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21——12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百二十一话:我们要结婚

    我妈一溜小跑跑进厨房,熄掉了炉灶上的火。我若无其事地跟了进去:“炒什么呢?”“油麦菜。”我妈一边说,一边用铲子翻炒了两下。上层的菜叶还生硬而翠绿,而厨房中却已弥漫糊味儿了。我妈放弃了菜,撂下了铲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用下巴指着家门口的方向,低声问我:“谁啊?”

    “孩子他爸。”我吐出这四个字来,就像吐气一样自然。原来,跟我妈介绍史迪文,要比介绍于小杰顺理成章。于小杰,不知他在退出我的人生后,退去了哪里。

    “他来干什么?”我妈的双手因为戒备而再度攥住了围裙,就差说出八个字: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哼,”我嗤笑,“家访。”

    厨房外,我爸用不自然的咳嗽声结束了男人间的沉默,然后我听见史迪文的声音:“叔叔,您好。”我又嗤笑:这腔调还真恭敬,不知他有没有哈腰。

    我拧开了火:“都还没吃饭呢,这菜得接着炒,我来,您出去吧。”

    我妈握紧了铲子,用胳膊肘拱我:“还是我炒吧,反正这个家的事儿,我也做不了主。你出去看看他们吧。”我妈的情绪并不温和,我的怀孕,我的于小杰,以及我的“孩子他爸”,对她而言是连绵不绝的震惊。而十有**,我爸也已将对我怀了个女娃娃的不满,洋洋洒洒地淋在了她的身上。这个家的事儿,她的确是既无奈,又无辜。

    我走出了厨房,见到史迪文已坐在了沙发上,他不问自答:“叔叔好像是去换衣服了。”

    “突袭的结果您还满意吗?”我讽刺史迪文。

    “我要的是你我的结果。”史迪文有些局促,肌肉僵硬,而我怀疑在他那紧握的双拳中,是不是正有两汪汗水。

    第一百二十二话:输赢

    我爸在那件带领子的T恤衫中,竟仿佛比史迪文更加局促。这是我第一次给他带来听众,听他来宣扬男人比女人高贵,以及姓氏的重要性,而他理所应当地怯场了。他将目光投向我妈,其中有求助和命令的双重含义,企图让我妈代为开口。而我妈一闪身,重新投入了厨房:“我再去炒个菜。”这就是我妈,但凡她有机会反对我爸,与我站在同一阵线,她一定会那么做。

    “叔叔,何荷怀的孩子,是个女孩儿。”史迪文在这一刻相信了我的一切说辞,“所以,她不需要姓何了,对吗?”

    在这一刻,对我爸而言,如此尖锐的问题反倒令他如释重负了,至少,他不用叭啦叭啦地,口干舌燥地去对史迪文阐述他的观念了,这省了他的大事了。

    “唔,”我爸面向史迪文,好像从此以后,就该男人与男人之间对话了,“你是小荷的同事?”我爸不顾史迪文的问题,他自有他的流程。

    “是,我比何荷早到‘宏利’,我们已经共事两年多了。”

    “唔,”我爸又咕哝了一声,他的确不善于与我的男性朋友交谈,因为他的确缺乏经验,“她从来没和我们提过你。”

    “我们,我们交往的时间还不长。”史迪文瞄了我一眼,话说得心虚,“而且,恐怕是因为您的关系,所以何荷她一直在逃避她和我的感情。”这后一句话,史迪文倒是说得大义凛然,我在一旁听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这是在教训我吗?”我爸面露愠色。可怜他,了无经验,还遇劲敌。

    “不是的叔叔。”

    “好了,”我爸打断了史迪文,然后又自相矛盾地叫他开口:“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我,”史迪文收敛了气势,“我来要一个结果。”

    第一百二十三话:客户VS同事

    在“宏利”的楼下,我撞上了姜绚丽和毛睿。而我之所以说“撞上”,是因为以他们那时那会儿的形态而言,至少姜绚丽并不乐于遇见我。

    远远地,我就看见毛睿铁青着脸,不管不顾地闷头往前走,而姜绚丽则在后跌跌撞撞地拖着毛睿的胳膊,两条裹在黑色丝袜中的细腿高频地交替前进,仿佛随时可能折断。看见这情景,纵然我自身身处泥沼,也不由得窃笑:真是世事无常,这二人的地位竟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下,也由不得姜绚丽口是心非,说毛睿在她眼中约等于甲乙丙丁了。

    我立定了脚步,毛睿闷着头,险些冲碰到我。他抬眼:“这么巧?你好。”姜绚丽见了我,可就没毛睿那么自然了。她跟触电似的撒开了毛睿的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你回来了?”我撇撇嘴,打算上楼。

    “你跟何荷一块儿上去吧。”毛睿对姜绚丽发话,语气与我想象的大相径庭。我想的是,他八成已厌倦了姜绚丽,所以才会有刚刚姜绚丽穷追不舍的一幕。可结果,毛睿的口吻依旧是温柔得令人悚然。

    “好吧,”姜绚丽碍于我在场,不得不听从了毛睿的安排:“那你记得打电话给我。”

    毛睿点点头,又攥了攥姜绚丽的手,而后才烦闷地离开了。我忍不住问:“怎么回事儿?”姜绚丽的目光追随着毛睿的背影:“不知道,他莫名其妙跟你们市场部女强人动起手来了。”

    “秦媛?”除了她,别无二选,“为什么?”

    “我要是知道的话,还用死乞白赖追着他问吗?”姜绚丽瞄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走向电梯。

    “喂,毛睿是你的客户啊,秦媛是你的同事啊。”姜绚丽追上我。

    “那要是照你这么分析,就是秦媛有意抢我的客户,结果不欢而散。”秦媛倒是早就有这意图,可结果,确是动起手来?

    第一百二十四话:辞职

    “史迪文一辞职,交易部那冯老头儿立马跑到我面前来长吁短叹,说史迪文是个人才,不可多得。哼,”瞿部长甩了甩稀疏的头发,“难道我市场部的何荷就不是人才?”

    瞿部长口中的冯老头儿,是交易部的冯部长。他年逾五十,绝对是外汇界的老前辈,而史迪文就是由他一手提拔的。

    “史迪文辞职?”我站直身,双手撑住瞿部长的办公桌。

    “是啊,你们在石家庄时,他就打电话给冯老头儿说辞职了。”瞿部长仰视我,不解于我对此事的不解。

    我扭头走向瞿部长办公室的门口,在出门前才恍然问道:“那你不用开除我了?”

    “谁说我要开除你了?”瞿部长反问道。

    这一天,“宏利”平静极了,绝大多数人都是对我眉目含笑,然后道一句设问句腔调的“回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做贼心虚的缘故,我频频认为他们的笑容都别具深意,像是在说:你跟史迪文,保密工作做得一流啊。还有极少数人,在这里专指秦媛,她口舌锋利:“出差很轻松吧?你看你,又发福了。”我倒打她一耙:“你很闲是吧?找不到客户,又打我客户的主意?”

    这一天,我没有再见到史迪文,我甚至不知道他在离开了我爸妈家之后,到底有没有来“宏利”。如果瞿部长所说一切属实的话,史迪文他应该来呈交一份书面的辞职报告,然后着手卷铺盖卷儿了。他竟然辞职了?他竟然辞职了。他是因事实已定,走投无路,无脸见人,还是因打定了主意,要与我恋爱结婚,却又不舍我离开“宏利”,从新闯荡,于是不得不自己走人?

    我和姜绚丽一起下班下楼,情同姐妹。

    “我们好像好久没这样了哦?”姜绚丽挽着我的手臂,因着我们二人的身高差距而居高临下。

    第一百二十五话:谁是胜利者

    史迪文在电话那边叫嚣:“喂,喂,何荷?打了电话又不说话,你有种没种?”我不能肯定汪水水能否分辨出那细微却无礼的男声是出自史迪文之口,我只能若无其事地将握着电话的手自然下垂,让史迪文的质问声传入大地。

    “你在打电话啊?抱歉抱歉,我没注意。”汪水水态度温婉,淡紫色衬衫的荷叶袖随风飘曳。

    “啊,”我一时语塞,“没事儿,那,那我先走了。”我选择作了逃兵。演戏演全套,我自然而然地又将电话举回到耳边,以一副光明磊落的姿态对着电话又喂了一声。“何荷,你和水水在一块儿?”上一秒还嚣张的史迪文,在这一秒化身为张皇失措,面目猥琐的一员。何荷和水水,听上去可真像是左拥右抱。

    “是Steven吧?”汪水水加疾两步,走在了我的左边。她低声询问我,可她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要不,你们俩直接说吧。”我索性将电话递向了汪水水。

    “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汪水水连连摇手,两只大眼如两口深井。

    “何荷,你搞什么搞?你跟她在一块儿,替她给我打电话?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莫名其妙?”史迪文对我的责备永远是劈头盖脸。

    “史迪文,你把耳朵掏掏干净,听着,第一,我是在给你打了电话以后才碰上汪水水的,第二,我是因为你们俩互相问候,才要她听电话的,我没义务帮你们传话。”

    直到挂断了电话,我才意识到:我失态了,而且是在汪水水面前。

    “Steven约了我见面。”汪水水陈述道。

    真巧,我本来还打算约史迪文见面。如果他问我有什么事,我会回答,你为什么要辞职?不过这些还没来得及发生,汪水水就介入了。

    “你和Steven去河北出差时,公司里传了些你们的是非。”汪水水措辞含蓄。她一个“传”字,已宣布了她的立场:她并不相信那些是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