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六章[08.1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邱七尚有一传人,名唤厉天行,外人尊称「鬼医」,医术精妙更胜其师,可惜为人古怪,行踪飘忽不定,随兴落脚的性格教人难以找寻。

    迫不得已,展少钧只好派人将这位德高望重的邱老前辈请出山林,为柳飞雪诊断病因。

    「小子,这娃儿染上重度风寒,照理来说,应当三、四日便能烧退清醒,可她身子骨本就不甚康健,再加上这吹风便不适、淋雨便风寒的虚弱体质,才会至今仍无法清醒。」

    听见不再是千篇一律的解答,让展少钧心神一振,急忙询问,「邱老前辈,那要如何我娘子才能好起来?」

    邱七站起身,来到内厅的梨花木椅坐了下来,端起严喜乐奉上的铁观音后,才徐缓的续道:「这娃儿的进食很不正常,脾胃受损,病况有些严重。这种情形不该出现在像她这种锦衣玉食的姑娘家身上,这病症通常是三餐不济、一日仅用一餐,或者数日进不到一次食的贫苦人家身上的。」

    邱七精铄双眼笔直朝他射去,暗喻他是否虐待自家妻子,连口饭都不让人吃。

    一日仅用一餐或者数日进不到一次食?她都没按时吃饭吗?展少钧一双浓眉拧得死紧,见着邱七指控的目光,也不辩解,着急地直问:「是因为如此,我娘子才昏迷不醒?」

    「是,也不是。」轻啜口热茶,邱七卖关子的低吟,迟迟不给真正的答案。

    「邱老前辈—」心急如焚的展少钧语气低沉,忍不住瞪着那慢条斯理喝茶的老人家。

    这些日子来,他整颗心像悬在半空中,飞雪一日没醒,他便心烦意乱,没法子静下心来。

    看见他双眼布满血丝,下颚冒出细小的胡碴,一副落魄模样,邱七这才撇撇嘴,大发慈悲地道:「脾胃损伤是小事,待我开个方子,令人到药铺抓七日份的药熬煮喝下便无大碍。有问题的是,方才我一把脉,便察觉这娃儿的心脉有股抑郁之气,且累积在体内已有一段时日,这股郁气长年缠绕心头,是造成她体虚的主要关键。」

    「可有药解?」

    邱七摇了摇花白的头颅,「没得解,这是心病,她在郁闷何事只有她自个明白,只是再这样下去,她的身子迟早会被搞坏。」拿起桌上毛笔,于纸上洋洋洒洒地写下方子后,他又道:「这是药方,治她的风寒,而另外这张,是治她的胃病及补元气,三碗清水熬成一碗汤药,给她喝下后,不出一个时辰便能醒来。」

    「多谢前辈!」展少钧的眉头始终紧蹙,但听见她喝下药便能醒来,一颗心才稍稍平缓了些。

    「别谢,下回这点小事可别再动用那块龙凤佩,我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三番两次的折腾,好在我老当益壮,还撑得住这点路途,要不,这便是你这小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用这块龙凤佩了。」邱七嘟嘟囔囔的叨念。

    他向来随心所欲,对病人也是爱医便医、想救就救,全看当时心情做决定,否则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他也不屑一顾。

    几年前,他行经大漠找寻奇草「灵絑草」,在返程时不巧遇上了盗匪,不仅身上银两被抢,就连刚摘下的「灵絑草」及所有行囊都教那批贼人给洗劫一空,若不是恰巧路过的展少钧将他救回怒风堡,恐怕他这条老命早已不在世上。

    为了感谢展少钧的救命之恩,他派弟子厉天行将这块龙凤佩送来给展少钧,并嘱咐他好生保管,日后若有需要他师徒俩帮忙的地方,尽管派人送来龙凤佩,他们必会下山相助。

    但……他可是神医哪!这小子竟然叫他这鼎鼎大名的神医马不停蹄、接连七日不眠不休的由蟠龙山赶来杭州,就为了替他娘子医治小小的风寒?会不会有点离谱啊!

    「前辈教训的是。这几日辛苦老前辈了,晚辈已叫人备好客房,有请前辈休息梳洗一番,稍后会为您送上膳食。」展少钧有礼的拱手鞠躬,客气恭敬道。

    邱七抚抚长须,本想再念上个几句,但看在他这般礼貌的份上,也就作罢,迈开步伐同前来领路的家丁步出房门。

    才送走邱七,展少钧连忙抄起圆桌上那字迹尚未乾透的药方,唤人前去抓药,待所有事情都办妥,才回到床榻前,紧瞅着榻上病弱的人儿。

    榻上人儿看来脆弱不堪,羸弱得彷佛轻轻一碰便会破碎,黛眉微拢,纤长墨睫不安稳的颤动。

    她仍在发烧,而且睡得不甚安稳。

    他撩袍坐至榻上,握起她热烫无力的小手,浓眉始终没松缓过。

    他晓得她心里的郁闷为何,一直都晓得。

    修长的指抚上她透着红润的梨颊,轻移着、缓揉着,他就这么看着她,眨也不眨的瞧。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轻放回被里,来到内厅。

    「喜乐。」坐至方才邱七所坐的位子,他沉声唤来妻子的贴身丫鬟。

    一直在房外守着的严喜乐急忙跑了进来,恭敬的朝他福福身,「老爷,您找我?」

    展少钧旋过身,一双俊眸锐利的盯着她,「我问你,你待在飞雪身旁多久了?」

    严喜乐被他那凌厉的神色吓了一跳,不禁害怕地低垂下头,咽了咽口水,有些结巴的回道:「回、回老爷,喜乐打八岁起便跟在小……夫人身旁,算算也有、也有九个年头了。」

    「九个年头。」他低吟,眸里幽光一闪,又道:「所以,你对飞雪的事,应当知晓不少?」

    「啊?」她有些错愕,连连摇首,圆眸不由自主回避他深沉的目光。「不、不敢。喜乐虽是和夫人一块长大,但许多事喜乐也不太清楚。」

    光凭她眼底那抹心虚,展少钧便敢说,这丫鬟知道的事肯定不会少。「如果你不希望你家小姐再这么病下去,接下来我问的每句话,你最好老实回答。」

    严喜乐仍然不敢看他的眼,不过圆眸里的不安与心虚已悄悄褪去,「是……只要是喜乐知道的,定不会有所隐瞒。」

    她不希望小姐生病,尤其小姐的身子愈来愈糟,如果能让小姐恢复以往活蹦乱跳的模样,她可以做任何事。

    「她常不吃饭?」

    「是,夫人常常忘了用膳,有时甚至一、两日没进食,每回都推说吃不下,喜乐身为丫鬟,除了嘴巴劝说外,也拿她没辙。」说到这个,她就很无奈。

    为了吃饭这三岁娃儿都会的事,她每日都得和小姐大战三百回合,且次次都战败,谁教她是小姐,而她是丫鬟?只要小姐面容一沉,她也只能乖乖听话,认命的撤下饭菜。

    展少钧闻言眉心又拧起,经过这短短几日,他光滑平整的眉心已然出现摺痕,难以消退。

    「两年前,飞雪与沈昱修究竟发生何事?」他沉着嗓又问。

    对他们俩的传言,他派人探察过,得知的结果也与传言一致,私心里,他对沈昱修抛弃她一事非常欢快,若不是如此,他也没机会娶到她,所以便未再派人深究下去,也没教人找出沈昱修抛弃她的原因。

    可现在不同了,她为了那男人日渐消瘦,甚至食不下咽到病弱体虚的地步,他不能再放任不管。

    「这……」严喜乐迟疑了,她不知该不该说。

    「照实说。」他眸光一凛,不允许她有任何隐瞒,「你方才也听见了,大夫说过,飞雪心里有病,你我都知道,沈昱修便是这病的根源,倘若你不老实说,该知道她那身子是撑不了多久的。」这也是他最害怕的事。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