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 第十六回 困名疆阴阳斗智 识本来二圣还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十六回 困名疆阴阳斗智 识本



    当时彭剪一闻香风一阵,即依桃花女吩咐之法,用三根木杖向大门连打三下,高叫一声“桃花女!”忙把右脚一起,踢了一下,“哗”把大门一开。  内边把桃花女的尸骸,刚刚被人抬起,出了房门。周公心中甚是喜欢,跟在后面催着:“快些抬去好入殓!”只因桃花女的灵魂被凶煞守住,不能入窍,今彭剪一敲大门,早惊了凶煞一退,桃花女的魂魄已得扑入尸骸,精神归了本位。一个翻身看着地下站起。六丁六甲神祗见仙子回阳,一阵亮光,早已回天复位而去。

    只有众家丁、使女见桃花小姐登时起身,唬得大惊小怪,一齐东跑西奔,道:“不好了!”乱成一块。桃花女一睁杏眼,见周公就在那厢,心中着恼,道:“周乾!我与你并无杀父深仇,何忍下此毒手,是必要治死我?今日又如何奈我的?”周公闻言,又羞又恼,便挺手中天罡剑,来取桃花女。

    这桃花女忙念勾煞反制的神咒,退后一步,两袖高扬,向周公一摔,长笑一声,凶煞便反扑周公,是出其不意,他纵有法力,也来不及,当此“哎哟”一声,天罡剑抛在地下,咕咚一交,倒跌在地下,法名回煞。周公不知袖里的变化,被这回煞一冲,反伤了自己的性命。正是:  惹火自烧身,害人先害己。

    可叹世上人,多不想此理。

    周公一刻扑倒于地,面紫唇青,口中已无一息之气了。合家众人无不着忙,妇女大小放声悲切,皆言:“公爷必被任桃花用邪法所伤,休要放走了!拿他到闻太师府中去!”  此时天香小姐因见父亲不准他讲情,哭得哀哀切切,回归自己房去了。桃花女听了众人之言,徐徐冷笑曰:“周乾害人不死,反自损命,是他自取之祸也!我在此处,看你们怎样拿法?”又说彭剪作完了事,飞奔进内,忽听得哭泣之声,心下大惊,三五步跑至内堂,只见众人乱纷纷的,不知嘈杂什么。只见桃花女站在那里冷笑,即忙上前呼唤:“恩妹今日人人喜得你不死……”,说话还未完,众人即便上前围住,说道:“公爷已被桃花女制治死了,还与他说什么闲话?”彭剪听了骇然,忙问道:“果是否?”众人指上首曰:“那面你看是否?”彭剪抬头一看,见周公身倒地中,去用手一抹,口中无气。便放声哭泣起来。众人解劝曰:“既死,不必哭了,还须出个主意!”彭剪止了哭,言道:“出什么主意?他前日要害人,今日又要害人,先把自己女儿害死,又得被害之人救活了,他又不知醒悟。今日轮到自己,还求那个?”只得翻身向桃花女,跪在他跟前呼:“恩妹,你今再发慈悲之心救活,众人感恩不浅!”桃花女忙把彭剪扶起,道:“兄长不必如此,众人竟要拿我去闻太师处。你们即请闻太师到来,我也不怕!”彭剪曰:“他们俱是愚人。恩妹看彭剪的薄面,搭救才好。”说罢,又要跪下去。众人也便一齐跪下,高叫:“任小姐,若肯救活公爷,我等感恩万代!”

    桃花女一来被众人哀求不过,二来要显他手段,他便微笑道:“你们今不拿我么?且看彭哥哥金脸,我勉作也!”众人一齐叩头道:“请问小姐如何解救?”桃花女冷笑:“你去照方才的法作来,只叫一声:‘戒刀!’他就活转来了。”彭剪道:“为何不叫主人名字,叫起‘戒刀’来?”桃花女道:“此乃天机,你如何知道?你快去罢!你主活转来,方见我手段。”彭剪闻言不再问,依言关上大门,照前一样的作法,叫了一声“戒刀!”那周公的神魂醒悟,也向他的尸首来,一翻身坐在地上。看见了桃花女,正是仇人分外眼红,忙起身来,抢了天罡剑,便大喝一声:“阴人休走!你敢用回煞法伤于孤么?今若不诛你,誓不为人!”挺手中剑直取。有桃花女即向锦囊中取出了如意桃枝一把,玉手把宝剑架过,喝曰:“你周乾不思报活命之恩,敢恃强伤我?”周公又是一剑过来。桃花闪开把手中桃枝火速相迎,一阴一阳在大厅上动手。

    彭剪见了,直叫声:“不好!”手中又无兵器,如何上前解劝?便奔报与天香小姐知道,把个天香小姐唬昏了,又忙飞跑到任家去报信去了。

    单说周公与桃花女从大门斗到天井,见地方偏小,不能施展法力,便一齐驾上云,起在半空中,你来我往的酣斗。

    任太公此时已到周家。天香小姐出来相见,把话说了一遍,不觉放声痛哭。俱仰面朝天观看。见他二人拥着彩云,在半空中苦争恶战,越斗越远,渐渐不见了。哭儿叫父之声振耳,他二人全然不顾。——到后来,任太公夫妻见女儿归了神位,见天香与女儿相貌一般,听得彭剪说他女儿甚是相得,任太公两老有怜惜之意,就教彭剪去说,认天香为女。这天香小姐见父亲成神,早年失母,无人依靠,听得任太公夫妻如此美意,又想桃花女之情,即日亲到任家拜见太公夫妻。他便留住天香小姐作伴。周公的家事,就是托交彭剪料理。此是后事。

    且说周公、桃花女二人越斗越有精神,各施本领,弄得风吼雷鸣,早惊动了巡天御史,见他两个斗得很凶,已近北天门,忙去报与北方真武玄天上帝。帝用慧眼一看,己知其来脉。他即差龟、蛇二将前去,带他两个来见神。

    龟、蛇二将领了法旨。各向云中把他二人拦住,大喝曰:“你们不必争斗!吾闻上帝敕令,召你们去谒金阙!如不遵旨,吾神便打你下云去!”两个听得上帝有旨来召,他们只得收了兵器,同龟,蛇二将来参谒上圣,倒身下跪。叩首毕,上帝便下玉旨曰:“你两个俱有根基道行,何故自相残害?周乾,你乃如意戒刀所化,在兜率官为看卦童子,不守清规,私自下凡,泄漏天机,反累了桃花女下凡。任桃花乃如意刀鞘也。你两个本性相同,不得另生他意!今乃汝等肉体飞空之期,每个赐金丹一粒。”命他们吞了,又言:“你今服了此丹,如先生异志者,此丹在腹内不消三刻,总是金刚不坏之体,也要化成脓血!”

    说毕,一展七星旂将二人卷起,带至武当山中为将—周、桃二位元帅。把神光一迫,二位大帅各奔一边,左右手站立。上帝又用七星宝旂连展七展,望二位元帅一口先天正气吹去,二位元帅就收了神光,一齐肉体归位。

    是晚,武当山的叶道士得了一梦:梦见二位元帅托他寄家书。及醒来上大殿一看,只见天将内又多二神元帅,神光迫人,金光灿灿。心中大惊,见各人足下俱有书一部,上件件写明。忙取了来,不敢开看。随即朝参了上帝与二位元帅金身,星夜下山,赶奔至朝歌城来。寻到周府,把书递与门上的人,并言梦见二位元帅的话,说了一遍。门上的人连忙入报与彭剪得知。彭剪接了来书,又少不免餐膳款待了道士。又与道士亲自同去,报知任太公夫妻及天香小姐说了。各人俱拆开看明,上边不过说知须要两姓合好的话,安慰之言。各各大悦,又言他二人为神去矣,仍有此灵异不泯。

    斯时便一同叶道士来至武当山进香,先谒叩上帝,后拜二位大帅。但细看二帅金容,与生时面貌无二。众人参拜了,又交出黄金百两与道士,以为奉祀二位元帅香油费用。然后回去,远近传扬,人人称异。当日又传扬至朝廷,文武百官无一个不来瞻仰,奉祀之诚,求应如响。后人看到此处,有诗为证。诗曰:

    其一:

    为人作事有天知,莫道前因有所欺。

    善恶到来终有报,举头三尺是神祗。

    其二:  万事安排总在天,机关时尽枉图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存意当如学圣贤。

    无药可医惟枉想,有钱难买是神仙。

    刻薄世情今古叹,凭他作恶我心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