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齣 侦戏 癸未三月 【风入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俺呵!南朝看足古江山,翻阅风流旧案,花楼雨榭灯窗晚,呕吐了心血无限。每日价琴对墙弹,知音赏,这一番。

    (末)请问借戏的是那班公子?(副净)宜兴陈定生、桐城方密之、如皋冒辟疆,都是了不得学问,他竟服了小弟。(末)他们是不轻许可人的,这本《燕子笺》词曲原好,有什么说处。(丑急上)去如走兔,来似飞乌。禀老爷,小的又到鸡鸣埭,看着戏演半本,酒席将完,忙来回话。(副净)那公子又讲些什么?(丑)他说老爷呵!

    【风入松】

    平章风月有何关,助你看花对盏,新声一部空劳赞。不把俺心情剖辩,偏加些恶谑毒讪,这欺侮受应难。

    (末)请问这是为何骂起?(副净)连小弟也不解,前日好好拜庙,受了五个秀才一顿狠打。今日好好借戏,又受这三个公子一顿狠骂。此后若不设个法子,如何出门。(愁介)(末)长兄不必吃恼,小弟倒有个法儿,未知肯依否?(副净喜介)这等绝妙了,怎肯不依。(末)兄可知道,吴次尾是秀才领袖,陈定生是公子班头,两将罢兵,千军解甲矣。(副净拍案介)是呀!(问介)但不知谁可解劝?(末)别个没用,只有河南侯朝宗,与两君文酒至交,言无不听。昨闻侯生闲居无聊,欲寻一秦淮佳丽。小弟已替他物色一人,名唤香君,色艺皆精,料中其意。长兄肯为出梳栊之资,结其欢心,然后托他两处分解,包管一举双擒。(副净拍手,笑介)妙妙!好个计策。(想介)这侯朝宗原是敝年姪,应该料理的。(问介)但不知应用若干。(末)妆奁酒席,约费二百余金,也就丰盛了。(副净)这不难,就送三百金到尊府,凭君区处便了。(末)那消许多。

    (末)白门弱柳许谁攀,(副净)文酒笙歌俱等闲。

    (末)惟有美人称妙计,(副净)凭君买黛画春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