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42.4 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专家、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萨莫斯(*2001年起,任哈佛大学校长。)(lawrence h.summers)以展望历史的方式评价中国的未来。他说:

    
很可能在一百年以后,当人们书写二十世纪后期这段历史时,最有意义的事件就是中国所发生的革命性的变革,它很快使共产主义变得只具有修辞学上的意义……一个多世纪来,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到了下一代,唯一有机会在绝对规模上超过美国的国家就是中国。

    
根据购买力等值计算法,1996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将中国的经济实力排列在世界第二的位置上(见下表)。

    
【1996年主要国家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情况】

    1996年(十亿美元) 人均(美元)

    1.美国 7,576 28,500

    2.中国 3,878 3,200

    3.日本 2,991 23,800

    4.德国 1,670 20,000

    5.印度 1,432 1,500

    6.法国 1,267 21,700

    7.意大利 1,195 20,800

    8.英国 1,174 20,100

    来源:cia,handbook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statistics,1997,updated jan.12,1998.table 2,selected oecd countries,and table 3,big emerging markets。国内生产总值是以购买力等价计算法衡量。这个计算法是以国内货币的购买能力而不是以国际市场上的交易数值来计算。

    
如果中国经济按年增长率8%的速度持续下去,到2020年它的经济力量可能变成世界第一。在政治上,中国政府正在寻求用一种统合的哲学取代行将就木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这种哲学看起来应类似一种包含着传统儒学、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少许反映历史上王朝观念的『大中华主义』所组成的混合体。与此同时,为了保持经济势头的强劲,政府积极推进市场经济体制,并实施那种新型买办式的、以利润为中心的准资本主义。对于不能盈利的国有企业,政府将其出售给私人股东;为鼓励个人购买住房,政府通过抵押贷款予以资助。军事上的投入也一直在稳步进行,使中国在国际政治中不失为一支重要的力量。

    中国共产党已经从一个革命组织变成了执政的政党。它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经济,提高民众生活水平,并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它不再宣扬自己是『无产阶级先锋队』,也不再推崇第三世界的立场,而是渴望将中国提升到第一世界的前列。的确,追求财富、权势和国际尊敬,已经取代了对马克思主义乌托邦的理念。

    经由十五届党代会(1997年9月)和全国人大(1998年3月)所选定的党和政府领导人,大部分都是年纪更轻、教育程度更高的都市化的技术官僚。前四位领导人:国家主席***、副主席***、总理朱镕基,人大委员长李鹏,都是大学毕业的工程师,他们将毫不犹豫地在二十一世纪将中国带入科学和信息新时代。

    党对人们生活的控制已大大放松,但依旧戒心十足地保持着它对政治权力的垄断。任何异议都是不允许的。一些异见人士在经过了长期刑罚后以『保外就医』的理由驱逐到国外;宗教迫害依然存在。

    民众对此有何看法?他们对缺乏政治自由感到遗憾,但还是接受了这是为换取社会稳定和经济繁荣的代价。他们觉得生活总的来说要比1949年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任何一段时期都自由得多。他们有了选择工作、伙伴和居住的自由,可以购买汽车、旅行,生活水平确实得到大大提高。在过去,许多休闲享受被禁止,现在则听凭自便。他们普遍持有乐观的看法,认为自己的国家注定要起飞,明天的生活会更美好。他们渴望像其它文明国家居民那样生活。 由于政府不再负责毕业分配,大学毕业生面对着更多的经济上的选择。他们变得更实际,忙于谋划自己的事业,梦想着赚钱或出国深造。他们没有时间为政治原因去参加游行和示威。

    人们憎恶任何社会大动乱,例如文化革命,或导致社会和经济的大混乱的秩序破坏,就像共产党垮台后俄罗斯所出现的那样。他们不主张在中国以暴力推翻共产主义体制,但主张内部和平变革,使它能更清醒、更敏锐地应付时代的挑战。 通过微小进步的累积过程,一个更自由的政治制度最终一定会出现。他们希望中国融入到世界主流之中。

    他们对香港回归、中国成为区域强国,以及到2020年将成为令人刮目相看的世界强国而感到骄傲。他们赞成与台湾和平统一,但不要设时间表。他们相信时间会站在他们一边,最终这两者会变为一体。

    中国社会已变得越来越富裕,尤其是在大城市、沿海地区和南方。领导层将会越来越多地感受到来自日趋文明的社会里那些新生中产阶级的压力。新的富裕阶层——企业家、金融家、投资人、计算机大亨、公司经理和商业巨头——会要求更大的政治参与和法治,同时也会要求立法和预算上的发言权。政府将被迫在一定程度上给予言论、集会、出版的自由和宗教信仰、创作、艺术表达及地方选举的自由。通过静悄悄的和平演变,一种中国式的、有节制的民主政体将应运而生。如果它是某种类似1919年五四运动以来学者和政治家们所追求的那种政体——中西文化精华的结合,完全现代化同时又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它一定会为大多数中国人所接受。

    
<本书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