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七齣 逢舟 乙酉二月 【前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流水浑浑,风涛拍禹门;堤边浪稳,泊舟杨柳根。(欲泊船介)(小旦唤介)驾长,你看前面浅滩中,有人喊叫;我们撑过船去,救他一命,积个阴骘如何?(外)黄河水溜,不是当耍的。(小旦)人行好事,大王爷爷自然加护的。(外)是,是,待我撑过去。(撑介)风急水紧,舍生来救人;哀声迫窘,残生一半魂,残生一半魂。

    (近净呼介)快快上来,合该你不死,遇着好人。(伸篙下,净攀篙上船介)(作颤介)好冷,好冷!(外取乾衣与净介)(小旦背立介)(净换衣介)多谢驾长,是俺重生父母。(叩介)(外)不干老汉事,亏了这位娘子叫我救你的。(净作揖起,惊认介)你是李贞娘,为何在这船里?(小旦惊认介)原来是苏师父。你从何处来?(净)一言难尽。(小旦)请坐了讲。(坐介)(外泊船介)且到岸上买壶酒吃去。(下)

    【前腔】匆忙扮作新人,夺藏娇,金屋春;一身宠爱,尽压钗裙。(净)这好的狠了。(小旦)谁知田仰嫡妻,十分悍妒。狮威胜虎,蛇毒如刃。把奴揪出洞房,打个半死。(净)呀,呀!了不得,那田仰怎不解救。(小旦)田郎有气吞声忍,竟将奴赏与一个老兵。(净)既然转嫁,怎么在这船上。(小旦)此是漕标报船,老兵上岸下文书去了。奴自坐船头,旧人来说新恨。

    (生一边细听介)(听完起坐介)隔壁船中,两个人絮絮叨叨,谈了半夜,那汉子的声音,好似苏崑生,妇人的声音,也有些相熟;待我猛叫一声,看他如何?(叫介)苏崑生!(净忙应介)那个唤我?(生喜介)竟是苏崑生。(出见介)(净)原来是侯相公,正要去寻,不想这里撞着。谢天谢地,遇的恰好。(唤介)请过船来,认认这个旧人。(生过船介)还有那个?(见旦惊认介)呀!贞娘如何到此,奇事奇事,香君在那里?(小旦)官人不知,自你避祸夜走,香君替你守节,不肯下楼。(生掩泪介)(小旦)后来马士英差些恶仆,拿银三百,硬娶香君,送与田仰。(生惊介)我的香君,怎的他适了?(小旦)嫁是不曾嫁;香君惧怕,碰死在地。(生大哭介)我的香君,怎的碰死了?(小旦)死是不曾死,碰的鲜血满面;那门外还声声要人,一时无奈,妾身竟替他嫁了田仰。(生喜介)好,好!你竟嫁与田仰了,今日坐船要往那里去?(小旦)就住在船上。(生)为何?(旦羞介)(净)他为田仰妒妇所逐,如今转嫁这船上一位将爷了。(生微笑介)有这些风波,可怜,可怜!(问净介)你怎得到此?(净)香君在院,日日盼你,託俺寄书来的。(生急问介)书在那里?

    【前腔】俺呵,走长堤驴背辛勤,遇逃兵推下寒津。(生)呵呀!受此惊险。(问介)怎的不曾湿了扇儿?(净作势介)横流没肩,高擎书信,将兰亭保全真本。(生拱介)为这把桃花扇,把性命都轻了,真可感也。(问介)后来怎样呢?(净)亏了贞娘,不怕风浪,移船救我。思忖,从井救别人谁肯。

    (生)好好!若非遇着贞娘,这黄河水溜,谁肯救人。(小旦)妾本无心,救他上船,才认的是苏师父。(生)这都是天缘凑巧处。(净)还不曾问侯相公,因何南来?(生)俺自去秋随着高傑防河,不料匹夫无谋,不受谏言;被许定国赚入睢州,饮酒中间,遣人刺死。小生不能存住,买舟黄河,顺流东下。你看大路之上,纷纷乱跑,皆是败兵,叫俺有何面目,再见史公也。(净)既然如此,且到南京,看看香君,再作商量。(生)也罢,别过贞娘,趁早开船。(小旦)想起在旧院之时,我们一家同住;今日船中,只少一个香君,不知今生还能相见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