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第十二章 似完非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天还是阴天,这预示着今年的秋天会短得令人的身体来不及准备,那就意味着又是一个多病的冬天。

    古洛一早就咳嗽起来,昨天虽然吃了一顿火锅,但这突如其来的寒气依然渗透了牛羊肉构筑的防线。

    “感冒了吧?”妻子关心地问。

    “嗯。有点儿。给我点儿药吃。”

    古洛先吃了一点儿早点——热乎乎的豆浆和油饼,又吃了几片感冒药,汗出来了,他觉得身上轻松不少,就说:“我还是得去一下。”

    “胡亮一个人不行吗?”妻子问道。

    “嗯。这案子挺难办。昨晚我没睡好,就想这事儿来着。”古洛第一次给妻子吐露案件的情况。

    也许是第一次听丈夫说工作,妻子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说:“那你就去吧。”

    古洛穿上了毛衣,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公安局。

    胡亮已经到了,两手插在兜里,认真地思考着昨晚古洛的话,当然没有什么结果。

    “怎么啦?刚进门儿就咳嗽,是不是病了?”胡亮关心人是真心的,所以很让古洛感动。

    “没事儿,吃药了。提审桂漾美。这个女人还有事儿。”古洛说。

    “噢?”胡亮不由得一愣,但立刻喊了一个刑警,“让桂漾美到审讯室来。”

    桂漾美总是让人吃惊,不仅是胡亮,连古洛也一样。她气色很好,眼眶没有一般刚进来的女人一定会有的黑眼圈——现在被一些无聊但自觉得幽默的人命名为“熊猫眼”。她不仅没有变成熊猫,而且连兔子也没当上,好像监狱比朱之啸那豪宅更适合她的生存一样。

    “精神挺好呀!”古洛说,不由得头一阵晕眩。“在监狱里可能不会感冒的。”他沮丧地想。

    “还行。这儿的那些犯人睡觉倒都老实。”桂漾美端详着手指甲说。她长了一双秀美的手,就是大了一些。

    “睡得好,不见得你想在这里就这么住下去吧?”

    “当然不想。这你可提醒我了,啥时候放我走?”

    “你实话实说就行。”

    “我不说谎。”

    “不说谎吗?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你前夫?”

    “说了,他不忠。”

    “这你说对了。我告诉你那个女人是谁。”

    “谁?”桂漾美很急切的样子。

    “梅兰英,也是你们学校的学生,比你高几级。”

    “噢!她呀!怪不得我觉得见过她呢。她也没我好看,这个死鬼怎么想和她结婚呢?”桂漾美自言自语地说。

    “对!这就对了,是他想和梅兰英结婚,你才动了杀机的,对吧?”

    “对。这个王八蛋想甩掉我,没门儿!”桂漾美咬牙切齿地说。

    “你长得很好,就是没李安,你也能找到男人,像朱之啸这样的,有的是,对吧?”

    “这倒是。我跟你们说,想和我好的男人多得我数都数不过来。当初,要不是这小子死乞白赖,我又没挺住,一时失身,他想和我结婚?没门儿!”

    “就是。我完全赞同你说的。那你为什么还要找人杀他呢?不值呀!”

    “我不后来后悔了吗?”

    “不是吧?一开始你也没想杀他,除非有别的事儿。说吧,是什么事儿?他还有什么对不起你的?说出来,我才相信,以你这样漂亮的女人一般来说是不会杀个男人的。”

    桂漾美的眼睛不断闪着光,古洛的恭维满足了她的虚荣心。“主要是他想把钱都挪走,离婚就离婚,我是不怕,但钱可不能都让他拿走,这小子跟我玩儿黑的,我当然不客气了。”

    “后来,你撤销了委托,是他反悔了?和你道歉了?还是……”

    “你说对了。他说他错了,还把过去偷偷转走的钱,还有房产证都给了我。好悬,他把房产证的名字都改了,又改了回来。我真没想到,我告诉你,那次我偶然发现有一笔存款,是我的名字,莫名其妙地没了,我就多了个心眼儿,觉得这小子不老实,后来果然在他办公桌的抽屉下面——那有个夹板——发现了,名字改成他的了。我就知道他有了外心。我是女人,虽然我并不是那么喜欢他,但我能感觉到这小子对我感情有变化,我就跟踪了他,反正我的工作有的是闲工夫,就发现了那个女人。我想,你离就离,就是得把钱给我留下。”

    “那你为什么不跟他谈谈呢?”胡亮插嘴道。

    “跟他谈谈?我想,也试探过他,他跟我一点儿实话都没有,还继续转移存款,我问过他,他说,放在他的名下方便,后来房证也没了,我就知道他是想让我净身出户,这个王八蛋!”桂漾美眼睛里冒出火来,非常吓人,连古洛都不由得心里一震:“好凶狠的女人!美女蛇也不能形容这样的女人,母老虎可能更形象些!”

    “钱就那么重要?在你的人生中钱可能最重要吧?”胡亮插嘴道。他实在不能理解这样的女人。

    “在别人那儿,我不知道重要不重要,反正不关我的事,可在我手里,它就是命,你想想,我的命还不重要吗?”桂漾美笑了,像是在嘲笑胡亮的幼稚一般。

    “他从没说过他有女人,是吧?”

    “对。死不认账。我也没深究,他说没有就没有,只要钱给我留下,以后咋的都行。”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存款和房产证的?”

    “去年七八月份开始的。”

    “你怎么知道?”

    “我不会看他改名字的日期吗?”桂漾美不耐烦地说。

    “嗯。你先下去吧。”古洛沉思着说。

    “啥时候放我们出去呀?这婚还没结呢。”桂漾美不满地问道。

    “再说,再说。”古洛心不在焉地答道。

    桂漾美刚走出门外,古洛像是想起了什么,说:“你回来,桂漾美!”

    身在门外的桂漾美只好和警察一起回来了,她耷拉着脸,非常不高兴:“不都问完了吗?怎么又让我回来?”

    “你刚才说他是去年七八月份开始转移账户、房产证的,你好好想想,那些日子出了什么事儿?可能也不是大事,你发现他有没有什么古怪的,或者和平常不一样的表现、说话?反正是些不同寻常的事儿,也许不大。”

    桂漾美看着古洛,神情古怪,男人是很难读出女人心的,古洛和胡亮都不知道她为什么有这样的表情。

    “你坐下,别着急,慢慢想。”古洛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点上,轻轻地喷了一口烟,像是怕打扰桂漾美激烈的回忆一样。

    也就是三口烟的工夫,桂漾美忽然开口说:“别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我平常不太理会他。可是,有一次,我想想,大概是去年七月,他出了一趟差,回来就有些鬼魔鬼道的。我好像还问过他,他说没什么,累了。”

    “是不和你做爱了吧?”古洛尖锐地问。

    “也有。平常我俩就不多,我不太愿意跟他干那事儿。可一般他出差回来,憋得跟什么似的。那次不一样。后来他一直像是有啥心事,也不和我干事儿了。我倒乐得清闲,他表面看挺精神,女人都喜欢他,可我不,我就不喜欢他。不知为什么?”桂漾美皱起眉头,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样的夫妻不少,你别郁闷了。”古洛半是安慰,半是开玩笑地说。

    胡亮这次估计桂漾美走远了,古洛似乎不打算再把她叫回来了,就问道:“这有什么意义吗?”

    “可能有。”

    “什么意义?”

    “时间。你看出这里面有时间问题吗?”

    “嗯。”胡亮沉思了一会儿,说,“这倒是。不过,似乎也不是大问题吧?”

    “你知道‘黔驴技穷’这个成语吧?”

    “上小学时,老师问过我,我正确地回答了。”

    “那咱们应该怎么办呢?”古洛皮笑肉不笑地说。

    “吼呗。”胡亮笑着说。

    “是。吼他一声吧。”古洛苦笑着说。

    石馨薇站了起来,笑着和古洛、胡亮握握手。她笑吟吟地看着胡亮说:“上次都没和你打招呼,搞得太紧张了。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刑警队长,前途无量呀!”

    “谢谢!副队长。”胡亮被石馨薇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石馨薇又看了胡亮一会儿,这才转过眼睛,看着古洛说:“你也好吧?”

    “托你的福。听说你们家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责任似乎不由我们负吧。”古洛笑着说。

    石馨薇也笑着说:“跟你们无关。是我们内部一些人为了个人欲望,搞这些下流名堂的。人呀!该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该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谁也抢不来。看看,冷枪暗箭有啥用?我不也还是当上了一把手?”她笑道,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对。不过,我们可没说有人向我们反映过什么问题呀。”

    “不是你们那儿泄漏的。没关系呀!脚正不怕鞋歪,由他告去。”

    “大人大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古洛带着劝解的口吻说,虽然他也很不喜欢孟繁达这个人。

    “没事儿。你们今天来有什么事儿?老何走了,我来配合你们。”

    “我们想去你们的人事部门查些东西,希望你让他们配合我们。”古洛说。

    “查些东西?”石馨薇眉头略略一皱,“能问是什么东西吗?”

    “对不起,现在我们不能告诉你。”

    “噢。好,好。我知道你们的工作性质,没问题,我打个电话,让人力资源部主任接待你们一下。”

    “唉!手机震动了,谁呀?”古洛拿出手机,他的姿势很笨拙,一看就是不常使用手机的人,他拿着手机放在正对面,眯着眼睛看着上面的号码,自言自语地说,“没事儿。不接了。”

    他滑稽的表情和动作让胡亮和石馨薇忍俊不禁。

    人力资源部主任是个瘦瘦的、三十来岁的男人,很英俊,个子很高,和胡亮差不多。他不卑不亢地接待了两个警察。

    “我们来问一下李安的情况。”

    “李安?不是死了吗?死人还有情况?我可是第一次听说。”

    “是他生前的。”

    “生前的?什么叫生前的?噢,明白了。就是他活着的时候的事儿吧。那有什么查的?你们公安干的事儿真是让人不能理解,都是些素质比较低的事儿。”他轻蔑地说,使胡亮差点儿发作起来。

    “我们知道你很忙,是吧?”

    “那当然。我忙的工作都是重要的,是活着人的事儿,是素质高的工作,哪像你们。”

    “那你就找个人来配合我们这素质低的事儿吧。”

    “好,对。不过,石总那儿……”

    “没事儿,我们跟她说。”古洛和胡亮都忍到了极限,这次不是愤怒,而是差一点儿就要大笑出来。

    “小高,你来一下。你们有什么就跟她说,我有事儿要到外面开会。”美男子溜得很快。古洛和胡亮正想大笑,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穿戴得很正经,像个企业职员,现在叫白领。

    “我姓高,叫我小高就行。有什么事儿吗?”

    “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古洛停顿了一下,好像等着小高的理解,见她点点头,很严肃的样子,就接着说,“想查查李安生前的一些事情,是工作方面的。”

    “说吧。我和李处长很熟。”

    “你们这里有他出勤或者其他工作情况吧?”

    “当然有。何总在人事上抓得很紧,尤其是对中层干部。”

    “好!”古洛没想到那个小个子还有这两下子。

    “请看看他去年七月份是否出过差?去的什么地方?多长时间?干什么?”

    “好。”小高在打开的电脑前查开了。

    古洛想抽支烟,但看到桌子上放着禁止抽烟的牌子,就无可奈何地把烟盒放回了口袋。

    “没事儿,你抽吧。”小高像是脑侧长了眼睛一样。

    古洛刚点着烟,小高说:“去年七月十一日到十八日,他去回龙市出差,是催账,对方是回龙林业机械公司。就这些。”

    “他在哪儿住的?这可能得问财务了吧?”古洛说。

    “不用。我这里有,他的花费超过了处级标准,必须公司领导批,我们要记录在案。是回龙宾馆。”

    “来回用的什么交通工具?”

    “火车呗。近便。再说,那里也没有直通咱们市的飞机呀。这是财务一起转过来的票据,坐的是1871次,回来是1872次。时间都有。”

    “不用了。你刚才说你和李安很熟?”

    小高的脸有些发红,看样子正像桂漾美说的那样,李安是个讨女人喜欢的男人。

    “是,他挺好的,可是……”小高还真有些伤心的样子。

    “我觉得奇怪的是,他出差是为了要账,可用得着那么长时间吗?”

    “唉!这你就不懂了。这就叫公款旅游。”胡亮抢先回答道。

    “嗯,也不能这么说。我记得我也问过他,他说没办法呀。我还寻思啥叫没办法呀?后来才知道是石总让他去的,还说时间可以长些。”

    “石总管这事儿?还能定时间?如果对方还了钱,他怎么能多待呢?”

    “是。可石总是主管领导,她说,李安累了,让他休息休息。”

    “噢?石总怎么对李安这么好?”

    “石总对下面的人就是好。她主管的部门,下属们从来没亏吃。特别是对中层干部,照顾得可细心了。要不,这次能当上总经理吗?”小高很诚恳地说。

    “是啊。”古洛若有所思地随口应道。

    在他们告辞走到门前时,古洛忽然想起了什么,就问道:“你们公司一级,就是公司的最上层领导出差或者不在单位你们也知道吧?”

    “那怎么会呢?你们还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公司总经理、副总是自由自在的。尤其是一把手,谁敢管他?”小高莫测高深地笑着。

    “噢!”古洛点点头。

    “这就叫等级,也就是咱们说的上下级关系。”胡亮一本正经地说。

    回龙市离本市并不远,火车就三个多小时,但已经属于邻省的管辖范围了。城市不大,主要是靠这里的山水风光。尤其是水,有河,有湖,水质清澈,湖里的岛屿被树木和草覆盖,现在是秋天了,树叶有的黄了,有的红了,还剩下绿色,五彩缤纷。岛下碧波荡漾,在阳光下闪着光,散发着清新的气息,很美。

    古洛没那个闲情逸致,胡亮也没有。他们急匆匆地赶到李安曾经住过的回龙宾馆,在去这里之前,他们当然没忘了叫上当地刑警队的同志。公安亲如兄弟,回龙市刑警队派出两个有经验的老刑警跟着两位客人。

    回龙宾馆是家五星级宾馆,相当奢华,尤其是楼后面的人工园林简直像是把苏州搬来了,而且规模更大。

    “这些无知的家伙!”由于古洛和胡亮乘坐的车是绕着宾馆的后面过来的,古洛看到了,不由得激愤起来。当地的警察诧异地看着这个大名鼎鼎的神探,莫名其妙。

    “东北就是东北,回龙就是回龙,这里的特色风光才是最重要的。把个江南风光搬到这里不伦不类。就像那个被一群低能学者吹捧的乾隆一样,硬要北京赛江南。”古洛忽然大发议论。

    “乾隆干你什么事了?”胡亮笑着说。

    “电视里他的事儿太多了。还有那个康熙。”

    警察们都笑了起来,一个警察说:“这还算好的呢。那边那个叫鹤居大厦的,都种上热带植物了,我寻思能活吗?人家说是假的。”大家都笑了起来。这时车停在了宾馆门口的停车场。

    大堂值班的经理是个长相端庄的姑娘,很容易让人有好感。她笑吟吟地接待了四个警察。

    “你们好!有什么事吗?”她把证件还给了胡亮和古洛。

    “请你查查去年七月份,准确地说十一号到十八号,或者十七号,有个叫李安的人住在你们这儿吗?”

    “李安?住在1550号房间。”

    “嗯?”古洛惊奇了。

    “噢。是这样的,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呢?是因为他旁边的房间发生了失窃,公安局找他调查过,所以我记得很清楚。他是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对吧?”她笑着说,显然是向警察炫耀她的记忆力。

    “有那时候的录像带吗?”古洛知道录像的力量,到哪里都想找那些可靠的影像记录。

    “没有。那时,整个楼的监视设备都出了重大故障,后来那个小偷被抓住后,也说是利用了这一点才敢作案的。是不是?”她看看旁边两个她的警察乡亲。

    “是。我们俩没参与这个案子,但听他们说了。”

    “嗯。你能记得有人找过他吗?或者说,他不是一个人住,而是有个女人。”

    “这我可记不住了。你们等等,我给你找值班的服务员。我查查值勤表就能找到。你们先坐一会儿,我让他们送点儿饮料来。”

    “不客气。”古洛说。

    警察们坐到大厅角落里的沙发上,古洛拿出烟给那两个警察,会抽的接过一支,古洛先给他点上,两个人就抽了起来。一个服务员拿着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放着几筒罐装饮料。古洛要了嘉世柏啤酒,喝了起来。

    啤酒还没喝完,女经理就带着一个姑娘走了过来。五星级宾馆服务员都很漂亮,这是个很秀气的姑娘,是胡亮喜欢的那种类型,于是,胡亮就欠了欠身,明显地兴奋起来。

    “她是那个星期白班值班的,要是有人来找客人,一般她应该知道。”经理介绍道。

    “这人我记得清楚。就是那起盗窃案。”姑娘看看那张已经没有多大用的李安的照片。

    “有没有人找过他?或者和他一起住?”

    “有个女的来过,不过,没待多长时间,好像就几个小时吧。不,让我想想,是九点多钟来的,好像在餐厅吃了中午饭就走了。”她又想了想,然后,很肯定地说,“对,也就是三个来小时。”

    “你看是她吗?”古洛拿出梅兰英的照片。

    服务员仔细看看,说:“像是她……别,我再想想。”

    “她那天可能不是这个发型。”古洛掩住了梅兰英的长发,让她像梳了短发一样。

    “就是她。”姑娘说。

    “嗯。后来再没来过?”

    “我值班时,没有。”

    “还有没有别的女人找他?你见过这个人吗?”古洛取出手机,给姑娘看上面的照片。

    “老东西!真狡猾!”胡亮从旁边看到手机上的影像,不禁怒从中来。

    姑娘认真地看了一会儿,说:“没有。”

    “好,谢谢你们。”

    古洛把剩下的啤酒一口气喝光,站起身来。

    这时外面狂风大作,吹得树叶飞舞起来,像是被射中的鸟,尘土则像几道箭一般刺向天空,或者在飞旋。

    “胡亮,你告诉局里,让他们确认梅兰英去年那时的行踪。她是有单位的人,问问单位,估计就明白了。”

    “你估计她是来这儿出差?”

    “可能,但也不像。”

    “上车吧。先住下再说吧。”两个当地的警察请他们上车。

    中午当地刑警队长请两位远道的客人吃了一顿不算丰盛也不寒酸的午饭,说:“晚上再正式请你们。”

    回到招待所的房间,古洛并没有像主人劝告的那样,睡个午觉。他焦急地等着局里的回话。

    “你怀疑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实在是没把握。我说咱们不是黔驴技穷嘛。完全是试试看!”

    “我看你的老毛病是改不了了。”胡亮不高兴地说。

    “不,这回真不是卖关子。”古洛道着歉。他不愿意胡亮生气。

    电话响了,是局里的,阻止了胡亮进一步的发问或者发火。

    梅兰英的单位证实她那几天去回龙市出差,不过只是三天,办完事,好像是没赶上当天的车,就第二天回来了。

    “情人真是须臾不可分开呀!”古洛说。

    “如胶似漆。古人可真会形容。”胡亮也说。

    “时间!时间还是对不上。”

    “怎么?”

    “这回我不卖关子。你看,李安来这里七天,和梅兰英就待了几个小时,催账这也叫工作?当然,有的赖账,但他不是,是石馨薇让他公款休假来了。梅兰英应该多待几天,可……”

    “我明白了。可没人看见过呀!”

    “走!老办法,去现场看看,也许会有什么发现呢。”

    “火车站、长途车站或许有证据。”

    “如果是开车来的呢?”

    “那更好,有收费站。”

    “太麻烦!一年多前的事了。我们先看看,不行再说。”

    这次是一个警察开车送他们去的。在车上,胡亮问起了火车站、汽车站和公路收费站的情况,他这个固执的人认为这个方法更简单一些。

    这个刑警业务真是没说的,他告诉古洛和胡亮,这里火车站的录像带只保存一年,长途汽车站的监视设备是今年才装的,至于收费站,那里的录像带也只保存一年。有句外国谚语说得好:“事实是很顽固的东西。”可今天在古洛和胡亮这里好像应该说:“事实是比顽固还顽固的东西。”胡亮只好让步了。

    “慢着,老兄,有市区图吗?”

    “嗨!真巧!这里正有一张。”警察很高兴。

    “你先领我们逛逛市区。胡亮你对对图。”

    “好。”警察很乐意。

    古洛看到了那家被索债的企业。“这家企业怎么能建在这儿呢?这可是旅游城市呀!”古洛说。

    “过去的老厂子,今年年底就搬迁了。”警察边开着车,边解释道。

    “这就是你说的鹤居宾馆吗?”

    “对。本市两家五星级宾馆,它和回龙宾馆。”

    “噢。”

    没有几分钟,车就到了回龙宾馆。古洛看到宾馆广场上排队停着的出租车,想说什么。

    胡亮反应快,说:“看李安坐出租去过什么地方?”

    “对。聪明!不过,这个城市不大,用不着坐出租吧。你再想想身份的问题。”

    “噢!鹤居。”胡亮恍然大悟。

    车调过头去了鹤居宾馆。

    这家宾馆和回龙不太一样,格调似乎更沉静一些,可能是在炫耀这里是有文化有品位的。其实,这一切都被古洛和胡亮眼前这个油头粉面的小伙子破坏了。他是大堂经理,这让任何人都想不到,但是,古洛一问他话,才又一次明白了以貌取人往往会犯致命的错误。

    “见过。”他看着古洛手机上的画面说。

    “什么?你见过?确定吗?这可是一年多前的事。”胡亮有些吃惊。

    “我这人有记人的天赋。住的房间号我都记着呢。这人有钱,结算全是现金。”

    古洛心里在欢呼着,非常感谢这个长相令人不快的人。

    “有个男人……”古洛还没说完,经理就说:“对,老来,这么说吧,天天来。”他说这话时,很平淡,一般对自己长处认识得还不那么深的人,往往是这样的表现。

    “是他吗?”古洛拿出了李安的照片。

    “是他。至少在这里住过两个晚上。”经理很肯定地说。

    “好家伙!抓住狐狸尾巴了。”古洛想。

    “这真是个难办的案子呀!”古洛和胡亮坐在石馨薇的办公室里,这里一个星期前还是何大伟的地盘。

    “是吗?”石馨薇微笑着。“给客人端茶!”她叫道。

    一个女人进来了,不是秘书打扮,给古洛和胡亮端来了两杯茶。

    古洛喝了一口,说:“抽烟行吗?”

    “行呀。都说是二手烟害人,但我不怕。”石馨薇还是笑着说。

    古洛抽了一口烟,说:“喜欢听侦探故事吗?”

    “还行。”石馨薇很平静地说。

    “那我给你讲讲我们这次的破案工作,也许叫经过更好。”

    “洗耳恭听。”

    “这是两个大案子,我管这种案子叫串联,是电工用语。第一个大案,里面当然还有小案,不,也不算小,我们甚至抓住了积案惯犯,不过,要说起来就太麻烦了,你也不爱听。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吧。”

    “慢点儿!”石馨薇打断了古洛的话,“我的喝水杯呢?怎么没了。”

    “在这儿呢。”古洛从黑皮包里拿出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很高级的保温杯。

    “怎么在你那儿呢?”石馨薇很是吃惊。

    “对不起,作为本案的证据我们查收了。”

    “什么证据?怎么查收的?你们是小偷?”石馨薇真的发火了,她的脸变得很红,能看见在薄薄的皮肤下的血丝,眼睛也变红了,冒出恼怒和凶狠的光。连胡亮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好凶的女人!”古洛却笑嘻嘻的,他似乎看见一只动物落进网里,而这网实际是不存在的。“不,她不是动物,所以她认为我有一张捕捉到她的网。”古洛想。

    “你别急!给我些时间,我说完这事儿的缘由,你再发怒或者告我们也不晚。现在你给我好好听着!”古洛先是和颜悦色,然后突然语气一变,脸上挂上了霜。

    石馨薇愣了一下,既没有同意,但也没有反对。

    “接着刚才说。在那个案子前,曾发生过一桩凶杀案,就是你们单位的财务总监李安被杀案,我们进行了侦破,但由于涉案人员和有关人员简直像是商量好一样,没有一个人说真话,连你们的前任总经理何大伟也很不负责任。快退休的人最容易丧失职业操守。这个案子就成了无头案。但在侦破另一家公司的谋杀案时,李安的案子却再次浮出水面。这就是我说的串联。不是同时的,而是纵向的联系。由于是和那个案子连着,我们刚开始以为是错杀,就是说,本来凶手是要杀另一个人的,但由于李安和那人在同一个空间和时间,由于那人那天有特殊情况回家了,凶手就把李安当成暗杀对象了。这个凶手叫吕和义,是个职业杀手。他也被人杀了。我们为了找到他的真实身份费了不少工夫,凶手……”古洛停顿了一下,看着石馨薇,石馨薇面不改色,低垂着眼皮。

    “凶手的身份被我们揭露了出来。下一步就看是谁雇的他了。一切主谋,或者说幕后人物都指向另一个死者马清水,案子到这里似乎终结了。但我却不太相信。因为我们不能证明凶手是杀错人了,我们只是猜测,也可以叫推理。但从反面看呢——就是逆向思维:如果凶手没杀错呢?”

    “这你也无法证明。”石馨薇终于开口了。

    “对!可我要证明一下,当然尽管是逆向思维,我也没排除杀错的可能性。但我了解了他的情人,并去了李安住的那家宾馆,以及那天各种异常情况,我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吕和义没杀错人。这是个精明谨慎的杀手,很有些邪恶的天赋,他杀过几个人,从没失过手,这次杀害李安,他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的。而且他要杀的不仅是李安,还有那个幸免于难的人,告诉你,他叫何梁。一箭双雕,这个吕和义真是个坏透了的家伙,也是个无比凶恶的匪徒。何梁虽然没杀成,但由于住在何梁隔壁的人看到了他的脸,他再也不敢行凶了,但他还以杀错为理由管马清水要了一笔钱。

    “既然是这样,那他为什么要杀李安呢?于是,我们就从头开始调查李安案。我们发现李安是个很风流的人,也许原来不是,但他的老婆不爱他,大概让他痛苦吧。他就和中学同学梅兰英搞起了婚外恋,两年了,注意,这也是案子的关键,那就是时间!两年,他并没有想到离婚,当另一个女人闯了进来,这个女人很厉害,要他离婚,并要和他建立新家庭,他服从了。为什么服从呢?他那么爱梅兰英,都没有离婚的念头,当然也许梅兰英也不愿意重组家庭。这都没关系,但这个人却是他害怕的,因为这个人的位置特殊。在出差回龙市的时候,他们两个野鸳鸯也欢聚了好几天。最后,那个女人要求,也可以说命令吧,让他办离婚,并要他转移自己的财产。他回家后,果然就行动了,他没想到他的老婆桂漾美是个奇异的女人,这个女人谁也不爱,就爱自己,她不在乎离婚,但却视钱如命。她觉察了丈夫的行为,就跟踪了他,看到他和梅兰英约会,就要雇人杀掉李安。但谁都没想到的是——尤其是那个逼李安离婚的女人——李安后悔了。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心和那个女人一刀两断,并向妻子做了忏悔。他的老婆很及时地撤回了杀丈夫的指令。但另一个女人却在行动。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会儿她会告诉我们。我想她是个现在所谓的女强人。意志坚强,不懂得任何让步,为了得到想得到的不择手段,杀人也不过是手段之一。你不能说这种女人没感情,不,有!有很强烈的感情,不允许任何人背叛的感情,一切都要服从于她。她会爱上一个男人,尤其是她并不满意丈夫,而爱上的这个男人无论在什么时候对她都得毕恭毕敬,这既能满足她的性欲……我说这话下流吗?不,一点儿也不,有权有钱的男人可以搞女人,什么二奶、三奶的,有权有势的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呢?唐朝武则天就有面首。这好理解。她们和那些男人一样,不过是满足性欲而已。很卑贱的性欲!另外,就是她的虚荣心。这样的女人当然不能允许男人的背叛。

    “于是,她找到吕和义,杀了李安。让我了解这个女人比野兽还残忍和下作的一面是她还不罢休,又让吕和义杀了梅兰英,她怎么知道梅兰英是她的情敌的呢?或许是李安这个愚蠢的人告诉了她,或许是她在出差时知道了梅兰英去看了李安,总之她犯了个错误,猜想这个女人妨碍了她的感情。其实,并非如此,梅兰英已经和李安断绝了关系。本来我们认为是马清水雇吕和义杀的梅兰英,这现在看也不能说错,只能说吕和义收了两份钱,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如果只是马清水雇的他,他只要杀了梅兰英就可以了,但他却强奸了她。职业杀手一般是不会强奸女人的,他们不会做出这种非专业的犯罪,除非他是一时兴起的激情犯罪,如果真是这样也不过是强暴而已。但吕和义却冒着风险,将梅兰英的尸体从第一现场移到第二现场,就是公园里,而且还让她赤裸下身,曝尸在公共场所。不,不是兽欲,不是激情犯罪,更不是职业杀手应该做的,是侮辱,是在侮辱死者,而这种行为只有雇主有指令,杀手才会干的。我想当时指使人就在旁边,看着自己的情敌如何被侮辱和杀害,真是令人发指!这样的女人是女人吗?连野兽都不如!因为野兽在求偶失败后,也不会去杀情敌的。这就是人性的黑暗,不光是遗传,也不光是进化,是社会和先天因素最极端的结合,这是魔鬼的基因组合!这个女人又杀了吕和义灭口。我刚才简直在破口大骂了,你怎么还能坐得住呢?”古洛对石馨薇说。

    “噢!我还纳闷儿呢。你说谁呢?为什么到我这里说?”石馨薇像是在嘲笑古洛。

    “说的是你。你是杀害李安、梅兰英的幕后指使人,同时也是杀害吕和义的嫌疑人。”

    “胡说什么!我?说的是我吗?不可能!我告诉你,你这个人是个偏执狂,本来案子都结了,你非要再找一个什么凶手不可,就把我拿来满足你的破案癖了,真是邪恶!我问你,你有证据吗?”

    “你看看这个杯子,是你的吧?”

    “当然是,请还给我!”

    “我们昨天通过你们保卫部门拿走了你的杯子,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吕和义的住所发现了一小块儿玻璃杯的碎片,沾着酒精,酒精里没有毒死吕和义的氰化物。这是一个人和吕和义碰杯时用的杯子,凶手在杀了吕和义后,清理了现场,真是干净呀!用扫帚扫了地,把——我想是不慎打碎的玻璃杯的碎片都扫了,收集起来,扔掉,但就是这么一小块儿遗漏了。顺便告诉你一句,玻璃是透明的,扫地时很容易漏掉,我们在那上面发现了一个指纹,一直没法对上,梅兰英的、桂漾美的都不是,而昨天晚上技术科说和你的指纹百分之百相符。科技呀!现代科技不得了!此外,你还有个没想到的,那就是你和吕和义会面时,被跟踪吕和义的情人——是个妓女,吕和义欠她的钱——看到了。但她却描述不出你的面貌,当我们拿出你的照片时,她指证了你。此外,鹤居宾馆的经理等人很了解你和情人李安是如何寻欢作乐的。瞧!这就是证据!”

    “你们带拘捕证了吗?要是这么充足的证据,你们就把我抓走吧。”

    “当然带了,走吧。”古洛亮了亮拘捕证。

    “行呀!玩儿到头儿了。我认栽了。”石馨薇很沉静地说。

    “你可是在杀人呀!”古洛说。

    “我知道。就像你说的,对我不忠的人都该杀。当然不是像孟繁达那样的畜生。是我爱的人,你说我没爱情,不,我有……”

    “我没说没有,不过说你的爱是扭曲的。”

    “爱情本身就是扭曲的情感,是一种病态的疯狂!我唯一后悔的是爱上,是曾经爱上这么个一钱不值的废物。”

    “他命不该死,即使你认为不值钱。”

    “这种人活着对谁有意义?对家庭他不是好主人,对老婆他是个叛徒,对情人他是骗子,他的那点儿业务水平,不是我,他算个什么?比个猴子强不了多少的智力,白长了一副好模样了。我这人不爱钱,你想钱对现在的我来说,它的意义能像对你们这些穷鬼一样吗?我也不要权势,我自己的就够用了。我就是喜欢漂亮男人。可他……他有什么用?这个社会少了这样一个废物会更清洁一些。红楼梦上说,你们这些男人都是须眉浊物,我为社会清除垃圾,有什么不好?”石馨薇笑着说。

    “可林妹妹、宝姐姐并没杀人呀。”古洛说。

    “你还读红楼梦?”石馨薇也许是装作诧异地说。

    “我正想问你呢。”

    “那是她们没赶上现在。”石馨薇大笑着说。

    “你还有丈夫呢。”

    “刘凌云?他也算是丈夫?”石馨薇轻蔑地“哼”了一声。

    古洛无奈地摇摇头,示意胡亮带她走。石馨薇走了几步,忽然回头对古洛说:“你是怎么猜到我的?”

    “噢?你确实聪明,不是须眉浊物。但你太沉不住气了,这就叫没有内敛的劲气。你让你的丈夫去告孟繁达的状,而我们并没有听信他造的谣言,虽然不是谣言,但他却并不知道事实。而且这事没人传出来,我们是遵守纪律的人,你却杯弓蛇影,盲动起来。”

    “嗯。我今后要吸取教训。”

    “还有今后吗?”胡亮说。

    石馨薇笑着看着胡亮,点点头说:“真是个英俊的小伙子,等我出来,一定让你到我这儿来。”

    她又转过脸来对着古洛说:“你这个老家伙,真狡猾!你在诈我,我真是个笨蛋,居然上你当了。不过,你以为我会认罪吗?我在这里说的不算,我会否认的。我要翻供,你们证据不足。等着瞧吧!有你老东西受的!哈哈哈!”石馨薇又大笑起来。

    “这简直是个妖魔!”古洛对着胡亮的耳边说。他心里知道这个案子并没有完,他确实只有刚才石馨薇的口供。而且这个女人是不会告诉公安局她是怎么知道梅兰英的,这样一来杀害梅兰英的动机就不充足了。

    “下一步呢……得找出来她从哪里得到的药物……”古洛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