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尾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苏玲和Gent在婚礼过后的第二天就飞去马尔代夫开始幸福地蜜月生活,所以见到南歌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

    说来也奇怪,南歌和苏玲之间的默契有时候就是那么该死的契合。那天她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害得沈言以为是什么大日子,结果南歌轻描淡写一句,“今晚会有大拷问,咱要好好犒劳一下审问官。”让沈言口中的水毫不犹豫地喷了出来。

    南歌话音刚落,门铃适时响起。

    南歌推了推沈言,“你去开门。”

    “你怎么不去?”

    “我这不是在准备咱今晚的伙食吗,亲爱的,快去。”

    沈言立刻从椅子上狂奔而去。

    果然不出南歌所料,苏玲和苏苏两个大嘴巴一拥而进,把沈言落在了最后面。苏玲一身粉红,看上去活像一个美丽的少妇,正是阔太太的样子。她和苏苏相互看了一眼,眼神戏谑地盯着南歌笑。南歌被她们看的有些不自在。

    “就知道你们回来蹭饭吃,所以就准备了一大桌子东西,甭客套了,上座吧。”

    没想到苏玲却在沙发上坐下,托着下巴看向南歌,“咱可不是来蹭饭吃的,咱是来看看前一刻还冷战得你死我活的两个人,后一刻是怎么热烈地拥抱在一起的。我说南歌,你怎么就跟我在同一天嫁人了呢,咱俩怎么就这么有缘?”

    苏玲一路来的时候已经大致听过苏苏跟她讲的有关于南歌和沈言的事情。苏玲没想到,自己婚礼的那天,沈言和南歌居然跑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她摇着头不住地感慨起来。

    “一本小小的证书就把你们这俩牛郎织女绑在一起了。我说沈言,早知道这么容易,你当初就得拉着她去登记,那三年的苦不都白受了?”

    沈言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害我到现在都耿耿于怀。”

    “苏玲,你别逗了,接下来咱是不是要准备准备参加他们的婚礼了?”苏苏朝苏玲使了个颜色,苏玲立刻心领神会。

    “对,婚礼,一定要超级豪华才配得上咱沈言的身价啊,你说是吧,沈言。”

    沈言无辜地耸了耸肩,朝南歌的方向怒了努嘴。南歌无所谓地喝了一口汤,“我们领了证了,就不准备婚礼了,咱把这婚礼的钱省下来来一个超级豪华超级浪漫的蜜月旅。”

    苏玲皱起眉头,她看向沈言,眉宇间有些不赞同的神色,“沈言,你不会连举办个婚礼的钱都凑不出来吧。你这可不行,你这样怎么样我们家南歌。你要知道,这结婚证可以领,离婚证也一样可以领,跟你结婚一样方便。”

    “你能说点好听的不?”南歌佯装生气地朝苏玲吼了一下。

    苏玲愣住,然后露出受伤的表情来看向苏苏,“你老说我重色轻友,现在你看到啥是真正的重色轻友了吧?”

    苏苏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挽住苏玲的胳膊。

    “亲爱的,咱馆子也来踢了,是不是这就准备打道回府了?怎么也别打扰人小两口的幸福生活不是?”

    苏玲点了点头,“说得极是,走吧,我请你下馆子去。”

    南歌见她们似乎真的要走,装模作样地喊了几声,“真要走啊?那我就不送了。你们自便。”那两个人走到门口同时回头,朝南歌投去鄙视的一眼。然后砰地一声,他们家的门被摔的震天响。

    南歌跟沈言面面相觑。

    “吃过晚饭咱们做什么?”沈言一脸欢喜地问南歌。

    南歌翻了翻白眼,“吃过晚饭咱们一起刷碗。”

    “然后呢?”

    “然后你看看设计图纸,我看会儿电视。”

    “再然后呢?”

    “再然后?”南歌忽然看向沈言,“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言脸上浮现出坏笑来,“南歌,我们生个孩子吧,要是男孩的话就要比苏玲的儿子更帅,要是女孩的话就要比苏玲的儿子更秀气。”

    “我说你干啥非得跟苏玲的儿子比?”

    “所以南歌,你是答应了?”沈言一脸期待。

    南歌轻轻咳嗽了一声,捏了捏自己的嗓子,“沈言同志,生孩子是夫妻之间应尽的义务和职责,所以你说我能不答应?”

    A市西郊的高级公寓内,某男和某女在柔软的大床上激情缠绵……窗外星光灿烂,室内一室旖旎。

    某男:“南歌,我觉得现在很幸福。”

    某女:“那你说你比较喜欢你自己,还是比较喜欢我?”

    某男:“我更系话你的……”

    某女欣喜,接着又听到某男还未结束的声音,“同时又比较喜欢我自己。”

    某女一脸沮丧,某男用力地搂抱住某女,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南歌,人生有很多地三年,我希望以后我们一直都能一起度过一个又一个的三年。我们领了结婚证,就不要再领离婚证了,我们要体谅一下民政局工作者们每天的工作量,知道吗?”

    某女点了点头。

    某男又说:“那幅画,明天可以完工了。”

    ……

    那幅被神呀搁置了的画,到现在已经将近六年的时间,六年,他终于看清了那双澄澈的眼睛,也终于可以把这幅画画得完整。他终于看到画中女子迷雾的双眸深处,是对自己最深刻的眷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