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四齣 骂筵 乙酉正月 【玉交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东林伯仲,俺青楼皆知敬重。乾儿义子从新用,绝不了魏家种。(副净)好大胆,骂的是那个,快快採去丢在雪中。(外採旦推倒介)(旦)冰肌雪肠原自同,铁心石腹何愁冻。(副净)这奴才,当着内阁大老爷,这般放肆,叫我们都开罪了。可恨可恨!(下席踢旦介)(末起拉介)(净)罢罢!这样奴才,何难处死,只怕妨了俺宰相之度。(末)是是!丞相之尊,娼女之贱,天地悬绝,何足介意。(副净)也罢!启过老师相,送入内庭,拣着极苦的脚色,叫他去当。(净)这也该的。(末)着人拉去罢!(杂拉旦介)(旦)奴家已拚一死。吐不尽鹃血满胸,吐不尽鹃血满胸。

    (拉旦下)(净)好好一个雅集,被这奴才搅乱坏了。可笑,可笑!(副净、末连三揖介)得罪,得罪!望乞海涵,另日竭诚罢。(净)兴尽宜回春雪棹。(副净)客羞应斩美人头。(净、副净从人喝道下)(末弔场介)可笑香君才下楼来,偏撞两个冤对,这场是非免不了的;若无下官遮盖,香君性命也有些不妥哩。罢罢!选入内庭,倒也省了几日悬挂;只是媚香楼无人看守,如何是好?(想介)有了,画友蓝瑛託俺寻寓,就接他暂住楼上;待香君出来,再作商量。

    赏心亭上雪初融,煮鹤烧琴宴钜公,

    恼杀秦淮歌舞伴,不同西子入吴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