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九

    在汉水流域的战地上,在出击和撤退,工作和学习之中,两年的时光像汉水一样的奔流过去。两年的时光在成人身上往往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在孩子们身上,那变化就非常显著。孩子们正如豆芽儿一样,稻苗儿一样,春天的柳枝儿一样,雨后的嫩笋儿一样,一天一个样儿的成长着,任谁也不能将他们的发育阻止,除非是将他们的生命残害。

    在短短的两年中,这一群大孩子都变成了更健壮的青年人,矮的长高了,软弱的长得坚实了。在前线上,他们像生龙活虎一样的工作着,再不会因体力不济和缺乏经验而失踪和落伍了。我们的小朋友夏光明在大孩子们的照料和教育之下,很快的成长起来,可以参加演戏,参加歌咏,还可以帮助叶映晖做许多工作。全军中几乎没人不认识这可爱的孩子。前线上有很多老百姓同他相熟,女人们更爱传播他的故事。我离开前方以后,时常从朋友们的信件中得知他的消息。过了一年,我又看过他的义父陈剑心团长一次。陈团长把小光明的像片赠我一张,并且告诉我这孩子更可爱了。

    从那次同陈团长见面以后,我一直不曾再得到关于这孩子的任何消息,已经匆匆的整四年了。在这四年中,汉水前线上又打过几次严重的败仗,国共两军也不断发生冲突。在这四年中,在我们生活的地区里,不管是前方或后方,政治工作普遍的遭受摧残,除作为某些纪念节日的点缀之外,无边宽阔的国土上看不见抗日的标语,听不见救亡的歌声。如今,我多么想知道:那一个政治队还存在么?那一群青年到哪儿去了?我们的小朋友夏光明到哪儿去了?唉,没有人能告诉我他们的消息!

    鸡子在窗外叫了。远处已经有起早的人的声音了。我从小箱中拿出来小朋友的那张像片,放在我的面前。他的左右和背后站立着大群的农村孩子。他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向前方凝望。他的嘴角含着微笑,但眉头上仿佛轻轻的带着忧郁。对着这像片我看了很久,忍不住在心里喃喃的说:

    “孩子,我为你祝福!!”初稿脱稿于一九四二年春,在大别山中,改定稿成于一九四六年二月二十一日黎明,时在成都。

    (原载1946年2月《抗战文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