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196——200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96章大结局进行时5

    俊笑着看着她,靠在一边的椅子上,淡淡的说,“我还在继续查,你不要胡思乱想,能有什么事呢。”他摸一摸她的头,好像她仍旧是小孩子一样。

    她看着他一脸坦然的样子,也就没有追问。

    然而她心里并不是便这么相信了的。

    俊一定有什么瞒着她,她能感觉的到,她知道这样直接问俊,他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那天,俊有事外出,安臣来看着她,她靠在窗口,看着外面一圈一圈的黑衣人,笔直的站着,虽然看似只是在随意的聊天,但是她知道,他们该是在看护这个院子。

    她眯起了眼睛,转头对安臣说,“我想到院子里走走。”

    安臣对她很客气,答应着她,带着她出去。

    外面天气很好,安臣在身后为她打伞,她说,“俊去哪里了?”

    他用恭敬的声音回答,“BOSS只是出去办事。”

    说了跟没说一样,莫子言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花园里的花开的很艳,她抬起头说,“安臣,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去我房间,把我的玫瑰花茶拿来?”

    他顿了顿,想要去找别人进去,但是她说,“安臣?是不是麻烦你了?那还是算了,我自己去吧,俊好像说不许他们进我房间。”

    安臣连忙说,“不是,莫小姐,那莫小姐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莫子言带着如常的微笑,看着他离开,脸上的笑容,在他转身后,烟消云散。

    等安臣回来时,却见椅子上已经空了,他马上觉得不好,手里拿着还温热的玫瑰花茶,慢慢攥紧了,刚泡好的茶,她怎么会忘了拿?

    *

    莫子言直觉上,他们是不会放她出去的,那些人,美其名是在看护院落,其实,只是在看护她,俊在的时候,她透露出想要出去的意思,俊就会三言两语的打消了她的意思,俊走了,他们更看护的严肃谨慎,她怎么看不出来。

    俊一定有什么在瞒着她,在大街上,她边走着边想,是什么呢,他在刻意的瞒着她什么?心里突然一沉,他会不会是……去找林安森报仇?

    想到这里,便觉得左心房那里突突的一阵狂跳,她担心林安森的安危。

    想了想,她拿起电话,打了林安森助理间的电话,林安森的事,该是成司南最了解才对。

    然而接电话的,却是严筠,她说,“您好,这里是巨石集团,请问找哪位?”

    她本想直接挂掉电话,但是想了想,因为急于想知道他的情况,她还是说,“林总在吗?”

    没想到严筠竟然还能听出她的声音,“莫子言?”

    莫子言顿了顿,说,“是的,是我……”

    严筠笑了起来,“林总现在恐怕不会想见你。”

    莫子言说,“我……不是想见他,他现在怎么样?他在办公室吗?”

    严筠说,“不,他在会议室,因为查出连氏在暗中收购巨石的打量股份,所以在开紧急会议。”

    莫子言的心一沉,连氏动手了……可是,连氏怎么会动手?

    她说,“不可能……连氏怎么可能动手……”

    *

    她在巨石楼下的咖啡厅,见到了严筠,她坐在那里,一脸风轻云淡,似乎荣辱不惊,却暗藏着一份高傲和得意。

    莫子言坐到她对面,看着她,“谢谢你愿意来见我,”

    严筠只是淡淡的喝着咖啡,“你想要问什么就问吧。”

    莫子言便也不罗嗦,“那么,巨石现在到底怎么样?”

    严筠说,“几天来,巨石在股市急剧下滑,据说,有大客户在低价抛股,你应该比我懂得,这是什么原因。”

    她瞪大了眼睛,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暗想操控,暗中收购巨石的股份,如果成功,那么,大股东换人,巨石……将会改朝换代……完全被收购……”

    严筠点了点头。

    莫子言又问,“那么,巨石现在可有应对措施?”

    严筠说,“林总已经在想办法收回股票,但是,林总不会有对方那么大的手臂,毕竟,对于巨石来说,这是突如其来的,想要收回流动的资金来购买股票,都是需要时间的,而对方早就已经准备的全面,资金很充沛。”

    莫子言深眸紧缩,坐在那里喃喃道,“现在该怎么办好……”

    严筠却只是笑着看着她,“你还在为巨石担心吗?”

    莫子言抬起头,不明白她的意思。

    严筠直接说,“难道你不明白吗,对方为何能准确是掌握巨石的股东情况,然后无误的买到股份?”

    莫子言咬着下唇,说,“你是说,有人透露了巨石的资料出去?”

    严筠看着她,“你真是很会装糊涂,难道那个透露出去的人,不是你吗?”

    莫子言眼睛动了动,却说,“不,不是我,我根本就没透露出去。”

    严筠笑面如嫣,“但是巨石的监控录像显示,事情发生的前一天晚上,你确实进了总裁办公室。”

    莫子言看着她,“这么说……林安森也确定,是我做的?”

    严筠眉角扬着,“我不知道林总怎么想,但是,我知道,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莫子言沉声说,“没错,我那天确实去了林安森的办公室,但是,我并没有将资料交出去。我交出去的,是假的资料。”

    严筠咯咯的笑了起来,那个样子,竟然看起来那么刺眼,她说,“我知道你没交出去。”

    莫子言皱着眉,“怎么说?”

    只见严筠站起身来,“因为,交出去资料的那一个,是我。”

    莫子言猛然一惊,瞪着眼睛看着严筠,严筠手扶着椅子,笑着看着她,“但是,即使我这么明白的跟你说,即使你知道,也没有用,因为,巨石上下,都知道是你做的,你做的那么明显,让我看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呢,怎么办,你就要这样替我被黑锅了,我真的太愧疚了。”可是说着愧疚的人,脸上的笑容却那么得意。

    莫子言瞪着她,她说,“你别这么看我,人为财死,鸟为食忘,自私是本性,我马上要移民去国外了,这次出来见你,就是为了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挡住了那些恶言恶语。”说完,她撩拨了下过肩的头发,然后最后瞧了眼子言,便大步走了出去。

    莫子言抓着包的手慢慢的缩进,她坐在那里,看着前方,面色凝重,连杰果然是老狐狸,原来他已经做好两手准备,以防万一。

    她站起身来时,已经恢复一脸镇定,向着外面走去,抬起头看了看巨石大厦,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走进了巨石。

    巨石的员工看来都已经传来了,说是她的所做作为,让巨石深陷危机,于是,大家纷纷用厌恶的目光看着她,她坐着电梯走进总裁办公室时,竟然还有人对她恶言恶语的说,“怎么还有脸进来,真是不要脸。”

    她目不斜视的走进去,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恰好成司南正面色沉重的走出来,看见莫子言,也是一愣,她说,“成助理,我要见林总,他在哪?”

    成司南面露难色,“林总……现在很忙……”

    她不跟他多说,侧过身越过他,说,“在会议室是不是?我自己去找。”

    成司南连忙追了上来,“莫小姐,林总说不让你过来的……”

    她看着成司南,“成助理,相信我,我见他,是有目的的,我只是想尽我所能,帮助巨石。”

    成司南看着她深邃的目光中,平静中带着深切,手便不由自主的放开了,她大步迈进了会议室中。

    在坐的人看见她,都是一愣,尤其是林安森,他眼睛一动,站起身来,看着她。

    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对他说,但是,面对着满坐的公司高管,她只是对着众人鞠躬,然后说,“抱歉打扰大家。”

    有人说,“莫子言?谁让你进来的,怎么,刚刚偷了巨石的东西,现在来看看劳动成果吗?”

    还有人用讽刺的口气说,“真是,向连总带话,他老谋深算,机敏狡诈,又不知廉耻,我们马上就会缴械投降了。”

    林安森瞪了他们一眼,然后看着莫子言,沉声问,“你来干什么。”

    她也望着他,这个家伙,明明恶言恶语的赶她离开,转身却发现,自己出现了危机,她不禁想到,难道,他是为了让她离开他,才故意说那些话的吗?这些男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坏。

    她呼了口气,看着他,“林总,我有办法挽救巨石的危机。”

    众人诧异的看着她,但是马上有厌烦的声音不客气的说,“行了,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不知道你还有什么阴谋,比以为还会有人能上你的当。”

    她看着那个人说,“现在巨石的情况您比我知道的清楚,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也不要管那么多了,死马当活马医吧。”然后她快速的对林安森说,“林总,事事不宜迟,我想单独跟你谈,”

    第197章大结局进行时6

    仍旧有人说,不要相信她,她站在那里,各种眼神好像利剑般,刺的她浑身上下千疮百孔,她却只是站着,深切的看着林安森。

    林安森深邃的目光打量着她,似乎也在考究着什么。

    她不禁紧张起来,越发深刻的望着他。

    半晌,他终于摆手,止住了嘈杂的人们,然后看着她,说,“走吧。”

    她方舒了口气,他在前面走着,她快步跟在后面。

    到了他的办公室,他说,“你有什么主意?”

    她说,“首先,希望你能相信我,虽然……那天我去了你的办公室,也打开了电脑……但是,我并没有拿走公司的资料……”

    他眉角动了动,侧着头不解的看着她。

    她说,“我交给连杰的,并不是公司的资料,他第一次威胁我,让我交出巨石的客户资料时,我已经在想办法,我暗中自己做了一份假的资料,那天……其实我是有想过,不然还是给他真的,毕竟,如果他发现是假的,惹怒了他……或许会连累到俊,但是……”她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眼瞳带着迷离的神色,许是最近太累了,他稍显疲惫,她心里掺杂着各种复杂的感觉,看着他,许多话想要说,却说不出口,她那天确实想要将资料交给连杰,但是心里一遍一遍的问自己,要为了俊,牺牲掉林安森这么多年的心血吗?要为了俊,让巨石万劫不复吗?她不会后悔吗?

    最终,她还是没有得到答案,毕竟自问自答,是最可笑的游戏。

    然而她还是没有带走那个资料。

    她说,“但是我还是决定冒险试一试,所以,我把假的资料给了他。”

    他看着她,只是淡淡的说,“那么,你说你有办法对付连氏,那是什么办法?”

    她沉声郑重说,“我给连杰的U盘中,隐藏着深层病毒,我想,他回去后,应该会插进U盘,查看资料,以他谨慎的性格,那资料他不知道真假时,不会给别人看,定是用他自己的电脑看,他的电脑里,存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说着这话时,她眼中的凌人的气势,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她看着他,“病毒是顾泯杰埋下的,我想,他是你的朋友,或许,可以找他来帮忙……”

    林安森眼睛一亮,马上走过去,打电话给顾泯杰。

    不多时,他便来了,顾泯杰淡笑着看着林安森,他一双眼睛像极了顾泯宇,好像有种不食人间烟火般的魅惑,实则却是一只剃掉了毛的狐狸,腹黑的很,他说,“我就说子言那天为什么找我做这个,原来是为了你啊。”

    林安森瞪了他一眼,“虽然不太相信你的技术,但是,现在也唯有这个办法了,你看看吧。”

    顾泯杰挑了挑眉,对莫子言挤着眼睛,说,“他最会的就是口是心非。”说完,便坐在了电脑前。

    一旦认真起来,顾泯杰更有他的魅力,他戴上眼镜,盯着电脑屏幕看着,眼睛一眨不眨的,莫子言和林安森也跟着紧张的看着,许久,只见顾泯杰不断的敲着键盘,电脑屏幕上各种程序的符号动着,她看的头痛,最后只好起身,向外走去,靠在走廊上稍微休息一下。

    不多时,却听见林安森的声音出现在一边,“为什么要帮我?”

    她一愣,放下手,见他站在那里,双手随意的垂在身侧,看着前方,微醺般的眼神,平静中却带着深意。

    她低下头,“不为什么,只是不想自己无故背上黑锅。”

    他缓缓转过头来,并不相信她的话,“莫子言,难道,我害得你跟俊分开,你不应该恨我恨的要死吗?现在正有个机会,让我失去一切,一无所有,你为什么不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

    她转过头去,游离着看着别的地方,“俊如果想要恢复清白,是他的事,如果他决定不动你,我也没有资格动你。”

    然而下一秒,他宽阔的手,扶上了她的肩膀,他用力的扳过她的身体,深深的望着她,那眼神好像能穿透一切的光线,她在他的注视下,好像没穿衣服的小丑一样,很难过。

    他说,“都是借口,一切,还是因为,你爱我,对不对?”

    她挣扎着推开他,转过脸去,躲避着他的眼睛,“开什么玩笑,林安森,放开我,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他用力的拉过她,“你看着我,你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你别想再欺骗我,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她紧紧的咬着唇,在他的逼问下,心里纠结成了一团。

    忽而,她想起什么,便抬起头来,逼视着他,“我还没有问你,那天,为什么那样骂我,那样侮辱我,其实,你是想让我恨你,让我离开你,是吗?不然,为什么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变化就那么大,其实,是因为下午我去找你时,你已经知道巨石出事了,是吗?”

    他凌厉的目光终于软了下去,他看着一边,默默的说,“你别瞎猜。”

    她哼了一声,推开他的双手,“你还不是一样……”

    这时,顾泯杰从里面走了出去,满脸深意的看着两个人,然后说,“已经好了,资料拷贝过来了,怎么,你们……现在是不是没兴趣看?”

    莫子言马上侧过身进了办公室,没有看林安森一眼。

    两个人随后也跟了过来,林安森看着拿资料,恢复了一脸严肃,他边看着边说,“连杰利用代工厂洗黑钱,他虽然表面已经洗白,其实,本质还没变。”

    莫子言说,“我因为在连氏做过四年,四年里,对连氏财务有一定接触,他做的很严密,但是,细心地人还是能看出来,他的财务是很奇怪的,所以那时我就怀疑,他一定有些黑色财产。”

    林安森说,“现在这些证据已经在我们手中,他暗想操控股市,利用股市打压各个公司,待承受不住,再进行低价收购,高价转手,从中获取高额利润,对巨石,他也是用相同手段,又是黑色交易,又是暗想操控,如果消息全部放出去,他会是死路一条。”

    莫子言想了一下,却说,“还是稍安勿躁,虽然我们证据,但是如果逼急了他,狗急跳墙……”

    林安森舒了口气,稍微思考了一下,说,“这样,我先去跟他谈判。”

    莫子言方点了点头。

    大家送林安森出去,莫子言看着他,说,“还是我跟你去吧……”

    他却看着她,“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她却有些担心,他看着她,说,“回俊那里吧,他那里,比较安全。”

    她急切的说,“那你呢……”

    他笑了笑,“怎么,你担心我?”

    她眼睛动了动,低下头说,“我担心晨晨会没有爸爸。”

    他却笑了笑,说,“只是去谈判,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毕竟,还是B市,不是他的地方,他怎么敢轻举妄动。”说完,他叹息一声,看了莫子言一眼,便上了车。

    莫子言目送他离开,却听一边顾泯杰说,“你们何必这么麻烦,我看的出来,你爱他,他也爱你,既然如此……何不就在一起?”

    莫子言却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淡淡的说,“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她转过头去,眼中浮现出凄怆忧伤的神色,她跟他不可能在一起的,即便,她心里真的有他,但是,就好像他说,他看到她就会想起那个死去的人,她也是一样,她看到他,就会想起,他杀了穆钟,她会在法律面前,再自私一回吗?

    俊后来终于找到了子言,他叹了口气,看着她,“真是不听话。”

    她说,“你才是,怎么可以帮他瞒着我。”

    他淡淡的笑笑,说,“因为我们都想你能过的好……”

    她听了,什么埋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明白,他们都是为了她,如此劳心劳神,还不是为了她。

    他看着她,缓缓道,“但是,知道他有事,你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去帮他。”

    她顿了顿,抬起头看着他,说,“我只是……只是不想看到巨石就这样,被连杰夺去。”

    他笑了笑,说,“不,言言,你问问你的心,即便今天,他失败而归,一无所有,你还是会去找他,我早跟他说过,你是可以共患难的人,不,我甚至相信,如果他一无所有,你便不会再离开他。就好像,当年,我好像乞丐一样,再也没有光芒,你还是会,留在我的身旁……”

    第198章大结局进行时7

    莫子言愣愣的看着他,夏花绽放,他的影子却好像越来越模糊。

    *

    穆晨曦打开了房门,开灯,然后缓慢的走进去,“又又……妈妈回来了……”她唤了声,拐进客厅,却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她的心蓦的一惊,仔细的看着来人,他的腿上,躺着熟睡的又又,他抬起头来,看着她阴晦的眼眸中,波澜不兴,却又盛气凌人。

    他说,“好久不见。”

    她喉咙动了动,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俊……你……”

    他抬起手嘘了声,然后一把抱起了又又,她惊的叫着,“你要干嘛……”

    他只是淡淡的轻声说,“把孩子抱进去,在这里睡不太好。”说着,他果然抱着孩子进了房间,她连忙跌跌撞撞的跟了进去,看着他将孩子放好,然后,他转身,做了个出去的手势。

    来到客厅里,他站在明亮的大灯下,她低头看着他淡淡的影子,他说,“或许你已经忘了你见过我,毕竟……我们只见过几面而已。而且,已经过去了十年。”

    她说,“不,我知道你。”

    他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来,“是吗,很荣幸。”

    她似乎终于镇定下来,抬起头看着他,“你怎么进来的,你来干什么,据我所知,你是不允许入境的,现在你却在这里,你不怕我报警吗……”

    他只是站在那里,笑容挂在嘴角,然而,却不知为何,他越是那样笑着,越是让人觉得冰冷的诡异。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说,“一直骚扰莫子言的,是你?”虽然是疑问句,却是陈述的语气,她愣了愣,虽然强做镇定,眼瞳中依然挡不住有些恐惧,是啊,面前的人有多可怕,她是知道的,如果他想,她今天死在这里,明天尸体消失不见,没有人找到她,如此,便会不了了之。

    她站在那里不说话,他便继续说,“是你一直在给言言寄东西,威胁她,吓唬她,是吗?我问你,她收到的染血洋娃娃,是你寄出的吧,挟持她,给我打电话的,也是你,对不对?那么,假装了穆钟的地址,让事情牵扯到曾经那件事上的,也是你,对不对?然后最后,再把日记本寄给言言,告诉言言,杀死穆钟的,是林安森。”

    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看着他,“你……你想干什么……”

    他只是看着她,说,“杀死穆钟的,不是林安森,你知道的。”

    她嘴角动了动,方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是他自己承认,我没逼他。”

    他说,“你这样做,只是在破坏他跟言言吗?”

    她看着他,“这些关你什么事,你不应该这么生气的,我破坏了他跟莫子言,莫子言不就是你的了……”

    他却轻轻哧笑,“不是每个人都好像你这样自私扭曲,甚至接近变态。”

    “你……”若是别人,她定会尖利的回击,但是此时此刻,面对俊,她知道自己处于劣势。

    她想了一下,说,“但是,俊,那关乎你的清白,你不该来找我,你应该去找林家,你看,是他们用了手段,将罪都推到你的身上,我们其实都是受害者……”

    他淡淡的扶着一边的欧式沙发,修长的手指移动着,那是双拿枪的手,一双罪恶的手,他说,“你现在又想来挑拨我,利用我吗?”

    她听着他的声音,心里不由的一沉,连忙说,“不是的……”

    他淡淡的看着她,脸上笑容早已凝固,“你可看到,我现在的变化。”

    她想了一下,说,“你……会笑了……”

    十年前见过他几次,但是,他一向是一张冰冷脸孔,从没见他笑过一次,所以,对于他刚刚一直带着淡淡的笑,让她更觉得诡异。

    他说,“没错,这就是我的变化,已经过去十年,我早已不是过去愤世嫉俗,有仇必报的尹俊秀,清白?更是与我无关,过去的那场悲剧,我们都是始作俑者,同时又是受害者,没有谁对谁错……说实在的,我并不想要什么清白,也丝毫没想过,要将真相公诸于众,不管当初凶手是谁……已经与我无关。”

    她这才有些激动,“怎么可以……真相本来就该公诸于众,凶手本来就该绳之以法……”

    他却看着她,微眯着眼睛,“不,你错了,我们都不是判官,只是看者,你也不是英雄,不然,你为什么不把真相说出去?你只是想要躲在一边,看戏一样,看着我们相互厮杀,所以,你将真相告诉言言,借而告诉我,你想看我们帮你报复,可是……抱歉,我们不会上你的当。”

    她向后退去,扶住了桌子,站在那里,“那么……你今天来,是想干什么……”

    他盯着她,冷峭的目光中,带着威胁,“不要再自作聪明,不要再在背后耍手段,穆晨曦,当初是大家对不起你,现在是你对不起大家,我们都有罪,谁都不清白!”说完,他看了眼里面房间的门,“现在你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不要让孩子为你心寒,别忘了,你是他的榜样。”

    说完,他最后看她一眼,转身走到玄关,打开门,离开了。

    她看着关上的门,房间终于归于平静,她的心跳声才越加明显,方才那一刻,她真的很惶然,仿佛生死命悬一线一般……

    *

    巨石危机慢慢减轻,股市慢慢的稳定,看来似乎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悄然结束。

    机场上,大厅中人来人往,相聚和离别不时上演。

    林安逸拖着箱子,身边跟着他的助手。

    “大哥!”听见有人叫他,他回过头,见林安森赶了过来,到他面前,方吐了口气,说,“怎么就这么走了,也不通知一下。”

    林安逸看着他,笑了笑,说,“不知道你也忙,没必要送。”

    林安森叹了声,说,“你才是没必要走。”

    林安逸却说,“走了才能往前看……”

    他拍了拍林安森的肩膀,说,“我先走了,好好照顾爸妈。”说完,他笑笑,听见广播说该登机,便向里走去。

    林安森在身后看着,叹了口气,小时候形影不离,长大了却总是在分开。

    然而此时,突然身后追进来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林安逸先生,请等一下。”

    林安逸回过头来,却见几个人追过来,气喘吁吁的停下,然后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纸来,“林安逸先生,很抱歉的通知你,有人递交了证据,证明林安逸先生与十年前一桩杀人案有关,现在检查院已经批准对林先生的调查,请林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

    林安逸先是愣怔,随即,却笑了起来,让周围的人都很纳闷。

    林安森走过来,诧异的看着来人,说,“谁递交了证据?”

    那个人说,“抱歉,这是公务,不方便在这里说,还是请林先生跟我走一趟吧。”

    林安逸笑了笑,对林安森说,“行了,我就去一趟吧。”

    林安森却抓住了他的胳膊,“大哥……这件事……”

    他扶着林安森的手臂,说,“安森,逃过了十年,我的罪孽越来越深重,现在也该到了报应的时候了。”

    林安森皱着眉,沉痛的看着他,“不,这本该是我的罪孽……”

    林安逸淡笑着看着他,“是谁的罪孽,老天自有公断……”他顿了顿,低头说,“晨曦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不后悔。”他低下头,对几个人说,“好了,走吧。”

    林安森看着他被人带走,只觉得痛苦万分,忆起幼时,林安逸对他疼爱的很,因为父母总是说,他是哥哥,要照顾弟弟,他果然就真的很照顾他,也因为他的守护和承担,得意让林安森可以自由一些,他一直很感激大哥,因此即使发生了穆晨曦的事,他也从没有恨过大哥,他知道自己一直欠着他,但是,大哥不需要他来还,就好像十年前,出事后,他握着林安森的肩膀,“安森,我们之间不管是谁做错了什么,都不需要解释和偿还,因为我是你哥,你是我弟。”

    但是就是这样,林安森心里才会更加难受,看着林安逸被带走,他久久的站在那里,人来人往,他觉得那些目光都盯在他的身上,控诉的眼神好像要将他杀死。

    但是,是谁递交了那些证据?

    他眼中迸发出戾气来,到底谁有那个证据,不是很容易联想,有这个证据的人,唯有穆晨曦。

    *

    穆晨曦打开门,就看见满脸愤怒的林安森,眼睛血红一般,盯着她。

    她似乎早知道他回来,看见他这样,也只是对他笑笑。

    林安森瞪着她,“他为你付出那么多,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她嫣然一笑,“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这是法律的公道,你凭什么来质问我。”

    第199章大结局进行时8

    他一把勒住了她的脖子,她一惊,他将她顶到墙上,厉色的眼睛盯着她,“天经地义吗?穆晨曦,你的心,就是捂不热的石头。”

    她一字一顿艰难的说,“这是命……”

    他的手越来越紧,她的脸都成了铁青色,她慢慢的有些恐惧,他不是真的要杀了她吧……

    “妈妈……”这时,房间里跑出来的小人,扑到了林安森身上打着他,“放开我妈妈,放开,放开……”

    林安森看着那个酷似林家人长相的孩子,手,慢慢的松了开。

    穆晨曦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又又扑到她身上,哭着叫,“妈妈……妈妈……”

    她抱着又又,贴着他的脸,闭上眼睛,用沙哑的嗓音说,“又又……妈妈最爱你……妈妈只有你了……”

    林安森垂着手,看着地上的母子,他抬起头,看着日光灯,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说,“穆晨曦,我们都欠大哥的,你也一样。”

    说完,他看也不看她一眼,便离开了。

    她坐在地上,抱着怀里的孩子,咯咯的笑了起来,长长的公寓通道,忽然好像变得没有尽头,她闭上眼睛,扬起头来,靠在墙上,泪水竟然流了下来,本以为从此以后眼泪只是道具,现在,却为何不由自主?

    她终究还是报了仇,终于给哥哥报了仇,她睁开眼睛,喃喃道,“我没有做错……我是对的,他本来就该死……”可是心里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安逸。

    她咬着朱红的下唇,“你们说的都没错,我也有罪,但是,我已经得到惩罚,林安逸,亲手将你送进监狱,就是我对自己的惩罚……”她的心是捂不热的石头,是没错的,但是,林安逸就是有将石头也捂热的特异功能,当她决定将证据递交出去的那一刻,她已经知道,她跟林家的两兄弟纠葛了八年,八年后,她终于承认,林安逸感动了她,她的心,也早已交付与他,现在亲手将真正爱的人,送进监狱,后半生,她所要受到的惩罚,她可以预见。

    *

    莫子言回到家里去看爸爸和大姐,大姐笑着对她说,“爸现在老享受了,天天早上四点就下楼去,跟人打太极,去山上背泉水,回来买回来早点,下午去跟人打麻将,你看,爸是不是胖了。”

    莫子言笑着看着莫成凯,他早已褪去了当领导时的那一身让人难以接近的威严,俨然一个慈祥的老头的,她边洗着水果,边跟莫子萱说,“爸现在好了,如果有机会,你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

    莫子萱脸上红了红,淡淡的说,“算了,人老珠黄了……”

    莫子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却听见莫成凯在里面喊,“子言啊,子萱啊,你们过来看,怎么回事。”

    两个人听了,连忙进屋去,却见电视上正在播,前市委书记林安逸,因涉嫌过失杀人案,已经送交检察机关,马上会开庭审理……

    莫成凯叹息着,“真是没想到……”

    莫子言却愣在那里,脑海中不由想起那一天,穆晨曦终于告诉她,林安森是凶手时……

    她气势汹汹的问他,“你……是你杀了穆钟?”

    他嘴角动了动,然而,最终却没有说出话来。

    她越来越近,眼睛盯着他,明明是愤恨的眼,却慢慢的蓄满了泪水。

    “我在问你,是不是你,杀了穆钟……”

    林安森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站起身来,脸上带着恍惚的神情。

    莫子萱发现了她的异样,奇怪的问,“怎么了,子言?”

    她站在那里定了定,方快速的说,“大姐,爸,我要出去一下,下次再过来。”说完,她便拿起自己一边的包,跑了出去。

    莫子萱看着她奇怪的表情,准备追上去,莫成凯却拉下了她,“你啊,还这么年轻,就比我还糊涂了,她是去找林安森了,你追什么。”

    莫子萱听了,才恍然过来,她站在那里,看着莫子言离开的方向,喃喃道,“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她还是没逃过林安森的手心啊。”

    *

    莫子言来到林安森家门口,她想要按门铃,却反复犹豫了几次,都没有按下去。

    夏日的夜晚,带着有些潮湿的空气,树丛边偶尔能看见萤火虫,她站在门灯下,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呼了口气,她还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她跟林安森,真的好像一段孽缘,不知道是不是老天诚心在戏弄,还是早已注定,现在想想,她跟俊分开,因为林安森,后来,她竟然鬼使神差的嫁给了林安森,直到十年后方知道十年前两个人便是有些微妙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联系的。

    她叹了口气,流离的眼神,回荡在夜空中。

    然而抬起头来,却看见,林安森就站在路中间。

    他牵着晨晨的手,站在那里,看见她,滞了一下,随即,便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那一笑,如同存储了十年的悲伤,只为换来这一刻的重逢,那一笑,仿佛历尽十年的苦难,只为了下一刻的永恒,那笑容如朝阳初展,月华初放,令人无可自拔地沉溺在这一腔柔和的笑意中。

    他淡淡的说,“你来了。”那感觉,就好像他等了她太久太久,久到已经忘记了等待,仿佛那已经是他的使命和本能,现在她终于来了,于是,再激动的声音,都变成了这自然的一句,你来了……

    晨晨这时却尖利的叫着,“妈妈……”然后猛的扑了过来。

    莫子言看着晨晨,眼中不觉有些湿意,她抱起晨晨,“晨晨……我的晨晨……”她揉着他柔软的身体,亲吻他的脸颊。他看着莫子言,“妈妈,爸爸说你出差了,你去了好久哦。”

    她笑了下,捏着他的鼻子,“对不起,晨晨……然后,她搂着他,越过他,看着林安森,他站在路灯下,笑的很享受,萤火虫在他周围飞着,夜华凉如水,柔如绸,他说,“进去吧,别在这站着了。”

    将晨晨哄的睡了,她走出门来,林安森注视着她,舒了口气,说,“走吧,出去走走。”

    莫子言轻轻点头,与他一同向外走去。

    高档住宅区边上绿化的很好,走到哪里,都好像在逛公园一样,她慢慢的走着,他也沉默的在一边跟着。

    沉默了许久,她才说,“既然不是你,你为什么要承认……”她说。

    他抬起头来,在月色下,两手插进裤袋里,月色流过他惆怅的脸,他说,“他是因为我,才会不小心动了手,从那以后,他一直都活在自责中,死去的人,是悲哀,活着的人,是罪孽,其实,有时想想,死是最容易的,不容易的,反而的活下来的人,他就是例子,因为手上染了鲜血,他一声都会活在罪孽中,但是,这罪孽本该是我的……”他低着头,慢慢的说。

    她听着,也慢慢低下头去,他停在那里,默默道,“子言,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要恨,也不要恨他,还是来恨我吧……”

    她心中一动,抬起头看着他的脸,她其实是很自私,只想着自己悲伤的过去,却从没关注过那些一直关心着她的人,比如林安森,他说,林安逸一直活在罪孽中,他又何尝不是?

    林安森靠在那里,想起当年,他年少轻狂,向往自由,想走跟那些纨绔子弟不一样的路,却误入歧途,认识了那些不该认识的人。

    穆钟跟他关系并不好,只是朋友的朋友,他那时因为好奇,学人家买了毒品来,却不想,毒品被穆钟看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带走了毒品,他一气之下找他去理论,跟他打了起来,后来他一直让穆钟还他,穆钟气愤的对他用恶毒语言辱骂,正巧被来找林安森的林安逸听见了,他还记得,那是在一个公园的篮球场里,大中午头的,热的要命,穆钟边骂他,边不知从哪里拿出刀来跟他比划,林安逸那时走过来,先是他骂了起来,是谁先动的手,他已经忘了,总之他在中间拉着,却也没拉住两个人,等他清醒过来时,穆钟已经倒在地上,林安逸满身都是鲜血……

    他不知道,他买下的毒品,正是被穆钟用在了莫子言身上,于是,他下的毒,蛊了莫子言,也许从那时起,他们便成了对方的塚。

    第200章莫子言大结局(6000+)

    她看着林安森,面前的男人,几天内似乎又成熟了许多,他深沉的眼中带着对世俗沧桑的厌恶,眉眼间似乎也有疲惫。

    她不由自主的,拉住了他的手,他缓缓转过头来,两个人静静对视着,不需要语言,萤火虫在周围飞来飞去,夏夜静谧,带着些许神秘的感觉,四周绿树环绕,气氛很适合这样相知相交的感觉。她看着他,淡淡的眼眸中染上了笑意,双颊也染上了些红晕。他看着她,迷离的目光,缠绕着她周身,她想起曾经对俊说过的话,幸福就是,我现在拉着你的手,你也用同样的力度回握我,她更用力的握了握他的手,感谢他一直这样紧紧拉着她,从没放弃过……

    他突然笑了起来,伸出手去碰触她的脸颊,她愣了愣,躲闪开瞪着他,他说,“别动,有脏东西。”然而话音未落,便扣住了她的后脑,吻上了她的唇,她一愣,感觉他柔软的唇诱-惑般的缠绕在她的唇齿间,她也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你原来以为可以将它忘记

    就当它没有来过一样

    也许这个夏天你错过了最美的童话

    其实你也没有错过

    已经说不清楚万物的因果逻辑

    生命之间的联系总是美妙

    这时,一边有车路过,吹着响亮的口哨,惊扰了他们,她想起这是在大街上呢,赶紧推开他,喘息着,看着他,他看着她唇上被吻的红润,更笑了起来,“莫子言,你跑什么,反正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躲也躲不掉了,你还跑什么?你还没跑够吗?”

    她笑的揶揄,“没跑够啊……”她转身翩然的向后跑去,边回头看着他,“我知道你会追过来的!”

    他插着双手,无奈的看着她摇头,看来,她是吃定他了。

    她好像个夜的精灵一样,轻轻的在路上跑着,便带着嫣然的笑脸,回眸看着他,他便在那里歪着头看着她那美丽的惊魂的样子……

    幸福不过是看着你爱的人,因为你笑的很开心……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辆车摩托车,在黑暗中飞速的驶了过来,车灯照的人眼前一片模糊,莫子言戛然止步,停在那里,然而下一瞬间,车上的人,竟然直接掳过了她的腰身,她只来得及叫一声,“林安森……”所有的声音,便都被那巨大的机器生淹没了。

    林安森愣愣站在那里,半晌才反应过来,竟然有人当街抢走了莫子言?

    他眼眸凝成了一团怒火,拿起电话来,对立面沉声说,“有人劫走了莫子言,是一辆重型摩托车,车牌号是……”

    *

    俊来到林安森的办公室时,林安森正站在窗前,眉头深锁,看着窗外。

    俊说,“稍安勿躁,既然劫走了她,该是目的的,会主动联系我们的,现在干着急也没用。”

    林安森回过头来,气馁般的叹息了一声,撑着桌子说,“就在我眼前,劫走她……”

    俊看着他,说,“正是因为太突然,所以才让我们更加无措。”他想了想,又问他,“你觉得,会是谁?”

    林安森靠在桌子上,静静的想着,“最近得罪了什么人……”他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沉声说,“连杰?”

    两人对视,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相同的答案……

    *

    莫子言被带进房间,看见连杰靠在摇椅上,旁边放着他最爱的茶壶,房间里是放着他喜欢的梅兰调,他还是那个享受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他的怒气。

    但是他确实在发怒。

    他微微抬起眼来,看着子言是,说,“来了啊,坐吧。”

    跟那些抓了人的小混混,直接扔进黑暗的角落里不同,连杰不绑也不打,就好像她只是来做客一样。

    她低着头,知道他心里对她失望又气愤,她说,“连先生叫我来,有什么事?”

    他哼了一声,说,“怎么敢叫你来,叫你,是叫不来的,只好用这种法子请你来了。”

    她顿了顿,说,“对不起,连先生……”

    他看着她,“你真是好样的,不愧是我培养出来的人才。”

    她沉默的吐了口气,说,“连先生其实也不缺那些钱,但是那对于林安森来说,却是他的所有,所以,希望连先生……”

    他只是淡淡笑笑,说,“做生意,如果这么做,我的这些钱,也不会存在。”

    说完,他只是摆摆手,说,“罢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是废话,等吧。”

    她知道他带她来,定是有原因的,她低声说,“连先生,这只是我的错,如果你生气,就拿我出气,希望,不要连累到其他人……”

    他侧头看着她,六十岁的连杰,冷冽中带着锐利,浅浅的看着她,却让人浑身一冷,他淡淡的说,“你自己的错?子言,我是心疼你,你跟了我四年,我总归还是,心疼你的,不然,你可知道,背叛我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莫子言心里一寒,像连杰这样的人,早已不必多说什么,他很少会说威胁人的话,因为他不必说,他早已用他过去的那些作为,告诉人们,忤逆他的下场,会是多么惨。

    她低下头,不再说话,因为知道她多说,也没有用。

    这时,连杰的心腹走进来,“连爷,巨石的林安森……还有李俊,一起来了。”

    连杰哼了一声,看着她,“你很厉害,子言,如果你跟着我,日后,你一定能有所成就的,可惜了。”他是真的惋惜,但是她并不后悔。

    他抬眼说,“让他们进来吧。”

    一会儿,就看见林安森与俊一前一后走进来,林安森穿着白色,俊是一身黑衣,他们这样的男人,到哪里都会惹得一应尖叫,他们默默走进来,看见子言坐在那里,林安森眼睛亮了一下,随即,他深眸紧盯着连杰,“连先生想见我,只要让人知会一声,我不就来了,何必这么麻烦。”

    连杰坐的直了,盯着他,平静的眼眸下,隐着怒气,“还是这个方法简便。”他越过林安森,看着他身后的俊,“倒是很常见你。”

    他低头说,“二叔,来了没拜见二叔,也是怕给二叔带来麻烦,毕竟二叔跟以前不一样了。”他这样说,也是在提醒连杰,他已经洗白很多年,现在不比从前,他总要顾及下影响。

    连杰哈哈一笑,“罢了罢了,一朝入黑,都说洗白洗白,想洗白,怎么那么容易。”他目光凌人,看着俊,“我一天是道上的人,一辈子,也别想脱下了那衣服,你看,现在哪个提到我,不还是说起我以前,哎,也怪不得,我是想忘了我曾经是道上的人,他们这总是提醒我,道是让我忘不掉了。”

    林安森与俊对视了下,然后看着连杰,“连先生,咱们今天不说黑白,只说是非,您跟我的是非,不该连累了别人,上一次,不是说好了……”

    似乎一提起来,连杰更觉得气愤,他握着椅背的手一紧,苍老如树根一样的手指,都凸了起来,他说,“林安森,从前我看你年轻轻轻,离开了家,也很有作为,我欣赏你,但是,这一次,你真让我生气了。”

    莫子言听了他的话,心里一紧,担忧的看着林安森,林安森也注视着她,似乎在用眼神安慰她。

    气氛一度变得很紧张,似乎掉下一根针,都能惊起惊涛骇浪。

    林安森说,“连先生也知道,生意道上的事……”

    “我知道。”连杰说,他看着林安森,“但是,你这样做,无异让我很丢脸,你也知道,年纪大了,钱是小事,就最重个面子,你这样,无疑是让我晚节不保啊,我这一辈子,就没让人……这么羞辱过……”他说着,声音更沉了下去,那低沉沙哑的口气,显出他正在盛怒中。

    这时,俊适时说,“二叔,也不能这么说,胜败乃兵家常事,生意场跟我们道上是一个样子的,只是道上若是输了,输的就是命,您从前也有过命悬一线,有过今天不知明天命的日子,经历过那种日子,我以为,二叔应该都看淡了的。”

    连杰听了俊的话,又哈哈笑了起来,却看着他说,“你错了,人永远也没有看淡的时候,不然,当初金盆洗手后,我就该归隐才是。”

    俊沉下脸去,看着林安森,看来连杰是不准备给他个面子了。

    林安森于是静静的看着连杰,“那么连爷说,要怎样,才能让您觉得,找回了面子?”

    连杰嘴角浮现出一抹邪恶的笑,看着林安森,那笑容诡异的让人发寒,他说,“你或许不知道道上的规矩,这一次,咱们都有过,我暗算你,是我不对,你威胁我,是你不对,咱们也说不准,是谁对谁不对的……那么……就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自己来解决。”

    莫子言忽然明白了,当初,俊跟穆钟,也是这么说,俊去找穆钟解决,最后的结局却是那样……

    她马上站起来,说,“连先生,不要,现在怎么说,还在B市,连先生难道想在这里出事吗?这对连先生也不好,不是吗?”

    他却回身瞪着莫子言,原本对她的那一点点情面,也已近消失无踪,他说,“这里,你没有说话的资格,不想出事,你就闭嘴。”

    “我……”莫子言还想在说,却看见俊在给她使眼色,她只好禁了声。

    林安森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那么连先生,想怎么解决。”

    连杰说,“俊,你该知道道上的规矩,你说,怎么解决。”

    俊眼睛动了动,看了眼一脸担忧的莫子言,转头,忽然从腰间拿出一只*****,莫子言心里蓦的一惊,手不禁抓住了衣服,紧张的看着。

    咔的一声,俊BASHOUQIANG中的子弹卸下,然后,一个一个的上了,只放了三发子弹,转动子弹槽,然后载上槽,他说,“是很简单,现在子弹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只打一枪,一个*****,六个子弹,现在只放了三个,你有二分之一的可能会死在抢下……”莫子言不禁先前迈了两步,什么也顾不上了,“不可以,不行……”她眼中带着激动的神情,望着林安森,林安森却还镇定,似乎更加镇定了,黝黑的眼瞳中,静谧的好像没有月亮的夜空。

    子言要走过去,然而却被连杰的人拦了下来,她挣扎着,看着连杰,“不要,连先生,你有什么气,撒在我身上,是我背叛了你啊,您觉得没面子,就在我身上找回面子,你怎么对待背叛你的人,你就怎么对待我,我没关系,可是……”

    连杰看着莫子言,“你真想死了是吗?”

    她喉咙动了动,感觉到俊和林安森的目光,都绞在她身上,她说,“都是我连累了他……我一生中,连累了太多人,很多人,因为我有过灾难……这一次,我不想再让谁因为我受伤……”

    连杰笑了起来,冰冷的笑容,带着危险的气息,他说,“好,既然你这么说……”

    “不可以!”林安森却在那边急急的打断了连杰的话,他眉头紧皱着,看着莫子言,沉声说,“不要乱说话,这里现在是男人在谈事情。”然后他对连杰说,“既然是我们自己解决,让无关的人出去吧。”他深深的看着子言,“让莫子言出去吧。”

    连杰却好像看好戏一样,双手环了起来,看着两个人,“怎么,死还要给你们时间商量一下吗?”

    林安森说,“没什么好商量的,是男人,就不会让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来,是我没有教管好我的女人,让连先生见笑了。”

    莫子言摇着头叫着,“林安森,不行,会死人的……”在生死面前,二分之一……太可怕了,她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望着林安森。

    林安森却平静的笑了笑,看着她,“傻瓜,老天没那么容易让我死的,放心好了。”

    她怎么能放心,她用力的摇着头,想要过去,却被人拦着,她痛恨,痛恨老天让他们终于互相释然,却又让他们这样面对面,她看着连杰,“连先生,我求你,四年里,我对连氏从无二心,对连先生,也一直像对我的长辈一样,我只是不想对不起林安森……”

    连先生却摆摆手,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让人带她出去。

    她被人拉着出去,她用尽力气挣扎着,“林安森……不可以,你不要这样冒险……”这样冒险,他有没有想过结局,她不想最后看到他的尸体……

    林安森只是对着她笑,说,“子言,如果我死了……你可要记得我……像你当年记住俊一样……”

    她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她用力的摇头,“不……你不要死……不要……”

    他呵呵的笑了起来,一脸轻松的样子,“傻瓜,我只是在开玩笑,我不会死的……”

    她抿着唇,泪眼深深的望着他,她很想冲过去抱住他,可是她向外拖着,只能离他越来越远……

    俊在身后静静看着,看着那人粗鲁的拉着莫子言,他终于沉住气,大步迈过来,直接拉下了莫子言,然后看着那个人,说,“对女人不要这么粗鲁。”莫子言看着俊,流着泪说,“不要再玩这样的游戏了……好不好……”

    俊擦着她的泪水,凝着眸对她轻声说,“放心在外面等着,里面交给我。”

    她还是摇头,“不要,俊……”

    他拉着她的双手,“听话,言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双手,像是在给她力量一般,她终于吐了口气,默默的点头,他对她笑笑,然后,将她推了出去。

    大门在莫子言面前缓缓关上,她看着里面的林安森,他亦回头看着她,他对她轻轻微笑,就好像他只是去喝一杯茶,马上就会出来见她,然而,门关上,他的生死,便只在那一线之间,门关上,她再见到他,或许就只能看见他染血的尸体,到底是生是死,是合是离,门关上的一刹那,便都是未知。

    她站在那里,只觉得心如刀绞一般,里面的一点声音,都让她紧张。

    只隔了一扇门的距离,她却感到,仿佛那是天堂地狱间的生死抉择……

    她握着手,眼泪不住的向下流着,不知过了多久,枪声,一直没有响起,枪不响,便不会有事,她默默的念着,希望枪声,永远不会响起……

    然而这时,“嘭”的一声,她的心仿佛在那一瞬间,也被震碎了,枪响了……这是带着火药的枪的声音……

    莫子言只觉得浑身瘫软着,颓然坐在了地上,脑袋里一片的空白,只有面前朱红的门,好像鲜血般的红,那刺眼的红色,充斥着她的大脑,然后,她倒在地上,晕倒过去……

    年轻时,从不相信命运,从不相信宿命,从来都觉得,鬼神之说,怎么那么荒诞可笑。

    长大后,却不知为何,一次一次的,被命运捉弄。

    于是,宿命论,渐渐占了上风,越是年纪大,越是觉得,宿命,怎么就可怕。

    比如她和俊,再比如,她和林安森。

    她与俊相守三年,换来十年想念,她与林安森,却整整纠葛了十年,从鲜血染红了那个年轻的生命,一切便都好像是宿命使然。

    莫子言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已经回到了家中。她猛的坐了起来,却见林安森正站在面前。

    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她扑到他身上,“林安森……真的是你吗?你……你没事吗……”

    他的胸膛是火热的,他的怀抱是结实的,他抱着她,抚摸着她的长发,“没事,子言,我说过,我会活下来的……”

    她哭着抱着他,“可是……我明明听到了枪响……”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都跟着死了一般……

    他轻轻舒了口气,“是的,枪响了……可是,我没事……”

    她的心陡然的一沉,抬起头看着他,“你没事……那么枪打中了谁……

    俊,最后对她的说的话,在她耳边响起,他说,“听话,言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不会让他有事的。”他从没有骗过她,既然答应了不会让林安森有事,那么,就算拼了命,他也不会让他有事的……

    泪水流下来,她看着林安森,“俊是不是……是不是死了?”

    林安森不说话,她愣在那里……

    他抱着她,“子言……别哭,别怕……他没死……”

    她呆滞着看着他,“那是……”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来,他说,“这是他给你的。”

    她用颤抖的手,接过了信封,打开信,俊熟悉的字体映如眼帘。

    “言言,我一直想说,遇见你,是我这辈子,唯一不后悔的一件事……

    没有你时,我的世界是一片的灰色,我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希望,从小,我就觉得,世界早已经将我抛弃,就好像我父母一样,从小没人管我,没人理我,没人真心的喜欢我。

    但是你是真心的,你让我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这样爱我,爱我,甚至胜过了爱自己。

    可是跟着我,只会让你受苦而已。

    言言,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会出现很多过客,我对你来说,也不过是多了一个过客而已,今后,你就这么想吧。

    你曾经那么爱我,让我感动,让我欣慰,也让我心疼,可是我一直不能给你幸福,不能给你安定的生活。

    离开你的那些年,我从没后悔遇见你,从没后悔跟你在一起,只是后悔,我为什么没有让你更加幸福,但是现在,我不会后悔了,因为我知道,你会活的更好。

    言言,我相信你曾经爱我胜过爱你自己,但是,你爱的,只是曾经那个我,那个已经死去的尹俊秀,现在,我已经不是尹俊秀,我是李俊,你已经不会了解,我到底在过着怎样的生活,不知道,我有了怎样的变化,我希望,你对我的爱,已经跟着那个死去的尹俊逸,一起深埋地下,我也相信,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加幸福。

    但是言言,我会一直爱着你,因为,你从没有变过,你永远是莫子言,是我心中的言言……

    永别了言言,这一次,我不会再回来。

    我仍旧坚信,你会活的更好的,老天会给你更好的生活,因为,你值得……

    俊”

    泪水沾湿了信纸,她坐在那里,看着俊的笔迹,泪流满面。

    林安森扶着她的肩膀,默默的叹了声。

    她抬起头,“俊走了?”

    他点点头。

    她说,“不会是死了,却在骗我吧……”

    他摇头,“真的没有骗你。”

    但是她还是觉得不对,她看着他,一脸怀疑。

    他的手紧了紧,然后轻声对他说,“他其实不想告诉你,但是……他挡下了枪……他的手坏了,从此以后,他只剩下一只手……”

    泪水再次涌了下来,她捧着那信纸,痛哭出声。

    林安森在身后环住了她颤抖的身体,他说,“子言,对不起……”

    她摇着头,靠进了他的怀中。

    生命中,总是会遇见很多人,但是,大多数,也只是过客而已。

    俊永远不会是她生命中的过客,她还是会永远记住对他的爱,因为,他也值得……

    年华是一封无效情书

    盛开在我们如火如茶的岁月

    往返在印象中永远无边无际的来日方长中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