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尾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尾声】

    半年后。

    房间内几个人忙成了一团,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帮今天的新娘穿上婚纱,穿好后,调整衣服的调整衣服,戴首饰的戴首饰。

    一切弄妥后,身为今天婚礼总策划的乔静芸,站在新娘面前,从头到脚检视有没有什么地方没弄好。

    「头发OK,妆也很完美,耳环和项链也都戴上了,应该差不多了。」乔静芸满意的点了点头。

    站在一旁的许初晴连忙出声,「等一下,静芸姊,大姊还没戴上头纱。」

    「哦,对,还少了头纱。」乔静芸低头找着放婚纱礼服的行李箱,却没找到头纱,「初晴,我记得头纱是收在这个行李箱里的呀,怎么没看见?」

    「我刚才有拿出来放在一边,怎么不见了?」许初晴急得四处寻找,地上、桌上、柜子上、床上,全都仔细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急得她都出汗了,「怎么会找不到,我刚才明明就拿出来放在礼服旁边的呀。」

    见妹妹急得都快哭了,许初霞开口安慰她,「初晴,慢慢来,不要急,就算找不到不戴也没关系啦。」

    她其实也很紧张,一直在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这虽然是第二次举行婚礼,但跟上次不同,上次他们两人都不情愿,所以没人认真看待那场婚礼,而这次她和杜轩怀是在情投意合下举办的婚礼,意义不一样。

    「对不起,大姊,我明明拿出来了。」今天是大姊人生中很重要的日子,却因为她一个疏忽可能变得不完美,让许初晴很自责。

    许初霞伸手抱抱她,「不要紧啦,只是头纱而已,不戴又不会怎样。」

    「可是……」

    「啊,我找到了,在这里,被初霞刚才换下的衣服压到了。」乔静芸开心的拿着头纱走过来,小心的为她戴上。

    「呼,还好被静芸姊找到了,要不然我就成为今天的罪人了。」许初晴松了口气,展颜而笑。

    许初霞用力敲了下妹妹的头,「我会为了区区一个头纱就怪你吗?你大姊我是这么不讲理的人吗?」

    「不是。」许初晴低下头说。刚从清朝来到这个时代时,她还不了解大姊,觉得她很可怕,骂人很凶还会动手打人,可是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她很快便明白她刀子嘴豆腐心的个性。

    之后在大姊的教导和引领下,她才渐渐的适应了这个时代,融入人群里,所以她一直都很感激她和初日。

    摸摸她的头,许初霞温声说:「那就是了,乖,去帮我把鞋子拿来吧。」

    「好。」许初晴连忙取来一双桃红色的鞋子,蹲下来帮她穿上。「咦,左脚怎么好像有点松?」

    许初霞动了动脚,「因为我右脚比较大,左脚比较小,不过好像真的太松了,那天去试穿的时候明明刚好呀。」

    站一旁的乔静芸想到了什么,「啊,我知道了,那天我们是中午去试鞋子的,脚会比较大一点。初晴,你去找看看,有没有鞋垫可以放进鞋子里面,要快一点,新郎应该快到了。」

    「初晴,我记得鞋柜里有一个。」许初霞忙道。

    「好,我去拿。」她赶紧走出房间,从鞋柜里拿来一个鞋垫,替她垫在鞋子里,再帮她套上鞋子,「大姊,你试试看这样可以吗?」

    许初霞抬起脚动了动,再试着踢了踢,下一瞬,只见一只桃红色的鞋子呈抛物线被抛了出去,而这时房间外刚好走进来一个人,那只鞋子「叩」的一声,鞋跟准确的砸到那人的额头上,额头登时破皮渗出了血丝。

    房里一时鸦雀无声,被鞋子砸到的新郎伸手一抹,看见手上沾到的血渍,从地上捡起凶器,大步走进房里,脸色难看的问——

    「这是谁丢的?」

    「……我。」凶嫌小声的自首。

    「你为什么拿鞋子丢我?」杜轩怀拧着眉峰。

    见他沉着张脸,许初霞也没好气起来,「你干么那么凶,我又不是故意的,是鞋子自己从我的脚上飞出去。」她哪知道会那么巧,飞出去的鞋子就那样砸到他。

    「鞋子好好的怎么会从脚上飞出去?你知不知道结婚这天流血很不吉利?」杜轩怀怀着紧张兴奋的心情来接她,却突然被天外飞来的鞋子砸得头破血流,婚礼上见血,一般而言都是不太吉利的征兆,让他愉快的心情顿时沉了下去。

    「因为鞋子太大,所以才会不小心踢出去,你要是嫌不吉利的话,那乾脆取消婚礼好了。」许初霞负气的说。

    「你说什么?」

    「我相信你耳朵没问题,应该听得很清楚了。」

    「你是不是不想嫁给我,所以才故意拿鞋子丢我?」他沉下脸质问。

    「我没有这么想,我都说是不小心的了,你不相信就算了。」她别开头,一脸僵硬。原本她还对不小心砸到他有些歉意,现在那些歉意全都在他恶劣的态度下跑光了。

    看见他们两人似乎快吵起来,乔静芸连忙缓颊。「你们不要吵了,这么一点小事有什么好吵的,初霞,你把鞋子穿回去,初晴,鞋垫可能太厚了,你去拿卫生纸或是棉花来帮初霞塞进鞋子里。」她指挥起来。

    「好。」许初晴赶紧找来棉花塞进鞋子里。她早已习惯大姊和姊夫的坏脾气,所以见怪不怪,他们两人是属于愈吵感情愈好的那种,她一点也不担心。

    看见许初晴在帮她塞鞋子,杜轩怀明白刚才错怪许初霞了,他走过去轻轻拉了拉她的手示好。

    她气没消,甩开他,不给他握。

    他委屈的说:「我额头都被你砸出血了,你不帮我擦呀?」

    她这才转头望向他,看见他额头上有些破皮流血,但并不算严重,她脸色一缓,抽来面纸替他擦去血丝,一边嘟囔,「见红才好呀,哪里不吉利了。」

    「对,见红才好,大吉大利。」他立刻改口,见她气消了,这才发现她今天有多美,淡淡的妆将她原本就明艳的五官妆点得美艳逼人,令人屏息,他情不自禁的执起她的手,郑重出声。「许初霞小姐,你愿意嫁给杜轩怀先生为妻,一辈子爱他、尊敬他,在他犯错时纠正他的缺失,一辈子不离不弃吗?」

    凝视着他,她胸口涨满感动,缓缓点头,「我愿意。」接着问:「杜轩怀先生,你愿意娶许初霞小姐为妻,一辈子爱她、尊敬她,在她脾气不好的时候包容她,一辈子不嫌不弃吗?」最后一句话她改了一个字。

    「我愿意。」杜轩怀满脸柔情,毫不迟疑的开口。

    「喔耶,太好了,礼成,送入洞房。」房间里,刚到的许初日带头热烈鼓掌。

    「洞房晚点再说,时间快来不及了,再不赶到礼堂就要迟到了,大家动作快一点。」乔静芸含笑催促大家。

    新郎挽着新娘,一行人匆匆离开,跟在后面的许初晴,望着前方满脸甜蜜的大姊和姊夫,脸上也挂着微笑,心里不经意浮现一抹俊雅的人影。

    此刻,屋外晴光朗朗,风和日丽,鞭炮声热烈的响起,彷佛在为这对新人献上热闹的祝福。

    另一边,刚走进礼堂的杜泽松,环顾了眼会场浪漫又喜气的布置,满意的点点头,回头对上服侍他多年的管家李叔。

    「老李,你说我用一只宋朝的古董花瓶,换来这么好的一个孙媳妇,算不算捡到大便宜了?」

    李叔那张敦厚老实的脸露出一抹微笑。

    「总裁,这是您最成功的投资。」

    01、想知道真正的许初晴穿越到了清朝,与痴心守候她的大阿哥深情动人的爱情故事吗?请见双龙抢珠之《情缠桃花妃》;

    02、想知道顶替了许初晴身分的锦珞格格,是如何与她的真命天子相遇吗?请看合拍夫妻之二《我的娇妻我来疼》。

    【全书完】

    注1:相关书籍推荐:

    01、合拍夫妻之一《恶夫自有恶妻磨》;

    02、合拍夫妻之二《我的娇妻我来疼》。

    注2:本作品由天下书库提供,感谢您的阅读。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有您的支持,我们将做得更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