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聊斋志异 第四卷 土地夫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原文

    窵桥王炳者,出村,见土地神祠中出一美人,顾盼甚殷。挑以亵语,欢然乐受。狎昵无所,遂期夜奔。炳因告以居止。至夜,果至,极相悦爱。问其姓名,固不以告。由此往来不绝。

    时炳与妻共榻,美人亦必来与交,妻竟不觉其有人。炳讶问之。美人曰:“我土地夫人也。”炳大骇,亟欲绝之,而百计不能阻。因循半载,病惫不起。美人来更频,家人都能见之。

    未几,炳果卒。美人犹日一至。炳妻叱之曰:“淫鬼不自羞!人已死矣,复来何为?”美人遂去,不返。土地虽小,亦神也,岂有任妇自奔者?愦愦应不至此。不知何物淫昏,遂使千古下谓此村有污贱不谨之神。冤矣哉!

    聊斋之土地夫人白话翻译淄川窎桥村有个叫王炳的人,出村时,看见土地庙中出来一个美女,顾盼王炳,情意殷切。王炳用猥亵的语言调戏她,她却很乐意接受。两人想亲热一番没有合适的地方,就约好夜里幽会。王炳于是把自己居住的地方告诉了她。

    到了夜里,美女果然来到,两人欢爱异常。王炳问她的姓名,美女不肯说。从此往来不绝。有时王炳和妻子同床,美女也必定来找他作乐,而王妻竟然感觉不到。王炳惊奇地问美女,美女说:“我是土地的夫人。”王炳非常害怕,屡次想拒绝和她往来,但是任何办法都不能阻挡。就这样过了半年,王炳的身体病乏得不能起床了。美女来得更加频繁,家里的人都能看得见她。没有多久,王炳真的死了,美女还每天来一次。王妻叱骂她说:“你这淫鬼好不害羞!人都已经死了,还来干什么?”美女于是离去,再没来过。

    土地爷虽小,也是神,岂有让妻子私奔的?就是糊涂也不至如此。不知是什么淫昏东西,竟使千古之后说这个村里有肮脏下贱不严谨的神,真是冤屈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