“你搞什么名堂?怎么把我们搞到马尔代夫去了?”

    “喂,童佳情,是你说你喜欢海边的啊,马尔代夫可是数一数二的海边啊。”陈娇娇理直气壮。

    “可是,可是,为什么你跟崔彬结婚度蜜月,要带着我和刘易阳啊?我们这不是电灯泡吗?”

    “错是你跟刘易阳代替我和崔彬去度蜜月,所以,没有电灯泡。”

    “什么什么?你这是搞什么吗?”

    “童佳情,我已经够幸福了。而我之所以这么幸福,你功不可没,所以我要报答你。让你的婚姻不仅仅是两张结婚证书。我知道,你和刘易阳就算什么都没有,也照样会百年好台,不过,有总好过没有吧?反正你闺女也断奶了,你们就去度个蜜月好了算是锦上添花。”

    “陈娇,娇你是不是改行改到旅行社去了?拉业务,从亲朋好友下手?”

    “喂,那钱可是我出的啊,你听好了,不是我给你垫上,而是我替你出。你要是再跟我这儿废话,我可拿着我和崔彬的身份证去办手续了啊。”

    “我明自了,全明自了,你这是不惦记还我钱了吧?”

    “啊,疯了疯了。童佳情,我真是交友不慎啊。你放一百个心,欠你的钱,我一毛也不会少还你。”

    “啊,真是的,早知道这样,我就说我喜欢欧洲了,我喜欢巴黎的浪漫和意大利的美男子啊。”

    啪,陈娇娇终于忍无可忍,挂断了电话。而我,也让刘易阳一把扑倒了:“什么?意大利的美男子?哈哈,,没机会了,我倒是可以去马尔代夫饱饱眼福,比基尼美女们我来了。”我反身扑到刘易阳的上面:“我这就戳瞎你的双眼。”

    再然后,再然后,刘家迎来了一次重大的变革。在一次又一次的家庭会议之后,我们全家全票通过了一项决议,那就是要将刘家的旧房出售,然后贷款购置一套四室两厅的新房,供我们刘家六口共同居住。至于房贷,自然是由我和刘易阳来偿还。刘易阳的奶奶很高兴,因为她又可以吃到出自我童佳倩之手的饭菜了。刘易阳的爸爸很高兴,因为贴心的孙女终于近在咫尺了。刘易阳的妈妈也很高兴,因为,她早就后悔跟老伴翻了脸,后悔搬了出来又找不到搬回去的台阶,而这样一来,刘家又能重现四世同堂,朝气蓬勃的繁荣景象了,免得她和老伴面面相觑,话不投机。

    至于婆婆后悔的根源,那又说来话长了。言简意赃的话,那就是刘易阳的姐姐虽说并不富有,月薪不高,房子偏远,但却真不为那辆崭新的大红色标致所动。人家百般坚持,千般感恩,愣是把车给退了回来。这令婆婆宽了心的同时,面子上也挂不太住了

    而对这次变革最为欢欣的人,自然非刘易阳莫属了,眼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四个女人,外加他最崇拜的父亲,又要重新团聚在他的四面八方了。欢欣之余,难得他还顾得上关怀我:“佳倩,你真的愿意吗?只要你说一个不字,我们马上推翻这项决议。”“算了,”我勾上刘易阳的脖子:“反正我童佳倩天性无私嘛,只要你们个个都满意,我也就满意喽。不过老公,你能不能偶尔陪我回娘家小住呢?跃层啊,我们也去体验体验嘛。”

    “成交。”刘易阳的嘴覆盖上了我的嘴。

    (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