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尾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春晓啊,这下咱们该去哪儿了?回青云镇?”

    火车站还是冰天雪地,夏冰一面跺脚一面问歪在长椅上抽烟的杜春晓。

    “不晓得,走哪儿算哪儿。”她懒懒回道。

    “行行好!”远远一叫花子走过来,身上胡乱缠着破棉絮,也不穿鞋子,只拿稻草绑住两只脚,两只手用破布包得跟馒头似的,头发铰得极短,面孔粗黑,一咧嘴便露出半口残牙。

    夏冰转了个身,没有搭理,孰料那叫花子不依不饶,纠缠起杜春晓来,将手中一只破海碗直往她胸前靠。

    “去去去!真当姑奶奶不认得你哪?快把钱都交出来!”杜春晓两眼一拎,对那叫花子凶道。

    叫花子这才回复了扎肉的本来声线,嬉皮笑脸道:“姑奶奶呀,好歹咱们也患过难,怎么见面还只谈钱呢?”

    “不谈钱谈什么?”她在他头顶重重拍了一下,骂道,“还共患难?大难来了你逃得比兔子还快,鬼影儿都找不着,哪有跟咱们共患难?快说!你把潘小月的钱都藏哪儿啦?”

    因觉得不够过瘾,她竟一把抓住扎肉的伤手,往死里下了劲儿捏,对方痛得哇哇乱叫。

    “姑奶奶呀!住手!住手!我说!”扎肉拼命甩脱杜春晓的“迫害”,一脸委屈道,“钱都在那几个兔崽子手上哪,看他们可怜,往后不定过得多惨,给他们些钱财,让他们不至于像我扎肉一样半生凄凉哪!”

    “我呸!”杜春晓当下冷笑道,“你何时变菩萨啦?纵真有施舍那几个兔崽子,也想必是九牛拔了一毛,大头儿都自己留着吧!”

    见被拆穿了谎话,扎肉只得厚着脸皮道:“奶奶呀,我总得给自己留些棺材本儿吧!”

    杜春晓忽然怔住,望着扎肉那对灵光四射的大眼看了半晌,方吐出两个字:“滚吧!”

    扎肉松一口气,笑道:“那……山高水远,来日方长,我的姑奶奶今后可要保重啊!”

    话毕,便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唉!东西掉啦!”夏冰指着放在长椅上的海碗,对扎肉的背影喊道。

    “就当给你们小两口儿孩子出生的见面礼啦!”扎肉头亦不回,只摆了摆手。

    杜春晓道:“他两只手都废了,确是要些棺材本儿养老。”

    遂拿起那海碗,碗底摆着一枚血红的宝石戒指,于是将它戴在枯细的无名指上端详,腹内那股气似又在汩汩跳动,她下意识地捂住小腹,内心涌起蜜糖般的喜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