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807拾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卷八百零七

    卷807_1「诗」拾得

    诸佛留藏经,只为人难化。不唯贤与愚,个个心构架。

    造业大如山,岂解怀忧怕。那肯细寻思,日夜怀奸诈。

    嗟见世间人,个个爱吃肉。碗碟不曾干,长时道不足。

    昨日设个斋,今朝宰六畜。都缘业使牵,非干情所欲。

    一度造天堂,百度造地狱。阎罗使来追,合家尽啼哭。

    炉子边向火,镬子里澡浴。更得出头时,换却汝衣服。

    出家要清闲,清闲即为贵。如何尘外人,却入尘埃里。

    一向迷本心,终朝役名利。名利得到身,形容已憔悴。

    况复不遂者,虚用平生志。可怜无事人,未能笑得尔。

    养儿与娶妻,养女求媒娉。重重皆是业,更杀众生命。

    聚集会亲情,总来看盘饤。目下虽称心,罪簿先注定。

    得此分段身,可笑好形质。面貌似银盘,心中黑如漆。

    烹猪又宰羊,夸道甜如蜜。死后受波吒,更莫称冤屈。

    佛哀三界子,总是亲男女。恐沈黑暗坑,示仪垂化度。

    尽登无上道,俱证菩提路。教汝痴众生,慧心勤觉悟。

    佛舍尊荣乐,为愍诸痴子。早愿悟无生,办集无上事。

    后来出家者,多缘无业次。不能得衣食,头钻入于寺。

    嗟见世间人,永劫在迷津。不省这个意,修行徒苦辛。

    我诗也是诗,有人唤作偈。诗偈总一般,读时须子细。

    缓缓细披寻,不得生容易。依此学修行,大有可笑事。

    有偈有千万,卒急述应难。若要相知者,但入天台山。

    岩中深处坐,说理及谈玄。共我不相见,对面似千山。

    世间亿万人,面孔不相似。借问何因缘,致令遣如此。

    各执一般见,互说非兼是。但自修己身,不要言他已。

    男女为婚嫁,俗务是常仪。自量其事力,何用广张施。

    取债夸人我,论情入骨痴。杀他鸡犬命,身死堕阿鼻。

    世上一种人,出性常多事。终日傍街衢,不离诸酒肆。

    为他作保见,替他说道理。一朝有乖张,过咎全归你。

    我劝出家辈,须知教法深。专心求出离,辄莫染贪淫。

    大有俗中士,知非不爱金。故知君子志,任运听浮沈。

    寒山住寒山,拾得自拾得。凡愚岂见知,丰干却相识。

    见时不可见,觅时何处觅。借问有何缘,却道无为力。

    从来是拾得,不是偶然称。别无亲眷属,寒山是我兄。

    两人心相似,谁能徇俗情。若问年多少,黄河几度清。

    若解捉老鼠,不在五白猫。若能悟理性,那由锦绣包。

    真珠入席袋,佛性止蓬茅。一群取相汉,用意总无交。

    运心常宽广,此则名为布。辍己惠于人,方可名为施。

    后来人不知,焉能会此义。未设一庸僧,早拟望富贵。

    猕猴尚教得,人何不愤发。前车既落坑,后车须改辙。

    若也不知此,恐君恶合杀。此来是夜叉,变即成菩萨。

    自从到此天台寺,经今早已几冬春。

    山水不移人自老,见却多少后生人。

    君不见,三界之中纷扰扰,只为无明不了绝。

    一念不生心澄然,无去无来不生灭。

    故林又斩新,剡源溪上人。天姥峡关岭,通同次海津。

    湾深曲岛间,淼淼水云云。借问松禅客,日轮何处暾。

    自笑老夫筋力败,偏恋松岩爱独游。

    可叹往年至今日,任运还同不系舟。

    一入双溪不计春,炼暴黄精几许斤。炉灶石锅频煮沸,

    土甑久烝气味珍。谁来幽谷餐仙食,独向云泉更勿人。

    延龄寿尽招手石,此栖终不出山门。

    踯躅一群羊,沿山又入谷。看人贪竹塞,且遭豺狼逐。

    元不出孳生,便将充口腹。从头吃至尾,ci々无馀肉。

    银星钉称衡,绿丝作称纽。买人推向前,卖人推向后。

    不愿他心怨,唯言我好手。死去见阎王,背后插扫帚。

    闭门私造罪,准拟免灾殃。被他恶部童,抄得报阎王。

    纵不入镬汤,亦须卧铁床。不许雇人替,自作自身当。

    悠悠尘里人,常道尘中乐。我见尘中人,心生多愍顾。

    何哉愍此流,念彼尘中苦。

    无去无来本湛然,不居内外及中间。

    一颗水精绝瑕翳,光明透满出人天。

    少年学书剑,叱驭到荆州。闻伐匈奴尽,婆娑无处游。

    归来翠岩下,席草玩清流。壮士志未骋,猕猴骑土牛。

    三界如转轮,浮生若流水。蠢蠢诸品类,贪生不觉死。

    汝看朝垂露,能得几时子。

    闲入天台洞,访人人不知。寒山为伴侣,松下啖灵芝。

    每谈今古事,嗟见世愚痴。个个入地狱,早晚出头时。

    古佛路凄凄,愚人到却迷。只缘前业重,所以不能知。

    欲识无为理,心中不挂丝。生生勤苦学,必定睹天师。

    各有天真佛,号之为宝王。珠光日夜照,玄妙卒难量。

    盲人常兀兀,那肯怕灾殃。唯贪淫泆业,此辈实堪伤。

    出家求出离,哀念苦众生。助佛为扬化,令教选路行。

    何曾解救苦,恣意乱纵横。一时同受溺,俱落大深坑。

    常饮三毒酒,昏昏都不知。将钱作梦事,梦事成铁围。

    以苦欲舍苦,舍苦无出期。应须早觉悟,觉悟自归依。

    云山叠叠几千重,幽谷路深绝人踪。

    碧涧清流多胜境,时来鸟语合人心。

    后来出家子,论情入骨痴。本来求解脱,却见受驱驰。

    终朝游俗舍,礼念作威仪。博钱沽酒吃,翻成客作儿。

    若论常快活,唯有隐居人。林花长似锦,四季色常新。

    或向岩间坐,旋瞻见桂轮。虽然身畅逸,却念世间人。

    我见出家人,总爱吃酒肉。此合上天堂,却沈归地狱。

    念得两卷经,欺他道鄽俗。岂知鄽俗士,大有根性熟。

    我见顽钝人,灯心柱须弥。蚁子啮大树,焉知气力微。

    学咬两茎菜,言与祖师齐。火急求忏悔,从今辄莫迷。

    若见月光明,照烛四天下。圆晖挂太虚,莹净能萧洒。

    人道有亏盈,我见无衰谢。状似摩尼珠,光明无昼夜。

    余住无方所,盘泊无为理。时陟涅盘山,或玩香林寺。

    寻常只是闲,言不干名利。东海变桑田,我心谁管你。

    左手握骊珠,右手执慧剑。先破无明贼,神珠自吐焰。

    伤嗟愚痴人,贪爱那生厌。一堕三途间,始觉前程险。

    般若酒泠泠,饮多人易醒。余住天台山,凡愚那见形。

    常游深谷洞,终不逐时情。无思亦无虑,无辱也无荣。

    平生何所忧,此世随缘过。日月如逝波,光阴石中火。

    任他天地移,我畅岩中坐。

    嗟见多知汉,终日枉用心。岐路逞喽罗,欺谩一切人。

    唯作地狱滓,不修来世因。忽尔无常到,定知乱纷纷。

    迢迢山径峻,万仞险隘危。石桥莓苔绿,时见白云飞。

    瀑布悬如练,月影落潭晖。更登华顶上,犹待孤鹤期。

    松月冷飕飕,片片云霞起。匼匝几重山,纵目千万里。

    谿潭水澄澄,彻底镜相似。可贵灵台物,七宝莫能比。

    世有多解人,愚痴学闲文。不忧当来果,唯知造恶因。

    见佛不解礼,睹僧倍生瞋.五逆十恶辈,三毒以为邻。

    死去入地狱,未有出头辰。

    人生浮世中,个个愿富贵。高堂车马多,一呼百诺至。

    吞并田地宅,准拟承后嗣。未逾七十秋,冰消瓦解去。

    水浸泥弹丸,思量无道理。浮沤梦幻身,百年能几几。

    不解细思惟,将言长不死。诛剥垒千金,留将与妻子。

    云林最幽栖,傍涧枕月谿.松拂盘陀石,甘泉涌凄凄。

    静坐偏佳丽,虚岩曚雾迷。怡然居憩地,日(以下缺)。

    可笑是林泉,数里少人烟。云从岩嶂起,瀑布水潺潺。

    猿啼唱道曲,虎啸出人间。松风清飒飒,鸟语声关关。

    独步绕石涧,孤陟上峰峦。时坐盘陀石,偃仰攀萝沿。

    遥望城隍处,惟闻闹喧喧。

    卷807_2「壁上诗二首」丰干

    余自来天台,凡经几万回。一身如云水,悠悠任去来。

    逍遥绝无闹,忘机隆佛道。世途岐路心,众生多烦恼。

    兀兀沈浪海,漂漂轮三界。可惜一灵物,无始被境埋。

    电光瞥然起,生死纷尘埃。寒山特相访,拾得常往来。

    论心话明月,太虚廓无碍。法界即无边,一法普遍该。

    本来无一物,亦无尘可拂。若能了达此,不用坐兀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