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之三十二 小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余暇日行旷野。不觉十余里。忽父执陆吶斋翁棹小舟至。同入古庙中。翁素谨嘿。不轻发一语。忽谭及地方妖异事。慨曰。司成公即隐。尚善论事。试问今为有司官者。当用何术可以致治。潜消此变。余举数端。皆笑。不尽谓然。翁曰。大道为公四字。今不可见。亦不可行矣。惟有小匡二字。尽可做得。余竦然问状。徐曰。假如今各镇市中必有魁猾。领袖无赖子。开赌博。张骗局。僧道念佛则挨入司香火。社节出会则奋身醵金钱。甚至贩盐窝盐。兴讹造言。无所不至。黠者又结衣冠人为助。把柄在手。头绪甚多。流棍异说可疑之人。因而附丽。显为民害。暗酿乱端。若有司官。于此等人。访得的确。指名捕至。数其罪。锢于狱。从中时加纵操。开以生路。勿破其家。勿牵累其妻子。许以改过自新。使之颠倒出入于吾掌股上。又未即轻释。则彼既有生望。又内顾重。自然震慑。不生他计。其党亦且潜伏惊散。每处将一二人弄到。一二年。然后度其罪之轻重。方与发遣。根虽未除。焰自顿熄。地方便帖然有数年安静。总计而后五六年间。一任官平平过去。再无意外之儆。而良民享福亦如之。非小匡而何。余曰。此言极简当。极新发。抑自悟中得来乎。从读书中得来乎。曰。天下事。那一件书中不有。那一件不自书中悟得。既读矣。有遇。有不遇。遇矣。觉得另有一番作用。一番精神。平日所读。似都忘却。悟于何有。时翁方谓野次之语。可以放胆。乃又有于垣之耳谓嘱余。有所中伤。翁复对余一笑。静持之。久乃得解。要之。一日小匡即一日太平。一家小匡即一家太平。一方小匡即一方太平。推之天下皆然。宁论大小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