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一个雪夜的故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作者:安房直子

    安伟邦 译

    雪的原野上,夕阳下沉了。

    远远的地平线,从模糊的蔷薇色,变成淡紫色,枞树的正上空,闪着一颗星星。星星象颤抖般地眨着眼睛,一直俯视着一望无际的白色原野。

    这是个没有风的寒冷夜晚。天空虽然陆续闪现了新的星星,但其中最大、最亮、最美的,还是第一个出来的星星。不过,没有谁去仰望那星星,因为原野里,一个人、一间房屋都没有。

    深夜,一辆卡车通过了这原野的一条路。卡车搭着灰色的篷,轮胎防滑铁链吱吱地响着,跑过去了。

    “呼──真冷!”戴毛皮帽子的男司机,吐出白色的气息。

    “再加一把劲!”助手席的男人,象鼓励似地提高声音说。烟卷儿火,亮得红红的。

    这时,卡车咕咚地一晃,趁这劲儿,从灰车篷里滚下一个苹果。

    卡车就那样跑向了远处的城镇。

    在一片雪的原野上,一个红苹果一动不动地看着天空。它想:自己落到了多么冷、多么空旷的地方啊。

    正在这时候。

    “苹果啊。”

    突然,有谁在呼叫。很响而又清澈的声音,像小银铃一样的声音。

    “苹果,你真寂寞吧?”那声音又说。

    “嗯,是寂寞。”苹果回答后想:究竟是谁在叫自己呢?忽然,枞树上方的星星,闪大了一圈,苹果马上觉察到,高兴地说:“咦,是星星啊!”

    接着,它又用挺大的声音喊道:“我认识你!”

    苹果仿佛遇到了以前的熟人,高兴得嘴快起来了。

    “很早以前我就认识你。那是我还在妈妈的树上成长的时候。嗯嗯,再以前,我还是白花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看着你。”

    “那我可真高兴啊!”星星说罢,又接着说:“不过,这边那边都有好多果树园,也有好多苹果树,对不起,我可不知道你是在哪个果树园哪棵苹果树上长大的。”

    “我不是果树园里的苹果呀。”

    “唔。那,你是哪儿的苹果呀?”

    “冈丘上边的一间房子……喏,从你那儿能看见吧?北方,房檐低的,又旧又脏的房子。那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漂亮得令人吃惊的苹果树吧?”

    星星嗯嗯地点头。

    “那是我成长的树呀。是这一带哪一个农家,哪一个果树园都没有的好树哇。那树能结成满满的又甜又好看的苹果。可是,要说这棵树的主人,却是贫穷得惊人,每天只能喝粥生活。穿的东西几乎只有一件,连烤暖房间的柴禾,也只有一点点。”

    “那可真是过着十分艰苦的日子啊。”

    “嗯。小小的家里,住着五个小孩子和一个老奶奶。孩子们的父亲已经去世了,母亲到很远地方干活儿,不常寄钱来。所以,奶奶自己搞副业,才好不容易让孩子们吃上粥。尽管那样,生活也太苦,有一天,决定把院子的苹果树卖给附近的果树园。”

    星星嗯嗯地点头。接着,注视着原野那边冈丘上小小的房子。由于积满雪的重量,那房子象快要倒塌。院里的苹果树上,积雪也几乎压弯树枝。

    “要问果树园主人是怎样买的苹果,他是按一棵树给多少钱,这样定的价。也就是说,丰收年和不收年,都给同样的钱。至于给苹果树消毒,给苹果套袋子,把苹果装箱,都由果树园的人来干,可是,树上结的苹果,一个也不剩,都归果树园所有。吝啬的果树园主人,常常叮嘱奶奶和孩子们:

    ──院里的苹果,一个也不许摘,因为那树已经不是属于你们的啦。

    孩子们,脸色可悲哀啦。有的孩子噘嘴,有的孩子哭了。看到这些,我们齐声这样说:

    ──风啊,风啊,摇我们吧!

    ──风啊,风啊,把我们摇掉吧!

    那么一来,从远远的山那边,风儿吹来,尽力猛烈地摇树。完全成熟了的伙伴,一连掉下好多个,于是,我们在树上唱:

    ──掉下的苹果,是谁的?

    ──掉下的苹果,是谁的?

    听见歌声,老奶奶来到院里,稍稍直起腰,看看下面的道路,确定了苹果园的卡车没有来的模样后,就拾走了掉下的苹果。接着,把它们悄悄藏进厨房,到了晚上,便给孩子们吃。好苹果,就生吃,烂苹果,就咕嘟咕嘟地煮。老奶奶一边煮一边祈祷,希望明天能掉更多的苹果。这样,第二天,吹来更猛的风,掉下更多的苹果。”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可始终没掉下来呀。”

    “嗯,因为我没熟透,所以不管风怎么吹,也不能轻易地掉下来,在这期间,我和别的伙伴一起,被果树园的人摘走了。后来,我在果树园的仓库睡了好长时间,今天早晨才醒。我被塞进箱子,载在卡车上想,啊,要到哪一个远方城镇去呀,心里就亮堂了。

    “没想到,怎样了呢?半路竟然掉在这样的地方!竟然不能让谁吃,埋在雪里

    ……我就会这样冻下去的,而且,雪化的时候,要腐烂哪。”

    “你希望让谁吃你呢?”

    “那是啊。冻死,烂死,都是可悲的事。要让那冈丘上可爱的孩子们吃了,我是多么高兴啊!还有,能把我的种子埋进土地,我更高兴。有一天,我会成为一棵树的。”

    说到这里,苹果呼地叹了一口气。它怀恋地想起了在冈丘上面成长时候的事。然后,它叫道:“诺,诺,星星。”

    可是已经听不到星星的回答了。云儿过来,星星隐下去了。苹果想,啊,也许还要下雪。它仰望着远处的枞树,想到被卡车运走了的伙伴们,想到从来也没见过的明亮的大城镇,想到冈丘老奶奶家的圆火炉上咕嘟咕嘟煮着的苹果酱。就这样,它不知不觉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做了好几个短梦,苹果究竟睡了多长时间呢?

    是谁嚓嚓地踏着冻结的雪靠近了。那人来到苹果的紧旁边,用清亮的声音呼唤道:“苹果姑娘,苹果姑娘。”

    象银铃一样的声音。

    苹果睁开眼睛。这时的苹果,已经被拿起来了,被没戴手套的、白色而柔和的手拿起来了。

    “你是谁?究竟从哪儿来的?”苹果感到耀眼似地问。

    那是个过于美丽的少年。

    少年的头发和眼睛都是蓝的。而且,他穿的衣服,就像鸭跖草的花那样的颜色。

    “我是星星啊。”少年说,“是先前的星星啊。我刚从天上下来的。我真想吃你。”

    “咦?”苹果笑了,“真的?星星居然能下来拾苹果吃,会有那样的事吗?”

    少年轻轻一点头,从兜里掏出小刀,削起苹果皮。苹果皮搭拉得长长的,够到了雪上。

    苹果嘻嘻哈哈地笑。

    “可笑吗?”

    “可笑哇。星星居然会削苹果皮!”

    星星少年慢慢地吃了削好的苹果。专心专意地,一直干净地吃到核。

    最后,剩下五粒黑色种子。

    少年轻轻握起种子,把握着的种子贴在耳朵上。

    于是……种子里传来苹果的声音:“星星,星星,你把我带到天上去吧!”

    少年松心地笑了:“行啊。你这一回,在天上成为一棵树才好哪。”

    少年向苹果种喷出温暖的气息。

    然后,他走了起来。

    他朝着远处的枞树。不,朝着再那边的地平线。还有,朝着从那儿延续到天上的眼睛看不见的阶梯……

    这晚上发生的事,谁也不知道。一望无际的雪原野上,只有红红的苹果皮,细细地卷成螺旋形,落在那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