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13——117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百一十三话:红颜祸水

    闹事人群为首的是个白净男人,斯斯文文的五官跟他的咄咄逼人矛盾极了。他煽动道:“婚礼是我们一生一次的大事,神圣不可亵渎,可对他们,不过是差事。一上来说得天花乱坠,等交了钱了,就说一套做一套。”

    “谁要是对我们‘合璧’抱有这种成见,那大可不必再合作,‘合璧’会返还他全部费用,并额外赔偿百分之二十的损失费。”我和庄盛不同。他是老板,大眼溜精地盯着“合璧”的收益,而我不过是打工的,每个月初从老板手上领一份鲜有浮动的薪水,所以我自然比他大刀阔斧。

    庄盛心疼地嘬了一口牙花子,呲的一声,尽收我耳底。

    这时有人聪明伶俐地递上一份记录,并对我使了使眼色。我迅速翻阅:“这位莫先生,您之前提到说希望婚礼可以在雨天举行,当初我们说风云莫测,很难替您安排。那么这次由于我们庄总不能出任司仪,我们答应您的这个要求,作为补偿。哪天下雨,我们就哪天为您举行婚礼。您,意下如何?”

    莫先生有些意外,气焰渐弱:“那个,我和娜塔莎是在雨天相识的,所以我们才会有这个愿望。”

    “那这个愿望就由‘合璧’帮您实现好了。”末了,我还周到地贬了贬庄盛,“漫天的细雨肯定比俗气的金牌司仪更加意义非凡。您说是不是?”

    闹事人群渐渐褪去,我这“合璧婚庆”的总策划一一应允下他们或大或小的要求若干,信誓旦旦说会化不可能为可能。与那些可以触碰到他们内心的细节相比,庄盛这金牌司仪不值一提。到底,他只是个局外人。

    马喜喜请我吃饭,地点定在了“喜爱美足会所”对面的咖啡厅里。我到时,她对面的位子上已坐有一女。我走上前,马喜喜装腔作势地对我一指邻桌:“你先在那里等等。”

    马喜喜一番话说得流利:“身为‘欧莎女鞋’最新一季的代言人,并出席过数场黄金档电视节目,并即将创办北方最大的一家美足会所连锁企业的我,在选拔员工方面,难免比较苛刻,这点并不难理解吧?”

    第一百一十四话:花招

    表面上头衔众多,看似已发迹了的马喜喜,实则还是一穷二白,所以她请我吃饭,不可能是单纯地请我吃饭,事实上还不等侍应生把饭端上来,她就直奔主题了:“毕心慧,咱俩之前的小矛小盾,都一笔勾销了。今天你得跟我掏心掏肺,我就要你一句话,庄盛这人,到底值不值得我考虑。”

    这问题实在是将我问住了,我只好反问:“你要摒弃你的‘衣服论’?还是只打算将我们庄总变成你的衣服之一?如果是后者,那他合适。他对你之前的一妻多夫制是略有耳闻,并且表示理解。要我看,你们俩是臭味相投。”

    “要是动真格的,他行吗?”

    “你饶了我吧。爱情这事儿一动真格的,闹不好就出人命,我可没法跟你打包票。”

    随后,我心狠手辣地给马喜喜打了两针预防针。一是说庄盛这人恩将仇报,当初“合璧”的老板夫妇也算是慧眼识珠,发掘了他,结果他翅膀硬了,过河拆桥。二是说庄盛目前之所以神魂颠倒,奋不顾身,是因为他的初恋,也就是“假名”小姐的婚礼拔开了他的塞子,他封闭许久的感情一经释放,之猛之浓郁,胜似泥石流。总而言之,他的深情是冲动,是假象,言而总之,他过去的浪荡作风是不容狡辩的事实。

    于是乎,到了结账时,马喜喜装聋作哑,末了我在侍应生恳求的目光下,不得不掏出了钱包。马喜喜伺机又叫了一客甜品:“我拿周森换你个庄盛,我亏大了。”

    与马喜喜各走各路后,我致电庄盛:“已按照您的吩咐,将您塑造成了个薄情寡义之徒,消费两百余元,你给我报两百就行了。”

    “哇,”庄盛鬼叫,“你这是公款吃喝,毫无节制。”

    第一百一十五话:乱来

    周森进家门时,我正端着周妈妈的洗脚水,要倒去厕所。周妈妈追在我身后:“心慧,我自己来,自己来。”周森从我手里将盆端过:“我来吧。”可结果,这盆水最后落在了跟着周森一起进来的刑助理手上。

    刑助理又给周妈妈带来了些新的种子,薄荷,番茄之类的。周妈妈爱不释手,险些连夜播种。

    我随周森进了房间。周森拥抱我:“二十三岁的毕心慧,我欠你一段恋爱。”

    我故意推开周森,往床边一坐,翘上二郎腿:“可不是?别人谈恋爱是游山玩水,我倒好,是端茶倒水。二十三岁的毕心慧,从来没给人倒过洗脚水。今天回去我也得给我妈倒一盆,不然也显得我太势力了。”

    我的惺惺作态逗笑了周森,他脸上的疲态渐渐隐没。

    “喂,”我又故意吞了口口水,“我妈说,不让我跟你乱来。”

    周森的眼睛中闪过一簇光,这家伙,跟我一样缺乏想象力,动辄就想到男女最原始的问题上去。我拉着他坐到我身边,手臂费力地揽着他的肩膀,豪迈地说:“你知道什么叫乱来吗?”这下好了,周森好似不费吹灰之力,就反擒住我那惹祸的手臂,欺压到我身上。我的背砸在软绵绵的床上,既深陷,又弹跳,神奇极了。

    我没有惊呼出声,因为在第一时间,周森就用口封住了我的口。幸好他这么做了,不然我鬼喊鬼叫的,大概再没脸见门外的周妈妈了。周森吻得很宣泄,不是发泄,而只是宣泄,掠夺了我所有的氧气。在这“乱世”中,他压抑了对我的热情,如同他压抑着“安家家纺”背后的真相。而眼下我就在他面前,伶俐得**着他,他的防线溃不成军。

    我享受着周森的吻,他的嘴唇从清冷到温暖,他的呼吸从急促,到平和,再到急促,我捕捉着每一个细节。周森并不欠我一段恋爱,该给我的心跳,他都给我了。

    第一百一十六话:泥菩萨

    “如果没有她参与,我也不会这么后知后觉。”周森习惯性地想去掏烟,意识到不妥后,手指停留在裤兜的边缘。我索性挽上他的胳膊:“我们出去走走?”

    周森烟只吸了两口,就掐了。我沉默着,只是听他随心所欲地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周森说得很间断,但意思很清楚:刑助理利用职务之便,泄露了“安家家纺”染料供应商的信息,并联合了一部分股东,促成了一家新成立的染剂公司取代了周森合作已久的“达远染料”。而那家新成立的“鑫彩染料”的老板,正是刑助理情系之人。

    我不禁赞叹我妈:“她把女人都看透了,为了男人,女人什么都干得出来。既然为了爱情,刑助理能知法犯法,那我自然也能替你顶罪。我妈的担心不无道理。”

    周森机灵:“你妈妈担心的‘乱来’,是你替我顶罪?”

    问题没有被扯远。周森又说,刑助理对“犯法”一事毫无先知,毕竟“鑫彩染料”的染色剂虽不及“达远染料”优质,但也基本合格。她也万万没有想到,事后会有致癌一说,如此一来,她所倾力协助的“鑫彩染料”也反惹了一身骚。

    周森又说:“事发后,她是受到双重煎熬,既愧对‘鑫彩’,也愧对‘安家家纺’。”

    “你妈妈那么喜欢她。”我惋惜。

    周森又在摸烟了:“她并不坏,只是这次糊涂了些,被人利用。”

    “对了,”周森握着我的手的手加重了一下力道,“一直没机会说。我帮你查了孔浩的事,今天有了些眉目。”

    “你是说,他遇袭的事?”

    “对。之前我请赵律师顺便查查看,今天他答复我说,他在孔浩出事的地方悬赏目击者,有线索指明,打伤孔浩的人是名散打教练,住在景庭小区。而巧的是,李真小姐,也住在景庭小区。”

    “散打?”我倒抽一口冷气,“那上一次拧断孔浩手的,肯定也是他喽?等等,你说李真?李真买凶?”我连冷汗都下来了。

    第一百一十七话:通州

    孔妈妈巴不得我和孔浩交头接耳,索性一个人走在后面,落得远远的。我借机问孔浩:“你对散打有没有兴趣?”孔浩被我接二连三的,诡异的问题烦得头直疼:“毕心慧你有完没完?”

    我不死心:“那李真呢?如今女孩子都流行学个跆拳道啊,散打之类的,她有没有赶这个时髦?”

    孔浩那股子腻味人的劲头儿冒了顶:“我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动口不动手。”

    我犹豫着要不要再继续深入,生怕自己太嚼舌,但也怕孔浩到了末了,冷不防无法面对事实的残酷。这次遇袭后,孔浩倒是毫不犹豫地又报了警,而且警察同志对此一而再,也许还会再而三的恶行也提高了重视,那么李真的暴露,就是迟早的事了。周森说,同住一个小区不代表买凶,然而,那也肯定不是巧合。

    庄盛在这时致电我:“慧,来吧,看看你的新办公室。”

    我告辞,说公司有事。孔妈妈拉着我的手,依依不舍,我实话实说:“公司刚刚有起色,正需要用人,实在是躲不了清闲。”然后,孔妈妈艰难启齿:“心慧,前一阵子,对不起了。”我大呼:“您这不是要折我寿吗?”孔浩有些心不在焉,最近这一程路,他走得实在有些坎坷。

    庄盛在通州等我,为了跟他会合,油钱姑且不算,光是过路费,来回我就交了二十大元。我哭丧着脸:“庄总,你该不会把我发配到通州吧?”庄盛兴奋地搓着手:“通州有什么不好?人口旺,交通便利,是北京未来发展的重心,和国际接轨的。”

    “那不如我留在总部,您来这重心开疆拓土。”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得过过。”

    庄盛什么都计划好了,他说的种种通州优势,都抵不过他最关键的最后一句:慧,你还不知道呢吧?我在通州买房了。我问:“现房?”庄盛答:“现房。”我大胆建议:“那正好,你这儿新房新公司,两手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