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五章[08.1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不可能……」心脏紧缩得几近爆裂,他难以置信的瞪着空无一人的另一端藤蔓,脑里闪过今晨她像是会被云雾给带离的画面,痛得他心口发疼,无法呼吸。

    紧紧握着那没能救她一命的藤蔓,他面色惨白,无神的瞪着眼前的万丈深渊,与她相处的回忆一幕幕在脑海中涌现。

    她像孩子般灿烂的笑靥、她笨拙的摔倒在地、她胆小的紧紧抱住他时的颤抖模样……那一切……那一切还记忆犹新,他甚至还能听见她气恼的骂他欺侮人……

    不可以!她不可以就这么死了!

    他是鬼医!是人称可以和阎王抢人的鬼医,只要他肯,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他眼前死去,尤其是严喜乐,就算是抢,他也要抢回她!

    「该死的!严喜乐你给我回来!」霍地站起身,就在他准备纵身一跃的同时,一道细微嗓音让他止住了脚步。

    「我、我回不去……」

    瞪着那死里逃生的女人,厉天行像是也死过一回般,高大的身子不住颤抖,不是因救回她而欣喜的缘故,而是气到浑身发抖。

    「你是白痴呀!」他气得破口大骂,脸上哪还有什么冷漠,只有浓浓的怒气,一双褐瞳被炽烈的怒火熏得通红,恼怒至极的瞪着她。「你以为自己有几两重?凭什么以为自己能够采到花?该死的!你难道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

    眼里还浮着点点水光,严喜乐心有余悸的直拍胸脯。「我、我怎么知道那条路会突然坍塌,要是知道我才不可能去采呢!」

    「你还狡辩!」这不知死活的笨丫头!

    「我哪是狡辩呀!瞧,这洛蔓花不就采到手了吗?」她把手上的药花举到他面前,得意扬扬的抬高下颚。

    「采到又如何?你究竟晓不晓得你差点就没命了」听她还嘴硬,他恼到抢过花就要往崖下扔。

    「不行—唔!好痛……」她想要阻止,不料扯痛了脚踝上的伤口,痛得她又晃着身子要往崖边跌。

    厉天行连忙拉回她,脸色铁青,抱着她远离断崖,直往浓雾满怖的幽林走去。

    他先是找了一块空地将她放下,诊看她的伤势,发现那纤细的右脚上有道深长见骨的血口,心中暗咒一句,跟着撕下袍摆,迅速且简易的替她包紮。

    「给我好好待着,别乱动!」他的怒火已足够燃烧整片山头,偏偏就是有人听不懂人话,硬是要在火上加油。

    「把花给我,你知不知道那花是我用命换来的,你怎么可以把它扔了?快点给我!」严喜乐爬起身,也不顾痛到不行的右脚,硬是要和他抢下花。

    「你胆敢再给我动!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这朵该死的花掐个粉碎」他的嗓音因不断吼叫而嘶哑,胸中怒火翻腾乱窜。

    他真会让这不听话的蠢丫头给气到吐血!

    「唔!」缩了下肩,严喜乐倏地闭上嘴,并不是被他的怒火给吓到,也不是畏惧他的威胁,而是因为头一阵发晕,胸臆突然间感到一阵闷。

    她大口吸气,怎知竟愈吸头愈昏,胸口也发闷,只能抬起有些灰白的小脸看着他,气弱的说:「厉天行……我有点儿不舒服……」

    浓眉拧得更紧,他暂且压下怒火为她把脉。才按至她浮动的脉络,气得铁青的脸瞬间惨白。

    该死!是瘴气!

    十二个时辰已到,她服下的解毒丸时效当然也过了,可他的药袋在方才攀下山崖救她时已掉入山谷,现在,他身上不仅没有解毒丸,就连止血的金创药都没有,她脚上的伤还是他用就近找来的止血药草裹起。

    当机立断,他抽出腰间匕首,在自己的肩膀上划下一道血口。

    见他自残,严喜乐脸色更白,「你……你做啥伤了自己……你有毛病呀……」她连说几句话都很费力,浑身力气一点一滴的抽离,胸口像是有鞭子在抽似的,一下又一下,痛得她直发抖。

    他没时间答话,按住她的脑袋,往自己渗着血的肩膀处压,「快喝!」

    「喝……」她蓦地睁眼,「你叫我喝……喝你、你的血?」就算她受了伤、流了血,他也不必叫她喝血吧?

    「别罗唆!你中毒了。」眉宇间烙着深刻的皱摺,他用食指抹血,强迫她沾了一口。「我的血能解毒,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喝!」

    说完,他背着她,以最快的速度往山下奔去。

    「毒?」原来她中了毒?怪不得她浑身极不舒坦,又痛又难受,但是—「你……喂我喝你的血……又背着我走,若是……若是失血过多怎么办?」

    吮着那  流出的鲜血,温烫的腥味一入口,虽说没神奇得教她马上减轻脑袋发晕的症状,但意识倒是清明了不少。

    「你少管!继续喝,不准停,我可不想白白挨了这刀去救个死人。」他的话虽然恶劣,可仔细一听,不难发现语调里细微的颤抖。

    他在害怕!害怕这笨丫头死掉。

    他从不在意任何事物,即便是人也一样。他寡情冷血,就算有人在他眼前咽下最后一口气,他也不会挑一下眉头,但这次……不,是连续两次。

    这女人竟让他连续两回吓失了心魂,就怕她在他眼前送了命。

    想到她摔落山崖那一幕,他的心口就像是被凿穿了个大洞,痛得他无法呼吸。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如此在意她?

    头晕目眩的严喜乐压根没力气回嘴,也没想过要回嘴,她心里明白他只是担心却不知道如何表达,思及他为了自己而划出这道血口,心便盈满了感动,那浓腻的血腥味顿时也变得甜美。

    她唇角扬起,细臂紧紧的环抱住他,再也不放。

    「乐姊姊—」

    娇嫩嗓音将严喜乐由香甜的睡梦中给唤醒。她轻眨眼眸,迷迷糊糊的发现自己还让厉天行背在背上,而那欣喜的呼唤则是来自朝他们跑来的周媛媛。

    见着那跑得满脸通红的小女孩,她扬起笑容,开心的对她挥挥手。

    「媛媛、小杰!我们回来了。」转转僵硬的颈子,在看清天色后,她忍不住惊呼,「现在才傍晚吗?怎么可能?咱们怎会这么快下山了」

    厉天行究竟是跑多快才将他们走了四日的路程赶在半天之内走完?他难道都没歇息吗?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